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火星撞地球(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

    齐岳在半空之中已经没的躲闪,他也并不想躲,当海如月开始用出龙跃十八击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天自己想要战胜她恐怕已经很难了,只有利用能量还勉强够用之时全力搏一下才有机会。因此,他才会选择用身体来承受龙翼催星的攻击。

    黑、银两色光芒疯狂的从齐岳全身涌向他的右臂,麒麟臂的能量瞬间提升到他所能达到的颠峰,终极麒麟臂他自然是不会用的,毕竟海如月再可恶也是同伴。但凝聚了他全部云力的麒麟臂却依旧可怕,齐岳阴险的将右臂收在身下,当海如月的牧野流星即将临身之时,他瞬间挺起胸膛,身体直立而起,那蓄满了能量的一拳猛的轰了出去。海如月吃惊的看到,齐岳的右臂在这时候竟然比先前又涨大了许多,手臂上的鳞片完全竖立起来,一股恐怖的气息扑面而至。可惜,当她发现齐岳所能使用的能量比自己判断上要强大的多时,已经没有变招的机会了,牧野流星冲势极快,海如月一咬牙,猛的凝聚起自己全部的龙力,迎了上去。

    当白色的光芒与黑银两色光芒骤然在空中撞击的那一瞬间,齐岳和海如月都产生出同样的感觉,那就是火星撞地球。

    一圈扭曲的光芒以两人碰撞的中心点朝四下瞬间散发而出,他们的身体各自凝固了瞬间,紧接着,都如同炮弹一般反弹而出,同样的鲜血狂喷,海如月身上的龙鳞超过百分之七十化为点点白光消失而去,如果不是她全力保护住最重要的几个部位,恐怕此时已经全身赤luo了。裸露在外的娇嫩皮肤上泛起一层血红色,脸上的光罩消失了,头顶的突起消失了,在空中倒飞的她脸色已经变成了惨白色,只能勉强张开自己背后的龙翼,控制着身体不至于撞击在后方的山壁上。

    海如月很惨,齐岳却比她更惨,海如月还能凭借着龙翼来控制自己的身体勉强漂浮在空中,但齐岳却直接像炮弹一样撞向后方的山壁,轰的一声,泥土、岩石四溅,齐岳整个人竟然都嵌入到山壁之中。黑、银两色光芒已经完全消失了。

    海如月缓缓落地,她现在只要稍一不小心,就有跌倒的可能,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右臂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左臂也好不到哪儿去,自从拥有了龙的力量后,她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如此虚弱,单膝跪倒在地面上,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龙眸流露出一丝后悔的光芒,她不知道齐岳怎么样了,但是她同时也很清楚自己刚才那全力一击发挥出了多少龙力。此时此刻,她心中有些茫然,麒麟臂侵入体内的气息使她连呼吸都能引起全身剧烈的疼痛,全身经脉竟然无一不伤,如果齐岳的能量再强一分的话,恐怕此时自己已经七窍出血而亡了。麒麟,竟然真的是这么强么?连自己第二阶段的本属相异化都无法抵挡他的攻击。这又是何苦呢?齐岳那个家伙死是肯定死不了,不过,自己要把他挖出来,再弄回龙域别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就凭自己现在这状态么?

    齐岳的身体陷入山壁足有一米,他身上的麒麟赤和麒麟甲都已经消失了,无数细小的血痕出现在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赤luo着的身体并没有疼痛的感觉,而是麻木。在被撞飞的最后一瞬间,他召唤出了麒麟隐,此时,麒麟隐正垫在他的背后。论防御力,麒麟隐肯定是不如麒麟赤的,但是,正是因为多了麒麟隐的防御,才使齐岳没有昏迷过去,在受到如此重创的情况下,他依旧保持着清醒。

