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霸王花殇冰(下)(求月票)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

    齐岳微笑道:“后来你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一切,是么?”以陆殤冰的能力,就算最优秀的特种兵恐怕也不是她的对手,她有着豹的速度,再加上从小严酷训练得来的能力,又岂是普通警察可以比拟的呢?

    陆殤冰点了点头,道:“是的,在搏击测试中,我击败了所有人,包括考官在内。所以,我最后被录取了。”

    齐岳有些疑惑的道:“可是,你并没有大陆的身份证件,他们怎么敢用你呢?”

    陆殤冰淡然道:“我是有证件的。在来到炎黄替黑暗议会办事之前,因为我的炎黄血脉,黑暗议会用特殊渠道帮我伪造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身份,凭借着身份证件,加上我的实力。我成为了炎黄一名警察。后来,随着几次特殊任务的完成,我就成了现在的这个分局刑侦大队的队长。我的资历虽然不够,但实力却令上面对我刮目相看,是破格提升的。”

    齐岳笑了,“真有意思,以前,就算你打死我,我也想不到你居然会成为一名警察。”

    陆殤冰又一次低下了头,“齐岳,你恨我么?”

    齐岳微笑道:“如果我恨你,你觉得我会将自己失去能力的情况告诉你么?现在,你应该不会认为我还在欺骗你了吧。我想,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一切。”

    陆殤冰有些痛苦的点了点头,“我知道说对不起没有任何作用。但是,齐岳,当时我……”

    齐岳轻叹一声,道:“我不怪你,当时是我太大意了,忽略了你地感受。恐怕换了别人也同样会以为我是个色鬼的,毕竟。那样的解毒方法是在太骇人听闻了。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你是个可怜人。殇冰。珍惜现在的生活吧。你既然已经脱离了黑暗议会。今后就不要再想以前发生的一切。就当是重新获得了一次生命,好好把握这次机会,我想,你一定会得到应有的幸福。”

    陆殤冰的肩头微微耸动着,“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我差点要了你地命。你却一点都不恨我。为什么,齐岳。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她面前的地面已经有些湿润了,被她那晶莹地泪水所打湿。

    齐岳莞尔一笑,道:“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可不要以为我是什么好人。如果你换成个男的,或许,我早就吧你杀了。我以前是个流氓,是个痞子,对于美女的免疫力一向是很差的。自然也要宽容的多了。”

    陆殤冰猛的抬起头,看着齐岳。道:“不,你不是那样的人。绝对不是。”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你看,我说实话你偏偏不信。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嘛。这没有什么好隐瞒地。当然,你的经历也确实打动了我,我说过。和你一样,我也是一个孤儿,同命相怜,我们都有自己的伤心事,又有什么好责怪的呢?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你也不需要多想什么。其实,我也找过你的,但却一直没有消息。看到你现在成为了一名警察,我真的替你高兴。好好活下去吧,炎黄是适合你的地方。”

    陆殤冰泪眼朦胧地看着齐岳。喃喃的道:“是你给了我这次的新生。但是,我真的能够脱离黑暗议会么?只要他们想。就一定会找到我的。连我自己都很奇怪,为什么过了这么长时间,他们却依旧没有来寻找失踪的我。”

    齐岳道:“这没有什么可奇怪地。你们黑暗议会这次来的高手确实不少,但却铩羽而归。或许你还不知道,为了那个所谓的圣源,教廷来的高手比你们更多。一名枢机主教带领着五名红衣大主教,再加上圣骑士和光明骑士啊!黑暗议会的事情你不需要担心。我帮你解决吧。”

    “你?你怎么帮我解决。你的意思是要告诉我,黑暗议会这次来炎黄损失惨重,现在还顾不上我的事么?”陆殤冰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惊喜。她十分喜欢现在的生活。尤其是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她也适应了现在的一切。她一直都很怕,很怕黑暗议会会重新找到她,对于背叛者,黑暗议会地处理她再清楚不过了。

    齐岳道:“你可以这么理解。克林斯曼这个人你知道么?”

    陆殤冰全身一震,道:“当然知道,他是十三黑暗议员之一,也是最强地吸血鬼。掌控着吸血鬼中最强大的家族。号称血族第一高手。”

    齐岳道:“这个人现在已经回黑暗议会去了,我和他还有几分关系,回头我请他帮忙处理一下,让黑暗议会不要再追究你地事情就是了。”

    “你认识克林斯曼亲王?可是,你明明是和我们黑暗议会作对的啊?”陆殤冰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光芒。

    齐岳眉头微皱,道:“你现在已经脱离了黑暗议会,不要再用我们这个词了。我只能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黑暗议会中也未必就全是坏蛋,你不就是一个例外么?”

    陆殤冰苦笑道:“如果你知道我手上沾染了多少血腥,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说。”

    齐岳叹息一声,道:“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你是被黑暗议会制造出来的杀手,难道你有选择的余地么?你能走到现在这一步,就证明了你内心纯真的一面。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给自己一个机会呢?放心吧,这件事我一定会帮你的。套用炎黄一句古话,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陆殤冰沉默了,双手捏着自己的警服。身上地气息明显有些不稳定,“齐岳,我欠你的。不是因为你现在要帮我解决麻烦。我欠你两条命。一条是你的,一条是我自己的。当初,你救了我,解除了我身上的毒素,但我却恩将仇报险些把你杀死。这两条命我永远是欠你的。不论你想让我做什么。今后只需要一句话,我一定会去做。哪怕是违背我自己意愿的。”

    齐岳笑了。“那我现在还缺个老婆,你来做我老婆可不可以?”

