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误会的可怕后果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天火大道

    奥贝尔、德维兰沉默了,“你说得对,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你能封印住我一时,却封印不了我永久。谢谢你用这善良之箭让我暂时清醒过来。我已经活了三百多年,我见过太多、太多的东西了。是到了该放下的时候,你说得对,曾经的我,就是太骄傲了,但是,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我,奥贝尔、德维兰,一生中只爱过一个女人,并且至死不渝。那就是你,拉罗贝丝。能够死在自己爱的人手中,其实也是一种幸福。帮我结束这已经变得罪恶的生命吧。但也请你继承这里,在这里所有耕种的农民、酿酒师,都是被我控制的,我用原罪入侵了他们的身体,让他们为我所用,现在,我被封印,他们身上的原罪不受控制已经消散,请你善待他们。”

    说到这里,他那树干上的眼眸看向远处的盖特,“尤其是盖特,他是亨瑞贾叶的侄子,当年,我为了报复亨瑞贾叶,就将他抓来,用原罪控制了他的身体和生理变化,让他一直活了下来。我想有一天当我超过亨瑞贾叶的时候,能够让他见证这一切,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他在酿酒方面有很高的天赋,你多多培养他。”

    “还有这一方世界,这里是我仿造咱们曾经的伯恩小镇建造的。我永远也忘不了自己美丽的家园,我将这里也送给你了。这里的葡萄树都是我按照生物动力学建造的,哪怕我再堕落,在葡萄与酿酒方面,也依旧有着相当的自信。你好好调整他们,一定会酿出好酒。”

    品酒师和蓝绝本来对这位堕落酒神的愤怒,因为聆听着他这一番话语,渐渐的平息了。

    奥贝尔、德维兰,一代酒神。因为过于好胜与骄傲沦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可尽管如此,在他心中,酿酒依然是最重要的事情,哪怕交代后事,也一切都与酒有关。

    酒神终究是酒神,堕落的酒神。也依旧是酒神!尽管先前还是生死大敌,但在这一刻,品酒师和蓝绝却都不禁肃然起敬。他们都没有过去,这一切,就让两位酒神自己来解决吧。

    拉罗贝丝突然笑了。她苍老的面庞因为笑容而更显皱纹,只有那双眼睛依旧是那清澈的碧蓝色。

    “死?你以为死就那么容易吗?德维兰,你还记得当初你是如何与我姐姐一起,将我开除出drc董事会的吗?那时候的你,喜欢我?你喜欢的分明是我姐姐。”

    奥贝尔、德维兰苦笑道:“爱之深、责之切。你去贾叶那里之后,就一去不返,我的心,开始被嫉妒所啃噬。我知道,我不如他。而在我们的世界中,酿酒永远是最重要的。所以。我没有资格去找你回来。那天,你终于回来了,当我看到你春风得意的样子时,我就知道,我已经永远的失去了你,嫉妒、憎恨。让我作出了后悔终身的决定,drc分别属于我们两个家族。你和你姐姐占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我百分之五十。而我一直都知道。你姐姐是喜欢我的,所以,我拉拢了她,和她一起驱逐了你。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要见到已经爱上了别人的拉罗贝丝。而你走了之后,就再没有回来,我现在还记得,你走时候的眼神,而那时候的我,却有种令我自己都感到恐惧的快意。”

    “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我从来没喜欢过你姐姐,在你离开之后,我也并没有和她在一起。后来你姐姐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孩子。她过的很好,一直到去世。”

    拉罗贝丝冷笑道:“是吗?那有件事我也要告诉你。你可知道,当初为什么我回到drc的时候一脸的春风得意吗?因为,那时候的我,已经从贾叶那里学到了他酿酒的真谛,我真的很开心,我准备和你共享这一切,让我们一起酿造出更好的葡萄酒。而且,在我心中,这一生中也只喜欢过一个人。可是,我喜欢的这个人却残忍的告诉我,他跟我的姐姐在一起了,并且将我开除出了董事会。”

    “你、你说什么?”奥贝尔、德维兰的声音中充满了震惊,“这不可能!你喜欢的是亨瑞贾叶!不、不会的,不会的!”

