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善良的死神(包括尾声)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死神镰刀在阿呆的催运下幻化出一道道墨绿色的神迹,不断和冥浪对抗着,任凭对方的冲击多么强猛,阿呆的身体却始终如同一叶孤舟在海浪中跌宕起伏,但却绝不会被那疯狂的大浪所吞噬。

    在使用这冥王剑法第七招冥浪之时,为了能将此招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冥王将自己的神力与意识完全融入了冥王剑之中,做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所以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阿呆是否能抵挡的住自己的攻击,只是将自己的冥王之力完全发挥出来而已。在他想来,自己已经将魔力提升到了极限,就算不能至阿呆于死地,也必然能让他受到一定的创伤。

    冥浪的威力渐渐消失了,冥域中恢复一片黑暗,冥王的意识和冥王剑分离,拍打着重生出来的翅膀,他催运着体内的神力探询着阿呆的位置,但是,他吃惊的发现,阿呆竟然消失了,就那么凭空消失了,自己甚至无法感觉到一丝他身上散发的气息,文森不禁皱起了眉头,他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因为,虽然他的冥浪很强,但在八百年前就已经无法至阿呆于死命了,更何况他现在的修为还提升了呢?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死去。

    眼中红芒一闪,冥王突然发现了一丝微弱的气息,那是具有神圣能量的气息,只是气息很微小,似乎和阿呆身上的死神之力并不相同似的。但毕竟这是唯一的线索了,背后翅膀轻展,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气息散发之处竟然是一块蓝色的宝石,那菱形的蓝色宝石上呈现着一个金色的符号,以冥王的见识,自然认的出这是一件高级神器,突然,冥王文森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惊肉跳,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凭借着本能的反应,闪电般向后退去。几乎在他后退的同时,一轮如同弯月般的庞大能量从那蓝色的菱形宝石中飘洒而出,闪电般朝冥王身斩来。虽然已经下意识的知道自己上当了,但冥王仍然来不及做出太多的反应,无奈之下,只得用神力催动起冥王剑,在自己身前形成了一层厚实的屏障。

    轰然巨响声中,冥王和阿呆一个是没有防备,一个是蓄意而为,在功力相当的情况下高低立判,冥王用冥王剑布下的结界在阿呆死神镰刀的怒斩之下支离破碎,身上的梵拉魔铠再次救了他的性命,在冥王剑抵御了阿呆大部分攻击力后,梵拉魔铠在冥王魔力的注入下化解了死神镰刀的锋锐,代价是胸铠上出现了一到延伸至腰间的沟壑。冥王的反应非常快,他知道阿呆绝对不会再给自己让神铠恢复的时间,没有任何犹豫的,趁着阿呆死神镰刀从自己身上的梵拉魔铠划过、攻势一缓之机,他手中冥王剑上邪恶之气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强大程度,暴喝道:“冥王绝杀百——轮——回——。”正是冥王剑法第八招——冥之轮回。无数蓝色的光弧如龙卷风一般围绕着冥王的身体快速旋转起来,如果不是阿呆的修为已经接近了他和神王的境界,单是冥王剑上邪恶之气构成的轮回幻觉就足以使他心神失守,灵魂被慑,但现在的阿呆已经不一样了,他的心神坚如磐石,不是任何精神攻击所能突破的,但尽管如此,冥之轮回的威力之大还是足以对他造成了极大的打击,毕竟,这冥字九决的第八式有着超越第七式一倍的威力。在八百年前那场拼斗中,冥王就是凭借这一招成功的击破阿呆的防御将其重创,阿呆当时拼尽全力,燃烧了自己的神识才砍掉了冥王的右臂。虽然阿呆的偷袭让冥王文森感到很意外,但成功的使出冥之轮回,他的嘴角上已经挂上了一丝冷笑。其实,就连曾经掌握冥王剑数年之久的阿呆也不知道,冥王剑有一个秘密,由于威力过于庞大,当冥字九决使用到第五招冥狱开始,顺序是不能改变的,因为,每向后延伸一招,威力就会成倍的增加需要庞大的邪恶之力作为支持,冥狱九是要为冥万斩做准备,而冥万斩积蓄的邪恶之力又是为冥千浪做准备,以此类推,即使是冥王剑的创造者冥王,也不能打破这个规律。否则,如果冥王一上来就使用冥字九决的最后三招,不给阿呆缓气的机会,他早已经饮恨在这至邪之剑下了。

