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嫉妒中的龙怒(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

    小三新书《琴帝》开始正常上传,麻烦书友们持续关注。谢谢.地址:.cmfu.com/showbook.asp?bl_id=173050

    ——————————————————————————————————————————————

    当齐岳回到龙域别院的时候已经感到非常疲倦了,仓库一战耗费的云力远不如他自我疗伤时耗费的多,再加上全凭风云力赶回来,这可是一段不短的距离,此时,太阳已经在空中高高挂起,在进龙域别院前齐岳看了下手机,刚好是清晨八点钟。

    深吸口起,体内云力在麒麟珠吸引的四属性能量作用下缓慢的恢复着,沐浴在阳光之中,齐岳感觉全身都舒服了许多。大步走进龙域别院,他现在只想赶快先大吃一顿,然后美美的回房间睡上一觉。

    刚走进别墅大厅,齐岳就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大厅的沙发处,海如月正面沉似水的坐在那里,徐东也在,他手上拿着一块蛋糕正一边吃着一边和海如月说着什么,一见齐岳进来,赶忙冲他连使眼色。

    海如月所坐的位置正朝着别墅大门,齐岳一进门她就看到了,龙眸中寒光大盛,“你还知道回来么?”看着齐岳那一脸疲惫之色,她心中怒意更增几分,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齐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大步朝楼上走去。

    “你给我站住。”凌厉的龙气从背后涌来,令齐岳不得不停下脚步,回身看向海如月,只见她那张绝色的俏脸因为愤怒已经变得有些苍白了,眼圈微微有些发红,看着自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似的。

    看到海如月微红的眼圈,齐岳不禁心中一软,道:“我现在很累,只想吃点东西睡觉,今天就不去上班了。”

    海如月的娇躯微微有些发抖,“累?你是自找的。齐岳,我没想到你居然无耻到这种地步,连那样的女人你也不放过。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徐东已经告诉过我那个女人的身份了。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跟我来。”说着,她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徐东吓了一跳,赶忙拉住海如月的手臂,劝道:“如月,你别这样。齐岳他还年轻,禁受不起诱惑也是难免的。不过,大师不是说了他不能轻易和女人发生关系么,你要相信他啊!”

    海如月猛的一甩,将徐东震退,“别拦我,否则,我先对你不客气。相信他?那你告诉我,一个男人和一个那样的女人在外面待上一晚不回来,他们能干什么?”

    徐东一阵语塞,看着海如月说不出话来,齐岳一步步走到徐东身边,目光冰冷的点了点头,怒声道:“海如月,我忍你很久了。好,你带路吧,随便去哪里。当着徐东的面我有些话不好说,咱们今天就找个地方说清楚。我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你欺负的傻小子了。随便你想怎么样,尽管画下道来就是。”

    徐东看看海如月,再看看齐岳,不禁心中大急,“齐岳,如月正在气头上你就少说两句吧。”

    齐岳撇了撇嘴,“少说有用么?对待霸王龙唯一的办法就是以暴制暴。”虽然明知道现在自己状态因为云力的消耗和受到身体刚刚恢复的影响差了很多,但自从认识海如月以来,他心中所受到的压抑,以及对海如月的不满,在这一瞬间完全爆发。为了男人的尊严,他已经忘记了其他的一切。

    海如月全身龙气涌动,抬手指了齐岳一下,再指了指外面,弹地而起,眨眼间已经闪了出去。齐岳毫不示弱,深吸口气,云力运行于四肢百骸之中,轻轻一个闪身甩开徐东的阻挡就跟了出去。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从别墅内冲出,徐东不禁心头一沉,他知道,自己即使追上去也没用,别说海如月,就算是齐岳,现在的实力也已经在自己之上了,现在怎么办?这两个家伙都是倔强脾气,要是真的打起来,恐怕会很难收场啊!