    胸前那紫黑色的掌印依旧清晰,豹女那一掌极狠,虽然齐岳恢复能力惊人,但她留下的痕迹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下去的。齐岳此时已经近乎停止了呼吸,他的麒麟臂第一次感觉到了疼痛,幸好那疼痛并不是十分强烈。但是,他现在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云力,整个人只能镶嵌在山壁中,一动也不能动。齐岳现在并不郁闷,反而有些兴奋,因为他在被撞飞的同时,也清晰的看到海如月在自己麒麟臂全力一击下身上龙鳞飞溅的样子,能把她打得如此狼狈,自己也该满足了,如果换做自己全盛状态的情况下,说不定真的能把这头霸王龙击败呢。

    麒麟珠确实是天地至宝,不用齐岳刻意催动,它已经将原本吸收四属性云力变成了单独吸收水云力,因为,只有水云力才有疗伤的作用,才是现在齐岳最需要的能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海如月在下面已经收回了自己的本属相异化,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恢复体力,而齐岳在山壁中自然也不会闲着,凭借着麒麟珠吸收的水云力进行疗伤,他的经脉正在一条条的恢复知觉当中。但是,知觉恢复却并不是件美妙的事,随之而来的还有近乎无法忍受的疼痛。同样是承受痛苦,在这方面,曾经去过塔克拉玛干的齐岳就要比海如月强的多了,虽然他的痛苦比海如月更强,但是他却依旧能够咬牙苦忍着。

    太阳已经从东方渐渐升到了天空正中,冬天的气温实在有些低,齐岳的云力虽然在恢复着他的身体,但他却依旧有些冻僵了,毕竟,没有足够的云力护体,他是无法与自然力量抗衡的。

    海如月经过几个小时的恢复,至少身体已经不再颤抖了,冷静下来的她,此时已经开始为齐岳担心了,这家伙被自己轰进山壁之后连一点反映都没有,不会昏过去了吧,天气这么冷,万一他出了什么事可就不妙了。心中微微一痛,海如月暗骂一声,齐岳你这个混蛋,为什么就非要挑起我的怒火呢?一边想着,她缓缓站起身,一步步朝山壁处走去。

    海如月现在的能力刚刚恢复了两成左右,她现在的整体实力虽然比齐岳强,但论起恢复速度来,谁又能比的上墨麒麟呢?

    山壁并不陡峭,是半斜面的,海如月没有使用龙力,只是凭借着自己矫捷的身手,缓缓向山壁十五米左右的地方攀登上去,因为齐岳就在那里。

    当海如月来到齐岳陷入的地方时,她心中不禁一酸,齐岳的样子看上去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身上的皮肤都凝结上了一层血枷,那一道道细小的伤痕虽然都已经止住了血,但从表面看去,他整个人都是紫红色的,尤其是胸口处那触目惊心的掌印,更是令海如月心中一惊。她很清楚那并不是自己攻击所能造成的,难道,难道他在和自己战斗前就已经受伤了么?想到这种可能,海如月心中顿时升起恐惧的感觉,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再承受自己当时如此沉重的一击,恐怕,他……

    想到这里,海如月心中大急,双掌凝聚起刚刚恢复不多的龙力,小心翼翼的按向齐岳身体周围的山壁,因为齐岳的身体是陷入山体内的,因此,她想要救出他,就必须先把周围的山石弄掉,以免卡住齐岳的身体。

    海如月的实力确实强大,虽然龙力远不如鼎盛时期,但在那白色光芒的作用下,齐岳身体周围的石壁还是化为齑粉,滚滚而下,海如月一只手将自己的身体吸附在山壁内,另一只手则用龙力包裹着齐岳的身体,小心的将他拉了出来。当他拉出齐岳的时候,暗暗松了口气,因为她看到了齐岳背后的麒麟隐,有麒麟隐垫着,齐岳后背的伤口远不如前身那么多。

    海如月将齐岳小心的抱在怀中,轻轻一跃,从山壁中飘了出来,双脚在山壁连点,轻快的落在地面上,前后仅仅使用了不多的龙力,但她的脸色却又有些苍白了,喘息中,她赶忙先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包裹住齐岳那赤luo的身体,无意中目光落在齐岳的下身处,引得海如月俏脸一阵羞红。

