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采儿之怒(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神印王座

    牺牲状态下的龙皓晨只经进入到了一种奇异的境界,视死如归。他自身潜能被极大程度的开发出来。

    其实,他身上带着林鑫赠送的药物,他完全可以凭借药物令自己的修为提升,可是,对手为了公平连坐骑都没有召唤,龙皓晨又怎能让自己凭借药物和对手抗衡呢?在杨文昭带给他的巨大压力下,领悟牺牲,瞬间迸发。在这一刻,五年来修炼的种种惩戒骑士技能也似乎完全融会贯通了一般。

    杨文昭心中暗叹一声,在他胸口处,点点蓝光漂荡而出,每一点蓝光看上去都蕴含着晶莹的光泽,就像是一颗颗蓝色宝石飞出一般。与从天而降的龙皓晨碰撞在一起。

    灵炉!

    他有信心接下龙皓晨的攻击,但是,如果硬碰硬的接下,那么,他也必定会受伤。而杨文昭的目标可不只是通过眼前这一轮,他要得到骑士第一、猎魔团选拔赛决赛第一。在这个时候,又怎会允许自己受伤呢?

    安、轰、轰、轰、轰、轰……

    一连串的轰鸣声不断出现在龙皓晨盘旋着的身形之上,每一点蓝晶色光芒飞出,与他的身体碰撞在一起,都会产生强烈的爆炸,而每一次爆炸,也会令龙皓晨身上的金红色光芒削减半分,旋转速度随之降低。

    当龙皓晨能够近身攻击到杨文昭时,他的斗杀旋圆剑甚至已经无法保持了。

    轰——一

    两人同时爆退,杨文昭连退三丈张口喷出一道淡淡的金色雾气,胸前起伏,略微有些喘息。

    远处,龙皓晨双剑撑地,站在那里,眼中的红色渐渐褪去,所有灵力也随之消融,但是,他依旧站着腰背挺的笔直,注视着杨文昭,脸色如金纸,鲜血不断从他口鼻处溢出。

    “逼我用出星海灵炉来抵挡你的攻击。佩服。如果你我同龄,我未必能稳胜于你。”杨文昭向龙皓晨伸出大拇指,“期待你拥有坐骑之后,我们再行一战。”

    “比赛结束,一号飚”裁判略带急切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从主垩席台方向,一道带有点点银星的白光从天而降瞬间照耀在龙皓晨身上。

    圣愈术,守护骑士七阶治疗技能。

    点点银星在圣光普照下浸入龙皓晨体垩内,稳定着他体垩内气血,治疗着他内腑的伤势。

    “皓晨。”裁判宣布比赛结束的同时,试炼场周围的护罩也随之散去,夜华第一时间冲入场中,一把抱住勉强站在那里的龙皓晨。

    一口鲜血喷出,尽管沐浴在圣愈术之下,龙皓晨还是缓缓软倒在夜华怀中陷入了昏迷。但是,却没有人注意到,在他胸口位置隐约有一层淡淡的白光柔和的波动着。

    角落中,韩羽站在那里,已经半晌没有过半分移动了。龙皓晨终究还是输了输给了杨文昭。可是,就算他输掉了这场比赛也同样是虽败犹荣啊!

    灵炉,他们两个竟然都有灵炉,仅仅是这一点就让韩羽心中如中大锤,呼吸困难。

    龙皓晨使用的那是什么技能?牺牲他认识可是,那身如剑轮一般的技能却是他不清楚的。试问,如果换了自己,在不借助坐骑能力的情况下,能否赢得了龙皓晨牺牲状态下施展的技能?

    韩羽不愿意去想答垩案,因为他已经很清楚答垩案是什么。输给他,并不冤枉。

    更加关键的是,他只有十四岁,十四岁啊!

    很多时候,性格能够决定成败。换一个人,或许会因为眼前的打击而消沉,但韩羽那越挫越勇的天性却反而令他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几分明悟。他突然明白了一些爷爷的苦心。

    是啊,一今年仅十四岁,修为就已经能够与五阶骑士抗衡的少年,他未来的成就极限将再哪里?自己比他大了近乎八岁,年龄已经是不可逾越的鸿沟。嗯要追赶他何等困难。同样的,拥有这样巨大的潜能,他未来的提升和经历可想而知,跟在他身边,不但能让自己成为猎魔团的一份子,同时也能陪伴他经历许多东西,或许,这真的是自己最好的选择呢。

    眼神中原本的不甘和痛苦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坚定,他已认准目标就绝不会再让自己偏离轨道。有龙皓晨这个超级天才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他无时无刻的鞭策。

