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中)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下一瞬间,他已经到了周维清身动,而他之前所在的位置,一个巨大的暗红色掌印烙印在地面上,足足渗入一米深度。”我用不着你救我。”尽管到了这个时候,战凌天对周维清的敌意也没有丝毫降低口他之所以暂时逃过一劫,正是周维清用刚刚恢复不多的天力释放出黑暗之触,将他强行拉回到了自己身边。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好死不如赖活着,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寒天估前辈,可否听我一句话?”

    寒天估现在也不着急杀他们了,冷冷的看着周维清,“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不论你说什么,也改变不了你们这些人的命运。”

    周维清微笑道:“可我说的,是和您有关的事情。没错,州才您的动作很快,在第一时间切断了自己的手臂,将我那暗魔邪神雷中所蕴含的三种能量剧毒尽可能的阻隔在外。可是,有一点我必须要告诉您,我那三种剧毒的特性十分特殊,虽然您的修为足够高,但是,它们在一进入您体内的时候,就已经蔓延到了您的全身,虽然主要释放出效果的位置被您切断了。但是,却也在您体内留下了剧毒的种子,用不了多久,当它们再次发作的时候,您就是神仙也难救了。”

    寒天佑愣了一下,紧接着冷哼道:“小子,你唬我?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么?”

    周维清一脸从容的道:“随便您信不信,不过,沈姑娘不知道是否告诉过您,我这种王重属性的能量剧毒,就算是上官龙吟前辈都没有解除的办法。准确的说,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解除这种剧毒的人,就只有我一个而已。您要是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那您就动手,杀了我们好了。有您这么一位强大的天王级高手陪我们去死,我也满足了。”

    一边说着,他依旧是面带微笑,却闭上了双眼,流露出一副慷慨就义的神情。

    寒天仿仔细的注视着周维清,哪怕是他脸上一个最细微的变化也不放过。但是,很快他就失望了,从周维清脸上,他竟是看不出任何破绽。

    任何人都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寒天佑虽然能够壮士断腕,但如果这手腕变成了脖子,那他就一定不会那么千的。谁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尤其是像他这种天王级强者,正常情况下,活个二百岁都是毫无问题。在寒天佑眼中,就算是在场所有人加起来,也不如他自己的性命重要啊!所以,他不敢赌,真的不敢赌。

    周维清这边的众人也先后从地上爬了起来,林天熬有六珠组合凝形盾,防御力惊人,受伤最轻,然后是修为最高的上官菲儿,她的问题也不大。乌鸦和马群虽然修为低了许多,但两人也算是天赋异禀,伤势不轻,但也还没到爬不起来的程度。

    此时,他们都聚集在周维清身后。对于刚才周维清这番话,可以说在场每个人都是半信半疑的。谁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哪怕是他们这边的自己人,也都让周维清说的有些发懵。

    但是,他们都聪明的选择了保持沉默,因为,这或许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

    真的还有残余剧毒留在寒天佑体内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暗麾邪神雷虽强,但也没有强到命中天王级强者后就能瞬间在对方体内埋下剧毒种子的程度。周维清完全是在危言耸听的恐吓寒天佑。

    周维清抓住的,也正是寒天佑不敢拿自己生命做赌注这一点。打是肯定打不过了,这无疑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诱导寒天佑,让他相信自己,然后再去为他解毒口利用邪魔吞噬技能,尽可能瘫唐对手,同时制住寒天估,再来威胁血红狱其他人。

    尽管周维清自己也很清楚,这个计划成功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但试过总有机会,要是不尝试一下,那就是必死无疑的。正像他刚才对战凌天说的那样,能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哪怕是有一线生机,他也绝不会放过。寒天估充满血色的目光看向沈小魔“小魔,是他说的这样么?”