    徐东毕竟是聪明人,经过短暂的慌张之后,他脑中灵光一闪,顿时有了打算。在这里,能够阻止海如月和齐岳这两个家伙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扎格鲁大师,对,找大师去。徐东想到就做,赶忙跑上楼,用最快的速度来到扎格鲁大师的房间外。

    现在已经是八点多了,其他人早已经该上学的上学去了,大师在吃过早饭后也发觉了气氛的不对,不过,他当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大师,不好了。”徐东一边拍着门一边喊着。

    门开扎格鲁大师一脸微笑的出现在门内,“徐东,怎么这么惊慌,进来吧。”

    “大师,现在不能再耽搁,齐岳和海如月两个人恐怕打起来了,他们现在已经走了,不知道上哪里去了,大师,您看现在可怎么办啊!也只有您能阻止他们了。”

    扎格鲁不慌不忙的道:“没关系,由他们去吧。我早已算到他们命中有此一战。有的时候,好事可以变成坏事,也有的时候,坏事也能变成好事。”

    徐东苦笑道:“但是,大师,我看他们两个似乎都有些失去理智了,两名生肖守护神高手,在失去理智后是非常可怕的。不论他们谁受到伤害,对我们生肖守护神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您可不能不管啊!”

    扎格鲁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这是缘法,一切皆由天定,麒麟合龙,这早已经是命中注定的事。我佛慈悲,这并不是对他们的考验,但却是他们必须要经历的事。你尽管放心好了,最迟傍晚之前,麒麟和龙都会平安的回来。”

    徐东一向对扎格鲁大师很信服,可以说每一位生肖守护神战士都是如此,但是,现在让他相信齐岳和海如月平安无事的回来却实在有些难以想象。

    齐岳刚一出门,就看到海如月已经全身覆盖了白色的鳞片,背后龙翼大张冲天而起,他现在心中已经充满了怒火,当初被海如月暴打,以及平时的冷言冷语积蓄而来的愤怒使他的感性已经完全超越了理性,低吼一声,高高跃起,黑、银两色气流绕体狂升,黑色的长发中那一抹银色再次出现,当全身覆盖上黑色鳞片之时,在一团黑色雾气的包裹下他已经朝海如月追了上去。黑色气流逐渐改变,因为是白天,很快黑色气流就变成了银色,在阳光的照射下,从下方很难发现他的存在,而此时海如月的身体也已经被白色云雾所包裹,两人一前一后,飞快的朝东方飞去。

    龙域别院所在的地方本来就已经是京城东边了,两人这一继续往东飞,渐渐远离了城市,脚下的景物也渐渐变得荒凉起来。

    齐岳虽然被心中升起的怒火刺激的有些失去理智,但他也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想战胜海如月并不容易,更何况还是现在这种并非最佳状态的情况下,因此,他一边跟着海如月向前飞行,一边利用麒麟珠吸收着空气中的四属性能量分子补充着自己的身体,虽然本相异化消耗能量的速度不慢,但在使用本相异化的同时,因为能力的提升,使他操纵麒麟珠吸收空气中能量分子的速度也增加了许多,总体来看,到是吸收多余消耗,因此,在不断的飞行过程中,齐岳的实力在逐渐的恢复着,体内云力越来越多,他的心神也渐渐稳定下来。

    两人足足飞了近一个小时,他们的速度虽然不可能比的上飞机,但这一小时飞下来,却也已经远离了京城,海如月目光一闪,捕捉到下方一片山坳,口中发出一声嘹亮的龙吟,背后控制方向的龙翼瞬间收敛,身体如同流星赶月一般朝下方落去。

    齐岳心中暗暗一叹,麒麟珠不愧是麒麟八珍中排名那么靠前的宝贝,仅仅这一小时的全力吸收,他的实力已经恢复了许多,要是能再给他一个小时的时间,说不定就能恢复到最佳状态了。但现在显然已经没有那样的机会,满心愤怒的面对海如月,男人的尊严令他根本不可能说出自己身体的情况,没有任何犹豫,脚下云力微微一动,他也跟着海如月落了下去。

