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跳舞,我是你的男人(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

    司仪眼中疑惑的光芒更盛了几分,不仅是她,就连在场的嘉宾也已经有不少人认为齐岳十来故意捣乱的,如果不是因为他与海如月同来,恐怕已经有人发出异议了。

    齐岳不再理会司仪,转身走回了自己先前的位置,拉起海如月的小手,脸上的笑容中多了几分神秘的光彩。

    司仪在请示了妇联主席之后,终于还是收下了齐岳的这件捐献品,按照拍卖的规则,底价越高的拍卖品,就排在越后面,而齐岳所标出的底价,显然是所有拍卖品中最高的一件了。

    “好了,我们的拍卖会现在正式开始,首先,我们要拍卖的这件藏品,是由法国总统送给我国主席的一件礼物,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名叫黑珍珠。”司仪的专业表现出来,先拉出一个高调,眼中神秘的光芒扫向下面的嘉宾,将众人的好奇勾了起来。

    “大家不要误会,我所说的黑珍珠,可并不是真正的珍珠哦。或许,大家也曾经听说过它的名字。它的全名是,路易十三黑珍珠。路易十三是最古老的白兰地品牌,有着极其悠久的历史。而路易十三黑珍珠,更是路易十三中最经典也是最奢华的干邑,它由一千二百种原产于法国大香槟区四十年到一百年的生命之水酿造而成,其珍贵的价值,已经不禁是品尝,更具有非常高的收藏价值,全球限量七百六十八瓶。而我们今天所要拍卖的这一瓶,更是其中地一号,有非常明显的标注。不论从法国总统的赠送价值还是从这瓶路易十三黑珍珠本身来看,它都是酒类中最珍贵的藏品,即使是它的瓶子,也是由人工雕琢而成的水晶,上面镶嵌着高纯度的银色花饰。作为今天地第一件拍卖品。它的底价是三十万人民币,每次加价一万人民币。”

    众所周知。在拍卖会地第一件拍卖品一向的作用只是引路而已,但是,这瓶路易十三黑珍珠立刻就勾起了齐岳的兴趣,要知道,他对酒可是非常喜欢的,但是,他也从没听说过有什么酒能够卖道这个价格。

    “三十五万。”底价刚一出来。下面立刻就有人报价了,报价的,正是手持四十四号牌,之前被齐岳耍了一下的恒源集团王姓妇女。

    如月低声在齐岳耳边道:“这瓶酒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它地号码上,七八六十八瓶路易十三黑珍珠,在国内的价格大概是六万到七万一瓶,加上那些噱头,才会有了这样的底价。”

    齐岳点了点头。他已经打定主意要花钱了,自然不会在乎这拍卖品价值几何,立刻举起了手中的号牌,道:“龙域集团,四十万。”

    那个王总显然是想要在拍卖会上找回面子,不等其他人出价。立刻回击道:“五十万。恒源集团。”

    齐岳冷哼一声,挑衅的看了一眼那个王总,淡然道:“龙域集团,一百万。”

    他的话,不禁让台下一片哗然,一瓶酒出一百万,这实在是有些过了,不过,看到齐岳身边的海如月,众人多少还能理解一些。毕竟。平时海如月的龙域集团也没少在慈善业出力。

    不过,齐岳地报价却引起了一个人的不满。那就是如月的亲哥哥张骢啸,他皱眉的看着齐岳,不着痕迹的走了过来。

    那个王姓妇女显然被激怒了,“一百二十万,恒源集团。”

    齐岳目光看向她,微微一笑,将号牌递给如月,道:“恒源集团不愧是慈善事业的先锋啊!在下非常敬佩王总地魄力和为慈善事业出力的善心,就将这瓶酒让给您吧。”他又不是傻子,虽然之前他曾经说过要拍下所有拍卖品的话,但这些拍卖品不论是卖给谁,只要价格足够高,对于他来说都是为慈善事业做了贡献了。

