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轮回圣女(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神印王座

    杨文昭的呼吸因为右肺部被贯穿而变得困难,嗓子也变的沙哑了。他从未感觉过死亡竟然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她是为了他面来,龙皓晨,一定是为了龙皓晨而来。

    采儿最后这一刺,刺穿了他的右胸,却也给他心中留下了一份希望,因为,这一剑如果再向胸口中垩央偏移一点,就能彻底毁掉他的星海灵炉,如果落在他的左胸,那么,就会贯穿她的心脏。

    她这种境界的刺客怎么可能刺歪了?神吧无人提供她这已经是在手下留情了。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森然杀机,杨文昭苦笑道:“六大圣殿本是一家,呢……,啊……”

    采儿手中匕首略微转动,顿时令杨文昭疼的说不出话来。

    “你也知道六大圣殿本是一家?他还与你同在一座圣殿,你不一样重伤了他?”更加强烈的杀气瞬间迸发而出。

    是人都怕死,尤其是天才。

    杨文昭勉强辩解道:“是他自己用的牺牲技能,不是被我伤的,而且,那只是比赛。”

    采儿冷冷的道:“我不管,反正他就是因你而受伤的。如果不是比赛,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

    正在这时,她耳朵微微一动,身形后退,匕首抽出。顿时,一蓬鲜血从杨文昭胸口处喷涌而出,但采儿的速度极快,身上并没有沾染到半分。

    黑影闪对,下一刻,她已消失在夜色之中。连带着那根青竹杖也随之消失。

    杨文昭勉强催动灵力封住自己的伤口,目光有些呆滞,身体绮靠着墙壁缓缓滑下,他心中并没有多少怨恨,更多的是无力感。忍不住想到,这算不算无妄之灾?或许,自己只有骑乘在坐骑上,才有与那女刺客一拼之力吧。

    尽管星灵铠挡住了采儿绝大部分攻击,但千击灵炉却依旧在他身上留下了数十道寸许深的伤口,而那贯胸一击更是伤的严重,大量失血已经令他的意识有些模糊了。

    意识渐渐恢复,龙皓晨有些艰难的睁开双眼。喉咙中充满了干涸的感觉,似乎此时正在置身于熔炉之中。从头到脚无不充斥着被灼烧的感觉。

    略微挣扎了一下,龙皓晨顿时感觉到全身上下无处不痛,勉强内视,顿时震惊的发现,体垩内灵力居然点滴无存,唯有圣引灵炉静静的悬浮在胸口之内,但它的光芒也暗淡了许多。

    好霸道的“牺牲”啊!只是十秒的工夫,竟然让自己虚弱至此。幸好,体垩内经脉并没有任何损伤,隐约中还能感受到有一股柔和的神圣气息正在不断滋润着自己的身体。

    他并不知道,这是圣愈术的效果,高达七阶的强大治疗能力及时护住了他的经脉,避免了最严重的后果。此时他虽然虚弱,但却并没有伤及根本。

    这也是他光明之子体质所致,身为最纯粹的神圣光明灵力拥有者,牺牲技能的消耗固然可怕,但因为他自身内灵力的纯净,消耗的只是他的潜能,精血并未真的燃烧。这也是为什么龙星宇敢于将牺牲这个技能放在五阶封印处让他领悟的原因。原本龙星宇给他准备这个技能就是用来在危难时刻拼命的。可他也没想到,因为龙皓晨已经摸到了液态灵力的边缘,在与杨文昭拼斗的时候,硬是借着那一股英勇之气,冲破了传承之戒中五阶技能的封印,以四阶修为就用出了这个技能。要不是圣愈术,恐怕他至少也要在床上躺一个月了。

    伴随着意识的回复,龙皓晨身上的痛苦也随之逐渐减弱,他隐约有种感觉,圣引灵炉内,似乎还蕴含着一丝属于自己的灵力。虽然他不知道该如何将这份灵力引动出来,但也能感受到自身修为并没有完全消失,恢复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一丝微笑在龙皓晨嘴角处荡漾而起,与杨文昭一战,他虽然输了,但却畅快淋漓,龙皓晨相信,有了这次的拼搏,等到自己灵力恢复之时,就真的可以冲击五阶了吧。

    那杨文昭真的很强,他竟然也有灵炉,而且还是个攻击型的灵炉。在一对一的战斗中,星海灵炉的作用明显要比他的圣引灵炉大得多。

    爸爸说的没错,惩戒骑士提升自身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断战斗,在战斗中感受与领悟。猎魔团选拔赛决辜之前,我应该能够恢复过来了吧。按照时间计算,六大圣殿初赛至少还要进行三天左右,因为战士圣殿的比赛应该还有很多。

