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翡丽神将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坐在桌子后面的这名女生实在算不上美女,被周维清这么一叫也是心花怒放,态度顿时比对其他人要好上不少“说吧,姓名、年龄、性别,哦,这个就不用说了。还有你要报考的专业以及是否贵族。”

    “我叫周维清,十六岁,呃,报考的专业,等我问下。”他扭头向身后的上官冰儿问道“咱们这是要报考什么专业?”上官冰儿一阵元语“军事指挥系。”

    周维清这才回过身来“军事指挥系。我是天弓帝国的子爵,这个是不是也应该算贵族?”他老爹乃是天弓帝国元帅,他对贵族并不如何排斥,更何况还能降低录取分数线呢。

    那负责登记的女生歉然道:“不好意思,除了本国贵族会得到承认之外,其他国家只有皇室成员才会被承认贵族身份,所以,你要报名的话,只能以平民身份了。”

    周维清眼神一冷,淡淡的道:“那就平民吧。”一股莫名的悲哀和屈辱在这一刻不禁酒上心头,国小力弱,连贵族身份都不被承认,这还是在盟国翡丽,自己的国家弱小,身为国民,竟是都有种挺不直腰杆的感觉。在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自己父亲为什么那样废寝忘食的训练士兵,不断带兵争战,这所有一切都是为了强国啊!

    上官冰儿感受到了周维清情绪上的变化,也快速报了名,和他一起拿了准考号牌走出人群。

    “小胖,别想的太多。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将来能够让我们的国家变得更加强大么?忍一时风平浪静,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学习,得到足够的知识后才好回报我们的祖国。你的天赋如此之高,未来一定能带领咱们天弓帝国的将士扩张国土强国强兵的。”

    周维清狠狠的点了点头,拉起上官冰儿的寻“不是我,是我们。不论我在那里,我都不允许你离开我。”

    上官冰儿看着他眼中决然的神色,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小胖在这一刻似乎变了些,似乎再也不是那个只会嬉笑的周小胖了,心中微震之下,不禁暗想,我的小胖长大了。

    报名在翡丽皇家军事学院门口,考核则是在学院内部,凭借着手中的准考号牌,周维清和上官冰儿走进了学院。

    十进门,就是一片开阔的大广场,帘直就像是校场一般,开阔的广场有着八百米一囹的跑道,正对大门在广场的另一边则是一栋六层高足有三百米宽的巨型教学楼。教学楼通体铁灰色,散发着浓郁的肃杀之气。

    新生考核的三个项目都在这大广场上进行,能否通过考核被录取当时就会决定。有着很清楚的标识引导新生。

    周维清向上官冰儿问道:“冰儿,我们先考哪个?哎,我看这新生考核你肯定是没问题的,我就不好说了。”

    上官冰儿好奇的问道:“为什么我没问题?”

    周维清道:“你没看到这三项考核中有一项是面试么?以我们冰儿天第一美女的绝色容颜,那肯定是满分啊!其他两项考核随便拿点分也能通过了。我就拿了,我这模样,面试就不说了,军事考核那个笔试我估神不拿零分都难。”

    上官冰儿噗哧一笑,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不许妄自菲薄,没试过怎么知道。走吧,那就先考你秦没把握的军事考核。”

    笔试之军事素养考核在广场东面,个人实力考核在广场西面,而广场中央则走进行面试的地方。这样是为了避免个人实力考核的声音吵到笔试这边。

    两人来到笔试考场,这边有空余的桌椅,一人发给他们一份卷子,监考老师告诉他们不得交头接耳,自己答自己的卷子,答完后直接交上去,前面至少有十几名老师再那里阅卷。当时阅卷,当时确定成绩,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新生考核。

    桌子上的笔都是现成的,周维清坐在那里一看卷子不禁乐了,如果真要考核什么具体的军事知识譬如排兵布阵之类的,他不拿零分都怪了。因为他当年经脉闭塞,天珠未能觉醒,周大元帅也没指望自己的儿子能够继承衣钵,因此从未教导过他什么军事方面的知识。可此时这试卷上考的却并不是这些死板的军事知识,而是战例。

