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神师加入(三合一)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一边说着,断天浪竟然毫不犹豫的就要给周维清跪下,而且看他那样子,可绝不是假装的,甚至连眼泪都留下来了。

    周维清那敢让他跪自己啊!赶忙抢先跪下,双手抱住断天浪的腰,这才没让他跪下去。

    “师叔,您千万别这样,这要让晚辈折寿啊!我给您看就是了。”周维清急忙说道。

    在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敲竹杠了,他甚至为自己想要敲竹杠的心思而感到惭愧。他完全能够看得出,眼前这位师叔对于恨地无环套装设计图的渴望已经到了愿意用生命去换取的代价。对于他这样的强者来说,名誉比生命还重要。他竟然要给自己一个小辈跪下,周维清的心被深深的触动了。他自问,换了是自己,绝对不可能有这么深刻的执着。

    带着崇敬之心,他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听了周维清的话,断天浪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喜色,反而是身体摇晃了一下,眼中流露出几分恍惚。

    龙释涯一眼就看出了不对,身形一闪,就来到了断天浪背后,双手按在他的背心处,眼中流露着凝重的神色,犹如瀚海狂涛一般的天力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涌入断天浪体内,龙释涯双掌交替拍出,不断的在断天浪背后拍了足有上百掌之多。

    断天浪确实是因为这些年生无可恋,并没有刻意的去控制自己身体,寿元已尽这也是为什么龙释涯一去这么久的缘故。当他见到断天浪的时候,断天浪已经快要不行了。是他用自己浑厚的天力帮助断天浪重新调养身体,好不容易才将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这才带着他来到了这里。当然,这也是因为恨地无环套装的出现,否则断天浪还真未必接受龙释涯这份帮助。有的时候,活着并不见得就是什么幸福的事情。当初他帮龙释涯制作了整套的恨天无把套装之后,就已经没有什么目标了,在创造上,他自问不可能追上先祖,唯一还有些念想的就是恨地无环套装。

    周维清第一次体会到天帝级强者的实力,龙释涯这一催动天力,他只觉得视线所及的范围内空气中各种属性的天地元力就像是之前她所施展的吞噬漩涡一般,以龙释涯为中心,疯狂的向他体内聚拢而去。这不是吞噬,而是吸引,似乎在这一刻,天地已经他掌握中似的。

    断天浪迷茫的双眼渐渐恢复了神采,一层淡淡的白光缓缓从他皮肤上浮现而出,他缓缓深吸口气这一吸气竟然如同长鲸吸水一般,将龙释涯吸引过来的庞大天力吞入腹中,再缓缓吐出,周维清隐约看到,从他口中吐出的似乎是一股灰色气流一般。

    生机重燃,龙释涯的双手缓缓放下,“老伙计,你可不要吓我我好不容易才将你从生死线上拉回来你现在要是死了,你能甘心么?恨地无环套装的设计图可就在你眼前啊!”

    断天浪看了龙释涯一眼,眼中没有感激反而带着几分懊恼“,都是你这老东西要不是你非把我拉回来,我能知道恨地无环套装么?说不定,我早就和你弟妹团聚了呢。你这一弄,我至少又要多活不少年了。放心吧,我会注意了,只要我不想死,地狱想把我拉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周维清恭敬的捧着一叠设计图递到断天浪面前,他相信龙释涯,也相信他讲述的那个故事,但是,他并没有拿出所有的设计图,而是全部设计图中的九张。他尊重断天浪,也相信自己的老师,但是,毕竟没有经过呼延傲博的同意,因此,他才留了一张。

    “师叔,这是恨地无环套装全部十张设计图中的九张,对不起,因为没有经过传我这份设计图的老师同意,我不能全都给您看。等我再遇到呼延老师的时候,请他同意后,再将最后一张设计图给您看。”

    断天浪默默的点了点头,双手竟是有些颤抖着,从周维清手中接下了那九张设计图。他的眼圈一下就红了。”多少年了,一千多年了吧。恨天无把、恨地无环,终于能够重逢了。谢谢你,维清,你让师叔了却了最后一份心愿。师叔已经老了,但这么多年还有些存货,这恨地无环套装凝形液所需要的材料和恨天无把套装相差并不是很多,师叔会尝试着制作出一套完整的恨地无环套装,只要老天允许我活到足够的年纪,我一定能够成功。

    等我看到你穿上完整的恨地无环时,再死也不迟。”

    听他这么一说,周维清顿时大喜过望,这意味着,他将拥有一位专门为自己制作传奇套装的神师跟随在身边啊!

