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特殊集训的前奏(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

    田鼠神色突然波动了一下,什么也没说,追着莫淡淡离开的方向而去。谁都知道莫淡淡对他是有那种意思的,但他的心始终却都在莫迪身上,此时他义无反顾的追着莫淡淡离开的方向而去,不用说,众人也知道他去干什么了。为了能让莫淡淡参加齐岳的集训,他竟然愿意在一定程度上牺牲自己的色相,这样的兄弟之情,和众人关切的目光,都令齐岳冰冷的心温暖了许多,感受着体内闻婷的能量气息,他深吸口气,扭头对身边的如月道:“我想出去走走,陪我好么?”

    如月温柔的道:“不论你去那里,我总会在你身边的。”

    齐岳紧紧的握着如月纤细而修长的玉手,似乎生怕会突然失去她似的,眼中流露出一抹温柔,“那我们走吧。”

    在众位生肖守护神战士的目送下,齐岳和如月离开了别墅,齐岳没有开车,他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如月驾驶着她那辆兰博基尼跑车驶离了龙域别院。

    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齐岳闭着双眼,左手紧紧的握着如月的右手,除了上车的那一刻以外,他的手就始终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似乎生怕如月也离他而去。只有握着那温软的玉手,齐岳的心里才会舒服一些,因为闻婷的死而痛不欲生的感觉也才会略微舒缓一些。

    “我们要去哪里?”如月心疼的看了齐岳一眼,齐岳地头发有些散乱。神色就像大病之人一般,那苍白的长发看上去是如此的触目惊心,他才只有二十岁啊!如月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留下来,她知道,现在齐岳需要的是她的关怀和安慰,她很清楚齐岳对闻婷的感情并不比对自己地差,闻婷的死。对他地打击实在太大太大了。更何况,还有雪女的父亲和克林斯曼。也因为他而失去了生命,虽然齐岳没有说出其中的过程,但如月也完全能够想象到在那其中所经历的惊心动魄。

    “去天香山吧。”齐岳静静的说道,他的声音有些虚弱。他感觉自己的心好累好累,精神也极度疲倦,甚至不愿意去吸收空气中地能量分子来恢复自己身体的机能。

    如月轻轻的点了点头,右手始终让齐岳握着。就用左手控制着方向盘,顺着机场高速路进入环路,朝天香山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齐岳没有再说一句话,很平静的靠在座椅上,他的气息波动感觉上很微弱,就像睡着了,也像是昏迷过去。他体内的能量波动也极其轻微。从如月的角度来感觉,他似乎已经失去了对能量地控制,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当车开到天香山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齐岳回到龙域别院的时候就已经是下午了,而龙域别院和天香山完全是两个方向。分别在京城的东边和西边,如月又不想开快车来影响到齐岳,所以足足行驶了一个小时左右地时间,才来到了山脚下。

    将车停好,如月想先下车去为齐岳开门,但是,齐岳却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就像两只手已经粘连在一起似的,似乎不愿意放开,就像是孩子对母亲的依赖一般。如月只是略微挣扎了一下。就不再动作。坐在自己的驾驶席上歪过头,静静的看着齐岳。她不想去打扰他,所以,只有静静的等待。

    当太阳从西方逐渐落下,天空变得越来越暗的时候,齐岳才勉强睁开了双眼,“有烟么?”

    如月点了点头,从储物盒里拿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给齐岳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将烟雾吐出,看着眼前迷离地烟雾,齐岳地目光也有些迷惘了。在那迷惘之中,充满了深深的痛苦。

    “如月,永远不要离开我,好么?”他地声音中带着几分哭腔。

    如月将另一只手也握在齐岳的左手上,“傻瓜,尽说些傻话,我怎么会离开你呢?”

    齐岳扭过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今天,是我允许自己软弱的最后一个晚上,从明天开始,我将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从今以后,再不允许自己因为任何事情而软弱,要永远保持理智状态,永远不让我爱的人和我的朋友们受到任何伤害。”

    如月看着齐岳发红的双眼,缓缓将他拉到自己身边,让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肩膀上,“说吧,说出来或许你心中会好受一些。不论你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不会怪你的。”

    倚靠在如月的肩膀上,闻着她身上那淡淡的香气,齐岳仿佛在奔腾的大海中找到了一根浮木般,紧紧的依偎着她,“如月,你知道么?当闻婷将自己的身体与我相融合的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竟然是如此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们每一个人。我是天底下最大的混蛋啊!”

    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齐岳的整个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如月静静的听着他的诉说,两人十指相扣,就像一对初恋的情人一般,就那么在车里依偎着,彼此感受着对方的心跳声。

    “当初,我有了明明,我真的很喜欢她,在成为麒麟之前,我从未想到过我齐岳也能有一位这么漂亮的女朋友。那时候,我心中的满足简直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可是,后来我又遇到了你,遇到了闻婷,你们的美貌令我为之心动。虽然我依旧很爱明明,却难以克制的也先后爱上了你们。那时候我从来没想过,这样做对你们是不公平的。后来,你们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却依旧没有怪我,依旧默默的爱着我,令我内心中更加满足了。虽然我也感觉到了一些危机,也感觉到了你们彼此内心中的一丝不满。但是,那时我却始终用扎格鲁大师所说地麒麟需要四个女人才足够来安慰着自己。直到闻婷为我而死的那一刻我才明白,虽然我们彼此都深爱着对方,但是,我对你们的付出却远远不如你们对我的,我真的好后悔,但是。到了现在,我却已经舍弃不下你们任何一个人了。因为你们的关系。令我对自己的自信越来越强,甚至傻傻地以为任何女人我都是有可能得到的,从小养成地痞子和流氓气息,令我对美女的免疫力极差极差,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我有了这次的打击,永远无法弥补的打击。”