    考核题目:一座孤立无援的小城被敌军包围,此时,城内守军只有五千人,平民几十万,这些平民尽为老幼妇孺。敌军十万,完全包围该城,援军至少要三天后才能抵达,在这种情况下,敌人以小城所在国家的平民为前锋,发起

    攻城战,此时,如果你身为城市主将将会如何抉择。题目就这么简单的一道,下面前是空白处用来填写。

    周维清略微犹豫了一下后,立刻运笔如飞写了起来。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不断勾画凝形卷轴的缘故,他写起字来都比以前好看了几分。

    一会儿的工夫,洋洋洒洒一大篇已经跃然纸上,他甚至没有再回看一遍,心中大为满意的站起身,看了一眼旁边不远依旧在答卷的上官冰儿,索性站起来先去交卷了。

    阅卷的考官们一直都在忙碌着,因为考题只有一道,这些老师又都是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资深指导者,因此阅卷速度非常快,周维清排了一会儿队就轮到他了。

    接过他卷子的,是一名年约五旬的男老师,刚看了一行,这位老师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周维清的答卷上,第一行写的是:桑!备!杀!三个字。

    阅卷老师向下看去,只见上面写着:如我是小城军事主将,那么,我会毫不犹豫的下达杀戮命令。城外的平民固然是我国国民,但是,城市内的平民和军人难道就不是号-么?在这种时候,哪怕只是半分的犹豫,都会造成城破人亡,到了那时,难道敌人就会放过那些为他们冲锋的平民么?或许会吧。但是,身为军事主将的我却绝不会赌,不会拿城内几十万平民和我数千军士的生命去赌。

    守住这座城市是我的第一要务,那些作为先锋冲击城市的平民固然无辜,可如果不杀死他们,身为军人,我的任务就无法完成。或许,我守护的只是一座小城,对于战争全局影响并不大,但是,身为一名将军我却不能这么想,我必须要竭尽所能完成我的守城任务。因此,我会毫不留情的杀戮,直到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如果敌人的攻击不能直接摧毁我我,那么,当夜幕降临之时,我会将守城责任交给我的副将,独自一人出城袭敌,为死难的平民复仇。能杀多少就杀多少,在我去偷袭敌人之前,在城内,我会准备好足够的燃料,留给副将一道死命令。一旦敌人冲入城中,那么,全城点燃,定要与敌人拼个鱼死网破。就算是城破人亡也绝不给敌人留下一粒粮食,更不会留下一个活口,让他们再利用去冲击临近城市。战争中,死亡是无法避免的,我只会竭尽所能做到我所能做的一切,为战争全局争取最大的好处。至于死多少人,就不是我所能顾及的了。

    看着周维清这份试卷,阅卷老师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他只觉得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忍不住怒声道:“荒谬,简直是荒谬至极。”

    一边说着他抬头看着周维清“这就是你心中真正的想法?我很难想象,如果你真的成为了一名将军,会有多少人因你而死,你这份答卷让我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一个罔顾生命,肆意杀戮,不顾平民死活的将军,永远也不可能得到民众和士兵的爱栽。你就不怕你的士兵哗变么?”

    周维清耸了耸肩膀,道:“哗变?为什么会哗变?难道我不会告诉他们,那些平民根本就是敌军伪装的么?如果我是将军的话,我的任务是保家卫国,并不是要保护所有平民,我相信,也没有任何一名将军能够做到保护所有平民这种事。我更不需要平民的爱戴,我只需要保证更多人活下去。战争总要有牺牲吧,难道我要弃城投降不成?”

    阅卷老师愤怒的道:“就算是弃城投降都比你这答案好。不论你怎么狡辩,你这份答卷我都会给你零分,而且,从我个人的角度看,绝不希望你这样心性的年轻人进入学院学习将来真的走上战场。”

    周维清撇了撇嘴“迂腐。”对于这项考试他本就不是很在意,零分就零分呗。反正只要有一项考核满分就能通过考试。他对个人实力的考核那可是信心十足的。

    正在那阅卷老师准备给周维清这份试卷一个大大的零分时,突然,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等一第一更,再求推荐票。无比强烈的求推荐票。更加精彩的情节马上就要展开了——

    j——jjjlljjj——jjllljjj——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