    不用龙释涯提醒,周维清已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给断天浪磕了三个头。断天浪面带微笑的受子他这一礼。”孩子,我受你大礼并非是接受你的感谢。力之一脉分开已经太多年了,我以力之一脉凝形师第六十一代掌门的身份,允许你认祖归宗,正式成为力之一脉的门人。”

    喂喂,老断,做人要厚道。”龙释涯一听这个,顿时有些急了。他现在对周维清看的比看老婆都要紧,唯恐自己这宝贝徒弟被抢了。

    断天浪莞尔一笑,道:“行了,龙胖子,你就别跟我来这套了。我还真能抢了你的徒弟不成?但是,你也不能否认,维清乃是我力之一脉的门人吧。我虽然不会收他为徒,但我这一身凝形师所学还是会传给他的,至于他有没有精力去练习,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龙释涯目瞪口呆的道:“老断,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耍赖了?”

    断天浪哈哈一笑,小心翼翼的收起手中设计图“什么叫耍赖?我将自己这一身本事传给维清,学不学都是他的事,我怎么耍赖了?懒得理你这老东西。好了,维清,给师叔找个能休息的地方吧。我要沐浴焚香之后,再好好看看恨地无环的辉煌。”说到这里他的双眸中绽放出宛如繁星般的光彩,身上所迸发出的精神气息竟是一点都不逊色于龙释涯。

    周维清赶忙拉过一旁自己的独角马,请龙释涯和断天浪上马,虽然龙释涯的身材宏伟了一些,但周维清这独角魔鬼马身材极其壮硕,承载两人也是毫无问题。他自己则跟在魔鬼马身边催动天力,朝着大军离开的方向追去。

    因为有马车的拖累,无双营行进速度并不怎么快周维清他们很快就追上了大部队,自然有人让出一匹魔鬼马,身为营长,总不能让周维清一直步行吧。

    至于龙释涯和断天浪,自然引来了不少好奇的目光,龙释涯坐在马背上昏昏欲睡的,断天浪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都是对外物一概不理会的样子

    时间不长,已经到了西北集团军连营前方,这么多人过来,自然被巡逻的士兵拦住了,周维清拿出神机给的令牌让巡逻士兵去禀报。一会儿的工夫,第七军团方向,已经有一队人马迎了出来。

    所有无双营士兵的钛合金全身铠都已经收起来了,他们只是穿着军服而已,那全身铠周维清可不会轻易暴露出来。论装备,恐怕整个中天帝国都未必有哪只军队比他们无双营更好的了。

    来的还真是熟人,只不过脸色有些难看,正是十六师团师团长神布,她那嫡亲的妹妹神依也跟在身边。这两姐妹看到周维清,脸色能好的起来才怪,要不是因为神机有严令,她们都是恨不得立刻狠狠的揍周维清一顿。”呦,这不是神布师团长么?你好、你好,怎么劳烦您大驾来接我们了?”看到神布,周维清也觉得有些好笑,自己跟她们两姐妹这份仇是解不开了。

    神布催动跨下战马,冷冷的来到周维清面前,道:“奉第七军团军团长神机大人之命,前来迎接周营长,神机军团长命令你们特殊第一营就驻扎在我们十六师团旁边,地方已经空出来了,直接过去安营扎寨即可。”

    周维清抱了抱拳,道:“那就多谢了。

    “他嘴上虽然说着感谢,但眼神中那份不以为意谁都看得出来。神布明知道他们已经改名叫无双营了,还用特殊第一营来称呼,无疑是在讥讽他们是痞子营。周维清为什么要给她好脸色看?

    神布掉转马头,道:“那就跟我来吧。周营长,我必须要提醒你,这里是西北大营,请你好好约束你的士兵,否则的话,军法处置。”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这个神布师团长请放心,只要你们十六师团的女兵不是思春的跑到我们这边来找男人,我们无双营的兄弟那可都是老实的很啊!”

    他的声音相当不小,顿时引起一片哄堂大笑,无双营这些痞子们在北边驻扎,几乎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他们会怕谁?

