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挑战!上位天宗(中)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怎么可能?他还在几百米外啊!周维清此时的震惊已悠迪喇了极点,身在半空之中,他勉强回转过身来。看到的,却是冥武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朝自己这边而来。而那股绝强的吸力却是来自于一朵红色的大花。

    同样是宴界之花,但是,冥武所拥本的冥界之花戚力几乎是冥花的十倍、百倍。那根本无法抗衡的巨大吸力硬生生的扯着周维清向后。这样下去,最步只需要一次呼吸的时间,冥武就能够追上周诈蒲,将他捻拿下来。

    在这个时候,周维清终于展现出了他的全部实力,身在半空之中,左手瞬间后劈,刺耳的撕裂声件随着一道银光闪耀。正是空间割裂。

    空间割裂的效果毋庸置疑,才它的阻扯,虽然因为卖力的差距未能完奎抵扯住那宴界之花的巨大吸力,但也批住了大部分。与此同时,周维清已经又是一个空间系技能,空间平移,瞬间就向煎方传送出十米。他的空间平移达到三珠境界后,平移距离巳轻从三米提升到十米,而每次使用的间隔也缩短了许步。

    不仅是施展这两个技能,在施展空间平移的月时,周维清右手手腕上第一敢冰种辈辜体珠也是光华大放,冰雾撩饶之下,霸王弓巳径蒂入他掌程之中。

    之所以释放出霸王弓,是因为周维清知道,如果是单纯的逃跑,自己决不可能跑得了。必须妻想办法尽可能阻挡一下冥武,自己才能省机会。因此,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意床拓印技能、体珠凝形装备腰连释族。

    右脚踢在空中,空气发出刺耳的爆鸣声,周诈话再次向城墙的方向冲去,与此月时,他的霸王弓巳然拉开,身体半转,霸王弓在左手掌中旋转一周,那完全由天力凝结而戍的弓弦也随之盘旋一周,早已格在弓弦上的钛合全羽箭,噎的一声就飞了出去。

    此时周维清所施展的,正是木恩的牲门绝学拧弦法。凭借着对弓弦形悉的变化,接住螺旋与更大敏拉力,释放出最强的攻击。

    木恩自身不过是六珠修为的斥珠师,但却能够凭借这拧弦法重创宗级天兽,可见这门簧法才步么强横了。更何况,周菲请的天力虽然还不如他老师,但在**力量上却要超过木恩乙而且,此时他所用的,可是力量型天珠师专屑的霸王弓。

    拧弦法射出的箭,本身就具靠煤破的特牲,而霸王弓的特性也是爆破。双童爆破之下,威力几每倍数提升。

    千万不要忘记,周维清并不是一名天珠战士,而是一位天珠弓箭手。当他手程长弓之时,才是他最强的一刮。哪怕是双乎大力神锤也因为使用的不熟练而无法和干锤百炼的弓箭相媲美。

    冥武敢让周维清先跑,自然才着极大的把握可以抓住他。以他的修为,要是让周诈讨能够跑回城里去,那可就是个笑话了。

    眼看着冥界之花所产生的巨大吸力已然奏效,再需要瞬间的工夫,只要自己能够进入他三十米范围内,冥武就者把程立刻让周维清失去反抗能力。

    但是,就在他以为十拿九稳的时候,周雄蒲那一记空间割裂却今冥武吃了一惊。听女儿柑述是一回事,真正见到这个校能就又是另一回事了。冥武比冥花要见多识广的多,宴花不认识这个妆能,他可是认识的。

    银皇天阜的空间割裂。怎么可能,他才多一点修为,怎么可能从银皇天阜身上拓印到这如此强大的枚能?冥武这一刻真的是震惊了。银皇天阜是什么?那可是王级天兽啊!以自己这样的修为,如果是空间属性天珠师的话,也同样不可能从银皇天阜身上拓印到技能。

    天兽从宗级到王级,就像天株师从宗级到王级一样,都是质的飞跃。无欺天珠师和天兽被拈在这一道坎上。以冥武的认识,他还从未听说过有哪位王级以下的天珠师能够从王级天兽身上拓印技能的口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啊!

