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神乎其技的箭法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珠变

    三人在全速前进的情况下,整整走了一个多时辰,罗克敌习减慢了速度。(.)不远处”-1!。:。曾经见过的军营已经出现在他们视线中,轻襞皮甲的巡逻士兵已!上;i怎到了他们。周维清好奇的道:“这就是你们天弓营?”

    罗克敌哼了一声,道:“当然不是,他们只是外围驻扎的。在迳片地域,有隶属于五大连队之外,专属于皇室的三个营兵力。明岗暗哨多的很,里面才是我们天弓营。”

    说着,带着两人大踏步而入,那些巡逻的士兵本来极为警惕,看到是罗克敌,顿时肃然行礼,甚至没人过来问问周维清和上官冰儿的身份,最多就是投来几分好奇的日光而已。

    进入军营后,两人才发现,军营内根本没什么人,无疑,驻扎在这里的军人至少有大部分在外面巡逻、执勤。从之前他们巡逻的位置来看,罗克敌口中三个营的兵力应该是将天弓营围在中央,以阻止任何人接近。

    穿过军营继续向某大约五百米,再穿过一片树林之后,眼前豁然开胡,竟是一个很大的院子出现在周维清和上官冰儿眼前。

    这个院子周围都是高达三米厚实的木板用荆藤捆扎的栅栏,普通小型野兽根本别想进去。院子相当大,从外面看,正面就有一百多米宽,西扇高大的木门敞开着,能看到里面一个宽阔的庭院以及后面一排木屋。每一间木屋都是单独存在的,在院子内侧,一共有十几间之多。

    罗克敌带着两人走进院子之中,整个院子里空荡荡的,根本就不像是在森林之中,但却有着森林内清新的空气。

    周维清心中暗道,这些天弓营的人还真是会享受。

    “新人来了,都出来啦。”罗克敌站在院子里嚷嚷了一嗓子。

    “流氓,你吵什么吵。不知道明天我们几个要出任务么?”左侧一间木屋门开,从里面走出一人。此人身材中等,大约在一米七五左右,一头短发显得极为利落,肩宽背阔,双肩上的肌肉就像纹起的小山包一般,虽然并不高大,但却给人一种十分厚重的感觉,四十岁左右的样子,相貌虽然普通,但目光却是凌厉逼人,感觉上就像昔势待发的火山,随时都能爆发似的。

    罗克敌嘿嘿一笑,道:“小陌陌,这俩新人可是老周交代的,我们好不容易要增添一些新鲜血液,大家总要见个面嘛。他们也算来得及时,这样我就可以和你们一起去出任务了。”

    那中年人目光落在上官冰儿和周维清身上,表情十分淡漠,淡淡的道:“我叫韩陌。流氓,你再叫我小陌陌,我就打碎你所有收藏的酒。”丢下这句话,他已径直接转身回房去了,房门砰的一声闭合。

    罗克敌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他就迳德性,我们这群人里,就属这家伙最冷漠。”

    “来新人了?哇哈哈,还有位美女,真是太好了。欢迎、欢迎,非常欢迎你们的加入。”正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几步就来到了周维清和上官冰儿面前。

    这人身高超过一米九,也是极为健壮,看上去火刚才那个韩陌的年纪还要大一些,一头乱蓬蓬的红发,眼睛是棕色的,显得洪武有力面容刚毅,此时是一脸的热情,与之前那个韩陌有着天壤之别。“我叫高生。小兄弟,这伍小妹妹,你们叫什么名字啊?”高生凑到更前,一只手搭在罗克敌肩膀上,向两人问道。“我叫周小胖,她叫上官冰儿。您好,高生前辈。”周维清一脸憨憨的说道。

    高生爽朗的一笑,道:“什么前辈不前辈的?不就比你们大几岁么,叫我高生大哥就行了。流氓,你可要好好款待他们啊!我去整理我和韩陌的箭。”说着,向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挥了挥手,这才辂身而去。

    罗克敌耸了耸肩膀,道:“我们天弓营一共七个人,现在有五个人在家,有两个去出任务了。高生和韩陌是一对儿搭档,还有两个在家的应谋也在附近。”

    上官冰儿微笑道:“这位高生大哥人真不错。”

    罗克敌撇了撇嘴,嘿嘿一笑,道:“人不错?这俩家伙如果让我选一个做朋友的话,我绝对选韩陌不选高生。小丫头,你知道高生的绰号是什么吗?韩陌的绰号是背塔,高生的绰号叫炮台。在我们天弓营,高生得到的最多评价就一句话,叫做:杀人放火找高生。我们其他六个人加起来,都不如他一个杀人杀得多。这家伙可是个杀人狂。