    此时,正好张骢啸走到了如月身边,突然听到齐岳退出了,他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不禁下意识的向那个恒源集团的王姓妇女投出一个怜悯的目光。

    那王姓妇女本来不是傻子,实在是之前被齐岳气的快吐血了,所以才会如此冲动,此时想要后悔也已经晚了,一瓶酒被炒到了一百二十万的高价,她现在就算想要反悔也来不及了,在这样的价格上,自然也不会有谁和她来争,这第一件拍卖品,自然就落入了这位王总手中。虽然拍卖成功,但是,她看着齐岳和如月的目光却更加怨毒了,虽然掩饰地很好,但精神力超群地齐岳又怎么会感觉不到呢?但是,他会在乎么?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第一件拍卖品就以高价成交,顿时让台上地全国妇联主席流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开始就这么高调,后面的拍卖显然是不会平静了。

    微微一笑,齐岳眼中流露出胜利的光芒,重新从海如月手中接过号牌。

    张骢啸低声向如月问道:“他不是疯了吧,刚才如果王总不接招的话怎么办?”

    如月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很自然的道:“那我们就买下来被。不是我买的,是他,他只是以我们龙域集团的名义而已,钱是他出,哥哥不需要担心。”

    听如月这么一说,张骢啸顿时放松下来,毕竟,龙域集团虽然有钱,但也绝不是大风刮来的。

    听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如此给自己留面子,齐岳不禁有些感激的向她露出一丝微笑,如果不是众目睽睽的情况下,恐怕他已经扑上去给如月一个香吻了。

    很快,第二件拍卖品开始拍卖了,这一次,齐岳并没有急着出价。拍卖品是一块古砚台,显然非常有收藏价值,底价是一百万,竞价的过程明显不像之前那么**迭起,随着众人地缓慢加价,一会儿的工夫,砚台的价格被抬到了一百二十万。而那位王总似乎被对之前的冲动很受伤,也和齐岳一样。没有急于出价。

    “一百五十万。”齐岳终于开口了,他这一开口,立刻就将价格向上提高了四分之一。

    此时,所有嘉宾看向齐岳的目光已经有些异样了,齐岳很清楚那些目光代表的是什么,这些人显然是把自己看成了搅屎棍子,他这一开口。全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齐岳报出这个价格的同时,似笑非笑地目光已经落在了那个王总身上,眼中的光芒明显包含着挑衅地意思,似乎再说,有本事你继续来啊!

    古砚台的实际价格,其实也只不过在一百二十万左右,加到了一百五十万,就已经远超过了这个价值。恒源集团的王姓妇女这一次没有冲动,冷冷的横了齐岳一眼,并没有吭声。

    “还有继续加价的么?”司仪微带欣喜的道,毕竟,她的佣金是和拍卖会总价有关地,而照目前来看。今天的拍卖总价显然不可能低。

    在场的都是商界精英,虽然全是女性,但能够参加这个酒会,他们都有着出类拔萃的智商,面对一个不合理的价格,即使是为了慈善募捐,她们也不会向之前王姓妇女那样冲动。

    “一百五十万,第一次。”

    “一百五十万,第二次。”

    “一百五十万,第三次。成交。”

    毫无悬念的。齐岳得到了这第二件藏品。进行了简单的登记后,拍卖会继续进行。

    在场的女性精英们自然看出了齐岳对王姓妇女地挑衅。也乐得将战场让给他们,毕竟,有人抢着来进行慈善募捐,对于她们来说总是好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齐岳这么希望为慈善事业出一分力的。

    拍卖继续进行,当第五件藏品也有了归属的时候,齐岳已经完全成为了全场的焦点。除了第一件藏品之外,后面的四件拍卖品竟然都被他拍卖成功,而且拍卖成功的价格,也远远超过了底价。往往是其他人将价格报地差不多的时候,他就会突然说出一个要超出百分之二十以上的价格,这样以来,自然很难有人和他进行争夺。