    她朝四下看了看,抱着齐岳在一个避风处停了下来,双手按在齐岳的胸膛上,感受着他体内的气息。齐岳的身体早已经变得冰冷了,海如月聚精会神的听着,也只能勉强感受到他微弱的心跳声。

    还没死,没死就好。两滴泪水顺着她的面庞流淌而下,“你啊你啊,齐岳,你为什么总要伤我的心呢?你这个痞子,你这个混蛋,我自己都不明白你有什么地方可吸引我的,为什么在我心中,你始终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呢?你这个傻瓜,你这个混蛋,先是明明,然后又是豹女,甚至你还和我公司中的那个女孩儿也有关系,难道麒麟就真的不能专情么?”

    海如月的声音中充满了悲伤,在她的认识中,齐岳现在是处于昏迷状态的,周围又没有其他人,她才毫无顾忌的说出了自己的心理话。但她又怎么知道,在自己怀中的这个痞子,此时根本就是清醒的。

    齐岳确实很冷,他的身体也被冻的僵硬了,凝结来的云力只能护住身体最重要的内脏,以及治疗着他全身受创的经脉,他动是动不了,但精神却是完全清醒的。一发现海如月来救自己,他赶忙收敛气息,惟恐这个霸王龙发现自己的情况。齐岳的算盘打的很好,只要等他一恢复攻击的能力,在距离海如月这么近的情况下偷袭她,必然能够一击成功,到时候,嘿嘿,一切还不由得自己么?

    但是,正在心中酝酿着阴谋的齐岳万万没想到海如月会说出这么一翻话来。他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也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海如月说的自然是心理话。不会吧,她,她的意思似乎是……

    海如月嘴上说着,动作却没有停止,她右掌轻挥,将自己恢复不多的龙力击出大半,在背风处轰出一个深坑,然后小心的抱着齐岳跳了下去,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比齐岳好是好了,但因为云力太弱,抵御寒冷的能力并不强。但是,刚一进入背风的深坑,她几乎毫不犹豫的将齐岳紧紧搂入自己怀中,再将外衣罩在齐岳背后,用最后的龙力催动自己身体发出热量,温暖着齐岳的身体。

    温热的感觉令齐岳险些舒服的呻吟出声,尤其是与海如月如此密切的接触着,他清晰的感觉到海如月胸前的丰盈是何等惊人,同时,他也发现海如月的身体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她的牙齿发出咯咯的声音,不用问,她现在也很冷。

    齐岳心中哼了一声,暗想,大棒后再给我个糖吃么?海如月,你别想我相信你,是的,我才不信你会对我有意思,你要是对我有意思,那个副总经理是怎么回事?你要对我有意思,会向我下这么重的手么?

    海如月搂着齐岳的身体,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上越来越冷了,尤其是从齐岳身上传来的冰冷,更是引起她一阵阵颤栗。但在这个时候,她却依旧没有忘记探询着齐岳现在的情况,可齐岳一直小心的收敛着自己的气息,以她现在的状态,又怎么可能发现齐岳这家伙真正的状态呢?如果现在齐岳能够看到的话,一定会发现海如月的眼神已经不再冰冷,温柔的眼眸中充满了焦急的神色。

    “齐岳,你不会真的冻坏了吧。你这个混蛋,你可不能有事啊!你以为我想揍你么?实在是你这个混蛋太可恶了,你居然把我比喻成破锅,当时我真的有杀了你的冲动,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爱之深责之切么?我是一个女人,我知道,在第一次见面后我打你那一次,你就已经恨上了我,我从来没指望过和你发生什么,你和明明交往,我发自内心的替你们高兴,但是,你却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我。你这个混蛋,你赶快给我醒过来,否则,否则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的。”

    《br》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