    “你“神布身边的神依就要发作,被神布一把拉住,这才强行忍住,神布目光森然的看了周维清一眼,催动战马,就朝着军营方向而去。

    无双营的位置正好在第十六师团和第十七师团之间,显然是特意为他们腾出的这么一片区域。只不过,地方是空出来了,但却留下了不少垃圾。虽说天气寒冷,不至于有什么味道,但一眼看去,总不会让人有太好的感觉。

    神布仿佛没看到那些垃圾似的,向周维清淡淡的道:“周营长请驻扎吧,我也这就回去复命了。”

    周维清依耳是面带微笑,“神布师团长,那我就不送了。”

    神布没再理会他,带着神依和亲兵转身而去。

    “老大,怎么办?“魏峰凑到周维清身边低声问道。

    周维清淡淡的道:“这还用问么?这里是军营,又不是垃圾场,这些东西属于谁的,就扔到谁那里去。”

    说到这里,他提高声音,道:“现在,我颁布一条新军规。大家都给我听清楚了。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轻易离开咱们无双营的营地,否则的话,军法处置。但是,要是有人来到我们的营地里闹事,不论是谁,不论是什么原因,都给我揍他妈的,要是打输了给咱们无双营丢脸,你们就自己去找上官总教官领罚。安营扎寨,弄好了就喝酒。”

    一听到喝酒二字,欢呼声顿时响成一片,没有谁觉得累,立刻行动起来,开始清理营地,安营扎寨。至于那些垃圾,直接清扫了以后分别扔向十六师团和十七师团,不偏不向,一边一半。

    龙释涯神色有些古怪的看着周维清,道:“小胖,你这军队还能喝酒?”

    周维清嘿嘿笑道:“我这无双营和普通军队可不一样,调教的方法自然也不同。老师,我先让人安排两座最好的帐篷给您和师叔休息。”

    龙释涯嘿嘿一笑,道:“让老断一个人休息就行了,老子休息个屁啊!我也喝酒去。对了,给我也找身军装换上,省的让人看了扎眼。””老师,这不好吧。”周维清惊讶的说道。

    龙释涯笑道:“有什么不好的,我还在乎这些么?和一样士兵喝酒,不是挺有意思的。”

    龙释涯的身材确实彪悍,超大号的军装穿在他身上都绷的紧紧的,而且裤腿和衣袖的长度还要去掉一些,勉强算是能蔽体了。

    美酒比任何东西对于这些多年未曾沾染过酒精的无双营战士们吸引力都要大,整个安营扎寨的时间不到半个时辰。伴随着一坛坛美酒的泥封被拍开,那浓郁的酒香顿时传遍了整个无双营营地之中。

    虽然周维清准备的酒是不少,但他早就吩咐下去,三到四个人一坛,大家平均分配,谁也不许喝的太多。毕竟这么多年没碰过酒了,万一酒精中毒可就二了。”菲儿、菲儿,我们也去喝酒啊!”周维清的目光很快就找到了不远处的上官菲儿。

    上官菲儿白了他一眼“为什么要和你喝酒?“她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却依旧走到了周维清身边,看到他们的战士,偷笑看着实不少,在他们眼里,营长和总教官本来就是一对的。

    等上官菲儿走到自己面前,周维清老实不客气的一把拉住她的手,就钻进了自己的营帐中。

    营帐内的布置依旧简单,桌子上摆着四个以肉食为主的简单菜肴,周维清拉着她走到桌子前坐了下来,但却依具没有放开她的手。”你干什么啊?”上官菲儿明显感觉到自己俏脸上有些发烧,挣扎了一下,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回来。

    但比拼力量她可不是周维清的对手,自然是抽不出来的。

    周维清没有吭声,只是目光直直的看着她,他那有些呆滞、有些迷惘,又带着强烈灼热的目光看得上官菲儿一阵发慌。”你……“你看着我想起冰儿了吗?”上官菲儿低下头,不愿与他对视。

    周维清愣了一下,但他却还是点了点头,“有一点,我想冰儿了。”上官冰儿的温柔、娴静是他一生的至爱。

    上官菲儿低下头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些黯淡下来。”菲儿,不要再逃避了,我喜欢你,我也早就爱上你了。“就在这时候,在上官菲儿耳中听起来有些石破天惊一般的话语骤然响起。