    说到这里。齐岳已经泣不成声了,他的身体在颤抖中下意识的流露出一丝邪恶的气息,依偎着如月,他第一次发现,身边地女人对自己竟然比生命还要重要。

    如月轻叹一声,道:“其实,当你和明明在一起的时候,我对你还没有那种感觉。可是。随着后来的发展,我却发现,人内心的情感是很难控制的住的。我们那次发生关系之后,我甚至想到过退出,但是,我真的做不到啊!齐岳。你不要怪自己,这并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如果说错地话,我们大家都有错。而且,后来不是也很好么?不论是明明还是闻婷,她们都没有要霸占你的想法,即使在我们内心深处都有着没能独占你的遗憾,但是,我们却都选择了接受。因为,在我们心中。都真的爱着你。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也都明白离开你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所以,我们又怎么会勉强另外两个人呢?”

    齐岳深吸口气,突然松开了如月的手,道:“我们去山顶吧。”他擦了一下脸上地泪水,如月并没有发现,齐岳流出的泪水有着淡淡的红色。

    下了车,两人都没有施展自己的能力,拉着手,在已经黑暗的天空下顺着小路缓缓朝山上走去。

    “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吧。”当两人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走到半山腰的时候,齐岳突然停下了脚步。

    如月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和雅典娜有关吧。是么?”

    齐岳突然转过身,猛的将如月搂入自己怀抱之中,紧紧的抱着她,让自己地身体完全与如月相贴合,良久没有开口。

    如月轻轻地抚摸着齐岳的背,“告诉我吧,究竟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齐岳点了点头,体内风云力流转,带着他和如月地身体飘身而起,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在风云力的承托下,他们已经来到了天香山顶。

    此时,天香山是非常安静的,一个人也没有,今天的天色很暗,没有月亮,整个山顶上都是一片漆黑,只能看到远方京城内的点点灯光。齐岳抱着如月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双手环绕着她那纤细的腰肢,右手与如月的左手十指交叉相扣,用自己的身体几乎将如月包了起来。

    “那天,我们坐着雨眸派来的飞机抵达了雅典,之后,一切就已经按照上天的安排下开始了……”齐岳开始静静的讲述,将每一个细节都详细的说了出来,包括他对雨眸内心的想法,都毫无保留的说给如月听。听着他的讲述,如月静静的靠在齐岳肩膀上,虽然她的心情在随着齐岳的故事而起伏波动着,但是,她却发现,自从自己和齐岳确立关系以后,还从没有任何一天能够像今天这样如此的平静,如此的幸福。齐岳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对她的眷恋,那并不是身体上的眷恋,而是完全发自内心的。这种被呵护的感觉,令如月觉得,不论自己为齐岳付出多少都是绝对值得的,也在这个时候,她才充分的感觉到齐岳对自己的爱恋竟然是这样深。

    “死了,闻婷死了,帝心雪莲王也死了,他们为了救我一个人的生命而付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闻婷在与我的身体完全融合的时候,她竟然依旧没有半分责怪我的意思,竟然还在用自己最后的气息来安慰着我的心。我为她做过什么呢?什么都没有。她最后还是没有逃脱巨兽活舍利的命运,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如果我没有被雨眸所吸引,如果我小心一些,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就算是无法战胜那些强者,至少跑还是可以做到的,正是因为我过于相信雨眸,才会造成这么多人因我而死。如月,我的心真的好疼好疼,疼的令我无法呼吸……”

    终于说完了一切,齐岳眼中的神光完全收敛,灰白色的目光看着雨眸,在黑暗之中,他流出的血泪已经沾湿了如月白色的衣服,只不过此时的两人却都没有感觉到。

    “齐岳,……”如月刚说出两个字就被齐岳打断了。紧紧的搂着她,齐岳喃喃的道:“什么都不要说了,好么?不要安慰我,也不要责怪我。我现在只想这样抱着你。我已经失去了闻婷,我绝不能再失去你和明明。以前的我,总是容易冲动,即使是从远古巨兽时期回来以后,有了轩辕剑,令我认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多少对手。我的错,不仅是在雨眸身上,同时,也在自己身上。从明天太阳升起的那一刻开始,我将变得理智起来,今后,不论是在什么情况下,我都一定要将所有的一切计算清楚。也从明天开始,我再也不和你们分离,用我剩余的生命,来永远的守护着你们。”

    如月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湿湿的,那是齐岳的泪水,从他开始讲述自己在西方的经历时,泪水就没有停止过流淌,那是悔恨的眼泪,也是对闻婷和克林斯曼、帝心雪莲王死去的悲伤之泪。他说的很对,此时的他,正在将自己软弱的一面完全呈现出来。只有这样,才能令他心中的郁结完全抒发。齐岳的身体很冷,如月小心的将自己的体温散发出来,温暖着他的身体,淡淡的光芒散发着,就像齐岳说的那样,任由他抱着自己的身体,依偎在一起——

    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多多投票支持小三吧,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