    看着他那骇人的目光,沈小魔也不禁机灵灵打了个寒战,她虽然知道今天这件事一个不好,就会给血红狱带来浩渺宫这个大敌,可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眼前这个地步,再加上寒天佑断臂后近乎疯狂的情绪,再阻拦也是于事无补,只能尽可能帮他将事做的干净一些。

    当下,她点了点头,道:“上官龙吟确实说过,周维清施展的这种三重属性能量剧毒别人都解不了,浩渺宫也是束手无策。当时是他亲自带着我去找周维清,让他帮我解毒的。说到这里,她下意识的看了周维清一眼,正好碰上周维清重新睁开眼,那带着几分戏虐的目光,表情不禁一滞,她当然会想起当初周维清之所以会选择救下自己是因为上官龙吟的保证。

    寒天佑充满杀机的目光重新落在周维清脸上,“好,那你就过来给老夫解毒,胆敢耍什么花样,老夫就将你们全都瞬间抹杀。”

    周维清笑了,而且笑得很大声,就像是碰上了什么这个世界最好笑的事情一般。

    “你笑什么?”寒天佑上前一步,恐怖的威压顿时令周维清众人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周维清冷笑一声,“寒天佑前辈,活阎罗前辈,请问,我为什么要给你解毒呢?我给你解毒之后,你就肯放过我们这些人么?恐怕不会。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同归于尽好了。来,杀了他们,然后再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周维清要是叫一声疼,就不是纯爷们。””你找死。”寒天佑抬手就朝着周维清拍去。周维清凛然不惧,反而站起身,双手背后迎上一步。

    寒天佑血红色的手掌终究还是停滞在了半空中没有拍下去,就算再恨周维清,他也不能拿自己的生命来赌。

    他并不知道,此时周维清后背的衣襟都已经湿透了,毫无疑问,刚才寒天估那一巴掌要是真的拍下来,他是必死无疑的。

    “小子,今天这种局面,难道你认为,我还能放过你们么?事关我血红狱的未来,你们死是死定了,只要你肯给我解毒,老夫就让你们死个痛快。”寒天佑冷冷的说道。

    虽然他的声音中依旧充满森寒杀意,但他的话无疑证明了,他已经有所退让了。

    周维清向寒天佑摇了摇手指,道:“不、不,寒前辈,恐怕有件事你还没弄清楚。其实,今天无论我们是生是死,在这里发生的事,浩渺宫都必然会知道。””你说什么?”沈小魔沉不住气了“你放屁。你们全都死在这里,浩渺宫怎么可能知道。”

    周维清不屑的瞥了她一眼,道:“你也参加过天珠大赛决赛。光彩宝石这种东西想来也不陌生口浩渺宫的神奇之处,又岂是你们血红狱这些人能够知道的?不论是战兄还是菲儿,在浩渺宫都是极为重要的,他们可以说是浩渺宫下一代的传承者,为了确保他们的安全,浩渺宫怎会不给他们一些保命的手段?这里发生的事情已经在第一时间传回去了。你们不杀我们还好,如果我们都死了,嘿嘿,浩渺宫不荡平你们血红狱,老子就跟你们姓。”

    周维清站在那里侃侃而谈,一副完全占据了主导地位的样子,不只是把血红狱这些人说的心惊胆战,就连他的同伴们一个个也是内心在抽搐。

    抽搐最厉害的自然就是战凌天和上官菲儿了,什么保命手段,什么传递消息,这些根本就都是周维清自己在那里胡扯的,根本就没这回事儿。可他那样子,别说是敌人,说的就连上官菲儿和战凌天都觉得很有道理,似乎真有这么回事儿似的。

    事实上,周维清表演的功力在生死关头完全爆发出来了,他现在已经豁出去了,忽悠不住血红狱这些人,他们是必死无疑。忽悠住了他们,至少还有一线生机。在这种情况下,他怎能不全力忽悠对手,给自己和伙伴们寻找机会。

    听了周维清这番话,寒天佑的脸色很难看,如果真像周维清所说的那样,今天他要是杀了眼前这些人,恐怕用不了多久,浩渺宫大批强者就要光临血红狱了。他虽然是天王级高手,在血红狱也算是地位尊崇,但这份后果他也是背不起的。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寒前辈,想必你还不太详细我的话,我再说一件,你就会相信了。寒前辈的伤势不轻,此时虽然用天力全面压制着,可这伤势终究还是对前辈有不小的影响。前辈也看到了,我有一只银皇天隼,我想问问前辈,在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你们在场各位,谁能拦得住我这银皇天隼施展银皇闪电刺的速度呢?真的逼急了,我们这些人拼死阻挡各位一瞬间还是能够做到的。我的银皇天隼也足以将消息传回浩渺宫了。因此,我根本就没必要欺骗各位,现在,浩渺宫早已收到了我们在这里遭遇强敌的消息。”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