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苦肉计(中)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小胖哥哥,干嘛?……豆豆蹦蹦跳跳的就来到了周维清身边。

    周维清像是变并法一般,手里瞬间就多了一根鸡腿,“做个好点的表轴给这位哥哥看看,然后吃鸡腿喽。”

    “好啊!好啊!……看有的吃,小迷糊顿时连眼睛都亮了起来,也未见她如何动作,一张凝形纸就已经飘在空中。

    就在华凝形纸在空中飘动的刹那,突然间……共四道不同颜色的光彩同时亮起,其他人所能看到的,就只是小迷糊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四狠凝形笔,左右手条两根,然后在她面前的凝形纸上上下翻飞,一跳而就。仿佛那所有的彩光在一瞬间就凝桔在了那张凝形纸上一般。

    最多只是三次呼吸的工大,突然间,金光一闪,那张凝形纸就已经朝着云离飘了过去,而小迷糊手中的四狠笔也随之消失不见,手中却已经多了那根之前还在周诈清手里的鸡腿。

    当那张凝形米轴落在云离手中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已经傻住了,喃喃地道:“无设计凝形,虚空凝形。这、这是大师级凝形卷轴

    不论是无没计凝形还是虚空凝形,都是凝形师极为高端的枚巧,而且只有那些有传承的凝形师才有可能学到。云离自然也知道练法,可他更清楚,自己距离这一步还远得很,就算是以后冲到了宗师级,也未必能够做到。

    他虽然已经突破到了大师级,但想要制作出大师级凝形卷轴还是相当不容易的,成功率很低。再且费时费力。哪能像眼前这个小始狠这样挥泌自如。

    刚才他还在宣扬,在问周维清有没有见过三十岁一下的大师级凝形师,眼前这始娘也是大师级,而且是比自己高深不知道多少倍的大师级,可她有没有二十岁都是问题吧。

    一时间,云离已经被完全震惊了。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豆豆也不到三十岁,而且,人家可是快要晋级宗师级了。云离老师,骄傲使人退步,你可要努力啊!”

    其实,周菲清自己也不知道豆豆制作凝形寒轴的能力那么恐怖,他也被吓了一跳,只不过因为之前豆豆所显露过的七珠修为令他有些心理准备,所以他才要比云离好得多。

    除了云离以外,另外呆滞在那里的,就要属臧浪十二人了,三位凝形师,竟然是三位。而且还有一位即将冲击宗师级的凝形师,虽然周维清没有向他们说出任何一句保证的话,但是,在这个并不大的小院子里,竟然同时出现了三位凝形师,其中一位还是即将冲击宗师级的,还需要什么保证么?

    要知道,在整个浩渺大陆上宗师级凝形师在任何地方都是无比崇高的存在,凝形师的等级不多,但每一级的提升都要比天珠师不知道困难多少倍。

    尽管寂浪对周菲清的估计已经很高了,可他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么高傲的云老师竟然也是周维清的追随者,甚至于还有一位在凝形师修为上比云老师更加强大的存在。

    还有什么可犹豫的,臧浪第一个单膝跪倒在地,和他一起来的其他十一人也先后跪倒。

    藏浪沉声道:“周老大,给我们施加契约封印吧,我臧浪,愿终身追随。”

    周诈清接了接手,道:“不用了,你们都起来吧。”

    臧浪以为他因为自己的质疑发恕了,顿时心中大急,赶忙道:“周老大,我们不是要质疑你什么,实在是因为这么多兄弟一起跟过来,我……”

    周维清笑了,微笑着摇了摇头,站在他身边不远的林天熬古脚在地面上一跺,顿时,一股强烈的震荡力贴地传出,将单膝跪倒在地的十二人全都震荡的站了起来,藏浪这些人的修为在林天熬面前,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周维清看着他们一个个有些失措的样子,道:“藏浪,还有各位兄弟,你们在知道了我被学院驱逐的情况下还肯来找我,已经证明了很多事。我很高兴,你们都愿意做我的追随者,契约封印固然是限制你们的好办法,但是,我想通了,我需要的,并不是一群贴身死士,而是一群兄弟。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周维清的兄弟了,不用契约封印,如果你们哪一天觉得我已经不值得你们追随,随时可以离开。”

