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七星伴月箭法(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紧接着,后面几箭只经呈连珠之势接路落在了她身上,一技都没有闪开,甚至还有一枝角度最刁钻的从她爪影链隙处钻入,是她护体的天力将其震碎。

    绝对迟缓之后,是暗灭之咒、风之束缚、黑暗之触三大限制技能。

    周维清虽然天力远逊于她,但是,在中了绝对迟缓的前提下,这三大限制技能也是令她的速度骤然降低下来。

    紧接着,第五箭就趁机钻入了她防御范围内,被她护体天力震碎。而这一箭上所附带的技能,正是数次在周维清与敌人战斗中起到过关键作用的天雷震

    轰然巨响中,天雷震的强势震荡力效果爆发,但在这个时候,这名中天女队员的强势之处也就显现了出来。中了三个限制类技能加上暗灭之咒这个诅咒技能的她再被天雷震正面轰中,按说,她那对凝形装备怎么都应该被震掉了才对。

    但是,她的实力也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两道暗金色的光彩同时从那一对护臂爪上亮起,在天雷震的轰鸣声中,她这一对护臂爪竟然只是连续震颤着,却并未与本体脱离。强行抵抗了周维清的天雷震技能。

    此时已经吸收一些天力正在观战的周维清,忍不住在心中叫了一声:我靠。

    这妞也太彪悍了,接连中了自己这么多个技能,居然还能挡住天雷震,没有失去那一对护臂爪。这样一来,七星伴月最终的杀伤恐怕很难给予她足够的打击了。

    七箭已去五箭,最后的两箭却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

    周维清失误了?不,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神奇的一幕在这一刻上演,伴随着两箭的碰撞,它们也各自释放出青光、银光。两色光芒在空中融为一体,只见那青银色光芒在空中一闪,一道小巧的青银色光刃就已经到了那中天女队员面前。

    那中天女队员虽然抵抗了周维清的天雷震技能,但她此时身上的绝对迟缓效果还没有消失,刚才那一刻,她也是尽了全力,才凭借护臂爪上的套装技能勉强抵御了天雷震,此时正是旧力刚去、新力未生的尴尬时刻。

    这道青银色光芒,正是周维清在拥有暗魔邪神雷之前的最强攻击技能,由空间割裂与银皇翼斩组成的银黄割裂斩。

    看到这一击出现的时候,本应该立刻释放自己蓄力技能配合周维清的小巫女都因为吃惊而慢了半拍。

    七箭连珠,而且还产生如此变化,更是每一箭上都附带着技能,最后的绝杀更是以箭矢完成组合技能。这是何等神妙的箭法啊!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周维清竟然还有这种本事。

    铿锵一一,嗡

    银黄割裂斩终究还是被中天女队员手上的神师级护臂爪交叉在身前挡住了。但就算如此,本就状态不佳的她,不但前冲之势被彻底打断,而且她那双护臂爪还被震的向空中扬起。

    这少女也就在这个时候,充分的向周维清和小巫女演绎了什么是强大。

    在如此不利的局面下,她做出了最为正确的选择。

    又是两道暗金色光芒从她身上暴射而出,两道光芒是接距出现的,第一道持续一秒之后,第二道立刻衔接而上。

    这一次,周维清和小巫女都不禁为之色变。

    那竟然又是两件神师级凝形装备。

    神师级凝形装备作为体珠凝形的最高层次,每一件几乎都拥有扭转胜负的强大威力。这中天女队员之前正是凭借着这样一对护臂爪就成功压制了小巫女,而此时,她竟然又释放出了两件同样强大的神师级凝形装备。浩渺宫也太有崭了——

    原本,在周维清的七星伴月作用下,他和小巫女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只要小巫女那蓄力一击命中对手,那就胜负已定。

    可谁知道,对方竟然凭借着两件神师级凝形装备上附带的凝形护体神光给自己争取了两秒的缓冲。要知道,这两秒的作用极大,首先,周维清那些限制类技能的效果除了暗灭之咒以外就将全部失去作用。而且,更是给了她回气的机会。

