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失败是成功的妈妈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火大道

    至此,第二组也随之出现了两位两胜强者,炼药师和姜原。他们也将在明天,循环赛的最后一轮决出进入最终四强的名额。

    两组比赛结束,除了蓝绝爆冷击败了狼皇之外,其他三场都是强弱分明,和预测的结果一模一样。

    当然,在博彩中下注在齐木身上的那些赌徒就比较惨了。血本无归。赌博本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具确定性的事情。

    前面两组的比赛,在很多人看来,都更像是给接下来后面两组比赛的预热。

    第三组,四大强者将再次登场。

    今天,晏凝雅将面对赛车手,君永夜则要面对的是曹水琴。

    身为时空主宰的传人,晏凝雅这一场显然是不能再败了,但是,赛车手在上一场表现出的爆发力也同样惊人。未必就没有机会。

    赛车手在上台之前从蓝绝面前走过,“不鼓励鼓励我?”

    蓝绝微微一笑,“你似乎心态好多了啊!别输的太难看。”

    “靠!”赛车手没好气的向他比了个不雅的手势,然后才向比赛台走去。

    晏凝雅今天没有再带面纱,昨天她的相貌已经暴露了,再遮掩也没什么意思。

    赛车手身材高大,是典型的硬撼外表,一头短发,刚毅的面庞,匪气十足的眼神,都很容易给人带来冲击力。

    晏凝雅向他点了点头,赛车手也点头示意。

    从相貌上来看,晏凝雅明显要比曹水琴更美,可不知道为什么。在赛车手心中,却对她并没有什么兴趣。反而是对曹水琴念念不忘。否则,今天他也不会那么看着曹水琴了。

    “三、二、一,比赛开始!”

    银光闪烁,赛车手没有面对曹水琴时的迟疑。瞬间化为一道银色闪电,几乎是刹那间就到了晏凝雅面前。

    但是,就在他的攻击即将接近时,他整个人突然变得慢了下来,一圈圈七彩涟漪从晏凝雅身上释放出来。

    那闪电明明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但却就是停顿了一瞬。

    晏凝雅身形一闪。就已经让到了侧面。时间突然加快,赛车手的攻击骤然落在地面上,爆发出剧烈的轰鸣。

    这一击,赛车手是用了全力的,刺目的银色雷电笼罩了大范围的地面。同时也将他自己笼罩其中。以至于晏凝雅接踵而来的一剑就没能刺出。

    很显然,从一开始赛车手就不认为自己能够炸中晏凝雅,所以才刻意的将攻击力放大,攻防一体。

    晏凝雅身上金光绽放,六宫粉黛无颜色功法运转,让她看上去越发的艳光四射。

    她宛如仙子般向后飘退,手中长剑回转挥动,“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她吟唱的速度要比面对君永夜时快上许多,手中长剑也在不断的挥动,每一次挥动,剑上的光芒就变得强盛几分。

    在她眼眸之中,七彩光芒也是提升到了极致。

    赛车手在她开始吟唱第二句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不对了,因为晏凝雅的第一剑根本就没有向他攻击。而是剑芒凝形在自己身体周围。

    可是,他想要阻止却根本做不到。在那迟缓的时间流速之中,他那闪电的速度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根本就发挥不出来。更何况先前全力以赴的一击,也需要回气时间。

    等他重新翻身冲向晏凝雅,雷电光芒绽放,再次爆发的时候。晏凝雅已经吟唱到了最后一句。

    一道白光,瞬间刺破雷电,宛如惊虹一般,瞬间抹向赛车手。

    暗红色的光芒突然毫无预兆的出现在比赛台上,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硬生生的捏住了光剑的前端。

    剑芒在距离赛车手不过数尺的地方溃散,没有真正落在他身上。

    “手下留情!”美食家的声音这才传来。

    晏凝雅收剑而立,向主席台的方向微微躬身致意。然后看都不看赛车手一眼,转身下台而去。

    当她走到待战区的时候,目光却看向了白衣剑宗君永夜,“多谢昨日赐教。”

    君永夜淡然一笑,却什么都没说。

    赛车手一脸郁闷的走了回来,他有强烈的预感,自己恐怕要输给会计师一瓶波特爱兰威士忌了。他们赌的是他不会在本小组垫底,可是,已经输掉了两场比赛的他,最后一场将要面对的,可是白衣剑宗君永夜啊!

