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极限防御之组合盾(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嗯?”周堆清这一发力,林天熬顿时微微一惊,他本是不太看得起眼前这三珠修为的小子,可是,周维清的力量却令他感觉到了推力。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这面四重凝形组合后的盾牌,重量高达六千斤。换了普通三珠修为的天珠师,就算是力量属性,都未必能拿得动。可周维清这一推,却令他感受到了明显的推力,而且如同狂涛一般汹涌而至。

    “好,小兄弟好力气。”林天熬微微一笑,手腕略微向下一压,周维清顿时感觉到,面前的盾牌就像是林天熬本人一般稳如山岳。他瞬间收力,那盾牌上的力量却也同时消失。

    林天熬依旧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似乎看透了他这伎俩似的。

    骤然间,一道冷光瞬间从周维清眼中暴起,他的右腿就像是一条鞭子般横扫而出。

    咣当一声巨响,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吓了云离和那名红衣人一跳,谁也想不到,周维清这一腿砸在林天熬的盾牌上竟然如同巨锤撞击一般,能发出这么恐怖的声音。

    最为震惊的还是林天熬本人,之前面对云离那么强横的攻击都没有半分移动的他,这一次上身竟然向后一晃,插在地面上的四重组合重盾竟然被荡起几分。

    地面上更是发出牙酸的声音,这擂台的地面竟然是用钛合金浇筑而成的。但此时却硬生生的被林天熬的重盾带出一尺长的口子,可想而知,周维清这一腿的力量有多么强劲了。

    没错,这就是邪魔右腿,拥有着无比恐怖爆发力,真实攻击力堪比双子大力神锤的邪魔右腿。周维清这突然暴起的一腿才是他真正的后招。这一腿,他已经灌注了庞大的天力,以林天熬那么强横的防御力被他这样正面砸中,盾牌都险些被掀起。

    当年,周维清所吞噬那枚黑珠,确实可以说是一只无比强大天兽的天核,而那只天兽并不是属于这个世界,而是在另一个世界之中。因为遭受强敌,最终撕裂空间令自己的天核逃离,却便宜了周维清。那只强大天兽本身的能力之中,就有力量。它的力量极其强横,而其中最强大的地方,就是它的尾巴。而周维清运条邪魔右腿继承的,就是它那尾巴的力量。

    周维清身体其他部位也能施展强大的力量,但那必须要进入邪魔变状态之后才行,唯独这邪魔右腿不需要,伴随着周维清的成长,它的攻击力也正在变得越来越恐怖。

    剧烈的反弹力,令周维清的身体在原地滴溜溜旋转一周,但是,他的右腿却是没有半分痛觉,第二腿紧接着就轰了出去。

    可以说,林天熬是第一个被他用邪魔右腿正面轰中而没事的人,这么一个好靶子,周维清又怎会不愿意多加尝试一下自己右腿的力量呢?

    云离此时已经是完全目瞪口呆,虽然他擅长的不是力量,但他也实在很难相信周维清就这么简单的一腿竟然做到了自己输出全部天力,全力以赴也没能做到的事。这小子还是人么?

    殊不知林天熬比云离更加震惊,他固然是因为小看了周维清而未曾全力压盾,但是,他也是幸运的,如果这地面不是钛合金铸造的呢?恐怕周维清这一腿就要撼动他的脚步了。

    心中骇然之下,浓烈的黄色光芒瞬间迸发,在他右手手舷:上的第五颗黄翡体珠竟然真的融入盾牌之中。五重组合凝形重盾悍然下沉,重重的插在地面上。与此同时,五颗意珠也全部镶嵌在了盾牌之上,正好嵌入那五个镶嵌孔之中。

    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林天熬提了醒,他再也不敢有半分大意,要知道,这场赌约赌的可是终生追随啊!此时,香燃烧了不过五分之一而已。他已经决定,要用自己最强的防御力来面对眼前这两人,这是一场谁也输不起的赌约啊!