    其实,那中天女队员的判断也出现了一丝误差。面临危机时,她当然判断得出,小巫女应该是在什么时候出手的,所以,她才在挡住周维清的银黄割裂斩后就释放了凝形护体神光。目的就是为了挡住小巫女的攻击。双方实力近似,就算是蓄力一击,小巫女的攻击也不可能破掉凝形护体神光防御的。

    可谁知道,小巫女因为吃惊于周维清的箭法竟然慢了半拍,眼看她已经释放出了凝形护体神光,小巫女本已准备出手的技能自然也就停了下来。

    这一次,暗金色的甲胄是从那中天女队员肩膀位置开始出现的,如同飞檐一般翘起的肩铠上有着华丽的纹路,肩铠从肩头一直向背后延伸,覆盖了后面大半个背部,一双极大的金色折翼从她背后张开,折翼对外的一面是暗金色,有着一条条紫荆花纹理,内侧则是亮金色的,看起来极其绚丽。

    一名六珠级别的天珠师拥有四件神师级凝形装备,这已经能够证明很多问题了。此女必定是浩渺宫着重培养的强者。

    而且,她这四件神师级凝形装备和一般的凝形装备还不同,不只是套装,更因为她乃是变异双体珠,因此,每一件凝形装备覆盖的面积都要更大,也就是说,威力更强。因为双体珠让她能够容纳更多的凝形装备能量。

    一般来说,天珠师想要拥有覆盖全身的全套甲胄,至少也要十件凝形装备才能凑齐。但看她这样子,恐怕有八件就能完全覆盖身体了,而且还包括了那双威力恐怖的利爪和背后的羽翼。

    就在那凝形护体神光消失的一瞬间,小巫女的攻击发出了。

    幽蓝色的光芒,仿佛横跨百年一般,轻飘飘的荡到中天女队员面前,仿佛是情人的轻吻,又像是清风卷起的雨幕,就那么悄然而至。

    中天女队员的眼神十分凝重,两秒的调整固然令绝对迟缓和几个限制技能消失,但是,暗灭之咒还在她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抵抗这个技能。更何况,小巫女乃是邪魔变状态下的蓄力一击,她只是仓猝应战。

    蓝光与交错的爪影接触在一起,这一次,没有强烈的碰撞声,有的只是一声轻轻的嗡鸣。

    小巫女站在那里娇躯微微一晃,身上的亮蓝色迅速退去,发出这一击后的她,竟然无法再继续维持邪魔变状态了。

    中天女队员的眼眸中荡漾起一层灰蓝色,整个人接连向后退出七步,她不是简单的后退,每一步退出,身体都要接连晃动几下,就像是在水波中穿梭一般,而她每退一步,也能将小巫女的攻击化解一部份,一直退到第七步,这才站稳身形。但却依旧忍不住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诡异的是,这口鲜血一喷出,立刻化为灰蓝色的光点在空中消散,而她眼眸中的灰蓝色也随之消失了。

    喘息声,同时从小巫女和那中天女队员口中发出。这一击,小巫女是消耗了大量的天力,而那中天女队员虽然凭借四件神师级凝形套装的增幅勉强挡住,但却还是受伤了。

    战斗时间不长,但双方的消耗都极大,周维清和小巫女联手,对付这中天女队员也只是略微占据了一丝上风而已。

    小巫女微微一笑,“要是你还有一件神师级凝形装备。那么,我们恐怕就要输了。可惜,你也就只有这四件凝形装备而已。如果我们猜错的话,这身传奇套装应该是浩渺宫的神师们为你度身定做的吧。”

    她的意思很明确,刚才这一击,消耗了她大量的天力,如果那中天女队员还有一件神师级凝形装备的话,只要凭借凝形护体神光挡住这一击,无疑就将占据上风。

    中天女队员此时的眼神也有些复杂,她一直都没想过自己有输的可能,她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充足的信心,在浩渺宫,就算是天力修为比她要高的战凌天都不敢说一定能战胜她。可此时,她却有些后继乏力的感觉。