    在冥王挥动冥王剑产生虚影的时候,阿呆的身体突然爆发出一层黑色的光芒,光芒一闪即逝,阿呆本人并没有发生什么转变。眼看着冥之轮回那威力强大的光弧骤然而出,阿呆有些惊慌似的挥舞起手中的死神镰刀,在自己身前布下了一层又一层墨绿色的防御。但是,冥之轮回那上百道幽蓝光芒威力实在太大了,任凭死神镰刀的神力旺盛,却也无法阻挡它那澎湃的邪恶之力。墨绿色的光幕被绞成了粉碎,就连死神镰刀也寸寸断裂,阿呆的身体在那庞大的能量作用下被绞的支离破碎,完全被冥王剑的邪恶之力吞噬了。

    冥王心中狂喜,成功的消灭掉这个敌人,而自己却没有受到太大的损伤,这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美好了。就在他兴奋莫名之际,突然看到阿呆身体完全消散前脸上挂着的那丝不屑的笑容,遭受到冥之轮回如此强悍的打击,他竟然没有发出一声呻吟或者痛呼。看到如此情形,冥王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但是,这预感已经来的太晚了,来自九幽般的光刃将整个冥狱之内照耀的异常闪亮,因为使用冥之轮回消耗过大的冥王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被完全锁定了,虽然这只是暂时的锁定,但却可以决定很多很多。由于没有了冥王邪力的支持,冥狱随之破碎,冥王文森重新出现在神、魔领域之中。他拼尽全力,才在锁定中转过身体。只见面前正是阿呆那无比清晰的身影,他并没有死,他怎么会没有死。冥王在心中惊骇欲绝的问着自己,但是,什么都已经晚了,阿呆全身的墨绿色光芒甚至已经蔓延到了整个神、魔领域之内,就算冥王带来的魔主们想救他,此时也已经来不及了,他们根本就不可能突破阿呆这已经燃烧了全部神力所布下的封锁结界。

    死神镰刀在阿呆双手的掌握中带起一片虚幻之影缓缓高举过头,他的双眸已经完全变成了墨绿色的火焰,“文森,你上当了。燃烧吧,无尽的死神之火,我以死神曼多恩之名,以死神之神力为引,灭世的死神之吻啊!倾泻出你无尽的神力吧。”死神镰刀怪异的扭曲起来,前所未有的庞大神力如海纳百川般朝阿呆会聚着,身体被锁定的冥王文森恐惧的发现,这庞大的神力竟然已经超过了自己冥之轮回的威力,如此之强的攻击,以现在这种情况,即使自己是冥界的主宰也必然会被彻底毁灭,他想挣扎,可是阿呆的神力已经提升到了极限,而他的魔力还没有恢复过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死神镰刀那扭曲的光芒越来越强盛。

