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喂血 共用心脏?(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

    小三新书《琴帝》开始正式更新,麻烦书友们持续关注。谢谢.地址:.cmfu/showbook.asp?bl_id=173050

    ——————————————————————————————————————————————

    海如月心中暗叹,轻声道:“你陪陪他吧,不过时间不要太长,我先出去了。”

    随着海如月的离开,门无声无息的关闭了,明明从坐在床上开始,她的目光就始终没有离开齐岳的面庞。小心的撩起被子,露出了齐岳的右臂。

    那是强绝天下的麒麟臂,可破苍穹的麒麟臂,但是,就在那结实的前小臂处,遗留着一道道淡淡的红痕,痕迹有深有浅,可见在这些痕迹割出时,齐岳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密布的数十道红痕,几乎布满了齐岳右前臂的每一寸肌肤。

    滚烫的泪水一滴滴落在那密布红痕的小臂上,明明俯下身,轻轻的将自己那白皙而柔嫩的面庞贴上了那班驳的痕迹,她知道,眼前所看到的一切,自己将一生无法忘记。但是,齐岳啊,我真的能偿还你这份情么?想到不久后将到来的那一天,明明的泪不禁流淌的更多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直到半个月后,齐岳却依旧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不过,众生肖守护神战士却并没有担心,虽然齐岳还没有清醒过来,但他的身体机能却以惊人的高速不断恢复着,墨麒麟的恢复能力在经过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特训的激发后已经充分的体现出来。

    自从这次交流会结束以后,变化最大的恐怕就要属燕小乙了,原本跳脱的个性收敛了许多,在海如月等人的指点下,修炼变得比以前刻苦许多。田鼠、管平、莫迪都回到了以前自己的生活,徐东也继续在清北大学当他的老师。照顾齐岳就留给了明明和海如月。

    盘膝坐在床边,体内的云力不断的运转着,明明身体周围散发出一层耀眼的五彩光芒,体内的云力不断涌动,每一次率动都会带给她一翻全新的感觉,生肖鸡战士的各种能力不断在脑海中闪过,气息虽然内敛,却依旧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云力的大幅度增强。

    自从清醒过来以后,没用多久,明明的身体就完全恢复过来了,就连胸前留下的痕迹也在不断的消失着,并且,麒麟血脉赋予她不仅是身体的恢复能力,同时还有许多其他的好处,云力的修炼大幅度的增强,明明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每一天都在改变着,而且改变的速度非常之快,体内有一股灼热的能量不断向自己四肢百骸散去,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的身体和云力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不过半个月的时间而已,原本自己不断努力却无法突破的第四云境界就已经平静的达到了。

    云力收敛,一个简单的云周已经完成了,明明只觉得神清气爽,身体周围的五彩光芒缓缓收敛入体内,每一个毛孔都变得异常舒适。

    睁开双眼,齐岳依旧平静的躺在那里,他的脸色已经变得红润了许多,气息也粗壮了不少。但是,他却依旧没有醒过来。

    小心的帮他拉了拉被子,明明轻声道:“快点醒过来吧,大家都在期盼着你清醒呢。你知道么?那天在鬼见愁,正是因为你最后的威慑,另外三大家族也都向我们生肖守护神臣服了。我们终于又成为了东方守护者的领导者,扎格鲁大师知道这件事后不知有多么开心呢。如果不是因为他那边要举行一个典礼,就亲自过来看你了。快点醒来吧,我也一直在等待着,只要你能醒过来,我,我……”说到这里,明明的俏脸不禁微微一红,但神色却黯然了许多。

    敲门声轻响几下,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明明唯一的哥哥姬德。齐岳回来以后姬德就知道了,齐岳在塔克拉玛干发生的一切也都传回了京城姬上将那里。得知在齐岳身上发生的一切后,姬德对自己这位师傅更加佩服了。毕竟,在姬德认识的人中,齐岳是第一个通过那里全部三阶段测试的人,而这一次,他之所以陷入深度昏迷,更是因为要救下自己唯一的妹妹。

    “哥,你来了。”

    姬德走到明明身边,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看着齐岳道:“师傅他怎么样,有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明明摇了摇头,道:“如月姐说他的身体机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没有醒过来。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吧。”

    姬德叹息一声,道:“明明,有空的时候回家看看父亲吧。我知道师傅这次做的一切肯定会让你很感动,但是,你应该明白,你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你有婚约在身,要是……”

    明明打断了姬德的话,目光有些冰冷的看了他一眼,道:“哥,你不用多说,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也没有忘记在我身上的责任。我和齐岳的事我自会处理的。不是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么。”

    姬德苦笑道:“傻妹妹,我只是不希望你陷入的太深,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明明点了点头,她的目光也落在齐岳的面庞上,就像妻子一样又一次温柔的替他拉了拉被子,“哥,等齐岳醒过来以后,你不要在他面前提这件事。其实,你多虑了,齐岳是麒麟,麒麟生性风流,他不可能将所有情感都放在我一个人身上的,难道你看不出么,如月姐其实对齐岳也有情,她虽然在尽力隐藏着,但我同样是女人,又怎么会感受不到呢?所以,你不需要担心什么,我已经是成年人了,会处理自己的事,我只是希望在自己离开祖国之前,留下一段永久而美好的记忆而已。”

    姬德回过头,深深的看了妹妹一眼,“好吧,爸爸那里我会替你隐瞒的,但你要记住,分寸一定要把握好。我走了,如果师傅醒过来,你要通知我。”

    明明将姬德送出房间,缓缓将门关上,她原本坚强的目光顿时变得黯淡了许多,心中暗道,明明啊明明,为什么,为什么在当初你要答应那样的婚事呢?现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忘记齐岳而远嫁西方么?希腊,固然是一个有着美丽传说的地方,爱琴海也是你最想看到的美景,但是,这一切又怎么比的上面前这个痞子呢?

