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北域第一峰,天儿(中)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而当空间割裂与银皇翼斩这两个技能融合在一起的时候,辎稃劝}了王级夭兽银皇天耳所拥有的最强技能,银皇割裂斩。

    周维清施展的银皇割裂斩当然不能和银皇天耳相比,换了银皇天隼,这一击正面命中就能重创冥武。但是,双子大力神锤的翻倍增幅却将这银皇割裂斩的未能大幅度提升。更别说双子大力神锤本身就有着力量增幅一倍的效果。

    单纯是力量上的增幅,周维清这一击,就已经达到了他正常情况下的十倍,他吸收了那枚黑珠之后,本来力量就不能用正常力量型天珠师进行衡量。更何况是增幅十倍呢?再加上银皇割裂斩这恐怖的技能作用在拥有破封属性附加的双子大力神锤之上。这一击,哪怕冥武是上位夭宗,也是吃了大亏。

    如果不是第一拳用错力,冥武必定能够挡住这一击,毕竟,双方的实力相差实在是太远了。怎奈何这双子大力神锤虚虚实实,极其诡异。一拳用错力,周维清的锤子就已经到了他身上。能够避开头部「冥武已经做到了极限。

    “爸爸一一”冥花疾呼一声,已经是朝着战场这边扑了过来。

    周!.!!清根本没有做出任何试图想要逃走的举动,因为他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徒劳的。身体的严重透支,仓他连邪魔变都无法维持住了,身上的虎皮魔纹正在褪去,由此可见,刚才那一击他倾尽了多少心力。

    强烈的疲倦感侵袭着周维清的身体和大脑,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完全掏空了,全身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上,一丝力气也用不出来。

    终究还是不行,实力的差距实在是太巨大了。当那一锤砸在冥武身上的时候,周维清就已经明白,自己是不可能杀死他的。那八件套的体珠凝形套装防御力以及冥武的天力实在是大过于强横了。

    此时,他心中只是一片悲哀,真的还是不行么?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啊!难道,自己就真的要加入到那天邪教之中不成?

    轰的一声爆鸣,一道金色身影十分狼狈的从地上跃起,可不正是冥武。他现在的样子早已没有了之前的从容。一身体珠凝形套装铠甲虽然依旧穿在身上,但光芒却暗淡了许多,尤其是右肩部位的甲胄「竟然已经完全塌陷了,还出现了道道裂痕。他的右臂软软的垂在身边。周维清这一锤虽然没能要了他的命,但却砸碎了他的右肩肩胛骨。要不是双方无力修为差距实在太大,就算是没砸中头部,这一去也能让冥武吃不了兜着走。

    冥武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九珠对三珠,自己竟然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这根本是无法想象的。

    左手抬起,一道柔和而浓郁的绿光已经楚罩在右肩之上,他的意珠属性乃是生命与邪恶。但是,就算是他这样级别的生命属性天珠师,想要恢复右肩的伤势,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做到的。在双子大力神锤的轰击下,他右肩膀的骨骼碎裂成了几十块儿。那可不是简单愈合就能恢复过来的。

    “小子,你太狠号飞竟然砸碎了我的右肩。

    如果不是我闪的快,恐怕碎的就是我的脑袋了。”冥武冷冷的向周维清说道。

    眼看父亲竟然受了重创,冥花的眼睛都有些红了,“我杀了你。”怒吼一声,就朝着周维清冲来。

    但是,她却被冥武拦住了,冥武用左手抓住了女儿,在这个时倭,他竟然芙了,看的全身酸软,疲倦欲死的周维清不禁一愣。

    “你笑什么?”周维清很是疑惑的问道。

    冥武微笑道:“是我太过轻敌了,本以为不用任何技能和凝形装备,也能轻易的擒下你,却没想到,被你这小子算计了。受了伤还可以治疗,但如果错过了你这样的天才,那么,我一定会后悔终生的。我未曾信守然诺,你轰碎我的肩膀,我们算是一笔勾销了。我也不会和你计较。毕竟,我们持会成为伙伴。你是聪明人,其他的不用我多说了。

    右肩被轰碎,冥武本也是极其暴怒,可是,他是什么人?当世强者。转念一想,他已是心情大好。周维清越是出色,岂不是对天邪教越有利么?不论他的天赋多么惊人,此时的周维清还远远没有强大起来。如果之前自己是全神应对的话,甚至不会给他任何出手的机会。只要让他承受了天邪教的洗礼,成为天邪教的一份子,那么,自己受这点伤又算什么?说不定,在自己引荐之下,他能够成为下一任的教主呢。

    他看中的不只是周维清在天珠师方面的潜力,更加看中的是他这份心智,毫无疑问,他能够给自己以重创完全是经过他那近乎完美的判断和控制方才做到的。哪怕是在那最后一击降临在自己身上之前的任何时刻,都未曾让自己感受到过任何威胁的存在。能够做到这一点,这时何等智慧?