    作出这个决定,对于周维清来说并不艰难,尽管时间过去不长,但现在的周诈清已经不是当动那个刚刚进入翡丽皇家军事学院时的他了。

    自信源于实力,正是因为有绝对的自信,相信自己能够凭陌刀另,双力鱼,借实力让这些人归心,他才不想再用什么契约来限制这些人n

    听到兄弟这两个宇,藏谆和他带来的十一个人都有些愣住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其中一些比较数感的,眼中流露出了几分担忧之色。

    周锥清自然看得出他们在担忧什么,淡然一笑,道:“你们不用担心没有契约封印我就会起视你们。在场的都是我的兄弟,在他们身上,也同样没有契约封印。”

    一边说着,周菲清随手一掌就拍在了身边云离的额头上。

    以云离的修为,突然遭受到龚击,本来是一定会有所行动的,但是,他却发现,这一击自己根本没有闪躲的可能。他对周诈清本就没什么防备,更何况周菲清这一掌拍的时候,风之束缚已经先落在了他的身上。

    现在的周诈清和他可是同样四珠修为,风之束缚这种风系高评价的限制性妆能落在云离身上,他可不是那么容易挣脱的了。更何况,周诈清也只要一瞬间就足够了。

    暗红色的光芒从云离额头上一闪而没,血祭暗之印记就那么被冉维清凭空抹去。

    “维清,你……”云离呆呆舟看着他。

    周锥清呵呵笑道:“骗人是不好的,所以,你是在场唯一一个有封印的,去掉了,我就不是骗人了。难道你非要做我的追随者,而不做我的兄弟么?”

    云离哼了一声,很是不服气的道:“没了封印,那我现在就走。”他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可脚下却没有丝毫要动的意思,看着周菲清的眼神,也多出了一些奇异的变化。

    林天熬站在一旁,面带微笑的看着周维清做这些事,心中暗暗点头,周维清的主导力和格局越来越高了,他在做这些事的时候,不自觉的流露出那种人格鬼力,就连自己这个比他要大上十几岁的人都会不自觉的受到感杂。

    更不用说他那些同龄人了。

    臧浪哄通一声,再次单膝跪倒在周诈清面前,他的眼中,闪烁着浓浓的感动,“既是兄弟,也是死士。”

    这八个宇,他说的斩钉截轶口在学院里,那些贵族想的,只是如何利用他们,如何奴役他们。就算他们是梆珠师,甚至是天珠师,可什么时候那些人会将他们当做兄弟看待了。周维清所作的这一切,没有保证,也没有什么慷慨激昂的陈词,但就是那份淡淡的声音,却令撼浪的心完全沸腾了。

    其他十一人还不如喊浪心志沉稳,只不过他们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情而已,有了臧浪的带头,他们几乎是同时跪倒,而且是双膝跪倒,“既是兄弟,也是死士。……

    这一次,林天熬没有再震他们起来,周维清亲手将他们一个个都搀扶起来,他知道,自己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班底了。

    抬头看看天色,刚过正牛,周维清沉声道:“该是离开的时候了。蒜丽城不能久留。”

    一边说着,他朝着马群和马鸦进去的房间喊道:“你们好了没有?”

    门开,当马群和乌鸦从里面走出来的那一刻,原属翡丽战队的众人包括林天熬在内,一个个无不瞪大了眼睛,而且是瞪大到眼珠子都要掉出来那种程度。

    一向无比彪悍的乌鸦,此时正宛如小马像人一般,依偎在马群的怀抱中,马样楼着她的肩膀,一副志得意满每样子,看着马鸦的眼神,也带着几分温情。

    醉宝用力吞咽了一口唾沫,向身边的小四低声道:“我没看错吧,这还是我们那欲人比谁都快的乌鸦妹子?”

    小四哺喝地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不过,也就这兄弟的身材能配得上她了……”

    周维清笑了,看着乌鸦和马群的样子,他还怎能不知道两人已经冰释前嫌,“二位,先别秀亲密了。是跟我们一起走,还是留下?”

    马群嘿嘿一笑,道:“走,当然是走,乌鸦也跟我们一起走。正所谓大唱如随嘛。不闯荡出一番声势来,我怎么好意思回家。我可不想让老爸给按死。这逃婚的事乌鸦原掠我了,可我自己也原谅不了自己,我一定要证明自己能够配得上马鸦以后,才回去。那也是我迎要乌鸦的时候。……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