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生肖战士 淫荡二人组(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

    小三新书《琴帝》开始正常上传,麻烦书友们持续关注。谢谢.地址:.cmfu.com/showbook.asp?bl_id=173050

    ——————————————————————————————————————————————

    齐岳和海如月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猥琐的两人,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海如月心中暗想,当初齐岳就够**的了,眼前这两个家伙在**中还要加上猥琐。真不知道上天是怎么选的,生肖守护神战士怎么一个比一个怪。

    身份表明,胡光和易安都对生肖守护神战士的事有着极大的兴趣,齐岳和海如月也放下了心中的顾忌,四个人一边吃着饭,海如月将目前生肖守护神战士的情况简明扼要的说了一些。她心中暗暗盘算着,十二生肖守护神战士目前已经出现九个了,就差牛、猪和马没有出现。

    酒足饭饱,胡光阴笑着向齐岳道:“齐兄弟,我们还有许多事要处理。今天就不去你们那边了,回头我和易安把该交代的事情读交给手下们去办,然后就去见你说的那位扎格鲁大师。刚才你说希腊拉了个什么女神。靠,管丫的什么神不神的,直接搞了完事。”

    易安难得赞同胡光的意见,“没错,齐兄弟,你要是不好意思,就交给哥哥我好了。对美女我一向是来者不拒。”

    即使是齐岳,面对两人赤luo裸的话都有些吃不消了,毕竟身边还有海如月在呢,“人家毕竟是女神,昨天我探察的时候,那个不知道名字的紫发姑娘把自己的气息隐藏的很好。而且,我敛息后都被她发现了。这件事我们会解决的。就算他们实力强,我们生肖守护神也不是吃素的。两位大哥还没有正式开始修炼升云决,这件事就不麻烦你们了。不过,我希望以后能借助圣火教的情报网络,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嘛。”

    胡光当即应允道:“这个简单,以后你需要知道什么情报,直接打电话给孟北,孟北是我们的嫡系。绝对值得信任。不过,我们是生肖守护神战士这件事你们一定要保密。即使对那些同样是生肖战士的同伴,我也希望你们不要把我和易安的身份说出去。”

    齐岳微微一笑,道:“这个我明白的。你们毕竟出身黑道嘛。不过,两位大哥这么年轻就能有圣火教这么大的黑道帮派,实在令小弟敬佩的很。”

    易安笑道:“敬佩个屁。圣火教又不是我们俩创立的。圣火教的历史也有上百年了。当初创立本教的时候,是为了抵御外国的侵略者,后来炎黄共和国成立后,我们圣火教就由地面转到地下了。经过这么多年,别的不说,这情报网络绝对是一等一的。我和胡光的太爷爷,就是圣火教的创始人,传到我们这一代已经是第四代了。不过,圣火教的规模实在太大,又一直是家族话的,教中我们两个表面虽然是教主,但也不是什么都能自己决定的。跟我们一同传下来的还有教里的四位长老。他们的先辈都是跟我们两个太爷爷在创立圣火教时立下过汗马功劳的,论辈分比我们俩还大上一辈,所以有什么重大决定时,我们也需要通过长老会才能决定。我想,你们也应该明白,这些长老不可能都和我们是一心的,因此,我们才必须把自己的力量隐藏起来,让对手越轻视,生存的几率就越大。”

    齐岳颔首道:“那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和如月先回去。明天等两位大哥。”

    胡光和易安并没有送齐岳和海如月,或许是因为不想身份暴光的原因。上了海如月那辆宝贝跑车,齐岳关好车门,立刻放声大笑起来。

    海如月道:“你笑什么?”

    齐岳一边笑着一边道:“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极尽猥琐之能事了。这两位真是太强了。什么你浪我荡的,绝对是**二人组。比起徐东大哥来,他们可要直接的多了。如果说徐东大哥是走上三路的,那么他们就是走下三路的。他们一加入咱们的阵营,我可就有信心多了,和他们站一起,我这个形象还算好的。”

    海如月没好气的道:“你啊,可不能以貌取人,能够坐上那么大一个黑道帮派魁首的位置,他们又岂同一般?虽然这两个家伙说起话来除了**还是**,但他们在处理问题上却谨慎的很。我看,他们未必对我们有多少信任,只是出于利益考虑,才会选择加入我们生肖守护神阵营的。”

    齐岳一把搂住海如月,凑上前在她红唇上轻啄一下,道:“这并不是咱们需要担心的。试问,当初刚加入生肖守护神战士这一阵营的时候,我们哪个心中没有疑惑呢?可到现在又怎么样,大家都坦然的接受了自己的身份和责任。这些可以说都是扎格鲁大师的功劳。大师是继承了十世佛力的高僧,绝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的,他的人格魅力几乎可以影响到任何人。等胡光和易安明天到了龙域别院后,我想他们也会与我们变得一样了。这回,我们可多了两个强有力的帮手,他们的年纪比管平大哥还要大些。又都是先天觉醒者,我看,只要一修炼升云决,等他们把自己的云力完全理顺后,实力绝对不会弱。至少也是四,五云的水准。”

    海如月握着齐岳的大手,道:“这你看的到挺准的。我也感觉到了,他们两个自身的能量都很庞大,只是缺乏有效的引导而已。好拉,我们现在去哪里?”