    周维清嘴唇抿的紧紧地,他的十二大死穴依旧在尽忠职守的吸收着空气中的天地元力补充着他那被抽空的身体。可是,此时他的心情却是无比糟糕。

    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有种黔驴技穷的感觉,身体的疲惫和透支后的眩晕感正在变得越来越强烈。他是多想从这之中挣脱出来啊!可是,却怎么也无法做到。付出了全部努力,可最后的结果却是没有什么变化。

    冥花眼中的愤怒也渐渐的淡化了,反而有些愕然,因为她发现,在这一刻,她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周维清。此时的周维清,脸上没有了色迷迷的样子,也没有了任何其他表情。眼神平静而黯淡,沉静的就像一杯平静的水。脸上的苍白,充分显现着他现在的虚弱,可是,处于这种状态中的他,也像是摘掉了所有伪装的面具一般,有一种慑人的魃力,令冥花的眼神不自觉的被他所吸引。

    “我没有输,但我也还是输了。”周维清淡淡的说道,他抬起手扶

    着身边的墙壁,在身体那么虚弱的情况下,依旧缓缓的站了起来。

    冥武充满欣赏的看着他,“是的,你没有输给我。我一直认为「我的儿子已经是当今世上最优秀的年轻天才了,可看到你之后,我才明白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如果将来有一天你的实力强过我,大可以杀死我以报复今日我的背信弃义,但是,不论如何,我今天都不可能放过你。放过你这样的天才,也就相当于放过了令本教崛起的机会。

    “背信弃义,这就是天邪教所为么?自诩非邪,却终究是邪。正在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悄然响起,这声音在空气中回荡,虚无拽缈,竟是听不出从哪个方向传来。

    冥武脸色一变,“什么人?”以他的修为,竟然并未发现有人接近,而时方在明知道他身份和实力的情况下依然敢开口,证明对方有应对他的能力。

    在问出这三个字的同时,不论是冥武、紫花父女,还是周维清,三人的目光仿佛都受到了一种特殊力量的牵引,朝着街道的一端看去。

    在这寂静的黑夜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道带着几分虚无的白色身影悄然出现在那里。白,近乎于纯粹硌白色。白色长裙,白色长发,还有着那白哲精致到极点的五官,唯有额头两侧的两短暗蓝色发丝和她那一双深紫色的眼眸,才为她增添了几分色彩。

    那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子,周维清看的呆了,或许,上官冰儿的相貌并不逊色与她,可是,这女子身上却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独特气质和他所见过的任何女孩子都不一样。

    冥武那么强横的实力和沉秸的心志,在见到这白衣少女之后,也不禁是呆了一呆,目光完全被吸引。而冥花更是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似乎并未看到她。何迈出步伐,人却已经到了近前,在她的右手手腕上,周维清赫然看到了六枚冰种翡翠休珠。

    上体天尊。

    她是什么人?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周维清有种熟悉的感觉,但他又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这个女子。可从她刚才的话谆来看,似乎竟是来帮自己的。周维清没有吭声,对于他来说,现在最好的选择无疑就是静观其变。

    除了那六枚冰种翡翠体珠之外,这白衣少女竟然毫不掩饰她左手上的意珠,而出现在她左手寻腕上的,竟然是和周维清一模一样,在夜晚闪耀着玫瑰红色并且有光痕流转的变石猫眼。

    “你是什么人?”冥武再次沉声问道。

    白衣少女用她那清冷的声音淡淡的道:“北域第一峰。”

    听到这五个字,冥武顿时脸色大变,脱口而出道:“雪神山?”

    一月最后的一天开始了。新一周,求推荐票的同时再次预告,今晚12点开始,进入2月1日那一刻起,我们的无封顶爆发也将展开,届时欢迎书友们前来参加。保底两更之外,在新的一个月,了张月票加一更,上不封顶。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