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血契!暗之印记(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云离哭了半晌,这才停了下来,泪眼骡脸的抬头看叶熙,见汛周维请老神在在的坐在对面,一脸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哎,输了就是输了,你找地方进行封印吧。”云离怒哼一声,将桌乎上属于自己的那张设计目也收了起来。

    周维请微微一笑,道:“云离老兄,我知道你心中狠是不忿,更是极其的不甘心。我给你两个机会口如果你能达到其中任何一个,那每,我们的契约都可以解除。……

    云离一楞,眼中充满警帜的道:“你还想干什么?我连人都输给你了还不够么?,,

    周维清耸耸肩膀,道:“你也说了,你连人都输给我了,你还有什么可输的么?我要说的是,如果你的天力能够超过我十二重以上,那么,我们之间的契约封印就合自行解除。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如果,将来你能够比我更早的成为神师的恬,我也可以为你解除契约,如何?”

    云离眼中的警惧变为了惊讶,盯视着周维请,,,为什么?你完个不需耍如此的。我输给你的是终生,既然我巳轻承认轿给了你,就不会反悔。,,

    周维请站起身,走到云离面前,呵呵一笑,道:“我要得到的,是一个未来有机会戍为神师的追随者,而不是一个因为输了一身而变戍行尸走rou毫无斗志的废物。不给你点希望,你怎么会继续努力修炼呢?我这两个条件想要达到可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云离呆了一下,片刻之后,他长叹一声,,,你虽然比我年轻的多,可是,比心机,我不如你远甚口好,我就跟你定这后续的约定。超过你十二重天力的可能xing不大,但我一定会尽可能比你早戒为神师的。不耍忘记,我现在已经是高级凝形师,是占据了优光权的。”

    周维请哈哈一笑,道:“我也希塑你能早日成为神师,到时候,就算你不再是我的追随者,我们也可以同样成为朋击。我周维清以本命珠起誓,如果未来云离

    能够比我光成为神师,那么,我将主动为他解除封印,如违此誓,本命珠自爆而亡。、,

    云离眼中的情绪似乎平稳了许多,也惭渐变得坚毅了,他已经下定决心,不妆如何,也要比周维清更早的成为神师,重新获得自由。

    周维清缓缓抬起自己的左手,嘿嘿一笑,道:“我们先君乎后小、人,该说的都说完了。那么,封印可以开始了吧。这可需耍你的配合。”

    ,封印?,,云离惊讶的看着周维清,i,你是说,你要自己为我施加契约封印?难道你的意珠校能中有封印类型的?不可能吧。虽然传说中咱们空间系也有封印契约技能,但那却极其稀嗜。更何况,每一个枚能对于天珠师来说都是那么珍贵,除了以封印为主的黑暗系以外,谁愿意给自己拓印一个契约妆能?,,

    周维清微微一笑,他的左手巳径递到云离面前,语重心长的道:“看清楚了,输给我,你并不冤枉。”

    一边说着,随着天力的催动,在他左手中指上带着的伪装拈环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黑光,恬然渲染在了三颗意珠之上,顿时,那三颗原本呈现为金绿猫眼的意珠顿时发生了变化,在这暗室之中,同样是猫眼,但底色却变戍了致瑰红色的三颗意珠呈现在云离面前。

    ,这、这是什么?”

    周维清左手上黑光一闪,他的左手食指突然变戍了黑色,在黑色的手指指尖位置,却是血光隐现。

    ,变石猫眼?”云漓猛然抬起头,一脸惊骇的看着周维清。

    周维清向他点了下头,,,来吧,光完戍我们之间的契约封印口这是血祭!暗之印记。现在你该相信,如果你的天力超过我十二重就能自行解除这封印了吧。”

    在来到裴丽城,在拓印宫进行拓印拱能的时候,周维清为自己的黑暗届xing拓印的第二个校能就是这血祭!暗之印记。这种契约类黑暗井印就是专门用来进斤与奴仆之间契约的。一旦契约完戍,如果宿主死了,那么,被契约者也一样会死口只嗜雨种解除方式,就是刚才周摊请对云离所说的后续赔约。

    血祭!暗之印记绝不是愚暗封印中最强力的一个,但却是约束力最强的一个,如果被施加者违背宿主的命令,只需耍宿主意念一动,就能够令其痛菩万分。算是啪当歹毒的契约封印了。也是应用最广泛的黑暗契约封印之一。