    “啊?”上官菲儿吃惊的抬起头。

    周维清深深的看着她的双眸“,喜欢是淡淡的爱,爱是浓浓的喜欢。当那次我在危难之中,你承受着无比剧烈的痛苦却宁可失去生命也不放开我的时本文由百度天珠变吧提供候,我就无法抑制的爱上了你,我知道,我是个混蛋,我花心,可是,如果我负了你,我这一生都不会快乐。我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我爱你,菲儿,我会一直都像现在这样,紧紧地抓住你,不让你逃走。”

    上官菲儿怎么也没想到周维清会在这个时候和她表白,她心中是一点准备都没有,看着他,这平日里精灵古怪的浩渺小魔女此时却和任何女孩子都没有什么区别,心跳加速,贝齿轻咬下唇。”可是,你已经有了冰儿,如果是别人,我可以打跑她,可冰儿不行。她跟我们失散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回来了,我怎么能抢她的男人呢?”

    周维清苦笑道:“其实我比你更头疼,这就是花心的代价吧。但不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绝不放过。否则我都会后悔终身的,我知道,我很贪心,但不论你们怎么看我,哪怕是用绳子将你们绑住,我也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离开我身边的口我本就是个无赖,是个痞子,我就是耍赖也要赖上你们,粘上你们,让你们一生都甩不开我。”

    一边说着,周维清猛地一拉,将上官菲儿直接拉入自己怀中,紧紧的搂住她,此时,他的情绪也变得激荡起来。”菲儿,你知道么?当我亲眼看到你死去的那一刻,我的心也险些跟你一起死了。如果那次我没能将你复活的话,我一定会随你殉情而去。不要离开我,真的不要离开我。我爱冰儿,也同样爱你。所有的为难、责难,都让我一个人来承受。只要你不离开我,好不好?”

    上官菲儿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周维清身上透出的强烈热力,更能感受到他心中的那份炽热,她已经有些说不出话来了,虽然理智上告诉她,如果他们两人在一起,必将承受重重责难与考验,可是,在这个时候她真的说不出拒绝他的话,毕竟,在她心中,他的地位早就已经无可替代。

    “嗯。”上官菲儿轻轻的点了下头,那宛如熟透了的红苹果一般的娇颜柔嫩的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

    周维清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情感,他那灼热的唇找上了她在微微轻颤的红润,深深的吻了下去。

    这几个月以来,他一直在苦修六绝控技,可他的内心始终都不平静,他一直都在考虑自己和上官菲儿之间的事。上官菲儿的担忧他自然也能想得到。他也曾尝试过让自己忘了她,毕竟,两人并未真正发生过什么。可是,周维清发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上官菲儿为他而死,的那一幕,早已深深的扎根在了他内心深处,是那么的深刻。自从那次之后,上官菲儿在他心中的位置就已经不逊于冰儿和天儿了,这让他如何能够割舍?

    最终,周维清还是下定决心,宁可花心也绝不负心,就算被人说成无赖,也决不放弃自己心中所爱。所以,才有了此时的表白。

    上官菲儿的唇开始是有些颤抖的,但很快那份轻颤就被灼热所感染,浩渺小魔女毕竟是浩渺小魔女,当她在周维清的感染下渐渐抛却了内心枷锁之后,开始近乎疯狂的回应着。这些天她又何尝不是极其压抑呢?当她此时抛却心中枷锁之后,一直被压抑的情感爆发出来,甚至比周维清更加炽热。

    周维清的大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钻入了上官菲儿的衣襟,感受着那细嫩肌肤在他触摸下发出的轻微颤栗,他的心渐渐邪魔化了。

    外面,是无数欢呼声、吆喝声,而在这营帐之中,浓浓的春意却渐渐荡漾开来。

    就在周维清抱起上官菲儿,要走向床榻的时候。突然间,一声清冷的低哼响起。

    周维清的警觉是相当强的,哪怕是在此时这种完全沉畏于情感中的情况下也是如此,这冷哼来的太突然了,他和上官菲儿都感觉到仿佛有种醒胡灌顶般的感觉,机灵灵打了个寒颤,已经清醒了过来。