    倒不是因为面前的小巫女,而是因为那隐藏在暗处的周维清。有小巫女在这里,她想要向周维清发起突袭是不现实的。但只要有周维清在一旁,她就必然会受到极大的牵制,此时她虽然已经用出了四件神师级套装,但她自身天力消耗也是相当巨大的。

    周维清缓步从村后走了出来,通过对大黄和二黄的吞噬,他的天力暂时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当然,这并不是他自己的天力,而是借用的,短时间内必须要用出去,否则就要自行消化。但不论怎么说,凭借着吞噬技能的存在,他暂时又拥有了战斗的能力。

    看到周维清,那中天女队员的反应很大,她吃惊的看着他,惊呼道:“竟然是你。“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我和小巫女是队友,为什么不能是我呢?你不是说我的箭法很菜么?怎么样,我的七星伴月味道如何?”

    希望大家能够拨冗看看下面这番话。

    昨天我无封顶拉票,结果大家也看到了,很不理想,没拉到多少票。我更了四章一万二。我很不解,为什么会这样呢?有的书友说,你看看人家,一更就是十章、八章的,可大家有注意到么,我是从不清假的,算算总量,我们的更新只会多不会少。

    后来,书友们帮我总结了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我单章开的少,另一个是因为习惯了。

    单章开的少,是因为我自己看书的时候最烦每天看到单章拉票的,所以,我尽可能的少开一些,如果是这个原因大家不投月票给我,我也无话可说,算是自己的一份坚持吧。至于习惯了,这三个字坦白说很可怕,或许,大家已经习惯了我每天的更新吧。

    有朋友跟我说过,偶尔断更,然后再加倍发出来,对拉月票很有处,甚至还长订阅,可我不能那么干,我过不了自己心星这一关。

    从2004年2月开始写书,算算日子,已经是七年零两个月了,也就是整整八十六个月,八十六个月没断更过,一共写了2100多万字,我想,我创造的是一个记录,记在吉尼斯也未尝不可。祷大家看清楚,是一天都没有断过,没有因为任何我自己的原因让大家看不到更新。

    我是一个人,不是神,一位书友说,我拉栗的时候,应该先发五章不拉票的,再来300票一章的无封顶爆发。我直言告诉他,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八十六个月了,我经历过太多东西,这份坚持,造就了我现在的成绩,为我带来这么多书友们的支持,但是,这份坚持,也令我落下了一身的病。

    昨天,糖糖的咳嗽越发重了,我焦头烂额的带她去看病,我自己嗓子也疼,有点低烧。开始我是不想去的,跟老婆说,让她吃点药看看效果吧,因为昨天是四月一日,一个月开头的一天,我要爆发更新,我要多码字,头晕晕的坚持着码字。可当我中午看到我们的票数只有可怜的,田多时,我的心都凉了,我突然有些恍惚,恍惚的想到,我这七年多为的是什么。

    我们的阵小时订阅有蚁。多,坦白说,这个成绩在起点排名前五问题不大,可对比可怜的四多月票,而且还是在我已经更新并且承诺无封顶爆发的情况平。

    我心很冷,很冷很冷,以至于下午一段时间发昏,写不下去。孩子的咳嗽不见,只得带她去看病,回来呢?回来吃完饭,我依旧要接着码字,尽管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全身关节酸疼,开始发烧了,可我能不写么?不能。

    八十六个月的坚持了,我受到过的打击又岂止这一次,难道这样我就坚持不下去了么?记得最惨的一次,我和老婆都病了,她高烧,我重度感冒,勉强相互照顾,我一边为她降温,一边强顶着码宇。还有一次,不久前,我高烧四十度,吃了退烧药,下午不容易退烧了,晚上我觉得猜神还行,又写了六千字。

    八十六个月坚持下来不是这么容易的,我为的是什么?为了让所有唐门的兄弟姐妹们每天能看到我。我要的也不多,无非就是免费的保底月票和推荐票而已。我自问是个很坚强的人,不是太过伤心和委屈,也不会对大家说这些。

    今天不求票了,否则这篇内容我就应该昨天发。我只是想把心中的郁闷抒发出一些,书还要写,我只是希望,大家的心能像我这八十六个月以来的坚持一样热。

    唐三。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