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天北城(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上官菲儿就站在旁边,她突然感觉到,有一股极为阴冷的气息骤然从周维清身上释放出来,他那踩在银皇天隼身上的右脚处传来一股令人战栗的气息,紧接着,周围的空气仿佛扭曲了一下似的,原本一身银白色的银皇天隼,身上竟然变了颜色。

    黑、灰、蓝,三色光芒交替在银皇天隼身上闪耀,原本处于昏迷状态下的银皇天隼一下就清醒了过来。可是,它却并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反而是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原本它就已经受了重伤,再遭受到如此攻击,立刻感受到了自己生命正在飞速流逝。

    毫无疑问,周维清在它身上使用的正是暗魔邪神雷加上时间阻断的组合。将三种能量剧毒注入到它体内。

    不论是任何生物,当它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都会产生惊慌的情绪,银皇天隼也不例外。尤其是,这外来注入体内的能量剧毒完全是它所未知的诡异能力。它残存的天力本就不多了,此时想要去抗衡这三种能量剧毒却是丝毫作用都没有。

    暗麾邪神雷所附带的能量剧毒最霸道的地方就是天力没法逼出来,连天王级强者上官龙吟都毫无办法。

    周维清嘿嘿一笑,踩着银皇天隼道:“小东西,感姿到死亡的威胁了吧。想活命的话,就好好配合老子,等我封印你的时候不许反抗,否则的话,你就等死吧。被我这三种剧毒侵蚀的滋味儿不好受吧。”

    他曾经试验过不只一次,这三种剧毒不只是能令人死亡,更重要的是,它会带给对方剧烈的痛苦。当初的沈小魔没扛住,战凌天也没扛住。他们还都有天王级的上官龙吟帮他们减轻痛苦,而这银皇天隼可没有。

    有的时候,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那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痛苦才是。

    一边嘿嘿笑着,周维清还不忘记用一只手按在银皇天隼身上,继续吞噬着它的天力,同时咬破另一只手,滴出一滴鲜血,开始释放它的血祭暗之印记。

    邪麾变状态下的周维清,能够荷自身暗魔邪神虎的气息最大程度释放出来,尤其是他的右腿,更是如此。他用右脚踩着银皇天隼可不是单纯的为了释放暗魔邪神雷,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在其中。

    上官菲儿就站在一旁看着,原本她已经觉得自己对周维清的能力有很多了解了,可现在周维清威胁银皇天隼的样子令她觉得十分可笑,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周维清对这银皇天隼做了什么,又是她所不知道的能力。

    “别做梦了。威胁银皇天隼,真亏你想得出来口这小东西不但阴狠,而且很有气节。不凭借实力强行封印,是肯定封印不住的。你就等着给我当马骑吧。”

    上官菲儿虽然出身于浩渺宫,但她毕竟不是天兽,感觉不到那种只有天兽才能发觉的强大压迫力。这只银皇天隼如果是天王级,那么,对于周维清身上这份压迫力的感受一定会弱许多。可特,它还没有进阶完成。

    暗魔邪神虎是不逊色于神圣天灵虎,拥有着天兽界最高等血脉的存在,而且也同样是强大天兽的气息,这就让那银皇天隼从天兽的角度感受到,臣服于比自己强大的天兽而不是人类。

    暗之印记的符文在周维清鲜血的作用下直接烙印在银皇天隼的额头上,那银皇天隼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似乎想要挣扎,但又不敢挣扎。它那双小眼睛正好看到周维清的血色双吃终于,它的挣扎还是停了下来。

    没有谁会愿意放弃生命,更何况在这银皇天隼眼中,周维清根本就不是人类。天兽界的弱肉强食再加上周维清那三种能量剧毒带给它的痛苦,令它最终还是选择了臣服。

    暗魔邪神虎的位阶,是银皇天隼也需要仰望的,尽管它也知道,周维清的修为还远未达到相应的实力,就像它还没有突破到天王级一样。但天兽位阶上的压制,至少能让他接受周维清。如果换成一个人类的话,没有绝对实力压制它,它宁可死也绝不会选择臣服的。

    颤抖依旧有,但却轻微的多,完全是因为三种剧毒对身体的侵蚀,暗红色的印记在它额头上那银色的毛发处一闪而没,紧接着,强烈的吞噬之力就从周维清的手中传入银皇天隼体内,将它最后一丝天力连带着之前折磨的它****的三种剧毒全部吸走。

