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林鑫的秘密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神印王座

    龙皓晨将一颗大回灵丹塞入自己口中,略微咀嚼之后,低下头,掀开采儿脸上的面纱,将丹液渡入采儿口中。

    采儿的唇很凉也很软,只是此时的龙皓晨又哪有心情去体会这份旖旎呢?

    被龙皓晨吻住双唇,感受着他那熟悉的气息,采儿的身体略微颤抖了一下。

    有反应,龙皓晨这才略微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将大回灵丹的丹液用灵力推入采儿体冇内。

    紧紧的搂着她,龙皓晨通红的眼眶里泪光莹然,他的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着。

    “采儿,你这次失去的究竟是六感中的什么啊?”

    或许是因为大回灵丹的作用,也或许是采儿感受到了龙皓晨的心意,她的手指略微动了动,龙皓晨赶忙捧起她的手,让她的手指在自己掌心之中划动。

    很快,龙皓晨的脸色已经变得一片苍白。

    “嗅觉、视觉、听觉、味觉。”

    六感之中,她,她竟然失去了四感之多。

    采儿曾经向龙皓晨简单讲述过轮回灵炉的一些妙用,发挥出越强大的攻击力,需要付出的也就越多,失去四感,已经是近乎将轮回灵炉推动到了巅峰啊!

    如果、如果敌人再强一些,她的轮回灵炉将最后两感也释放的话,那么,她很有可能永远也无法恢复了。

    失去一感,需要一个月恢复,除了拥有灵炉必须随时保持失去的六感之一外,她使用了轮回灵炉三重攻击,失去额外的第二感需要两个月恢复,而且是叠加的。

    而失去第三感,就需要四个月,成倍的增长。听觉、视觉、味觉,失去三种感觉就需要整整七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正常啊!而且,在这期间,如果她再使用轮回灵炉持续消耗的话,再失去一感就要增加八个月时间恢复。

    要是用出轮回灵炉第五重,也就是最后一重,那么,所有的六感就将永远也无法恢复了,只能是留有一口气的行尸走肉。当然,如果到了那一步,轮回灵炉爆发出的杀伤力也将恐怖到极致口当年的轮回之子就是凭借第五重的轮回灵炉重创那一代魔神皇的。

    而且,采儿在未来的七个月中,并不是那三种感觉逐一回复,而是必须等到七个月时间过去后,才能一同回复过来。在强大威力的背后,轮回灵炉的反噬也是无比恐怖的。

    就在龙皓晨心中剧痛,紧紧搂住采儿不知该如何安慰他之时,突然,他猛然抬起头看向远方。

    对面的山峰上,一群骑乘者梦魇魔马的恶魔骑士正从对面的山顶向下俯冲,目标直指他们这边。

    此时看去,这一群恶魔骑士的总数量大约在三十骑,暂时还看不清他们的实力如何。

    龙皓晨先轻轻的将采儿放在一边,然后缓缓站直身体,转向李馨和寒道司,“你们守住洞穴,其他一切交给我。”

    看着无皓晨的表情,李馨不禁一呆,两个猎魔团中,她认识龙皓晨时间最久,却还从未在这个心性善良,甚至可以说是上善若水的弟弟有如此表情。

    此时的龙皓晨,双目通红,身上散发着凛冽的杀机,光元素不稳定的在他身体周围波动着。那锋锐的眼神中甚至充斥着几分嗜血的光彩。

    采儿使用轮回灵炉带来的重创,令龙皓晨彻底爆发了,他需要发泄,需要用敌人的鲜血来洗刷心中的愤怒。

    李馨和寒道司都没有说什么,立刻回转洞穴处固守,而龙皓晨却脱下了身上的圣灵铠。

    就在这时,龙皓晨突然感觉到胸口处的永恒旋律传来一阵阵清凉的感觉,令他心中的痛苦和愤怒被扰平几分。与此同时,龙皓晨惊讶的发现,周围似乎正有一股股奇异的能量涌冇入永恒旋律中。这些能量一进入永恒旋律后,就那么寂静无声的消失了。

