第一百六十三章 打劫整个集团军(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而就在这个时候,无双营那边却开了十个盘口,接受所有赌注,赌注是重装步兵赢,一赔一百,无双营胜,一赔一。()

    这个举动,毫无疑问极度的激怒了重装步兵军团,同时,也令西北集团军一片哗然。

    胆敢开出这样的盘口,毫无疑问是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了,而且这本身就是对重装步兵师团的强烈挑衅。

    头脑简单的人几乎是毫不犹豫就跑过来下注了,有人送钱他们怎么会不接着呢?

    而稍微聪明点的人也只是认为无双营这个举动是为了激怒对手,好给自己争取一些机会,却很少有人认为这是无双营对自身实力有着绝对自信的表现。

    一时间,观望者有之,下注者有之。之所以观望的多,是因为他们不相信无双营有兑付赌约的能力。

    但是,当天晚上,这个疑虑就被打消了,无双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大量金币,在十个盘口后面堆积如山,并且派了重兵把守。

    这一下,第七军团可真是炸了窝,投注者数量暴增。

    西北集团军军部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可他们想要再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已经有太多的军官和士兵为了这一战而下注。如果在现在这个时候阻止并且没收赌注,毫无疑问会对西北集团军士气产生极大的打击。

    而且,无双营毕竟有着浩渺宫的背暴,这也是西北集团军军部这边没有轻举妄动的重要原因。在这种情况下,这场声势浩大的赌约居然就这么达成了。

    “营长,投注的人太多,我们已经有些记录不过来了。“魏峰急冲冲的跑到营帐向划“风回报。他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虽然在修为上他甚至还要比划了风高一点,但是,对于划风的能力,魏峰是完全心悦诚服的,不说别的,单是那一手神乎其技的箭法就令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他还从划风这边学了不少东西呢……

    听了魏峰的话,划“风微微一笑,道:“没事,告诉盘口那边,只需要记录投注在我们身上的那些就足够了。投注在重步兵师团那边的,不过是送钱而已。现在我们收了多少赌注了?”

    听了划“风的话,魏峰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已经过伍俏万金币了。普通士兵投注的不多,毕竟他们没什么钱,但军官们投注的都不少,无数人等着看我们笑话呢。”

    划风微笑道:“那就让他们看好了。”

    “是啊!让他们看笑话吧,抢劫一个集团军的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好啊!“最流氓罗克敌靠在椅子上,一脸狡黠的神色。

    天弓营七大神箭手此时都在,他们正和上官菲儿、林天熬等人商量着与重步兵师团这一战的具体情况呢。

    魏峰有些担忧的道:“只是,这么一来,我们可是要得罪整个西北集团军了。”

    划风微微一笑,这个魏峰虽然能力不错,可惜格局小了点,目光不够长远,说起来,还是维清那个小坏蛋厉害啊!这场赌约就是他临走之前布置的。至于这里面有没有他那个无赖老师的影子在里面,可就不好说了。反正木恩现在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似乎什么都和他没关系似的。只不过,他的右眼青紫,不知道被谁揍了。”魏副营长请放心,或许我们这次是要犯众怒,但是,在眼前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却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牛竟,大战在即,万兽帝国大军很快就会抵达前线,只是输钱而已,暂时对我们的怨气还爆不出来。只要我们在战场上证明我们自己,他们有苦都要咽到肚子里。”

    魏峰这才有些恍然了,赶忙下去继续布置了。

    正在这时,营帐外,一个彪悍的声音响起,“木恩,你给我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木恩顿时脸色大变,身体向后一倒,一今后滚翻压倒了自己的椅子,直接从营帐边缘钻出了帐蓬……

    红玉气冲冲的从外面冲了进来,一进大帐就怒吼道:“木恩呢?那个猥琐的老无赖呢?”

    划风有些错愕的道:“红玉族长,您这是怎么了?”

    红玉怒哼一声,“划风营长,这事你们都别管,我不揍的那老东西他妈妈都不认识他,我就不叫红玉。”

    衣诗捏了个兰花指,“大姐,你这是干嘛呀,木恩他怎么你了?”

    红玉怒道:“那个老无赖竟敢偷看老娘洗澡。”

    一听这话,众人尽皆骇然,同时朝着木恩离开的位置指了指,红玉、这才怒哼一声,转身就走。

    直到她的身影都消失不见了,天弓营众位不禁面面相觑,最后目光都集在罗克敌身上,罗克敌一脸无辜的道:“都看我干嘛?我没去,我可没老无赖那么重口味。好吧,我说实话,昨天他是让我一起去的,说什么乌金族这么有特色的美女,一定要看一看,可我喝多了,懒得动,就没去。他去偷看就算了,竟然还被人家现了,哎,老无赖退步了啊!”