    初赛之后还会休息三天,有了这六天的缓冲,我应该能够恢复修为,要是能冲破五阶就最好了。虽然皓月不在,说不定我也能在决赛中取得一个好名次。

    这场战斗比拼带给我不少的好处,神吧无人提供可为什么我心中始终觉得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

    骤然间,龙皓晨嘴角处的笑容僵住了,他那双明显暗淡了许多的眼眸骤然睁大,苍白的俊颜上也瞬间流露出剧烈的情绪波动。

    采儿,采儿……,

    龙皓晨只觉得自己胸口处仿佛受了一记重击似的,猛然间翻身坐起。

    猛烈的动作引得他体垩内一阵抽搐般的剧痛,但他此时却已经完全顾不上了。

    该死、该死,我旁然失约了。比赛时过于专注,注意力完全在对手身上。我竟然失约了、失约了。

    龙皓晨勉强站起身,此时他心中已经完全被焦急所涨满。一种难言的情绪令他所有的冷静完全消失。脑海中只有那手持青竹杖,轻轻点地,纤弱而瘦小的身影。

    她一定会等我的,一定会等我很久、很久,我,真该呃……

    龙皓晨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顾不上身体各出不断传来痉李般**的疼痛,勉强站起身,扶着墙壁向门口走去。

    我要去找她,我要去找她,此时此刻,在他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夜色已经深了,当龙皓晨蹒跚的走出酒店时,顿时感受到一阵阵寒意扑面而来。他体垩内灵力枯蝎,已经无法护身,幸好外灵力的修炼令他身体相当健壮,虽然一阵阵虚弱感不断冲击着他的感知,但内心强烈而执着的信念却支撑着他一步步走出酒店,朝着他和采儿每天约定见面的地方挪移过去。

    “牺牲”的损耗太惊人了,龙皓晨此时完全处于手脚酸软的状态,几乎没走出一步,身上都会多冒出几分虚汗,脚下无根,好几次都险些摔倒。

    幸好,他居住的酒店距离他和采儿约定的地方也不算很远,踉踉跄跄,缓慢的前行。此时的龙皓晨,心中充满了愧疚,比赛固然重要,可是,我怎么能失约于采儿呢?她会多么的失望啊!

    一步步的向前走着,龙皓晨的视线已经有些模糊了,夜晚的寒意渐渐侵袭着他的身体。

    到了、到了,并不长的路,他却足足走了半个时辰,终于,他看到了每天与采儿相见的地方。可是,那里却已经没有了采儿,周围的一切都是空荡而寂静的。

    噗通,龙皓晨终于无法再站稳,一跤摔倒在地,天旋地转中,他似乎看到无数星星在围绕在自己眼前盘旋。

    采儿已经走了,是啊!夜色都已如此之深,她又怎么可能不走呢?

    一抹苦涩出现在龙皓晨唇边,跌坐在地上,他心中满是浓浓的懊悔。如果让他再选择一次,他绝不会再去和杨文昭拼命。他自己都有些吃惊的发现,在自己心中,不知道什么时候,送采儿回去竟然比提升修为更加重要了。

    我要去酒店找她,向她道歉。可是,她会原谅我么?她看不见路,在等待的失望中离去,是我令她陷入了那么大的痛苦,她还会原谅我么?

    不行,我不能去找她,夜已经如此深了,她一定因为白天疲倦的等待睡去了。我怎能去打扰她?

    她一定等了我很久、很久,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里等吧。我一定要等的比她时间更长,才好征求她的原掠。

    想到这里,龙皓晨的喘息声渐渐变得大了起来,强烈的眩晕感不断充上大脑,他还从未感到过如此虚弱,这种感觉决不美妙。随时都有再次昏迷过去的可能。

    不,我不能昏倒,我一定要等到她再来,这里是她每天的必经之路。

    一边想着,龙皓晨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缓缓站起,站立着,至少能让他精神更加集中。他怕自己跌坐在那里,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昏迷或者是睡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龙皓晨始终都处于一种昏昏沉沉的状态,每当他的身体支撑不住时,立刻就会摔倒在那里,这一摔,自然就令他暂时清醒过来。然后再勉强爬起来,如此往复。

    采儿呆呆的站在龙皓晨房间中,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他竟然不在这里?他去了什么地方?

    重创了杨文昭后采儿就找来了这里。她虽然看不到,但其他五感却格外敏锐,只是一进房间,她就发现龙皓晨并不在这里。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神印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