    阿呆之所以能够将形势变得如此有利,和他那冷静的头脑是分不开的。在冥王用冥千浪攻击他之时,他利用从当初欧文指点他劈斩海浪时领悟的方法轻易的化解着,因为冥千浪已经无法对他造成威胁,他就在不断的思考,到底要如何才能将冥王彻底的消灭掉。终于,在冥千浪快要结束之时,他突然看到了自己胸口处的神龙之血,凭借恢复的死神之力他将自己的身体完全融入了神龙之血内,迅速的凝聚着庞大的神力。冥千浪结束了,正如阿呆判断的那样,冥王文森发现了神龙之血的存在,并靠近到跟前。阿呆毫不犹豫向他发动了攻击,成功的轻创了他的身体,冥王迅速的反应阿呆早已经想到了,在冥王发动冥之轮回的同时,他用出了哥里斯之愿的分身,而他自己则利用庞大的神力瞬间转移到了冥王的背后。本来,以冥王文森的修为,是应该能够发现阿呆的,但是,消灭眼前大敌的喜悦和身受轻创后魔力的减弱,使他盲目的相信了自己的实力。分身被冥之轮回绞碎了,但阿呆也做好了所有的准备。终于将冥王、这魔界的主宰逼入了绝境。

    死神镰刀那巨大的光刃仿佛抽走了领域中所有的能量似的,在扭曲之中,骤然向冥王斩去。不论神、魔都楞住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堂堂魔界主宰的冥王也会有面临死亡的一天。镰刀锋刃幻化出的庞大能量率先接触到了冥王的身体,梵拉魔铠爆发出耀眼的紫芒,它在拼尽最后的努力想要化解阿呆的攻击。可是,即使是顶级神器的它也无法化解已经达到颠峰状态的死神镰刀之力,轰然巨响声中,冥王狂喷出暗蓝色的鲜血,整套梵拉魔铠在死神镰刀庞大的能量下化为了尘埃,顶级神器确实非同一般,在爆炸的同时也将死神镰刀荡起一点,使阿呆的动作微微一缓。在这一缓之机,阿呆清晰的看到了冥王眼中的茫然,是的,茫然。面临死亡的冥王没有了恐惧,他那双变为暗红色的眼眸中只有茫然。

    不论神、魔,只要是神魔二界中的高级生物,精神烙印都在眉心处,只要精神烙印被庞大的能量销毁,就会立刻消失,完全彻底的消失。

    死神镰刀再次下压,墨绿色的光芒一闪而没。与此同时,一团七彩色的光芒亮起,神王丝雅那绝美的姿容出现在众人面前。她的神力并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当她在自己的领域中看到阿呆向冥王文森斩出先前那一击的时候,却不由自主的催动着自己的身体出现了。

    没有惨叫,仿佛世间的一切都静止了似的,全部停了下来,所有的神、魔都能清晰的听到同伴们的呼吸声。看着眼前的情景,他们心中都有着一个疑问,冥王,他死了么?统治着魔界的主宰,难道他竟然死了么?

    墨绿色的光芒消失了,阿呆那死神镰刀的锋刃硬生生的穿透了冥王的右胸,暗蓝色的鲜血顺着死神镰刀的锋刃不断的流淌而下,阿呆似乎完全呆住了,眼眸重新恢复了黑色,他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冥王,宛如一尊雕像似的站力在那里。

    冥王文森也呆住了,喃喃的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杀我,为什么?”文森的心中很乱,不断的回想着刚才那一刻的情景。先前阿呆的死神镰刀目标明明是自己的眉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那最后一压之时,自己竟然从他眼中看到了一丝挣扎和一丝光芒,那丝光芒是自己在魔界中从来没有见到的,那,那难道就是人类所谓的不忍么?他是在怜悯我,可怜我么?我堂堂的魔界主宰竟然被人可怜么?不,不,我不要——,文森的气息猛的强盛起来,楞住的阿呆在不知不觉中早已经解开了对他的能量封锁。文森的魔力瞬间提升到了顶峰,至邪冥王剑爆发出如同太阳般耀眼的光芒,文森怒吼道:“我用不着你可怜,冥王绝杀无——极——魄——。”冥王剑中的所有魂魄似乎都在这一刻燃烧起来似的,所有的光芒突然承受了巨大的压缩之力,原本扩张的蓝芒瞬间归一,冥王剑完全变成了黑色,那黑色的剑刃从阿呆的死神镰刀上一划而过,镰刀无声无息的被分成了两段,那黑色的短剑仿佛没有蕴涵任何能量似的,骤然朝阿呆刺去。这,就是冥字九决的最后一招,冥王无极魄。使用这招的代价极大,每使用一次,不但会产生无法想象的至邪之力,同时还会燃烧掉冥王剑上所吸附的所有灵魂,即使是冥王本人想再次使用这招,也必须先利用冥王剑吸取至少上万魂魄才可以。冥王无极魄利用无数灵魂燃烧所产生的怨念形成的攻击力是无比强大的,就算神王丝雅面对此招也只有饮恨的结局。