    上官菲儿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伸在周维清衣襟内,抚摸着他的胸膛,周维清的手则更加无耻一些,正伸在她的裤子里握住半边浑圆挺翘。

    “谁?”周维清怒吼一声,任谁在这种时候被打断,心情也绝不会好。

    没有回音,没有动静,周维清和上官菲儿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没动,但两人都已经全面释放出天力,感受着外界的一切。周维清更是直接释放出了黑暗之触这个能够增强感知并且范围控制的技能施展了出来,黑暗触手顷刻间蔓延到半径四十码,极力伸展。哪怕是敌人实力强大,只要是在这个范围内,也必定会被周维清侦测到。

    但是,令周维清和上官菲儿惊讶的是,以他们的感知,竟然在帐蓬周围没有发现任何人。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诧异,也自然看出了对方和自己一样,都没有发现敌踪。”怎么回事?难道是我幻听了?“周维请疑惑的说道。

    上官菲儿白了他一眼“难道我还会和你一起幻听不成?真的有人,难道是你老师?否则我们怎么会找不到那人?”

    周维清感受着手中的温润跳弹,嘿嘿一笑,毫不客气的揉了一把“管他呢,我们继续吧。””继续你个头。”上官菲儿俏脸大红,之前在激情中尚没有什么感觉,此时冷静了许多,周维清那搞怪的大手在她的小翘臀上揉捏,让她一个处子情何以堪?按在周维清肩头的手一把将他椎开,柔韧的娇躯一滑,就脱离了周维清的狼爪。

    “菲儿,你别走啊!我们喝酒也行啊!”上官菲儿刚一挣脱,转身就跑了。周维清追在后面喊着,可人家却连头都不回。

    看着落下的帐蓬门帘,周维清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事儿啊!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捣乱,连酒后乱性的机会都没有了,要让我知道是谁,老子一定饶不了他。哼哼。”

    一边说着,他悄悄的钻出帐蓬,在周围又寻找了一圈,确实是没有任何发现,只是看到自己那位身形圆滚滚的老师早已和无双营士兵们混在一起,正在大口喝酒大块吃肉。

    肯定不是老师,刚才那声音十分清越而且有些耳熟,和老师的声音不同。也不会是断天浪师叔,他正研究恨地无环套装呢,哪有时间乱管闲事。可不是他们又会是谁呢?如果来人对自己和菲儿有敌意的话,恐怕老师那一关也过不了吧。

    带着满心的疑惑,周维清一肚子郁闷无处发泄,任谁在关键时刻被打扰了好事,心情也绝对好不了。他太了解上官菲儿了,错过了这个好机会,下次再想占便宜可就不容易了。谁让自己本来也不是她的对手呢。周维清咬了咬牙,暗下决心,大不了哪天豁出去和菲儿学学近战中的寝技,说不定才有再次占到便宜的可能吧。

    无奈之下,他也只得凑到士兵们之间,和大家一起吃喝起来。

    无双营的气氛极其热烈,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着今天那场完胜。他们不仅战胜了几乎不可能战胜的敌人,更为重要的是自身无损,这样的战争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这种感觉简直是太爽了。

    就在无双营外不远处,一道黑色身影静静的战在那里,一袭黑衣,黑纱蒙面,从她那修长却浮凸有致的身躯能够看出,这是一名女子,而且年纪绝不会太大。”这个混蛋周小胖,他果然对菲儿有所企图。真想杀了他。“黑衣人恨恨的攥了攥拳头。

    刚才周维清和上官菲儿听到的那一声冷哼其实就是她发出的,不是别人,正是浩渺宫嫡系继承人,上官雪儿。

    上官雪儿来到北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她按照父亲所说,没有急于带菲儿回去,而是在暗中默默的观察,观察周维清要做什么。

    这一观察不要紧,她是越看越惊心,无双营的训练方法绝对是与众不同的,竟然全员都是弓箭手。而且他们的装备令上官雪儿这出身于天珠岛浩渺宫的人都会为之惊讶,哪个国家会给自己的士兵装备钛合金甲胄啊?这要花多少钱才行?

    而且,更让她惊讶的是,在这无双营之中,体珠师的数量竟然越来越多起来,就像是雨后春笋一般不断冒出。她很快就联想到了自己浩渺宫的秘技。毫无疑问是菲儿透露给周维清的,可是,他从什么地方找到那么多珍贵天核的?就算是菲儿也做不到啊!