    “恩……”一声轻哼从床上传来,将明明从思绪中惊醒,身形一闪,她已经来到床边。

    齐岳的眉头微微皱着,似乎在忍受着什么痛苦似的,脸上的肌肉牵动一下,挣扎着缓缓开启着自己的眼眸。

    “齐岳,你醒了。”明明赶忙握紧他的大手。

    睁开双眼,齐岳的眼神看上去有些空洞,当他看到明明的俏脸时,目光才多了几分神采,“啊!明明,你没事了么?”

    泪水,不受控制的从明明眼中流淌而出,半个月的等待啊,他终于醒过来了。

    “我没事,我早就没事了,齐岳,你吓死我了,你怎么能把自己的血给我那么多呢?”

    齐岳勉强露出一丝笑容,他的气息依旧显得有些微弱,“只要你没事就好,人本身就有造血功能嘛,换点新鲜的对身体不是更好么。”

    明明没好气的捏了他手一下,道:“讨厌,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齐岳微笑道:“我才不管什么时候,我只知道现在是最好的时候,明明,你看我是不是很可怜?”

    明明一楞,看着脸色已经多了几分红润的齐岳,奇怪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齐岳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道:“要是你觉得我很可怜,是不是可以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

    明明俏脸一红,没好气的在他头上戳了一指,“你啊!才醒过来就想犯坏,就冲这一点,我看你就不可怜。”

    齐岳脸上的血色突然增强了几分,眼中流露出一丝凄然,“明明,其实我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因为过度使用能量,我的心脏受到了强烈的刺激,这次醒过来,只是回光返照而已。我,我只……是想在……自己死……之前,听到……你答应……我……。”

    明明吓了一跳,惊呼一声,“齐岳,不,不会的,怎么会这样……”眼看着齐岳脸上的血色正在一分分消失,明明吓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了,但是,她并没有看到齐岳眼底深处那一丝狡猾的光芒。

    “明……明,答应……我好……么?哪怕……是你……可怜我……,让我……满足的……去吧……。”

    “齐岳,我答应,我答应你,不是因为可怜,齐岳,你不要死啊!只要你还活着,我什么都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明明完全慌了,眼看着齐岳的脸色正在逐渐变得灰白,她的声音已经颤抖起来,语无伦次的说着,从未有过的恐惧感不断刺激着她的心。

    齐岳心中暗叹一声,其实,在先前姬德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醒过来了,也听到了姬德与明明之间的谈话,他很清楚,作为姬上将的女儿,明明心中对国家有着很强的责任感,如果自己今后勉强要求她留下来,恐怕很难成功。只有现在就留下伏笔,再经过自己的努力,才有可能让明明永远留在自己身边。他并不是怕了什么西方守护者,他最怕的是明明因为国家的利益偷偷的离开自己,因此,他强忍着心中的怜惜之意决定将计划进行下去。

    “明明,你真的答应我么?”齐岳艰难的说着。

    明明泣不成声的道:“齐岳,你个混蛋,你不许死,听到没有,不许死,只要你不死,我什么都答应你。不要死,不要死。”明明用力的摇着头,泪水不断的洒落在齐岳身上。

    看到她如此伤心的样子,齐岳不禁心中一痛,也就在这一瞬间,脑海中灵光一闪,他已经想到了一个解决眼前问题最好的办法,装出深吸口气的样子,“明明,你真的不想我死么?那么,现在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快说,你快说啊!不论什么办法我,只要能救你我都愿意,是不是要重新输血给你,我现在就输。”一边说着,她已经立起自己的左手,如同刀锋一般的五彩光芒瞬间闪亮。

    齐岳吓了一跳,赶忙道:“不,不是输血,输血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我的身体在麒麟血脉的作用下已经没有问题,只是心脏受到了巨大的创伤。现在想让我活下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需要另一个拥有麒麟血脉的人和我心意相通,用他的心脏和我相连,凭借他的心跳来带动我自身的心跳,只有这样,我才能勉强活下来。”

    “另一个拥有麒麟血脉的人?可是,你不是唯一的麒麟么?”明明在焦急中大脑已经不太清醒了。

    齐岳的气息从表面看已经越来越微弱了,“不,明明,你忘记了么?你的身体里已经有了我的鲜血,如果,如果……”

    一听这话,明明顿时清醒过来,急道:“我可以么?那你快告诉我要怎么做啊!”

    齐岳勉强克制着自己心中澎湃的感情,“明明,你听我说,如果使用了这种方法,对你将会有很大的限制,因为心意相通是有一定距离的,你绝不能离开我超过五十公里,否则我们的心脏一旦失去联络,那么,我的心跳就会立刻停止。而且,在心意相通之后,每过一段时间,我们必须要重新沟通一次彼此心脉的联系才行。”

    “别说了,快告诉我要怎么做,只要能救活你,这些算什么。”明明的俏脸因为焦急已经变得苍白了,泪水依旧在不断的流淌着。

    齐岳道:“那好,吻我吧。用你的心来感受我的。”

    明明在这个时候似乎已经忘记了羞涩,低下头,没有任何犹豫的送上了自己那柔软而冰凉的唇瓣。

    四唇相接,齐岳和明明的身体同时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这虽然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但却是第一次两人完全清醒下的吻,齐岳的心完全被这突然出现的美妙引动了,明明的唇上带着几分泪水的咸,齐岳伸出自己的手臂,小心的搂住她的娇躯。

    明明闭着双眼,她突然感受到一只有力的手臂环上了自己纤细的腰身,温暖的感觉瞬间传来,在那有力的手臂引领下,她已经进入了棉被之中,与一具滚烫的身体紧密的接触在一起。

    《br》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