    “不——要——啊——”凄厉的声音震撼着整个神、魔领域,冥王全身一震,他清晰的感觉到,这个声音是来自丝雅的,那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神王丝雅。身受重创的他在没有冥狱的支持下,本来也只能将冥王无极魄发挥出三成威力,此时被丝雅的呼喊声震慑了心神手上微微一缓,身上的伤口产生了剧烈的疼痛,使他不禁一歪,原本刺向阿呆眉心的冥王剑一歪,竟然刺到了阿呆的右胸,而且和阿呆刺在他身上的,是同一个位置。

    七彩光影飘飞而至,一只纤细而优美的手急迫的抓住文森持剑的右手。用力一拉,冥王剑从阿呆右胸处脱体而出,一股蓝金色的鲜血顿时溅了冥王文森一头一脸。文森楞住了,喃喃的道:“他,他的血怎么会有蓝色?”天神的鲜血都是金色的,没有任何杂质的金色,对于曾经斩杀无数神族的文森来说再熟悉不过,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天神的鲜血搀杂着其他颜色。

    七彩的光芒骤然亮起,将文森和阿呆完全包裹在内,一脸金色泪水的神王丝雅猛的将缓缓软倒的阿呆搂在怀中,拼命的将神力注入到阿呆体内,在她那无比强大的神力作用下,阿呆终于恢复了一丝生机。感受到儿子没有生命危险,丝雅明显松了口气。

    神、魔二族看到场中的变化顿时动了,魔族惟恐神王伤害到他们已经受创的主宰,而神族则要去阻止魔族阻碍自己的族长消灭冥王,顿时,神、魔之间的混战开始了,整个领域内不断闪烁着金、黑两色光芒,激荡的气流不断冲击着领域的结界。

    丝雅凄迷的看着文森,哽咽着道:“你想知道他的血液中为什么会有蓝色么?”

    文森全身一震,有些吃惊的看着斯雅,喃喃的道:“为,为什么?”

    阿呆此时已经从呆滞中清醒过来,断断续续的说道:“妈……,妈……妈,别……,别告诉……他……,我……不想让……他……知道……。”

    丝雅轻轻的摇了摇头,慈祥的抚摩着阿呆那黑色的长发,柔声道:“孩子,我的孩子,你已经受了太多的苦,这件事是该解决的时候了。是妈妈太自私了,为了神族的延续诞生了你,但又让你受了那么多苦。”猛的抬起头,她眼中升起两团异样的光芒注视着冥王文森,一字一顿的道:“他的鲜血中之所以会有蓝色存在,那是因为,他,是——你——的——儿——子——。”

    文森全身剧震,失声道:“什么?你说什么?他,他,他,不,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泪水顺着丝雅的面庞流淌而下,阿呆已经闭上了眼睛,丝雅泣道:“我也觉得不可能,但这确实是事实。千年之前,我向你妥协,用自己身体换来了神界和人界的暂时平静,后来就有了他,有了曼多恩,他是你和我的孩子。是神王和冥王的孩子。”

    文森看看丝雅,有看看阿呆,脸上的肌肉微微的抽搐着,自言自语的道:“我,我有一个儿子,我冥王竟然有一个儿子。丝雅,你,你一定在骗我,在骗我对不对?”