    海如月飘身落地,背后龙翼修长的垂在身后,眼看着齐岳落在自己面前百米之外,她没有说话,全身白光涌动,身上的龙鳞快速的发生着变化,胸口处的白色光芒变得更加强烈了,那颗白色的龙珠发出巨大的能量。

    转瞬间,海如月身上的鳞甲整体变的宽大了一些,张开的龙翼在转折的尖端各自出现了一只利爪,头上蓝色的长发下升起两个突起,肩膀上的甲胄向两旁延伸出三角形的尖锐,龙眸中光芒四射,由蓝转红,就像两颗红宝石一般,与全身的白色鳞片形成鲜明对比。正是六云以上才能完成的本属相异化第二阶段变身。

    随着海如月的第二变完成,齐岳明显感觉面前那修长的娇躯上不断传来令他窒息的压力,麒麟血脉在生肖龙能量的刺激下激发了,黑、银两色光芒顺着齐岳身上麒麟鳞甲的缝隙处弥漫而出,形成一层淡淡的光罩将他笼罩在内,抵御着这强悍的龙威。

    同时,齐岳的右臂缓缓向自己身体右边抬起,上面的黑、银两色纹路似乎活了起来似的不断的旋转着,胸口处麒麟珠闪烁着紫、蓝、红、青四色光芒,淡淡的麒麟光影也在他背后浮现。

    海如月看着齐岳毫不示弱的与自己对峙着,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一软,冷声道:“我再给你一个最后的解释机会。你昨天晚上带走那个**的女人到底做了什么?”

    齐岳冷哼一声,“老子的事你管的着么?男人不解释。”

    海如月瞳孔微微有些收缩,她脸上的白色光罩明显波动了一下,“齐岳,你做出这样的事,对得起明明么?生肖守护神的脸都让你丢尽了。真没想到,你连那样的女人都不放过,我真是看错你了。今天我就要替明明教训教训你。”

    “闭嘴。”齐岳怒吼一声,“豹女怎么了?什么叫那样的女人?在我心中她和你们并没有什么区别。你用不着在我面前拿明明说事儿,明明那里我自然会去解释。海日月,我告诉你,在我心中豹女比你要好的多了,你有什么可骄傲的,你不就是出身好点么?又拥有强大的实力。可是豹女呢?你知道么?她是一个根本就没有父母的基因合成试管婴儿,比起我这个孤儿来说都要可怜的多,难道她天生就愿意供黑暗议会驱使么?如果换了你是她,恐怕你还不如现在的她呢,在我心中,豹女可要比你强的太多了。至少她不会像你这样讨厌,整天就会板着一张冷脸,好象谁都欠你什么似的,同样是生肖守护神,我甚至还是生肖之王,你凭什么管我?难道我是三岁小儿么?”

    海如月的身体微微有些发抖,连带她的声音也在颤抖着,“在你心中,我连那个豹女都不如么?就因为你可怜她,所以你就和她上了床?难道你忘记大师曾经说过,以你现在的情况和女人发生关系会对她有所伤害么?”

    齐岳不屑的哼了一声,“我说了,我的事你管不着,就像我也不会管你一样。有个笑话你听过没有。在很久以前,有一对老夫妻,他们的儿子终于结婚了,在儿子新婚之夜的时候,老夫妻两个担心儿子不会做那床上之事,于是,就悄悄的来到儿子、儿媳屋外窗前偷偷的听着。

    只听他们的儿子在房间里低声和儿媳调笑着:‘老婆,你真美,你下面这个就像一个精致的玉环。’

    儿媳对儿子说,‘老公,你也不错啊!你下面这个简直就是一个昂扬的金柱。’

    屋外的老夫妻俩听着儿子和儿媳已经进入状态,不禁心中有些兴奋,再加上房间内的阴声浪语,难免有些心猿意马了。婆婆就向公公道:‘老头子,你觉得我那里像玉环么?’

    《br》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