    这是什么?龙皓晨的感知比一般人敏锐的都,他循着那些能量传来的方向看去,吃惊的发现,这些能量的来源竟然是之拼死去的大恶魔骑士以及他们坐骑的位置。

    灵魂,是灵魂能量。

    龙皓晨脑海中几乎是瞬间给予了他这样的判断。这是永恒旋律在吸收死者灵魂来补充永恒之长眠。

    这些知识完全是自然而然出现在龙皓晨脑海中的,永恒之塔自从他进入之后,他未来的一切历练都需要庞大灵魂能量的支持,永恒之塔本身虽然具有着庞大的能量,但如果只是单向消耗的话,终究会消耗殆尽。而佩戴者永恒旋律的他,本身就是永恒之塔的入口,也是灵魂收集者,因此,凡事战死不久的尸首,无论种族,灵魂都会被永恒旋律收走。

    这种感觉对于身为光明之子的龙皓晨来说是很不舒服的,可他又没有别的办法。永恒旋律已经与他的身体完全结合在一起,根本无法剥离。而且,这件事他还不能轻易告诉别人,只有见到自己父亲和老师的时候,他才有说出来的可能。

    在有了答冇案之后,龙皓晨不禁眉头紧锁,但在这个时候,根本没有给他更多思考的时间。快速脱掉铠甲内的外衣,龙皓晨将自己的武士服撕成一狠狠布条,然后再将采儿背起在背后,再穿上可以根据身形不同而改变的圣灵铠,可以说,是将采儿完全与他的身体贴合了。

    龙皓晨知道此时采儿无法听到,所以,他拉着采儿的双臂环绕在自己脖子上,再用布条捆住口然后在她掌心之中写道:“从这一刻开始,在你完全恢复之前,我绝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半步,我会就这么一直背着你战斗,永不放弃、永不分离。”

    采儿的头紧贴在龙皓晨颈侧,两滴清泪悄然滑落。

    今天,是她第一次动用轮回灵炉的强大未能,当她将轮回灵炉施展到三重,越两阶斩杀了恶魔领主之后。失去四感仿佛令她又回到了当初那段最恐怖的岁月中。

    无助、孤寂险些令她的心为之崩溃,再加上身体的虚弱,采儿仿佛已经感受到了死亡的降临。唯一支撑着她的心没有崩溃的是因为那一丝希望,龙皓晨能够活着回来的希望。

    他回来了,他终究还是回来了,在采儿独自承受着孤寂、无助,没有声音、没有味道、没有视觉的痛苦中,他回来了。

    当他那熟悉的味道出现在采儿感觉之中时,采儿的心都在颤抖。心中的那一丝希望也变成了希望之火,升腾燃冇烧着。

    当龙皓晨吻住她的唇,将大回灵丹的丹液渡入她体冇内后,大回灵丹带来的温暖和龙皓晨熟悉的气息终于令采儿感受到了此时与当年修炼轮回灵炉截然不同的感觉。

    而此时此刻,当她感受着龙皓晨在她掌心之中写的这些字时,采儿的心已经不再是感动,那是一种心与心相贴的幸福。

    我的傻瓜,只要有他,哪怕全世界都放弃了我,我也并不孤单。

    一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无私的完全付出,原因只会是一个。那就是爱。

    感受着采儿紧贴在自己背后,一双长腿环绕在自己腰间,那份柔软而充实的感觉令龙皓晨内心的痛苦减轻了几分。但是,当他抬起头,看着那正在飞速接近的恶魔骑兵时,眼中煞气却被重新点然。

    就是这些混蛋,就是他们,令我的采儿需要七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正常。就是他们,就是他们。

    嗡鸣声中,蓝雨、光之芙蓉再次出现在龙皓晨掌中,光芒再闪,圣灵剑也出现在左手。身形一闪,落在皓月背上。背后的光元素精灵雅婷一直在尽忠职守的释放聚灵光环帮助他恢复着灵力。