    采儿静静的站在街道上,她一大早就来到了这里,感受着照耀在身上越来越瞧的阳光,她的眼眉之间尽是柔和。

    每当她想起昨天和龙皓晨的交谈时,就忍不住会有心跳加速的感觉,她是一名刺客,本来这样的情绪是罪不应该出现在她身上的。可是,她却不可抑止的去想他的一切。

    他的手修长、有力,掌心宽厚,每一次他握着她事,手掌都是怒啊瞧的,将她的手掌包容其中,她很喜欢那种被保护着的感觉。从小到大,她第一次有了这样的经历。

    她也永远忘不了,两人初次见面时,只有九岁大小的龙皓晨,用他那纤瘦身体遮挡在自己身上时的样子。那时的他是那么的弱小,但是,一个人的勇气与善良永远都与强弱无关。哪怕是换成一位成年人,那个时候肯如此保护她么?

    将那枚对她无比重要的勿忘我戒指送出时,小采儿是冲动的,但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其实,那时候她并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龙皓晨再次相遇,可她却依旧义无反顾的送出了戒指,勿忘我,她也不知这是对自己所说还是想让他体会到的意思。

    从小到大,她始终生活在冰冷世界,温暖对她来说是一种情绪,而这种情绪她也只有从龙皓晨身上感受过。每天被他牵着手,走上这一段并不长的路,却是采儿有生以来最幸福的经历。她心中的期待甚至比他更加强烈。与这份幸福相比,似乎猎魔团选拔赛都不算什么了。

    想到选拔赛,采儿隐藏在面纱下的娇颜不禁流露出一丝笑容。他说过的,要一直那样牵着我、保护我。决赛上,我会帮他做到这一点。

    失去视觉的盲人无疑是痛苦的,但是,盲人的内心世界却要比正常人丰富的多。他们的想象力更是正常人远远无法比拟的。

    采儿就这么静静的回忆着她与他之间的点点滴滴,沉浸在这份幸福之中等待着。等待他的到来将她唤醒,然后再让他牵着自己的手走上那一段沐浴在温暖与温馨的路。

    时间渐渐流逝,她就像雕塑般静静的等在那里,朝阳的温暖渐渐变成了正午的温热,她丝毫没有焦躁,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他没有来,他依旧没有来。

    直到温暖不在,一阵略带沁凉的风吹拂在她的面庞上,采儿才机灵灵的打个寒战。

    多久了?这应该是傍晚才会有的清风,来到圣城已经有一段时间,在这方面的判断绝不会错。

    他没来?他为什么没有来?难道,是他后悔了么?一层令人心疼的水雾,渐渐在采儿眼眸中弥漫。

    他会来的,他一定会来的。采儿握着青竹杖的手渐渐收紧,能够清楚的看到骨节处渐渐变白。

    夕阳的余晖渐渐消散,夜色悄无声息的弥漫在圣城的大街小巷,温度更加沁凉了,却比不上采儿心中的寒意。她那娇小的身躯看上去是那么的孤单、寂察,仿佛整个人已经被阴影所包覆。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来。

    一滴泪水顺着采儿的面庞悄然滑落,他不会来了,夜色已经深了。

    缓缓转过身,采儿有些蹒跚的向自己所住的酒店方向走去。

    突然间,她的脚步停顿下来,眼眸略微睁大,他、他今天是会去参加比赛的。难道是因为他在比赛中出了意外。

    一想到这里,采儿心中的所有寒意都化为了焦虑,不知道为什么,她宁可是他反悔了昨日的承诺也不愿意他出现任何意外。

    一定走出事了,下一刻,采儿就肯定了自己的判断。回想着自己和龙皓晨以前发生的种种,她心中突然出现一丝羞愧。关心则乱,自己太钻牛角尖了,以他的性格,先不说他会不会反悔,就算是他真的反悔了,会对自己避而不见么?不,绝不会的。

    青竹杖在地面连点,脚下的蹒跚消失了,很快,她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半个时辰后。

    采儿静静的坐在房间的椅子上,手中依旧握着那根青竹杖,但她身上散发出的寒意却令整个房间的室温比外界至少差了十度。

    在她身前三米外,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衣中的人低声道:“就是这样了。龙皓晨得到了骑士圣殿强者圣愈术的治疗,生命应该无碍,但很可能伤及元气,后面的决赛能否参加还是一个未知数。”

    “你下去吧。”采儿冰冷的声音仿佛要令空气凝固。

    “是,属下告退。”黑衣人快步退出房间,退出后他才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似乎都要因为采儿身上释放出的森然杀气要凝结一般。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神印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