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真正的雅典娜女神和她的姐姐(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

    那俏丽的身影,绝美的容颜呈现在所有人面前,但此时,她却早已经泪流满面。

    现在的雨眸,才是真正的雅典娜女神啊!一身金色的连体盔甲,将她的娇躯完全笼罩在内,铠甲和她的身体完全契合,没有一寸肌肤裸露在外,在那金色的铠甲之中,只有她那绝色的娇颜和一头紫色长发露在外面,泪水不断的顺着她那绝美的面庞流淌而下,虽然她身上散发出的神圣气息甚至已经超过了教皇马尔蒂,但此时的雨眸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破坏了她那原本无比神圣而高贵的外表。

    那圆形的盾牌比上次和齐岳战斗时看上去更加有光泽,盾牌表面上十二星座图案分别浮现在边缘,仿佛活的一般轻轻的律动着。原本的权杖已经完全变成了金色的长矛,长矛那如同剑一般的矛锋上如同一汪秋水般,光华流转其上,连灰尘也无法落在其上。

    雨眸的身体刚一定形,她没有去追击被那锋锐一矛震退的双子座神秘少女,手中长矛几乎在第一时间插在地面上,娇躯带起一道金色的残影,瞬间来到了齐岳身边,接住了他从空中滑落的身体。紧紧的从后面搂住他的身躯,她眼中流露的,不仅是悲伤的光芒,同时也是深深的绝望。此时此刻,她虽然已经成为了真正的雅典娜女神,但是雨眸这一生中,还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的痛苦过。

    双子在地面上一个灵巧地翻身,勉强站稳身形。她的胸前不断起伏着,眼中的眸光充满了怨恨与愤怒,她没有去看雨眸,目光完全落在齐岳身上,而此时,先前交战的星座守护者们也都停止了彼此的战斗,所有的视线。都在齐岳和雨眸身上集中。

    梅菲斯特眼中流露出强烈的兴奋,脸上地肥肉都随之颤动。“小姐,太好了,终于成功了。”

    雨眸没有理会他,此时,在她眼中只有生命已经完全流逝,接近死亡边缘的齐岳。庞大地神力,毫无保留的朝齐岳体内奔涌而去。使齐岳的皮肤表面渲染上了一层莹然金光。

    庞大的能量气息令齐岳看上去似乎好了一些,但眼中的死寂却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对不起,对不起,齐岳,齐岳……”雨眸已经泣不成声。虽然她的神力能够暂时保住齐岳的性命,但是,现在却已经没有太大地作用了。齐岳的生命已经注定即将完结。他体内的自然之源能量被雨眸完全吸收,就连他最后的生命力也随着自然之源一同进入了雨眸的身体。虽然身上没有致命的伤害。但是,此时他身体所有机能都已经衰竭。即使是雅典娜女神,雨眸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将齐岳的性命从死神手中夺回来。毕竟,她的能量并不能起死回生,并没有那样地效果啊!

    齐岳的眼中同样也只有雨眸,他发现。眼前的一切都已经变成了黑白两色,雨眸的声音他还勉强能够听到,但那绝色的娇颜在他眼中却早已经变得模糊了。

    “为什么?让我知道为什么?”齐岳的声音很平静,甚至听起来并不虚弱,但却极其艰涩,每一个字都很艰难地从口中吐出。

    雨眸眼中的泪水流淌的更加厉害了,滴落在齐岳胸前,沾湿了他的衣襟,但此时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不断的哭泣。拼命的用自己的神力维持着齐岳最后一丝气息。她知道,只要自己的神力一撤掉。那么,齐岳的生命立刻就会消失。

    “齐岳,你这个傻瓜,你这个傻蛋,为什么?你为什么要为了这个女人做出这么多的牺牲。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双子突然如同疯狂了一般朝着雨眸和齐岳冲了过来。没有人阻止她,因为星座守护者们都知道,即使雨眸并不还手,双子也不可能破开她地防御。

    双子一直冲到齐岳面前一米处才停了下来,“齐岳,你不是很聪明么?难道你就看不出来,这一切是一个圈套,这个女人只是在利用你而已。而你却真地傻傻的被她所利用。你不仅破坏了我地一切,也断送了自己的一切啊!”一边说着,她一把拽下了脸上的面纱,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即使齐岳已经接近死亡的边缘,但是,当她真切的看到眼前这个女人的容貌时,他的身体还是不禁剧烈的颤抖起来,情绪难以控制达到了激动的巅峰,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似乎是始作俑者的女人竟然会是她。

    “怎么会,怎么会是你……”眼前依旧是一片模糊,但是齐岳却清晰的认识眼前这个女人,曾经在一起生活过的女人啊!他又怎么会忘记那种美艳而温柔的容颜呢?

    “云姐,你,怎么会是你。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这一切,究竟是……”说到这里,齐岳剧烈的喘息起来,但是,空气对他的身体已经不再有任何作用。雨眸吓得赶忙将输入齐岳体内的能量再一次增加,勉强维持着他的生命。

    是的,那个神秘女人,那个将教廷高手带来的神秘女人,那个策划劫杀雨眸的人,竟然是第一个进入齐岳心扉的女人,也是当初第一个令他产生好感,第一个给了他家的感觉的女人啊!她就是——沈云,一个齐岳绝对想不到的女人。

    “难怪,难怪在你那一声惊叫中我受到了情绪的影响,那就是你说过的心灵风暴能力吧,难怪我始终觉得你的声音是如此熟悉,云姐,我怎么也没想到,对手居然会是你。”

