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喂血,共用心脏?(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

    12.05加精大会将准时开始,兄弟们请将推荐票投在《琴帝》那边,帮小三冲榜,再到这边抢精华。琴帝已经又更新了一章,生肖已经结束,希望书友们能一如既往的继续支持小三的新书,地址:.cmfu/showbook.asp?bl_id=173050

    今天还是六座精华楼。

    —————————————————————————-

    “明明……”齐岳低呼一声,泪水顺着眼中流淌而出,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哭过了,但是看着怀中的明明,他却哭了。

    齐岳并没有带着明明回龙域别院,因为那里在京城的东边,而天香山则在京城的西边,距离实在太远了,明明现在的情况需要尽快治疗,每多耽误一秒钟,都有可能发生变化。所以,他直接回到了自己原本在景山区居住的地下室。虽然环境差一些,但这也是齐岳所能找到的不多的安静地方之一了。当初他在这里租住的时候,一个月也没一个外人会来。

    一脚踹开反锁的门,齐岳顾不得房间中污浊的空气,小心翼翼的将昏迷中的明明抱到床上,此时的明明,因为本属相异化的逐渐退去,已经变成了全裸美女。不过,现在齐岳可没有欣赏那无比曼妙娇躯的心情了。

    简单用云力清除了一下房间内的空气,齐岳立刻将门反锁住,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却楞住了,因为这里根本没有输血的工具,该怎么把自己的血输给明明呢?

    犹豫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他想到了一个最原始的方法,也是最稳妥的方法。

    “明明,我的就是你的,你一定要活下来。嘿嘿,估计我这下是夺了你的初吻吧,看来,我还是赚了。”

    指甲并不锋利,但凝结出的风刃却足以于任何利器相媲美,齐岳划开腕脉,鲜血一滴滴的滴入自己口中,他惟恐自己血液中的麒麟血脉不够纯净,特意划开了右手。

    鲜血的味道有些咸咸的,还带着一丝淡淡的腥味儿,齐岳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品尝到自己血液的味道。当鲜血注到半口之时,他低下头,吻住明明那张樱桃小嘴,小心的将半口鲜血渡了过去。

    接连渡了五次,齐岳的大脑开始有些眩晕了,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晕,在散去凝聚的终极麒麟臂能量之前,他先将明明胸前的尖刺拔了出来,然后用云力封住血脉。每当再用嘴渡鲜血给明明的时候,为了不浪费,他就小心的将腕脉贴上明明胸前的创口。

    麒麟的自愈能力确实很强,割开一道伤口时,连半口鲜血都滴不满就会自动愈合了,齐岳只能再割再滴,如此反复。

    云力散去,他不得不散去,因为再凝聚着终极麒麟臂的能量,这股澎湃的能量就需要找宣泄口来爆发了。

    人的血有多少齐岳不知道,他也没有考虑过自己失血过多的问题,没有任何停顿的不断重复那一个简单而又复杂的过程。

    在鬼见愁时,齐岳就已经因为那九道伤口失去了一些鲜血,虽然被明明封住血脉后已经自己逐渐愈合了,再加上自身的创伤,就算他是麒麟,当鲜血随着腕脉不断流失时,他的身体也渐渐支撑不住了。

    光影一闪,一条长着九个头的小蛇凭空出现,“傻蛋,你当麒麟血液是白开水么?再输下去你自己就要完蛋拉。”深海冥蛇用力一甩尾巴,抽在齐岳的头上。齐岳本来就已经是强弩之末,能够坚持到现在都是意识的支撑。被他这一抽,顿时全身微震,再也无法坚持,直接昏了过去。

    “獬豸,我鄙视你。”深海冥蛇对着齐岳的身体道。

    獬豸的声音从齐岳体内传出,“鄙视啥?”

    “那根尖刺明明没有毒性,又不是要害,只要送到他们人类的医院去,根本就不会有问题。你却偏要说个败血毒,不是想害死齐岳这混小子么?”深海冥蛇愤愤的说道。

    獬豸嘿嘿一笑,“哦,没看出来啊!冥蛇前辈什么时候这么关心齐岳了。”

    冥蛇没好气的道:“废话,我现在和他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怎么可能不关心。”

    獬豸道:“当时那种情况,齐岳有多冲动难道你没看出么?我要是不这么说,这小子真的敢用出终极麒麟臂来,到时候更无法收拾。现在他虽然血流的多了点,但以他前段时间激发的潜力来看,死是肯定死不了的,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了。好拉,冥蛇前辈,我睡觉去了,你给他们护法吧。明明这丫头也算是因祸得服,有了齐岳这么多麒麟鲜血,对她今后的能力提升有着巨大的好处。”

    “为什么是我护法,我,我,我……”

    “当然是你了,我没实体的,怎么护法?我只是齐岳的军师而已嘛。何况您老人家以前那么强大,烂船还有三分钉呢。嘿嘿,睡觉睡觉了。”

    冥蛇:“……”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明明缓缓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全身暖融融的,说不出的舒服,一股由内而外的热力似乎在不断蒸腾着她的身体。

    睁开双眼,景物渐渐清晰,她发现自己在一个宽阔的房间中,柔软的大床异常舒服,记忆渐渐恢复过来,下意识的,她摸向自己已经发育的良好的胸前,触手一片光华,明明忍不住低头向胸前看去,原本的创伤不见了,只有一个三角形的淡淡红痕还存在着。

    啊,这里不是龙域别院么?我没有死。齐岳,齐岳跑哪里去了?一想到自己本属相异化消失后赤身**的呈现在齐岳面前,以及昏迷前和他说的那些话,明明脸上不禁一阵发烧。

    门开,海如月像风一般从外面飘了进来,她一感觉到明明的生肖鸡气息发生变化就立刻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

