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北域第一峰,天儿(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白衣少女淡淡的道:“知道就好。你们可以走了。他是我们雪神山看中的人。”她的声音清冷动听,却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寒意。

    冥武在短暂的震惊之后,沉声道:“这位姑娘,你们北域第一峰与我们西域第一邪像来井水不犯河水,而且还偶有合作。请姑娘不要让我为难。”

    白衣少女冷哼一声,“你还没有让我为难的资格。这话让巫行天来跟我说还差不多。”

    冥花冷声道:“好大的口气,你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么?”正所谓红颜相妒,在短暂的自惭形秽之后,她看着白衣少女的目光顿时有些嫉妒和羡慕起来。

    但是,冥武在听了这少女的话之后,脸色却是再次一变,“敢问姑娘贵姓高名?”

    白衣少女淡然道:“我叫天儿。”

    听到天儿这两个字,冥武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了,眉头紧皱,陷入沉思之中。

    天儿不徐不疾的道:“这个人,是我们雪神山早就看中的,你的实力比我强,但你现在身受重创。父女联手也未必能赢我。而且,如果你敢对我出手,那么,西域第一邪必将不复存在。”

    一边说着,她悄然抬起左手,朝着身边的周维清拍去。

    此时的周维清可以说是五劳七伤,怎么可能闪躲的开,他只是看到金光一闪,一股暖融融的感觉已经传遍全身,紧接着,他就已经昏了过去。

    “神圣。”当冥武看到天儿手上闪耀的金色光华时,他终于下定了决心,长叹一声,“罢了、罢了。他既然是雪神山看中的人,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还请天儿姑娘让他保守今日所知道的一切。”

    看到天儿微微颔首之后,冥武充满不甘的看了周维清一眼后,这才扯着女儿腾身而起,转眼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一直目送着他们离去,那名叫天儿的白衣少女眼中冷光闪烁,银光一闪,在她肩头已经多了一只体型不大的小鸟,可不正是那险些令拓印宫天翻地覆的银皇天隼么。如果刚才冥武敢对雪神山有丝毫不敬,那么,天儿绝不会任由他这样离去。

    转身来到周维清身边,天儿眼中的平静和清冷竟是突然消失了,没好气的抬脚在周维清屁股上踢了几下,然后才一把将他抓起来,用力的揪了揪他的耳朵,“哼,你这个坏家伙,要不是我来的及时,你就完蛋了。实力还远远不足,就不自量力的到处惹事,竟然还惹上了天邪教。简直是个大傻蛋。”一边说着,她忍不住又在周维清屁股上踢了两脚后才算作罢。

    银皇天隼有些疑惑的看着天儿,天儿扭头道:“小银,你带着我的信物去雪神山吧。你的气息在这里太明显了,那拓印宫不会善罢甘休的,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地盘,被找到了很麻烦。你到了雪神山,我父亲自然会关照你。不过,你要记住,不得再滥杀无辜,听到没有?”

    “吱吱。”银皇天隼低鸣两声,化为一道流光腾身而起,转眼间冲入天际消失不见了。

    目送着银皇天隼离去之后,天儿才提着周维清腾身而起,悄然消失在夜色之中。

    另一边,冥武铁青着脸带着女儿回到府邸之中,第一时间先处理了自己肩头的伤势。就算他是生命属性意珠师,这骨骼破碎也不是立刻就能恢复的。在冥花的帮助下将那碎裂成一块块的肩胛骨拼好,然后再以治疗技能施加其上。就算如此,想要完全恢复也起码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爸,您刚才为什么不出手。那个什么天儿不过是六珠级别修为,就算您受伤了,实力也远在她之上啊!”在帮父亲处理完伤处之后,冥花终于忍不住问道。

    冥武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要是那么简单就好了。凭实力的话,或许我在受伤后也能战胜她,但却决不可能将她留下。北域第一峰,雪神山,你以为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么?一个不好,就会给本教带来灭顶之灾。”

    冥花疑惑的道:“他们是北域第一峰,可我们也是西域第一邪,算是当今五大圣地齐名的存在,难道我们还怕了他们不成?”