    丝雅的脸色渐渐平静下来,冷冷的说道:“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是我的对手么?我有必要骗你么?刚才你和曼多恩交手的情况你应该最清楚。在最后时刻,他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你根本没有机会发出冥王无极魄,如果他用死神镰刀全力斩你的精神烙印,会出现什么结果你比我更清楚。那时候的他,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包括我在内。可是,你为什么没死,你知道你为什么没死么?不是因为怜悯,是因为他下不去手啊!你毕竟是他的父亲,虽然你是魔界之主,可是,我们善良的孩子又怎么能亲手弑父呢?”

    顷刻间,文森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他知道,丝雅说的是真的。阿呆明明是神族,却有着一对黑色的翅膀,明明是神族,却有着黑色的神力,这都是神与魔融合的象征啊!他,他是自己的儿子,是的,他确实就是自己的儿子啊!

    黑芒一闪,文森猛的从丝雅的七彩结界中冲了出去。“全都给我住手。”巨大的呐喊声从他口中发出,澎湃的魔力不断向他身上聚集着,死神镰刀留在他身体里的部分掉了出来。文森伸出二指夹住那尖锐的锋刃,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

    七彩光芒收敛,神王丝雅搂着阿呆缓缓的站了起来,她并没有去阻止文森恢复能量,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在文森那巨大的声音中,神魔们都停下手来,刚刚交手不久,双方还没有出现死伤。

    文森环视着周围的神魔,冷冷的说道:“魔界所属听令,今天我们已经败了,立刻从入口撤回魔界。立刻执行。”所有的魔主们都惊讶的看向文森,在他们眼中,他们的主宰似乎并没有败啊!为什么会下达这样的命令呢?一名胆子较大的恶魔试探的问道:“冥王大人,我们未必会输啊!哇——”在幽蓝色光芒之中,这说话的恶魔顿时在冥王剑化为了灰尘。文森全身充满了庞大的威势,冷声道:“还有谁敢违背我的命令么?”

    魔主们眼中都流露出恐惧的神色,他们当然知道冥王的手段,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纷纷汇集到一起,凭借自身的魔力,顺着死亡山脉主峰上的魔界入口返回了魔界之中。众恶魔的离开,顿时让神族一片欢腾,他们本来就是爱好和平的种族,从来就没想过要把魔族赶尽杀绝,只要他们不来侵袭人类和神界,众神就满足了。

    文森脸上的线条柔和了一些,他缓缓的飘落到阿呆和神王丝雅面前,右手一挥,一个无形无色的声音结界顿时将三人包裹在内,文森轻叹一声,淡淡的道:“丝雅,你赢了,我处心积虑要成为三界的主宰,但最终还是败在你手下。看来,我永远都无法胜过你了。”他的目光缓缓转向阿呆,声音中带有一丝淡淡的慈祥,“曼多恩,我一直都将你视为即丝雅之后最强的敌人,没想到,你竟然是我的儿子,说实话,有你这么个儿子,我感觉到很自豪,你的修为已经不在我和丝雅之下了,我在这里以冥王的精神烙印发誓,只要有你在的一天,我绝不会再带领魔族侵袭人类和神族。”文森显得有些疲倦似的,他弯下腰,拣起地上先前被他斩断的死神镰刀长柄,黑色的光芒骤然大盛,在他那强大的魔力作用下,长柄和镰刀的锋刃重新凝结为一体,没有留下丝毫瑕疵。文森叹息一声,双手托着死神镰刀递到阿呆面前,淡淡的道:“我今天才知道有你这么个儿子,我从来都没有尽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你的兵器你自己收回去吧。我不奢望你会认我这个父亲,只是希望,你能不再恨我。有一句话我一直都埋藏在心底,你们知道么?我是真心爱丝雅的,否则,我当初也不会答应丝雅的条件。”听了他的话,丝雅全身不断的颤抖着,泪水汹涌而出。