    “你肯要我么?要我这么一个曾经是黑暗地人?”陆殤冰目光直直的看着齐岳。

    “呃……,为什么不肯要,没有人天生就属于黑暗地,我说了,那并不是你自愿的啊!不过,刚才的话我确实只是开玩笑而已。你这么漂亮。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凭什么娶你做老婆。更何况,你可能也猜到了,我的老婆可不止一个。”

    “我不在乎,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我欠你的,我愿意用自己的一生来偿还。前提是,只要你肯要我。”陆殤冰丝毫不让的看着齐岳。

    “这个……,殇冰。看来你还是不懂得爱情啊!真正地爱情,怎么能用偿还呢?你当现在是旧社会啊!这对你是不公平的。何况,我根本就没为你做过什么,当初我虽然替你解毒了,但你也让我第一次感受道了男人最美妙的享受。我们谁也不欠谁的。”

    陆殤冰听齐岳说到男人最美妙的享受这几个字,不禁俏脸一红。道:“我认定了的事就不会改变,你现在只需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要我。刚才是你说的想让我当你老婆,说出的话就像泼出地水,是不能后悔的。”

    “我……,坦白说,殇冰,你这么个大美女肯做我老婆,我有什么不肯的呢?只是,我现在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更不用说其他的了。我这几天就要离开京城了。道全国各地旅行,寻觅恢复自身能力的方法。这样好了。等我的能力恢复后。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好么?现在,我实在是没心情说这些,我想,你也能够理解我失去全部能量地痛苦吧。”

    殇冰执着的目光软化下来,“那好吧,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恢复的。就算你真的恢复不了,也一定要回到京城,我等着你。你一天不回来我就等一天,一年不回来我就等一年,要是你一辈子不回来,我就等你一辈子。”

    呃……,真是作茧自缚啊,看来她还真不好糊弄。齐岳心中暗暗的想着。他对陆殤冰确实很有好感,但是,他现在已经有了三个老婆,在临出门前姬德才刚叮嘱过他,而且,他现在的身体又是这种情况,怎么能给陆殤冰什么保证呢?

    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殇冰,我一定会回来的。但是,你不需要等我,感情是要讲缘分的。至少,我们是朋友。”

    陆殤冰看着齐岳,眼中复杂的光芒渐渐消失了,有些梦吟似地道:“齐岳,你知道么?在我发现自己身上地毒已经解除后我的心有多么痛苦。你是我这一生中唯一看中地男人。经过了对你强烈的恨,再到发现自己的认识竟然是完全错误的,我的心里痛苦道了极点。那时候,我都想要立刻追随你于地下。但是,每当我想起你在楼顶时对我说的话,我就告诉自己要坚强的活下来。我心中一直抱着丝侥幸,因为没有找到你的尸体,我还期望着你能够活着。但是,中枢神经破坏是什么情况我再清楚不过了,所以,在我的潜意识中,还是以为你已经死了。现在,你终于又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懂得什么花前月下,也不懂得什么浪漫,但我却并不像你说的那样连爱也不懂,我很清楚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我爱你,真的,当你那次救我到天台,又一次放过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了你。你的实力,你的宽容,都是我以前认识的男人们所无法比拟的。别的我不会说,但我却非常肯定的告诉你,我一定会等你的。等你回来。”

    齐岳呆呆的看着陆殤冰,现在这个时候,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了。

    陆殤冰突然像决定了什么似的快速的站起身,朝齐岳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双脚点地,又一次在齐岳面前展现出她那豹的速度,几乎只是一闪身,就上了她来时开的那辆车。随着发动机剧烈的轰鸣声,汽车如同箭一般窜了出去。

    齐岳目瞪口呆的看着陆殤冰离去,心中突然变得很轻松,殇冰终于明白了他当初的好意,误会也完全解除了,使齐岳的心情非常舒爽,不过,接踵而来的问题也呈现在面前。她说要等自己一辈子,这个问题,自己以后怎么像如月她们解释呢?当初自己和如月一战可就是因为殇冰啊!

    算了,不想了,现在想这么多也没用,还是等自己的实力先恢复了再说吧。遇到不好解决的问题,齐岳并不是选择逃避,而是自动忽略,毕竟,这也不是什么致命的问题。

    观察了一下闻婷,闻婷依旧处于修炼之中,她的脸色已经变得红润了许多,估计再需要一段时间,等体内的能量运转正常后就能清醒过来了。

    陆殤冰并没有让齐岳等待太长时间,一会儿的功夫,随着刺耳的警笛声,她的车飞快的开了出来,刹车带出一声刺耳的尖啸,疾驰中的警车猛的停了下来,那急煞的力度,连曾经飙过车的齐岳看的都不禁一阵心惊,暗道,这可怜的车给殇冰开真是个悲哀啊!

    身影一闪,陆殤冰已经重新来到了齐岳的身边,她的实力确实不弱,没有丝毫喘息的迹象,只是身上的警服看上去微微有些散乱了。

    没等齐岳问她去干什么,陆殤冰已经将自己头上的警帽摘了下来,微微卷曲的长发披散而下,现在的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芭比娃娃,充满活力的娇躯散发着无形的魅力。

    不知道陆殤冰从什么地方弄出一根皮筋,她飞快的将自己的长发梳理成了马尾,使自己看起来更加清爽了。

    “殇冰。”齐岳刚叫出她的名字,就被她打断了。

    “脱吧。在你的朋友醒来之前,应该还来得及。”陆殤冰看着齐岳,俏脸微红的说道。

    “啊?脱?”齐岳很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开始喽,想yd的爽,月票推荐票统统交来。晚上立刻上传。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