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寒玉精魄戒(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

    齐岳重新回到了宴会厅之内,而张骢啸却依旧站在阳台上,只不过,他现在是面向宴会厅内,依靠在阳台的门边,目光正好对着主席台的位置。他的身体还是被完全麻痹了,根本无法移动,但他的姿势却被齐岳调整的非常自然,从外表来看,是没有任何破绽的。

    拍卖会此时已经重新开始了,因为刚才与张骢啸的交谈,已经有一件拍卖品被卖了出去,齐岳回到如月身边,如月看看他,在看看在阳台那边的张骢啸,不禁流露出询问的目光。

    齐岳微微一笑,低声道:“放心吧,你哥哥只是叮嘱我今后要对你好一点。他说阳台那边的空气比较好,比这里的冷气舒服,所以就在那边看着拍卖会了。”

    如月对齐岳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的,已经重新将目光落在了主席台上。

    张骢啸的话对齐岳并不是全无作用的。此时已经从拍卖会刚开始的冲动冷静下来,看着台上的拍卖,齐岳并没有再出价,确实,在这样一个拍卖会上,如果龙域集团持续高调的话,确实对今后的发展非常不利,为了如月着想,齐岳决定偃旗息鼓,静静的看着剩余的拍卖品一件一件的被拍出,却再没有出价一次。

    随着齐岳的“半途而废”,拍卖呈现出百家争鸣的情况,后面三分之一的拍卖品也确实比前面那些要珍贵了许多,虽然没有齐岳的加入。但因为之前拍卖会热烈地气氛,重新开始后,每件拍卖品最后的成交价都比底价要高出许多。

    那个王姓妇女接连拍得了几件不错的拍卖品,就像之前齐岳挑衅她时那样,每成功一次,她就会向齐岳这个方向投来一个得意的目光。

    拍卖品一件件的减少,已经进入了拍卖的尾声。再又得到了一件拍卖品后,王姓妇女有些志得意满的朝齐岳和如月地方向走了过来。

    如月脸色不变。仿佛根本就没有看到这个人似的,齐岳地脸色就更加平静了,在他眼中,对方只不过是一个小丑而已。

    “怎么?半途而废了么?还是举而不坚了呢?”王姓妇女走到齐岳和如月身边站了下来,她的目光虽然是朝着主席台的方向,但压低的声音恶毒的向齐岳挑衅着。

    齐岳嘿嘿一笑,下流的话题他会怕么?“举而不坚?难道你看过么?不。你当然没有,恐怕你这一辈子都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阿姨你实在不适合我地胃口啊!不如,我给你起一个太阳国的名字好了,叫什么好呢?就叫下垂奶袋子吧。你看怎么样?”和王姓妇女同样的不动声色,同样的压低声音,但是,他的话却更要恶毒的多了。

    “你……”在齐岳的刺激之下。王姓妇女不禁提高了声音。顿时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地光芒,齐岳将右手食指压在自己唇上,“嘘,素质,王总,你可要注意素质啊!”

    王姓妇女的脸色已经变得异常难看了。如果不是有脸上的粉来遮盖,颜色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

    主席台上司仪那清脆的声音依旧和开始时一样,“好了,今天到这里,我们的拍卖会已经即将结束了。马上,我们将开始拍卖今天最后一件拍卖品,也就是之前龙域集团地齐先生所捐赠的那枚特殊戒指。”一边说着,有礼仪小姐捧着托盘走了上来,在托盘上红色绒布的衬托下,齐岳之前递给司仪的那个精致木盒。赫然在上。

    “底价。底价是五千万。”说出这个数字,司仪也不禁有些心虚。毕竟。今天全部的物品成交价格,也不足这个数字啊!

    王姓妇女可抓到了机会,不屑的道:“随便拿一个盒子出来,就说价值五千万么?当我们是什么?就算这是慈善晚会,也用不着这样来欺骗大家吧。”

    她的话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种种置疑的目光都朝齐岳的方向集中过来。

    齐岳如同闲庭信步一般,缓步走到了主席台前,微微一笑,道:“我也明白,各位嘉宾很难相信这一枚小小地戒指竟然会有如此高地价值,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这枚戒指地价值,却远远要在我所报的底价之上。因为,它是独一无二的。”

    一边说着,齐岳已经迈上了主席台,主席台距离下面的距离有一米左右,他确实是迈上去的,动作非常优雅而自然,并没有给任何人带来突兀的感觉,当有人对他刚才的动作产生惊讶的时候,他已经来到司仪身边,将那个精致的木盒接入到自己手中。

    目光扫向全场,齐岳淡然一笑,道:“既然大家都有所怀疑,那么,就让我将它展现在大家面前。我想,只需要用眼睛看,你们就能够完全理解我所说的一切。”一边说着,他一只手将木盒托在掌心之上,另外一只手则将木盒那精致的盖子缓缓开启。

    齐岳的动作很慢,所有人的目光此时都完全集中在了他的手掌之上,毕竟,每个人都想知道,这被他称之为价值五千万的戒指,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宝物。五千万啊!那已经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了。

    木盒的边缘开启了一道缝隙,就在所有人都期待的情况下,台上的司仪身体突然微微颤抖了一下,眼中的目光瞬间变得有些呆滞了,因为,她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寒流瞬间从戒指中传了出来,那冰寒的感觉,不禁令她的身体有些颤栗。

    肉眼可见的一层淡淡白雾从木盒中飘逸而出,司仪所感受到地一切很快也被其他的嘉宾们所清晰的感觉到。那冰冷的气息在这炎热的夏季,给每个人都带来了清爽的感觉。随着盒子逐渐开启,这股冰冷的气流也变得越来越强烈起来。