    “流氓,你不要吓坏小孩子。”正在这时,一个十分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回身看时,只见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对比度极为强烈的两个人。

    左侧一人,身材修长,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罗克敌也算是英俊了,但和这位中年人相比,却差了不止一个档次。此人面如冠玉,皮肤白皙,剑眉虎目,鼻直口方。一头金色长发披散在脑后,气度优雅。尤其是他那双蓝色眼眸中流露出的忧郁,更是对女人的天然杀手。一身纤尘不柒的白色长袍穿在他身上,相得益彰。

    上官冰儿注意到,这名中年人有一双大手,十指极为修长,就像玉石舫晶莹剔透。

    就在上官冰儿注意这英俊中年人的时候,周维清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另外一人,此人站在那英俊中年人身边,对比极为强烈。身高不过一米六左右,身上更是没几两肉,精瘦精瘦的,看上去五十多岁的样子,灰白色的半长发纷乱的披散在身后,眼珠滴溜溜乱转,正不露声色的看着上官冰儿,喉结蠕动,似乎在吞咽着口水。再加上他歪着嘀叼着根烟袋,那样子是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上官冰儿发现他的目光时-,忍不住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向周维清身后躲了躲,这个看上去十分猥琐的老头儿,目光简直比罗克敌还要让人讨厌。“老师。”就在这时,周维清两个字喊出来,却让上官冰儿大吃一惊。

    周维清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眼睛,确认自己没看错之后,一脸惊喜的冲了过去“老师,真的是您啊!”

    那英俊的中守-人是他老师?上官冰儿心中刚产生出这样的念头,就看到周维清给了那猥琐老头一个大大的拥抱。

    上官冰儿一张俏脸顿时变得古怪起来,她仿佛已经找到了周小胖同学这么早熟,并且是一脑子龌龊思想的根源了。

    “咦,你这小兔崽子怎么来了?你老爹让你来的?”那猥琐老头眼睛一翻,也是很意外,没好气的道:“赶快松开我老人家,老子对男人没兴趣。抱什么抱啊!”

    罗克敌目瞪口呆的道:“木恩,这小子是你徒弟?那也就是老周的儿子了?我靠,不是说这小子是个废物么?老周那么古板一个人,怎么就肯把儿子给你这老东西糟蹋了?难怪这小子一肚子坏水,闹了半天,都是跟你这老东西学的。”

    木恩顿时大怒,一把推开周维清“罗克敌,你这小流氓说什么?什么叫让我糟蹋了?我怎么糟蹋了?老子是名师出高徒好不好?再废话,老子就先糟蹋糟蹋你。”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收敛点。别吓着孩子们。”那英俊中年人无奈的摇摇头,微笑着向周维清和上官冰儿道:“他们两个就这样,其实关系好的很,但在一起就吵。你们不要介意,他们其实都没恶意的。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划风,是天弓营营长。”

    划风一开口,木恩和罗克故两人果然都安静了下来。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向划风躬身行礼道:“您好,划风前辈。”

    周维清是万万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木恩的。四年前,他刚过十岁生日的时候,有一天,周大元帅将这个色老头木恩带到了他面前「让他拜师。之后,他就跟着这位老师学了两丰。学的并不是什么杀人技巧,而是在社会生存的能力,为人处世的能力,当然,还学到了很多木恩的猥琐。

    周大元帅跟周维清是这么评价这色老头的,论实力,他或许没有多么强大,但是,在这个社会上,这家伙却是生存能力最强的那种人,你要能把他的本事学到几分,至少以后肯定饿不死。其实,周维清并不知道,当初周大元帅请木恩来做自己儿子老师的时候,内心也是挣扎了无数次才下定决心的。木恩绰号神眼无赖,可想而知周维清能够跟他学到什么了。才刚刚十四岁的周维清能懂的那么多,可以说,绝大部分都是木恩教导他那两年学的。斜风橄做一笑,道:“欢迎你们加入天5营。”上官冰儿道:“划风前辈,不是说还有个测试,通过之后才能正式加入么?”

    划风道:“周元帅能够推荐你们前来,就证明你们有加入天弓营的资格,否则,流氓也不会带你们来到这里了。至于测试,明天你们跟我们一次参加任务,过程中的表现就是你们测试的成绩。”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珠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