    每一秒能够恢复灵力高达二十点,只是这一会儿的工夫,龙皓晨自身灵力已经恢复了近乎一半。

    敌人越来越近了,而另一边的洞穴之中,李馨却是杏眼圆睁,怒视着林鑫。

    “你难道是个废物么?难道你连一个火球术的攻击都无法施展。你知不知道易军消耗了多少生命力才能禁锢之前的恶魔统领,如果不是皓晨及时赶回,我们今天就全都要交代在这里。你真的是一个五阶魔法师么?你根本不配称为一名猎魔者。”

    也难怪李馨如此愤怒,之前洞穴中的情况她看的很清楚,也正在用最快速度赶回来支援。林靠最后时刻只是施展了抗拒火环的软弱彻底激怒了这位性格刚烈的惩戒骑士。

    在所有人都拼尽全力的情况下,只有林鑫没有强大的攻击发出,以他的修为,在那个时候要是能连续发出几个强大的火系魔法,说不定就能重创那恶魔统领。

    林鑫的脸色有些发白,听着李馨愤怒中的指责却是一言不发。

    “你倒是说话啊!你是不是个男人?你的魔法控制力那么强,更是五阶魔法师,为什么一个攻击魔法都不会?我真后悔,当初没有全力阻止皓晨。”

    “够了,李馨。”韩羽勉强支撑着站起身,王原原、司马仙和陈樱儿也聚集在他身边。

    “李馨,你应该知道,林鑫是一名魔药师。你以为我们几个为什么能够比典烟强那么多,坚持这么长时间?那是因为我们服用了林鑫提供的丹药。林鑫是不会攻击,可是,如果没有他,我们根本就坚持不到皓晨回来。林黍是我们将级二十一号猎魔团的一份子,他的付出我们有目共睹,他也是我们团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任何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缺点,为什么他就不能有呢?”

    李馨怒道:“是,每个人都有缺点,但是,攻击乃是魔法师的天职。身为一名高爆发的火系魔法师,他却连个基础的火球术都不会,这是为什么?我只是希望他给我一个能够说服我的理由。如果有一天,皓晨也抵挡不住敌人攻击,最终必须要依靠他的攻击来解决敌人时,怎么办?明明能够增强的攻击点,为什么就一定要软弱?我不希望有一天我弟弟最终绝望的看着他。”

    “好,我告诉你。”林鑫近乎是用嘶吼的说道。

    他一步跨出,来到韩羽身前,他的身体在剧烈颤抖着,原本苍白的面庞涌起一层潮红。

    “我是不会攻击魔法,一个都不会。你说的对,我和司马的情况不一样,他是因为学不会治疗魔法,我并不是学不会。只要我愿意,我能够学习任何实力所能达到的火系魔法。但是,我不学,我不能学。”

    略微停顿了一下,林墓眼中已经饱舍泪水。

    “我的父母,当年在魔法圣殿是比我更加优秀的天才。他们年仅三十岁时,就已经顺利突破六阶,向七阶进军,被誉为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我父亲最擅长的就是各种攻击魔法,更是为了研究强大的火系魔法而努力终生。有一天,他却失误了,他失误的引爆了自己压缩的庞大火元素。而那个时候,母亲正好带着我去找他。为了保护我,妈妈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恐怖的爆炸力,和爸爸一起都惨死在那一次的灾难之中。那一年,虽然我还只有五岁。可火元素产生恐怖爆炸的瞬间,我却永远也无法忘记。如果不是攻击魔法,我怎么会失去父母?如果不是攻击魔法,我还有个幸福的家庭。

    “我不学攻击魔法,就是为了不会步他们的后尘,我不想有一天也让我的伙伴和我的亲人死在我的魔法之下。从那以后,无论爷爷如何逼迫,我都不肯学习任何攻击魔法,直到现在。但我不是废物,我会用我所拥有的一切来帮助我的团队,如果有一天,你说的情况真的出现了,那么,我一定会死在大家之前,用我的尸体来验证我今天所说的话。”

    说完这句话,林蠢已是泣不成声,韩羽叹息一声,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向李馨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头何苦非要揭开他心底的伤疤呢?如果不是有特殊的原因,他又怎会不学攻击魔法?我们不问,并不是我们心中没有疑惑,但我们却会选择信任我们的伙伴。永远都是。林鑫也永远使我们猎魔团的一份子。”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神印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