    冥武道:“齐名?那只是表面上的齐名而以。真正知道内幕的人,从来都没把我们西域第一邪放在眼中。在五大圣地之中,我们本就是敬陪末座的。而雪神山的整体实力却绝对是五大圣地之冠。你也大了,有些事情也可以告诉你了。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万兽帝国能够凭借一国之力几乎和整个大陆其他所有国家抗衡?就是因为他们背后有雪神山的支持。仅凭雪神山,就震慑着其他几大圣地不敢轻易cha手到战争之中。”

    “刚才那个名叫天儿的少女,施展了三大圣属性中的神圣属性。而且,她的意珠还是变石猫眼。再加上她名字中的天字,证明她乃是雪神山一脉的皇族。雪神皇的女儿。据说,雪神皇就只有一个女儿。我们要是动了她,别说是伤了她,就算是抢下了周维清结下大仇。恐怕也会带来灭顶之灾。”

    听了父亲的解释,冥花才算是明白了其中一些内幕,“爸,我不甘心。我们马上就要成功了,却是功亏一篑。而且,周维清分明就拥有邪属性,还是第一代的邪珠师。本就应该是归属于我们天邪教的。”

    冥武淡然道:“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之前,我面对周维清的时候不是也背信弃义不遵守赌约么?就是因为我的实力比他强。而雪神山和我们天邪教的实力对比,跟我和周维清的实力对比也差不多了。我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真就这么算了么?”冥花一想到自己在地道中被周维清猥亵了的过程,就恨得牙痒痒。

    冥武叹息一声,“不算了又如何?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你主动去接近他,如果将来能借他的血脉生下孩子,也是第二代邪珠师,对于本教也是大好事。而且,这个年轻人太过危险。我们已经与之交恶,既然因为雪神山的关系无法将其收归旗下,也绝不能再让彼此的关系恶化下去。而你是他的班主任,这个缓和矛盾的任务就只能交给你去做了。就算他不加入我们天邪教,也绝不能让他成为我们的敌人。”

    冥花十分不满的道:“爸,我不干。他就那么好么?值得您连女儿都赔上了。”

    冥武怒哼一声,“你这丫头平时也是聪明绝顶,怎么面对周维清之后却变得如此愚钝了?他的能力如何你看不出么?你再找一万个三珠级别的天珠师来,也别想伤到我。可他却做到了。从与他的交手过程来看,这小子至少拥有风、雷、空间、邪恶四大属性。毫无疑问,他的意珠真正形态也是变石猫眼。而且,他很可能还有一种我所未知的属性。以他的修为竟然能够令我迟缓三秒的时间,这是何等强悍的技能?而且,纵观他所使用的所有意珠拓印技能,没有一个低于八星评价的。再加上神师级凝形装备的存在,他的成长潜力还用我说么?本来我还怀疑为什么他小小年纪竟然会拥有如此成就,现在看来,一切已经明朗了。竟是雪神山在他背后支持。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雪神皇的这个女儿,有可能是看上这小子了。不论你心中怎么想,在学院都必须尽一切可能和他修好,明白了么?”

    冥花委屈的撅起了嘴,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至于她心中对周维清是什么想法,那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

    当周维清从沉睡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暖融融的,说不出的束缚。睁开双眼,他先是愣了愣,然后眨了眨眼睛再翻身坐起。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就在租住那小院中属于自己的房间内,而且就躺在床上。

    房间中很安静,外面的天色已经蒙蒙亮了,肥猫依旧趴在它原本的地方大睡特睡,似乎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似的。

    “难不成,我昨天晚上是在做梦?”周维清疑惑的自言自语说了一句。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小胖,准备起床了。今天第一天上课可不能迟到。我先去给你做早饭。”上官冰儿温柔的声音传了进来,令周维清心中一阵温馨。

    “知道了,我这就起。”周维清答应一声。

    凝神内视,他发现,自己的天力此时十分充盈,可是,他却完全可以肯定,昨晚所经历的一切绝不是幻觉。他身上还穿着昨晚出去时的衣服,而且这衣服上还带有一些因为紧贴冥花而残留的淡淡香气。

    昨晚那白衣少女究竟是谁?什么北域第一峰、西域第一邪的,这又是怎么回事?听那叫天儿的白衣少女和冥武交谈,西域第一邪指的应该就是天邪教了,显然,天邪教的主要势力应该都是集中在大陆西边,也就是以百达帝国和翡丽帝国为主的这边。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