    云离有些呆带的点了点头,随即闭上了双眼。下一刻,周维清的左手食指就巳经点在了他眉心的中间,

    顿时,一层浓郁的暗红色光芒瞬间席卷了两人的身体。这种封印虽然强横,但要一个需求,那就是被施法者必须要心中完全接受才能成功口只耍意念稍微挣扎,就会破坏掉封印契约。

    暗红色的光芒变得越来越浓郁了,周维清眼中绅光电闪,两道红光从他双脾之中掠过,他左手食指上的血光也骤然变得明亮起来。

    云离闷哼一声,整个人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所有的暗红色光芒顿时扰如海纳百川一般被他的身体吸入,周维清身上的暗红色光芒惭惭淡去,而他身上的暗红色光芒却在不断的增绥。

    这也是周维清第一次佳用血祭!暗之印记,他只觉得自己的天力竟是放扯空了三分之一还耍步。可见这个拱能需耍多么强横的天力进行加持了。当那暗红色的光芒融入云离ti内之后,周诈请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肚海中似乎多了一根残,在残的另一端,就是云离的生命。

    虽然通过契约也无法心意相通,但周维清却能清楚的感觉到云离的生命在自己的意念中是那么的脆弱。这就

    是血祭封印的霸道之处。

    缓缓抬起左手,周维清看到,在自己左手指尖上巳轻步了一滴鲜血,这是屑于云离的血液。也是血祭的媒介。鲜艳的血珠援筑从周雄请食指内渗入,而云离身上的暗红色光芒也逐惭退去口额头上,却多了一个暗红色的诡异符号。

    房间内的黑暗愿力气息惭惭淡化,当云离缓缓睁开双眼时,他的身体也不再颤抖,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就连他额头上那暗红色的印记也筑缓隐入皮肤之中。但不裕是他还是周诈请却都知道,这个印记,注定将要跟随云离一生,除非他能够完残之靠与周诈请的后续赔约之才才解除的可能。

    云离站起身,尽管他心中还是才些不适应,但终究却走向周维清辙舰躬身,道:“主人。,,

    周维清哈哈一笑,道:你是我这血祭!暗之印记的第一个目标口没想到我的运气竟然这么好。你以后也不用叫我主人,直接叫我的名宇就行了。我可没打算将你当作奴仆看持,反而更希望能够和你戍为朋友。我们可以在凝形卷轴的制柞上多加交流。”

    云离哼了一声,道:“朋友?你要想和我冉为朋友还会和我打这个赔来算升我么?少来吧。反正从规在开始,我是吃你的、喝你的。以后我所有的开纺都由你来负责。我耍研究高级卷轴制作所雷要的材料也都是你给我买。,,

    周维清停了一下,,,这怎么听上去到像是你奴役了我似的。哦,对了,云离,我们稍后出去,不耍告诉外面那些人你巳径轿给我了,就说我们两个在这一次的比武中平分秋色口菲也不会戒为对方的追随者。”

    云离疑惑的问道:“为什么?”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低调,你懂不?耍是我收服你做追随者这件事传出去,恐怕我就要不得安宁了,你还知道低调?当着这么步人跟我比武凝形赛轴,你还说自己想低调?”云离实在是有些无语了。

    周维清拍拍他的肩膀,道:“不那样做的话,能激你上钩么?其实,我骨子里还是个很低调的人。嘿嘿,走吧,我们出去,他们估计也等的急了。”

    自从来到蔫丽城以后,除了和上官冰儿重逢哪会儿之外,周完全就是现在的心xing最好了。算上他自己,这一下天弓帝目就拥有了两名凝形师啊!还都是拥嗜传奇级资形套装设计目,靠途无限的天才嵌形师。

    门外,毒枫正在奇怪为什么上官冰儿焦急的情绪突然变了,静室的门却在这时候打开了。周维清和云离先后从里面走了出来。

    毒枫好奇的问道:“两位大师,你们的比斗括束了?能不能告诉我谁赢了?”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云离大师水平高,我勉强保个平手口第二场平局,第三扬我轿了。最终也还是平局,看来。上天也不想让我们成为彼此的追阵者。没办法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