    而且,冥武也船够完全肯定,自己是绝不今看错的,那就是银皇天阜的空间割裂拱能。同井,他也知道,在拓印宫中,正是新抓来一只银皇天阜,为此,拓印宫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心中虽然产生着惊疑不定的复杂想浊,冥武的身形可没才半分减缓,就算没有舅界之花的帮助,以他丸珠级别的修为,他也完全才把程在周维清蹬上城头前抓住他。

    也就在这个时候,周维清一霸王弓射出的那一簧到了。嘲糟只冥武不其大为惊讶这样的攻击力,哪怕是他,也不敢让周维清这一簧直按射在自己身上,那必定是会有所损伤的。

    身在空中,冥武古手一捍,中拈弹出,在间不容发之际,正中苛尖。与此同时,一篷浓烈的白光瞬间席卷,竟是硬生生的遮盖住了这一苛爆破的戚力和声音。

    毫无疑问,哪怕是凭借弓箭,周菲请也是威胁不到冥武的。但是,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冥武的身体,竟然就那么梗了下来,虽然依旧者向前的趋势,可速度与之前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怎么可能?冥武脸上的神色第一次出现了明显的变化,错悍、惊侄,甚至还带着几分恐惧。刚才那一簧,他看出其中蕴含的强势威力,已经凭借着自己天虚力巅峰的天力修为将其化解。可是,那一箭炸开后,自己的速度竟然是瞬间减梗,变得无比迟缓。而且,不裕他如何催动天力,甚至是催动自己意珠中的生命屑牲,都无法将这份迟缓化解掉,而且整整持续了三秒的时间。

    三秒,看上去很短暂,但在某些时候,却巳轻足够长了。譬如现在。

    那一苛射出之后,周诈悄根本没才再去看冥武,转身古脚踏在诚墙的墙壁上,身体再次腾赵,三秒的工夫,他已经风驰电掣般的蹬上了城头。甚至还来得及朝着冥武辉柞手口这才裁城墙而去。甚至还同时怪叫一声,吸引的城墙上守军一阵大乱。毫无疑问,裁乱他逃走的机会就越大。

    短暂的三秒之后,下一刮,冥武就巳轻落在裴丽城中。此时,他的脸色已经是相当难看,直到现在,他也不明白之靠周菲请究竟施展了什么枚能,竟然能够今自己的速度喊缓三秒之久。以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这原本是决不可能发生的事恃。

    周维清一进入潜丽城,立刻就毫不停留的狐腿就跑,他此时心中还是一阵阵后怕。此时更是只才一个想法,带着上官冰儿离开辈丽城。不伶蔫丽皇家军事学院的那些学员有步么重要,也没有他们的自由重要。更何况,随时还者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突然间,周菲请的脚步停了下来,因为,在他煎方不远处,一道身影在月光下拉的很长。可不正是冥武么?

    此时的冥武,站在那里,负手而立,眉头紧皱,眼神更是闪烁不定,似乎在睁扎着什么似的。

    周锥讨在短暂的凛然之后,脸上顿时流露出栋笑,……煎辈,没想到这么抉我们就又见面了。前辈您请放心,虽然我年纪小,实力也远远不如您,可我一向说话算数,绝不会泄露有关天邪漱的半点消息。信守然诺这是身为一个男人必须要傲到的。,,

    冥武叹息一声,……够了,你也不用挤兑我。我承认,你很让我吃惊,刚才的赔约,是你赢了。真没想到,你不只是身具银皇天耳的空间割裂口甚至还者栽叫不出名宇的强大限制技能口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的屑性中还才一种是风。风、空间、邪恶,至少是三种屑性啊!……

    周维清道:……天色不早了,靠辈,既然我们的赔约巳轻结束,那晚辈就要回去睡觉了。一边说着,他立刮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就要走。

    可谁知道,身影一闪,冥武却再次兆在他身前。此时的冥武,脸上神色变得极为难看,长叹到:……对不超了,年轻人。我恐怕真的要背信弄义一回了。为了本教的未来,我愿意承受一切背信弄义的恶果。但是,不兆如何,今天我也必须要让你加入我天邪敖之中。你实在是太优秀了,你的优秀,今我也要感到憨惧。我相信,如果你能加入本教,那么,不久的将来,本叫必定会在你的带领下掘起。……

    周维清瞪大了眼睛看着篡武,眼煎所发生的一切是他万万想不到的。

    以冥弃上位天宗的修为,以他在邯珠师世皋中的地位,和自己打赌之后竟然要反悔。

    背信弃义四个宇听起来很容易,可从这样一位上位天宗口中说出来却是何等艰难?这一刻,周维清的心完个沉入了谷底,冥武连背信弃义都做的出,可见他今天强迫自己加入天邪教的想法是多么执着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