    头一歪,银皇天隼在周维清手中就昏迷了过去,周维清也不将它收入自己的储物戒指中,而是直接揣入怀中。脸上尽是一片得意点色。

    当那暗红色印记深入银皇天隼头部的时候,上官菲儿就已经看呆了,她完全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银皇天隼竟然就这么臣服了,周小胖这家伙才不过四珠啊!他凭什么让如此强势的一只宗级巅峰天兽向他臣服?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喂,我知道我很帅,可是,你要是这么一直盯着我看,我还是会害羞的。”周维清挪擒的向上官菲儿坏笑着,同时,他的目光已经是毫不掩饰的瞄向了上官菲儿的翘臀处。”你会害羞?“上官菲儿被他气笑了,“你的脸皮厚度已经到了无敌的程度了。”

    周维清叹息一声,道:“哎,虽然你出身于浩渺宫,但毕竟是个女人,我们的赌约已经结束了,如果你要是耍赖皮呢,我也不会感到意外,只是为浩渺宫可惜了。”

    上官菲儿看着他,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突然,她也笑了“周小胖,想激我?没门。代表浩渺宫门面的,那是大姐的事,可不关我什么,你说的对,耍赖是女人的天性。我就是耍赖了,你怎么着吧?谁看到我刚才跟你打赌了?谁给你证明啊?没有吧,嘿嘿,那就是说,我们根本没赌过。”

    “啊?”周维清目瞪口呆的看着上官菲儿,在他原本想来,经自己这么一激,以浩渺宫的名头说事,上官菲儿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耍赖了的。可谁知道,这浩渺小魔女竟然如此对付,居然就那么耍赖了。而他的实力又偏偏不如人家,就算是想要强行执行赌约也是做不到的。

    周维清这个郁闷啊!

    看着他那一脸抑郁的样子,上官菲儿笑的别提多开心了,蹦蹦跳跳的就向营地方向走去,“今天的天气真不错,气死活人不偿命。我决定奖励自己多吃一点。”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周维清心中一阵抽搐,暗暗想道,都是一个妈生的,怎么这差别就那么大呢?这上官菲儿和自己的冰儿,性格可是差的太多了。一想到当初自己逗弄上官冰儿时她那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的样子,周维清的眼神突然有些迷茫了,要是冰儿能跟在自己身边该多好啊!

    不论是当初他第一次邪魔变觉醒时以上官冰儿做祭品,还是天珠岛那成*人礼的一夜,都是周维清这一生中记忆最深刻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在他心中没有人能够比你上官冰儿的重要原因。

    上官三姐妹这三脸胎的相貌实在是太相似了,虽然周维清并不愿意让上字菲儿跟着自己,可是,在他内心之中“每天能够看着上官菲儿在自己身边,就像是看到上官冰儿一样,正走出于这份私心,再加上真怕上官菲儿对上官冰儿说他的坏话,所以,他才留了她在身边。

    性格的不同,令上官菲儿在周维清面前表现出的是一种别样的美,活泼、泼辣中那份灵动,是上官冰儿所没有的,而上官菲儿也少了上官冰儿那份宁静的柔美,这两姐妹可以说是各有所长。

    夜晚的森林永远不会是平静的,虫鸣鸟叫之声在这片大森林中奏响了一曲曲动听的乐章。

    因为银皇天隼的突袭,周维清特意让林天熬加强了夜晚的巡视,二十一人分成几波,都由原翡丽战队的人带领巡夜。

    事实证明,遇到银皇天隼确实是个意外,这一夜,除了偶尔有几只修为很弱的小天兽骚扰之外,并没有再遇到任何麻烦。

    清晨,简单的吃了些干粮后,众人收拾营帐再次上路。盛浪等十二人展现出了极高的素质,只用了一刻钟的时间,就已经收拾停当。

    “菲儿,你能肯定这里一定有魔鬼马吗?“州一上路,周维清就向上官菲儿问道。

    上官菲儿瞥了他一眼,道:“我也不能肯定,原来肯定是有的,不过,这些年被捕捉的那么厉害,天知道还有没有了。”

    周维清顿时瞪大了眼睛“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要不是你说这边有魔鬼马,我们根本就不会选择这条路。”

    上官菲儿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有肯定是有的,但我们选择最近的路穿过魔鬼森林,能不能碰到就不好说了。牛竟现在野生的魔鬼马数量越来越少。”啊啊啊、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