    沈云此时和雨眸几乎一样的泪流满面,只不过她地表情却要比雨眸复杂的多。雨眸只是单纯的悲伤。而在她的眼眸中,却充满了不甘、怨恨、悲伤等等复杂的情绪,看着齐岳,她缓缓抬起手,指着雨眸,“为什么?齐岳,你想知道为什么吗?好。我告诉你,我告诉你所有的一切。我想,现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明白了。原本是我所设下的局,最后承受苦果地却依旧只是我自己。马尔蒂,是不是这样,你根本就没有诚意与我合作。”

    远处的教皇依旧站在那里,但是他地声音却可以令在场每一个人都清晰的听到:“神秘的双子小姐。你现在猜到似乎已经有些晚了。不错,你当初对我的许诺已经非常令我动心,可惜的是,在你向我许诺之前,我已经答应了雨眸小姐。你觉得,如果让我选择合作对象的话,我是会选择你,还是选择已经继承了雅典娜神诋的雨眸小姐呢?不论你有什么样地身世。我最后的抉择都会是一样的。不错,我很同情你的遭遇,或许是上天对你的薄待,可惜的是,作为教廷的领导者,我必须要有一个正确的选择。”一边说着。马尔蒂全身突然金光大放,下一刻,他已经来到了雨眸身边,先前平和地神圣能量顿时比之前庞大至少五倍,将沈云一方的星座守护者完全锁定,局面已经完全定下,雨眸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他也没必要再做遮掩了。

    沈云看着马尔蒂的目光流露出深深的怨毒,“我承认,今天我输了。我输在太过自信。”说道这里。她地目光从雨眸和马尔蒂脸上扫过,“但是。我并不是输在你们手上。雨眸,你不得不承认,这次虽然是你设下的陷阱,但是,如果不是齐岳,今天的结果未必是这样。”

    雨眸深吸口气,勉强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黯然道:“姐姐,你也要知道,如果不是齐岳,我也不会给你这次的机会。”

    沈云愣了一下,深深的看了雨眸一眼,“或许是吧,如果不是齐岳,你也未必会如此大胆。我明知道这是你布下的局却依旧敢冲进来,是因为我等不起,也不能再等,这几乎是我唯一的机会,胜者为王,我输了,但是,你赢的很光彩么?你利用了齐岳唯一的弱点,那就是对美女地抵抗力太差。如果不是你欺骗了他地感情,你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么?”

    雨眸缓缓低下头,看着怀中那散发着死亡气息地齐岳,她的泪水竟然变成了金色的。

    齐岳的眼珠已经无法移动,不论是神色还是目光,都没有任何波动,只是在雨眸的神力支持下,静静的倾听着。

    沈云目光中其他的情绪逐渐减弱,事情既然已经注定,就算再怨恨又能如何呢?她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成为雅典娜的机会。此时的她,眼中所剩余的只有悲伤,“齐岳,你不是要知道事情的真实情况么?那好,我现在就告诉你。”

    深吸口气,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光芒,他此时的心情已经无法形容,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去想什么,心中的死寂,完全令他大脑一片空白,只能静静的听着沈云的述说。

    沈云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看着齐岳,道:“这件事,要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说。大概在十九年前,希腊的一个普通家庭降生了一对孪生婴儿,那是一对女婴。那一天,当她们降生的时候,空中天象突然发生巨大的变化,金光流转,医院她们母亲所在的房间完全被金光所笼罩。但是,在那庞大的金色光芒之中,在场的医生、护士以及她们的父母竟然被完全吞噬,连渣滓都没有留下。而奇异的是,这两个婴儿竟然没有受到一点伤害,可是,也正由于这金光的出现,使她们一出生就变成了孤儿。属于雅典城象征的帕提农神庙出现了异常的变化,神庙中出现了象征着十二星座守护者的图案,图案上十二星座变得异常清晰,仿佛活了一样,从那时开始,希腊的当权者就知道,新一代的希腊守护者已经诞生了,而这一代的守护者竟然就是雅典城的象征,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啊!”

    说道这里,沈云停顿了一下,目光看向雨眸,而此时雨眸也刚刚抬起头,正好与他的目光相对,两人的眼神在对视之中,都流露出一丝奇异的感觉,沈云深吸口气,“这对一出生就变成了孤儿的孪生女婴,就是我和雨眸。”说道最后几个字,她一字一顿,说的异常沉重。

    齐岳的身体又一次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使雨眸释放的神光发生了一丝淡淡的波动,雨眸心中一紧,赶忙将与沈云对视的目光转移到齐岳身上,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神力,小心维持着齐岳身上的最后一丝气息。

    沈云继续道:“是的,我们就是那对孪生的女婴。我是姐姐,雨眸是我的孪生妹妹。齐岳,我知道,你现在一定非常奇怪,既然我们是孪生姐妹,那为什么我和雨眸竟然没有任何相像的地方么?其实,这个问题并不难解释,因为一直以来,你所认识的沈云,从来都不是本来面目,而我本来应该的名字用炎黄文来说,应该是雨云。”

    雨眸突然激动的大喊道:“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雨云丝毫没有被她身上骤然大涨的光芒所影响,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神色,“你怕了么?你现在还有什么可怕的?事情都已经注定,你我的结果也已经注定,齐岳就要死了,他已经不可能再成为你的威胁,你想从他身上得到的东西也都已经得到了。欺骗过他的感情,难道还不能让他死前知道所有的一切么?用炎黄的话来说,就算死,也不要让他做一个糊涂鬼吧。”

    雨眸愣了一下,她始终流淌着泪水的目光看上去有些呆滞,光芒闪烁,又一次将目光集中到齐岳脸上,她并没有再说什么,甚至在场的教皇马尔蒂和其他的星座守护者们也都希望能够听到所有的始末。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