    拉罗贝丝放肆的大笑起来,“不会的?我们都已经这把年纪,在这种时候,这种事情上,难道你认为我会说谎?我拉罗贝丝这一生,从未说过谎言。德维兰,你真是可笑,太可笑了。”在大笑声中,两行泪水顺着拉罗贝丝的面颊两侧流淌而下。

    奥贝尔、德维兰已经完全呆住了,他下意识的说道:“可是,你不是说过,你未来的爱人,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酿酒师吗?”

    拉罗贝丝的双眸死死的盯视着他,“因为那个时候,在我心中,最好的酿酒师叫奥贝尔、德维兰!同样是为了这句话,我去跟贾叶学习酿酒,就是为了吸取他的经验,让我爱着的那个家伙,重新变成世界上最好的酿酒师!”

    奥贝尔、德维兰完全惊呆了,在这个时候,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内心之中的种种原罪似乎已经凝固了。

    蓝绝只觉得自己已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是多么可怕的误会啊!一场误会,令两个人痛苦了三百年。

    误会,简单的两个字,却让两大酒神一个堕落、一个孤独。整整三百年。

    “我制造出这根善良之箭,就是要让你暂时清醒过来,拷问你的内心,为什么当初要那样对我。可你却告诉我,因为你爱我,我是你唯一的爱人。德维兰,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不、不、不!”奥贝尔、德维兰突然疯狂的大叫起来,“不,贝丝,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我错了,是我错了。我是笨蛋,全天下最傻、最傻的笨蛋。嫉妒让我甚至没有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当时的我们都太骄傲了,这份骄傲,害了我,也害了你。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能原谅我吗?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虽然我心中原罪让我堕落,我也正准备害人,但是,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为了酿酒而努力,至少暂时我还没有伤害过一个人。我不死了,我不想死了。拔掉你的善良之箭吧,你给我的希望,已经开始杀死我心中的原罪,为了你,我绝不会再堕落。请求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但是,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补偿你,补偿这三百年对你的亏欠,我不想死了,我不想死啊!贝丝、贝丝,我错了、我错了!”

    紫色的泪水,顺着树干流淌而下,奥贝尔、德维兰因为情绪激荡,一根根葡萄藤疯狂的舞动着。

    插在树干上的善良之箭也随之轻轻的抖动起来,白色光晕渐渐收敛,光芒淡化之下,居然就那么从奥贝尔、德维兰的树干上掉落下来。

    拉罗、贝丝呆呆的看着掉落的善良之箭,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证明一个问题,善良之箭只能封印邪恶之人,这是上古流传下来的一件法器,制作起来极其困难。此时它自行掉落,只能意味着一个问题,那就是,被它封印着的人已经不需要再被封印了。

    更重要的是,这意味着奥贝尔、德维兰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否则,绝不会引起这一连串的变化。

    他爱的,竟然真的是我?

    拉罗贝丝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嘴角处泛起一抹苦涩,她万万没想到,结果竟然会是这样的。

    误会,可怕的误会,竟然耽误了自己一生。

    奥贝尔、德维兰在没有善良之箭的压制下,气息迅速恢复了正常,树干开始剧烈的扭曲起来,一根根葡萄藤收缩。时间不长,他竟然重新变成了人形,一个看上去十分苍老的老人,除了皮肤是和树皮一个颜色之外,看上去和人类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贝丝!”他抢上几步,就要去抓拉罗贝丝的手。

    拉罗贝丝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避开了他的手。

    奥贝尔、德维兰停下脚步,然后自行后退了一步,然后,他单膝跪倒在地,“拉罗贝丝,我,奥贝尔、德维兰,以德维兰姓氏起誓,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从这一刻开始,我愿意放弃德维兰的姓氏,放弃一切骄傲,我只叫奥贝尔,奥贝尔、贝丝!我愿意做你的骑士、做你的努力,只要能够在你身边,我愿意做一切。如果你真的需要我的生命,你也可以随时取走它,因为,从这一刻开始它就已经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天火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