    王姓妇女虽然也有心和齐岳争夺一下,但是,她又怕被齐岳再耍一次,付出无谓的代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齐岳将一件件拍卖品收入囊中而没有任何办法,毕竟,在绝对的金钱压制下,她也只能告诉自己要冷静,等待着后面的机会。

    齐岳始终站在如月身边,一手拿着拍卖牌,另外一只手则拉着如月那柔软而纤细的小手,心中已经对自己目前的资金有了准确的估算。目前为止,四件拍卖品已经让他花了大概在六百万人民币左右,而后面地拍卖品,价格只会越来越高。

    张骢啸看着齐岳地目光变得有些怪异了,心中一直在暗暗想着,齐岳从哪里弄到这么多钱呢?要知道,拍卖会结束后的三天之内,就要将所有拍卖所得到地物品相应金额进行支付,而以他对齐岳的了解来看,这个年轻人虽然有些神秘的色彩,但不论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那么多钱的人。齐岳的拍卖是以龙域集团名义的,也就是说,他所拍卖的一切都是记在龙域集团的名义下,到时候,如果他突然消失了,或者无钱支付的话,龙域集团就倒霉了。作为龙域集团的副总,和直系继承人之一,张骢啸心中难免有些担心,虽然想要出言再次询问自己的妹妹,但当他看到如月望向齐岳的目光时还是不禁忍住了。和妹妹从小一起长大,他还是第一次从妹妹眼中看到如此甜蜜的眼神啊!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并不起眼的男子所带来的。他究竟有什么魅力,能够吸引自己那高傲的妹妹呢?

    张骢啸这边心中在暗暗的猜测着齐岳的资金来源,而齐岳那边可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拍卖在继续进行,而从他手中花出的金钱也像流水一般,只不过一会儿的工夫,当拍卖进行到了三分之二的时候,齐岳已经花出去足足两千万人民币了,他报的价格都很高,自然使如月原本对拍卖品估计的成交总价高了许多。这还是其中他让出了几件藏品给其他人,否则的话,就不止是这个数字了。

    齐岳很精明,虽然他表面上似乎很嚣张似的,但是,在拍卖过程中他却非常有技巧,当一件商品的价格被炒到已经很高的时候,他也会适时放弃,令一些恶意抬价的人陷入其中。那个王姓妇女就已经又有两次上当,虽然不像开始那瓶酒超出的金额那么多,但也是损失不小,眼中的怨毒已经有些无法抑制了。

    “好,在紧张的拍卖之中,想必各位嘉宾也已经有些累了,不如让我们休息一段时间,三十分钟后,再继续后面的拍卖。除了齐岳先生捐赠的特殊拍卖品以外,后面的拍卖品总价值也要超过前面拍卖品的总和,请大家拭目以待吧。”司仪在微笑中暂时中断了拍卖会,而此时,侍者们适时出现,将各种各样的酒水、点心送了上来,补充之前消耗的。

    之前还寂静的宴会厅重新变得嘈杂起来,随着优美而缓慢的音乐旋律,这些商界的女性精英们各自按照自己的圈子聚拢在一起,而讨论的话题,大多数都是围绕着之前的拍卖。她们的目光频频落在齐岳身上,一些对齐岳和如月之间关系的猜测络绎不绝,他们二人也完全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齐岳正低声询问着如月自己拍到的那些东西价值如何,张骢啸的声音突然从他身边传来,“齐先生,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和你单独谈谈。”

    齐岳将目光转向这高大英俊的男子身上,微笑道:“当然可以。”

    如月眉头微皱,道:“哥,你……”

    张骢啸打断她道:“放心,我不会抢了你心上人的,只是随便聊聊而已。齐先生,不如我们到阳台上去透透气吧,那里的空气应该会比这里好上一些。”——

    喜欢这套书的朋友们踊跃投票支持小三吧,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