    “算不算输得很惨?”赛车手郁闷的向蓝绝问道。

    蓝绝微微一笑,“不算。她其实也用了全力,只是你没想到她会如此。而且,她的时间控制对我们的速度压制很厉害。所以才会输的这么快,但输的快,并不代表输得惨。”

    赛车手哈哈一笑,“我心里好受多了。”

    蓝绝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失败是成功的妈妈!”

    赛车手嘴角抽搐了一下,“跟会计师的赌约能不能耍赖?”

    蓝绝淡然道:“他好像跟我说过,赢了的话,酒要送给老学究,你看着办呗。”

    赛车手默默地退散了,不过,他的目光却跟随着曹水琴重新上了比赛台。

    君永夜依旧是白色长袍、纤尘不染,仿佛他本就如此,也永远都不会改变似的。

    两人在比赛台遥遥相对,君永夜突然开口向曹水琴道:“我愿听你一曲。”

    曹水琴看了他一眼,恬静的点了点头,“好。”

    电子音的倒计时似乎对两人都失去了意义。在众目睽睽之下,白衣剑宗君永夜居然就那么凭空坐了下来,盘膝坐在那里,闭合上了双目。

    曹水琴也同样盘膝坐下,古琴横放于双膝之上,双手轻触琴弦。

    古琴的声音略显低沉却又余韵悠远,淡淡的音律轻轻而出,从台下看,两人就像是不着烟火一般的彼此对坐,一人弹奏,一人聆听。

    但是,比赛台上却不时出现淡淡的扭曲光晕,显现着这面对的两人并不平静。

    一首琴曲足足十余分钟才弹奏结束,双手轻抚琴弦,将余音隐去,曹水琴的眸光略微有些淡然,“我输了。”

    她的琴音非但不能扰乱对方心绪,令君永夜陷入她的节奏,甚至连琴音的本质都无法靠近君永夜,君永夜只是普普通通的坐在那里,但却如一柄中正之剑,任何干扰都会被那锋锐的剑芒斩断,无欲无求。

    睁开双眼,君永夜眼中闪过一抹遗憾之色,轻叹一声,“你的心乱了!”说完这简单的几个字,他起身而去。

    两胜!

    第三组,再没有人能够和他比肩,唯一的两胜。除非他最后一场败给赛车手,否则,他必将出线。哪怕是败了,凭借相互之间的胜负关系,也几乎是板上钉钉的出线了。本组局势已定。第一个出线之人,不是大力神、不是晏凝雅、不是炼药师,却是白衣剑宗,君永夜!

    曹水琴听了君永夜的话,在原地愣了半晌之后,才怀抱古琴走下比赛台,俏脸却是微微发红。她的心确实是有些乱了,正如他昨天对赛车手所说的那样,虽然她以心弦胜他,可他却并没有吃亏。她被拨动的心弦并没能及时收回来。

    三组比赛结束,局面似乎也越发的清晰了。而接下来将要进行的,也是今天所有比赛中最为值得期待的一场,就连终结者都说过,他会最为关注的一场。

    教皇城堡裁判长康斯坦丁,对阵,万剑归一轩辕逝逝。

    康斯坦丁站起身,眼神中光焰跳动,仿佛整个人就是一团圣光,任何人注视着他,都能从他身上感受到强势的自信。

    作为教皇城堡培养出来的年轻一代第一人,他有这样的自信也很正常,在他的成功背后,不知道倒下了多少人。身为裁判长,甚至是下一任教皇的有力争夺者,他不允许自己失败。

    轩辕逝逝的强大他昨天看到了,但却更加激发了他的好胜心,他其实很希望有这样一个强者给自己试炼,这样才能让自己更加准确的去寻找自己的路。

    和蓝倾、蓝绝、楚城他们这种早就寻找到法则之路的人不同,康斯坦丁的路要比他们难走得多。

    以如此年龄就达到九级九阶修为,他依靠了大量的基因药剂对身体进行刺激,这样一来,虽然他提升的速度很快,自身天分被充分激发,可也造成了隐患,想要踏出最后一步极其困难。就像天使之王米伦达,成名多年,早就被誉为主宰者之下第一人,可却始终无法踏出半步,真正的进入主宰者的层面。

    如果康斯坦丁不能在五十岁之前寻找到正确的路,恐怕也将步天使之王的后尘。

    教皇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作为主宰者,没有人知道他能够活多久,但是,他却早已明确表示过,如果有人能够突破到主宰者层次,他会将教皇之位传下来。

    米伦达的突破可能越来越小,康斯坦丁却是如日中天,两人之间甚至已经不存在什么竞争的关系了——

    周末啦,求月票、推荐票支持。(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火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