    整个宴会厅,数千平米之内,温度正在这一层淡淡地白色雾气影响下不断的降低着,墙壁上地温度计,从二十五摄氏度已经降到了二十摄氏度。而且还在不断的下降。

    齐岳的目光有些凝固了,看着手中的木盒。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

    温度的改变,以及那白色的雾气,使全场嘉宾地注意力更加集中起来,此时,木盒终于在齐岳最后的手指拨动中完全开启,顿时,一蓬白雾散发而出。冷冽的气息使温度计的指针停留在了十五摄氏度的位置。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啊!竟然将一个如此宽阔的空间温度降低十度之多,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白雾逐渐朝周围散去,随着温度的降低,它已经逐渐地消失了。在白雾之后,木盒中的戒指终于揭开了神秘的棉纱,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蓝色,首先,每个人都看到了蓝色。就在这一刹那间。那呈现在他们眼前的蓝色,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他们脑海记忆中的最深处。那时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地晶莹,纯洁的蓝色,闪烁着天青的光彩,淡淡的蓝光,伴随着那清冷的气流。给所有人都带来一种强烈的震撼感。

    蓝色,是戒指的主体,看上去,它非常的纤细,明显是一枚女士戒指,即使是最纯净的水晶,也无法和它的晶莹媲美,简单地蓝色戒指上,并没有过于华丽地花纹,也没有女性最爱的钻石。就是一个简单地素圈。但是,却留给了每个人最深刻的印象。

    齐岳将那蓝色的戒指从木盒中取出。众人吃惊的看到,那戒指自身竟然散发出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芒,虽然并不强烈,但是,光芒却明显是真实存在的,清冷的气流随着它离盒而出,变得更加明显了,蓝色的戒指,整体仿佛透明的一般,但是,在戒指的主体内,却又似乎有着一层白色的气流氤氲游荡着。

    齐岳眼中光芒一闪,全场的灯光同时熄灭,但是,灯光的熄灭却并没有引起宾客们的慌乱,因为,在突然变得漆黑的宴会厅之中,齐岳手上那一团无比清冷的蓝色光芒变得更加清晰了。它就像高高在上的明月被齐岳举在手中,蓝色的光芒令每一人都清晰的看到。

    “它,并不是钻石,但是,确实冰的结晶。在这个世界上,我可以保证,除了我以外,没有人再能拿出这样的戒指。简单来说,它是玉石雕琢而成的。乃是万年寒玉的精魄所在。或许,大家对我的话会有所怀疑,但是,我想它所表现出的气息,已经足以证明一切了。”

    是的,齐岳手中的戒指,材料正是来源于那万年寒玉之中,经过轩辕魂的雕琢,目前也只是提纯出这一小部分寒玉精魄而已。在齐岳的建议下,轩辕魂依靠着轩辕剑的锋锐,在齐岳体内将它雕琢成了戒指的形状,没有任何的纹路,因为根本不需要,那世间最为晶莹的蓝色,已经成为了它最炫丽的光彩,根本不需要任何的修饰来衬托。

    灯光重新亮起,之前的黑暗就像专门为了寒玉精魄戒而准备的似的,“好了,我想,拍卖现在可以进行了。”齐岳将寒玉精魄戒指重新放回木盒之中。目前来说,除了身上的神器和麒麟八珍之外,这可以算是他身上最为珍贵的宝贝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将它拿出来,作为这次慈善拍卖酒会的拍卖品。当然,他这样做自然有着自己的目的。

    司仪甚至不知道齐岳是什么时候下了主席台的,她的目光已经完全凝固在了木盒中的寒玉精魄戒上,没有女人是不喜欢首饰的,尤其是这种独一无二,又有着特殊意义的首饰。那淡淡的寒气,她距离最近,完全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寒流涌动,如果在夏天能够带着它,完全是一个移动的空调啊!单是这一点,它的价值已经难以估量,尤其是,它竟然完全是天然的。万年寒玉,这个词汇似乎只是出现在小说之中,但经过了齐岳的展示之后,在场的嘉宾亲眼看到那充满震撼的蓝色,都已经再没有任何怀疑。

    “太不可思议了。”司仪有些呢喃的说道,“我从事拍卖行业,也已经有了接近十年的时间,但是,即使是在国外,我也从未见过如此出类拔萃,哦,不,是如此独一无二的至宝。钻石固然珍贵,但是,和眼前的寒玉比起来,却已经黯然失色。作为一个女人,我真的很想将它据为己有,我现在已经完全相信它那五千万的底价是值得的,虽然它只是一枚戒指。各位尊敬的嘉宾,我想,我们可以开始今天最后一次的拍卖了。大家请出价吧。”

    寂静,全场完全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但是,在场的每一名女士,即使是海如月,眼中也都不禁散发出了星星般的光芒,宝剑配侠士,而这样的极品饰物,自然是女人的最爱。从寒玉精魄戒出现的那一瞬间,它就已经完全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那王姓妇女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对齐岳的怨恨,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牌子,郑重的道:“齐岳先生,如果之前我对您和龙域集团有什么施礼的地方还请您原谅。能够将如此珍贵的宝物拿出来进行慈善拍卖,您的行为,我想,已经足以让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感到由衷的尊敬。它简直是太美了,我想,作为它之前的拥有者,您一定给它起过一个名字。”

    齐岳微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这个王姓妇女此时看上去似乎不再那么讨厌了似的,“当然,独一无二的它自然有着自己的名字,我就叫它远古之心吧,来证明它的久远。万年以上的积累,才有了这寒玉的精魄,它是完美的,至少,在我心中是这样。”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