    齐岳想了想,掏出电话道:“姬德到现在都没有联络我,我看还是我先联络他一下吧,明明那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一边说着,他拨通了姬德的电话号码。

    “师傅。”姬德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

    齐岳道:“怎么样了?明明和那个叫林一凡的小子什么时候见面。”

    姬德道:“师傅,事情我没办好。我和老爷子把你的意思说了,老爷子虽然也知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当初答应的婚约可以说是代表着国家性的。连老爷子也不敢轻易做主。明明白天去上课了,林一凡约她今天晚上见面。老爷子说,今天晚上希望你最好不要出现。”

    一听这话,齐岳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但他并没有对姬德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道:“我知道了,这件事不怪你。”说完,他直接挂掉了电话。

    另一边的姬德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妙,虽然他并没有见到齐岳当初在鬼见愁为了明明而疯狂的样子,但他对齐岳的脾气多少也有几分了解,心中暗暗祈祷着,老大,你可千万不要惹事啊!这不仅是关系到你和明明,同时,也关系到我们国家啊!

    “怎么了?”如月看齐岳脸色不太好,关切的问道。

    齐岳摇了摇头,拿着手机直接拨通明明的电话号码。

    当明明的声音在电话另一边响起时,听起来有几分沙哑,“齐岳。”

    “明明,你怎么了?是不是哭过了?”齐岳声音低沉的问道。

    “你都知道了吧。”明明的声音顿时变得有些哽咽了,“齐岳,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昨天爸爸和我谈了很久,我把我们的事也告诉他了。可是,爸爸说这关系到我们国家和希腊的外交,不能草率。而且已经答应的事又怎么能反悔呢?可是,可是你上次为我受了那么重的伤,我们现在又是共用心脏,我怎么能抛下你到希腊去呢?虽然还有时间,但是就算拖延下去,距离我二十岁的生日已经一天比一天近了。”

    齐岳听着明明的话,他的双眼中已经闪烁起慑人的寒光,海如月担忧的握紧齐岳的大手,但是,她没想到齐岳在这时候突然笑了,至少从声音上听起来,他笑的很轻松。

    “傻明明,别哭啊!我说过会保护你的。不论有什么困难,在你的前面还有我呢?那个希腊的家伙想把你抢走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好了,你乖乖的,什么都不要管我自然会处理的,好么?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以后我也一起跟你去希腊就是了。”

    明明先是楞了一下,或许是受到了齐岳轻松语气的影响,她的神经放松了几分,“齐岳,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那就不要想了,好好上课吧。我答应你,这件事我一定会处理好的。”继续安慰了明明几句后,齐岳挂断了电话。靠在坐椅背上,他给自己点燃了一枝香烟。

    海如月有些担忧的道:“齐岳,你没事吧?”

    齐岳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想现在应该怎么做。”

    如月叹息一声,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明明要是真的嫁去希腊,你也真的要跟去么?”

    齐岳笑了,握紧如月的小手,道:“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我死了。”他的话说的很轻松,但在话语中却有着一种不容质疑的强悍,眼中闪烁着淡淡的冷光,用力吸了一口香烟,吐出一个浑圆的烟圈。

    发动汽车,齐岳开着车朝龙域别院行驶着,一边开着,他一边道:“如月,我先送你回去。然后我想到清北去先见一下明明。刚才从电话中我听的出她现在很彷徨,我必须要先帮她稳定住心神。同时,我还要去见另一个人。明明的事我一定会解决,同时,那些来到我们炎黄大地的西方人,我也同样要解决。”

    如月道:“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见那个人还是我自己去比较好。放心吧,如果晚上我跟明明去见那个林一凡,一定会叫上你的。哦,对了,这个支票给你吧。”一边说着,他把刚才胡光给的支票递给了如月。

    如月扑哧一笑,道:“你到真好意思。要人家这么多钱。”

    齐岳嘿嘿一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我缺钱,他们都是有钱人。我又救了他们那么多手下,也算是应得报酬了。支票该怎么处理我都不知道,反正你是我老婆,我的就是你的,以前我欠你的从这里面扣,剩余的就当我在龙域的房租好了。你可别说不要哦。我是男人,总不能吃软饭吧。”

    海如月笑道:“说说我不要了,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当然要。一千万哦,不少呢。”看着齐岳似乎并没有被明明的事影响到心情,她也放心了一些。

    齐岳苦笑道:“女人都这么贪财么?回头零花钱总要给我一点吧。”

    将如月送回龙域别院,齐岳把车留了下来,以便于晚上如月和他汇合,自己开着闻婷那辆宝马重新出了别院,朝清北大学的方向而去。关于闻婷的问题如月还没来得及问他,似乎也没打算问。如月和明明一样,都是生肖守护神战士,以她们对麒麟的理解,都不想过多的限制齐岳什么。这也就使齐岳这**的家伙在不久的将来更加“博爱”了。

    开着宝马的感觉虽然远不如蓝博基尼,但也还是不错的,只是三系宝马对于齐岳来说稍微小了点而已。为了不引人注意,下午出来他特意套了件外衣。因为还远不到下班的高峰期,路上的车辆相对少一些。齐岳一边开着车,心中也在暗暗盘算着明明的事。

    他的思想很简单,不可能让明明嫁到希腊去,甚至不能给那个叫林一凡的小子任何接近明明的机会。齐岳早已经把明明当成了自己的女人,对于流氓痞子来说,谁要动了他的动人,就是触犯了他的禁脔。

    当齐岳来到清北大学门前时已经是下午…了,中午那顿饭吃的时间着实不短,看着清北那高大而古朴的校门,他心中不无感叹。几个月前,自己还是其中的一份子啊!但最后却以开除而离开了学校。大学梦也因此断送。想到被开除,他自然就想到了许晴,上次沈云说许晴也已经离开了学校,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是因为对自己的愧疚而离去么?这又是何必呢?

    一边想着,齐岳将车停在清北大学门前的停车位里,锁好车门,闲庭信步的朝清北走去。他来清北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明明。跟海如月他没有说明,其实,他这次来的目的更主要的是因为沈云,或者说是因为沈云那个心灵风暴的能力。既然心灵风暴有控制人思想的效果,那为什么不利用一下呢?

    《br》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