    轰然巨响之中,周维清的第二腿再次狠狠的砸在了盾牌上。但是,这一次却是他整个人像云离一样被弹的飞了起来。身体在空中旋转一周才平稳落地。

    “我靠。”看着林天熬手中的盾牌,周维清也不禁暗骂一句。这也太变态了。他扭头-看向云离时,却发现云离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五重组合凝形盾牌,这可是宗师级凝形师才能制作出来的,而且,没有个五年以上的工夫,花费大量的精力和各种珍贵材料,也别想完成。

    林天熬手中的超级重盾,宽度足有两米,高两-米二,上面散发着浓厚的土黄色光彩。离。大地龟裂一般

    的铁路布满在重盾之上,正中央从上向下一列五个镶嵌孔镶嵌着五枚金钻意珠。毫无疑问,这五枚意珠上所拓印的技能,都能作用在这超级重盾之上。这份防御力,已经达到了无比变态的程度。周维清还真不知道以冥武那样上位天宗的实力能否打碎这盾牌了。

    不只是盾牌,就连林天熬本人,身上也闪耀着和盾牌一个颜色的光芒,人盾合一,毫无疑问,这是他的最强防御形态。连周维清邪魔右腿全力攻击也能反弹的超级盾牌。

    云离此时已经恢复过来几分,来到周维清身边,略微有些茫然的苦笑道:“怎么办?难道要让我一天之中二次把自己输掉么?”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时间还有的是,急什么。”他的大脑此时也是高速运转起来,想着办法。他之所以能够如此沉稳,一个是自身心性的问题,再一个,不是还有天儿的保证呢么。但是,面对这么一个无比擅长防御的强者,也确实令他和云离都大为头疼。

    他们不继续进攻,林天熬自然是更不着急了,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一炷香的时间说短不短,但说长可也不算太长。

    “他的盾牌只能防御一面,技们一前一后,前后夹攻。”周维清

    沉声说道。

    云离眼睛一亮,点了点头,就在他转身要行动的时候,耳中却传来周维清的声音,“你以骚扰为主,尽量保留天力,我什么时候大喝一声动手,你再全力以赴,发动之前那种级别的攻击,目标是他的左脚。

    云离微微颔首,示意自己明白了,身形一闪,从侧面绕到林天熬的

    背后。

    林天熬微微一笑,道:“早该如此了。来吧。”

    对方的成竹在胸并没有影响到周维清的情绪,他左臂一抬,本雾绽放之中霸王弓已经落入掌握之中。

    想要获得这场赌约的胜利必须要全力以赴,而对于周维清来说,他最强的能力还在弓箭上。其实,周维清近战的能力并不是太强,只不过依靠着比普通天珠师多的多的技能再加上力量的强悍和邪魔右腿,才往往在近战中获得先机。毕竟,夭弓营那些位也都是以远程攻击为主的,他在天弓营的两年,学到的是一身弓箭绝学。

    霸王弓入手,周维清顿时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就连对面的林天熬都感觉到了他气质上发生的变化。

    就像林天熬自身与那组合凝形盾融为一体一样,此时的周维清也给人一种人弓一体的感觉,那巨大的霸王弓就像是他手臂的眼神,而他的眼神也骤然变得犀利起来。

    嗡的一声,似乎只是这边弓弦一颤,另一边林天熬的重盾上就想起一声轰然爆鸣。而在这爆鸣响起的同时,一声厉啸才出现在众人耳中。

    好快。林天熬心中一惊。尽管霸王弓的爆破效果不足以撼动他的重盾,但他竟然没有看清楚周维清放箭的动作。他竟然是一名弓箭手?不知道为什么,林天熬心中突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他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小看眼前这个虽然只有三珠修为的青年了。

    这个地下擂台才只有三十码直径,对于近战来说自然是相当大了,可对于弓箭手来说,这样的距离却是相当短的。如果是正常的战斗情况,弓箭手在这样的距离根本无法施展开,对方只要一个冲锋就能到达近前了。可是,按照赌约,林天熬是不能移动的,只能任由周维清和云离进行攻击,而且他又站在擂台正中央,哪怕是周维清站在擂台边缘,距离他也只有十几码而已。在这种距离下,就算是上位天宗想要闪躲弓箭都是不可能的。尤其是霸王弓的射速又是那么的惊人。十几码的加速度,足以令弓箭的威力发挥出八成以上,更何况周维清的霸王弓可是有两个镶嵌孔的。盾牌再好,也终究不是铠甲,不可能防护到身体每一个位置,试过了周帷清刚才右腿恐怖的力量,林天熬还真不敢让他射中自己。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层淡淡的黑色光芒从周维清脚下悄然蔓延而出,正是黑暗之触,其不过,现在的黑暗之触却并非用来束缚对手,而是提升感知。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