    由于战凌天有所保留,没有将周维清拜在六绝帝君门下的事情回禀,也让上官雪儿失去了判断的方向。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上官雪儿作为一个旁观者,清楚的感受到无双营的实力不断提升,而且这个提升速度是那么的惊人。她渐渐明白了,周维清这就是要打造一支完全由御珠师组成的军队啊!这样的军队在中天帝国也有,但也只有一个千人的编制,当然,那里面的御珠师修为要比周维清这个无双营强得多,起码都是四珠以上修为的体珠师,带队的中队长、营长之类,更都是实力强劲的天珠师,营长本身甚至还是一位天王级高手,那个营算得上是整个中天帝国北方大军中的杀手铜了,轻易是不会上战场的。

    但是,周维清这种训练方式却和那个营完全不同,他训练的都是弓箭手,拥有凝形弓的弓箭手,只要距离足够,完全有机会轻松杀死同级别的御珠师啊!如果不是上官雪儿知道周维清的目的是为了复国,周维清本身在未来又有可能成为她的妹夫,恐怕她早就出面要阻止他继续下去了。

    唯一让上官雪儿比较欣慰的是,自己那个古灵精怪的妹妹似乎和周维清之间真的没有什么,两个人一个闭关修炼,另一个则是每天训练士兵,在一起交流的时间少之又少,看上去似乎连朋友都算不上似的。于是,上官雪儿心中就猜想,菲儿一定是和她的想法一样,留在周维清身边,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监督他的。

    有了这个想法,上官雪儿也就放心的多了,准备在观察一段时间后,说不定和菲儿见个面就回去了。毕竟,她身为浩渺宫继承人,身上肩负的担子要比上官菲儿重的多,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可不像上官菲儿过的这么轻松如意了。

    就在上官雪儿已经准备现身的时候,今日这一战出现了,当上官雪儿看到无双营在准备战斗的时候,立刻就打消了与上官菲儿见面的想法。她决定再等几天,亲眼见证一下这无双营的战斗力,等回去之后也好向自己的父亲回禀。

    这一看不要紧,上官雪儿被完全震惊了。

    一万狼骑兵的风驰电掣,最终结果却是损失了四成以上,而整个无双营却是毫发无伤。这场战争,除了无双营本身出其不意的全御珠师弓箭手之外,在战术安排上,也可以说是极为经典的。不论是前期的射杀,周维清阻挡对方最强的天珠师,还是三百空军的断后。可以说,每一步的配合都十分完美。上官雪儿深信,就算是那些剩余的狼骑兵最后冲过来,他们的结果也决不会好,利用地形的优势,无双营必定会带给他们更加沉重的打击。到了最后,很有可能这支狼骑兵军团就是全军覆没的结果。

    当她心中产生这种想法的时候,上官雪儿不得不承认,自己以前还是小看了周维清。看上去这家伙很讨厌、很狡猾、很猥琐、很无耻。可她却不得不承认,这家伙也同样是天赋异禀的,而且他的那份大局观,上官雪儿都自认有些不及。牛竟,她自幼苦修,并没有太多接触过军事方面的知识。

    无双营的强大战斗力还远远在她的判断之上,就算是那些狼骑兵真的能近身又怎么样?有着自己妹妹指点的这些无双营士兵难道近战实力就差了么?他们都有天力,每个人的身体都经受过天力的改造,就算面对强壮的狼骑兵,也绝不会吃子的。这是一场尼于无双营的胜利,同时也是周维清的胜利。

    半年时间,从周维清来到北疆仅仅过去了半年时间,他就已经拥有了这样的一支军队。现在上官雪儿越来越明白为什么父亲和大伯都那么看重周维清了,他们说的没错,和战凌天相比,周维清更加优秀,不论是格局还是眼界,都是战凌天无法相比的。只要给他充分的时间和发挥的舞台,那么,未来的周小胖一定会有着无可限量的未来。

    上官雪儿看完这场战斗后,已经决定要尽快赶回去了,她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将这边发生的情况汇报给父亲知道。好针对周维清制定接下来的计划了。连上官雪儿现在都觉得,像周维清这样的人才一定要绑在浩渺宫的战车上,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他就是浩渺宫战胜雪神山最有力的武器。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