    明明看到海如月进来,挣扎着坐了起来,胸口处虽然还有些隐隐做痛,但却并不严重。

    “明明,你怎么起来了。”海如月在明明身旁的床边坐了下来,明明惊讶的发现,一向亮丽的她现在看来竟然多了几分憔悴,眼中还有一丝淡淡的悲伤。

    “如月姐,谢谢你们救了我,我已经没什么事了。”明明深吸口气,胸口处隐隐的痛感似乎又轻了不少。

    海如月拉起明明的手,微微一笑,道:“你醒了我就放心了,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要不是医生对我说你的身体正在以无与伦比的速度不断恢复着,恐怕我就要送你去医院了。”

    明明微微一笑,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红晕,“如月姐,齐岳呢?我记得我昏迷前是和他在一起的,他怎么样了?”

    听了明明的问话,海如月脸色微微一变,眼神也由原本的柔和变得黯淡了许多,勉强一笑,道:“他没什么事,因为能量消耗过大,正处于休息之中,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恢复了,你先别管他了,自己好好休息吧。等你完全好起来,我再带你去见他。”

    明明稍微楞了一下,看着海如月眼中突然流露出一丝惊慌的光芒,“不对,如月姐,你在骗我对不对,齐岳一定是出事了,我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你带我去看他。”

    海如月看着明明激动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劝慰道:“明明乖,听如月姐的,你先好好休息。要不伤势恶化可就麻烦了。这次你勇敢的用自己身体挡住了向齐岳攻击的利器,真是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的楷模,小乙他们都对你崇拜的不得了呢。”

    明明看着海如月有些闪烁的目光脸色大变,“如月姐,你别转移话题,快告诉我,齐岳他到底怎么样了。他一定是出事了对不对,那天他救了我的时候就已经受伤了,而且身上还出现了从未有过的黑银两色纹路,求求你,别隐瞒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我真的已经好了,你就告诉我吧。”

    海如月眼中流露出挣扎的神色,轻叹一声,道:“你们俩真的都好傻,我现在不告诉你你早晚也会知道的,你从昏迷到刚才醒过来,一共昏迷了三天两夜,而当我们在齐岳以前住的地方找到你们的时候,你们两个都处于昏迷状态,你已经醒了,但齐岳他现在还在昏迷之中,而且身体情况不是太好。这次鬼见愁的行动对他的伤害确实非常大。”

    明明一把拉住海如月的手,原本带着一丝红润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许多,眼中流露出急切的光芒,“如月姐,他,他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生命危险?”

    海如月摇了摇头,道:“我仔细用自己的龙力感受过他的气息,生命危险是没有的,但是,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那天,在我们找到你们的时候,你因为本属相异化而全身赤luo着。而齐岳的上身也处于赤luo之中。你之所以能恢复的这么快,恐怕和齐岳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我们找到你们时,齐岳的右小臂上纵横交错着数十道伤口,似乎是被利器划开的,而他的嘴角和你的嘴上都残留着同样的血迹,那是齐岳的血迹,如果我猜的不错,齐岳应该是怕你失血过多,嘴对嘴的把自己的鲜血渡给你喝下,麒麟血脉本就有着极强的恢复能力,正是因为如此,在受了那么严重创伤的情况下,你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过来。而齐岳自己之所以还没有醒转,最大问题就是大量的失血导致的,而且,他的云力也大量透支,再加上身体所受到的创伤,三难合一,因此情况才不太好。”

    听了海如月的话,明明的目光凝固了,她握住海如月的手明显变得冰冷起来,因为激动而微微的颤抖着,“齐岳,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回想起自己在昏迷前发生的种种,泪水顺着面庞流淌而下,明明猛的扑入海如月怀中放声痛哭。

    海如月轻轻抚摩着明明柔顺的短发,柔声道:“放心吧,齐岳那家伙就像打不死的蟑螂,受到这么严重的创伤,换做别人早就完蛋了,但他身体里蕴涵的生命力却依旧极为旺盛,据我和徐东用云力探察来看,他之所以昏迷不醒,主要是因为身体的自我保护,失去的鲜血和所受到的创伤都需要时间来恢复。”

    明明猛的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海如月,“如月姐,带我去看他,我好想现在就见到他。”

    海如月秀眉微皱,道:“你的身体……”

    明明坐直身体,急道:“我没事,如月姐,我已经完全没事了,求求你,带我去吧。”

    海如月轻叹一声,眼中的光芒突然变得复杂了许多,“那好吧。”一边说着,他扶着姬明明从床上下来,明明的身体确实恢复了许多,她失去的鲜血虽然不少,但从齐岳那里得到的也同样很多,经过这三天两夜的休息,身体机能大部分已经恢复了。此时除了头还有点晕以外,并没有什么其他不适的感觉。

    齐岳被海如月安排在了别墅三层的房间内,一进入房间,明明就有些楞住了,因为她发现,这个房间竟然是海如月自己住的。房间里侧,有着一张宽阔的圆床,而齐岳就躺在床的中央,他的脸色显得很苍白也很安静,昏迷中的他,没有了以前的飞扬,也没有了那坏坏的微笑,沉静的面庞看上去非常和谐,就像一个孩子似的。

    明明看了海如月一眼,海如月也正在看着她,低声道:“我怕他的身体有什么变化,就让他住在我这里,以便于随时看护。”一边说着,她指了指床边的一张贵妃椅。

    明明一步步走到床前,在床边轻轻的坐了下来,看着床上的齐岳,眼中的目光变得异常温柔。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生肖守护神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