    划风拍了拍额头,“希望他别被撕碎了才好。真不是一般的重。味,红玉族长的体型那可是比乌鸦还彪悍啊!以她那身修为,要是给木恩一巴掌,我都不敢想象。”

    水草媚眼一抛,“还是我好吧,我对你多温柔啊!”

    上官菲儿在一旁已经有些看不下去了,悄悄的溜了出去,去准备赌约之战的事情,她现在已经越来越明白,为什么周小胖那家伙会那么坏了。跟着这么一群老师啊……”

    上官菲儿前脚州走,后面天弓营几个无良的年人就开始打赌了,“我赌木恩这次至少要在床上躺一个月。“高升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赌两个月口“水草嘻嘻笑道。

    划风皱眉看着他们,“你们想赌我不拦着,可谁做庄?不要指望我,必输的赌约我没兴趣。””不如我来坐庄如何?”罗克敌醉眼朦脆的说道。

    众人对视一眼,对于喝醉了的人,不趁机敲诈一下,似乎很不礼貌啊!

    划风问道:“你这当庄的要赌什么?”

    罗克敌打了个酒嗝,“我赌用不了多久,红玉族长会小鸟依人般被老无赖带回来。而且还会含情脉脉的看着他,甚至还会嫁给他。”

    众人的嘴角都不约面同的抽搐起来,衣诗尖声道:“这货真的喝多了。好,我们和你赌了。”

    痛打落水狗一向是天弓营的传统,众人纷纷下注,唯一一个没有下注的,就是平日里异常沉默的韩陌了。

    别人都下完注,划了风看向韩陌,“箭塔,你怎么不下?”

    韩陌摇摇头,道:“我怕输。”

    高升惊讶的道:“输给这个醉鬼?怎么可能?你没听他说他赌的是什么吗?”

    韩陌淡淡的道:“我只知道,我们之他和老无赖最熟悉。你们什么时候见过老无赖那家伙做过这么无厘头的事。

    有猫腻。”

    众人下意识的一起回头向罗克敌看去,却见到这家伙正在飞快的将所有赌注金币收入自己的储存戒指。

    感受到空气明显不太对的气氛,之前还醉眼朦胧的罗克敌抬起头,有些尴尬的笑笑,“什么猫腻啊!我怎么不知道。”

    划风咬牙切齿的说道:“说。说了,我们就当花钱买消息了,否则的话,后果你知道。”

    眼看着众人都在摩拳擦掌了,罗克敌只得哭丧着脸道:“说,我说还不行么。你们应该知道,这么多年以来,木恩其实是一直带着人皮面具的吧。”

    众人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个秘密只有他们天弓营几个人知道,连周维清都不清楚

    罗克敌道:“木恩的面具就是因为红玉族长而戴,说的再清楚一点,乌鸦吧,其实是木恩的女儿…………”

    啪啪啪啪……“地上碎了一地眼珠子……”

    第二天下午,约战的时间终手到了。

    无双营开的盘口直到前一刻才刚刚停止,累计收到了一千万左右的投注,这个数字在军队里已经是相当恐怖了,要不是西北集团军现在算上后勤补给足有近百万人,想要凑出这么个数字来也是相当困难的。而这一场赌约也成了整个西北集团军全军关注的大事。

    第七军团重装步兵师团早早就来到了营地外,没有武器,却全都穿着他们厚重的铠甲,哪怕是离得很远,都能感受到他们身上的腾腾杀机。

    试问,哪一支军队被人这么挑衅能忍得了?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啊!

    重装战士的军袖一向是军队最高的,这重装步兵师团从军官到士兵,几乎是连内裤都典当了砸在无双营的盘口上。此时他们的战意已经燃烧到了无与伦比的程度。甚至比面对万兽帝国大军更有强烈的战斗**。一个个站在那里,双眼通红,似乎已经看到了无双营士兵在他们手被蹂躏的情景了。

    和他们相比正好相反的是,直到约战时间即将到达的时候,无双营才缓缓走出了营地。

    今天北京天气好热啊,高温三十六度,严重影响我码字,昏昏沉沉的。总是一身汗。空调开了又不舒服,我今天刚给清洗了一下。

    兄弟姐妹们,月票榜危急啊!咱们的更新虽然不算多,但却绝对稳定,恳请大家的支持,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