    阿呆接过镰刀,眼中闪过复杂的感情,低着头道:“你走吧,我,我不会再恨你。”他没想到,冥王在知道自己是他的儿子后会做出如此大的让步,面对着自己的父母,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亲情的温暖。

    文森全身一震,不受控制的,两行泪水流淌而下,哽咽着道:“谢谢,谢谢你,我的孩子。希望以后我能有机会补偿你吧。”光芒一闪,金色的光团出现在他掌中,“这,是你那心爱之人的魂魄,我还给你了。我和丝雅分别统治着神、魔二族,说起来,或许你不相信,我之所以想统一三界,就是想能名正言顺的和丝雅在一起,现在看来,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了。孩子,珍惜你的爱人吧,能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是多么的幸福啊!爱,才是永生的。”深深的看了丝雅和阿呆一眼,金色光球飘入阿呆手中,文森的身体缓缓向后飘出,空气中留下了他的声音,“我的孩子,如果你愿意的话,有机会来魔界看看我吧。”黑芒一闪,冥王文森消失在领域之中。听了他那最后一句话,阿呆清晰的感觉到了文森心中的孤独,在这一刻,近千年以来他心中的仇恨和屈辱完全消失了,他不在恨任何人,他的心中只有爱,和母亲对视一眼,他小心的用自己残存不多的神力包裹着玄月的魂魄。

    ……

    尾声。

    在人类联军同暗圣教决战五年之后。

    华盛帝国内陆一个不算繁华的小城中。

    一男一女在街道上手牵着手缓慢的前进着。他们的容貌都很平常,身上穿着普通的布衣,在他们的面庞上,流露着淡淡的笑意,那是幸福的笑意。

    “月月,你看,这里的人生活的多满足啊!虽然在物质上的生活未必有多么好,但他们的精神是饱满的。”

    “阿呆,你怎么总喜欢叫我这个在人界时的名字呢?难道罗林不好听么?人家总是梦与幻境之女神嘛。”

    阿呆微微一笑,道:“你不也是一样,自从母亲帮你恢复神位以来,机会就没听你叫过我曼多恩啊!”

    玄月笑道:“那是因为你本来就很呆,阿呆这个名字更适合你。”

    阿呆轻叹一声,道:“时间过的真快啊!转眼间五年已经过去了。随着魔界侵扰的消失,人界已经渐渐的恢复了正常,和平的感觉真好。”

    玄月道:“也不见得有多和平,现在华盛帝国、天金帝国、索域联邦在教廷的支持下不是在制裁落日帝国么?我看,用不了太长时间,落日帝国就要完蛋了。”

    阿呆眼中闪过一道冷芒,道:“完蛋了也好,那种黑暗的地方早就应该从人界消失了。可惜我答应母亲不在人界轻易出手,否则真想去亲自将他们消灭。”

    玄月嘻嘻一笑,道:“还是别管那些事的好,我们这样化装成普通人的样子游山玩水多开心啊!我们那些在人界的朋友都已经有着落了,岩石大哥同卓云姐姐、奥里维拉同蒂雅姐姐、基努和月姬他们都成亲了。连教皇爷爷都已经在神王的帮助下恢复了肉身。一切真的太美好了。”

    阿呆微笑道:“是啊!妈妈真的想的很周到,就连冰和丫头的灵魂都被她安排的去转世了,现在人界一片和平的景象,她们转世后一定能过上幸福的生活。纤纤姐被妈妈封为了天神,这回神羽那家伙可有的忙了,恐怕他们之间的帐要算很久哦。咦,那是……”

    玄月顺着阿呆的目光看去,只见一名神女装束的少女从两人面前不远处走过。“怎么了?不过是教廷的一名神女而已,难道你认识她么?”

    阿呆点了点头,叹息道:“说起来,她也是个苦命的人啊!难道你没看出她是谁么?”

    玄月低下头,眼中神光一闪,飞快的回想着,“啊!我想起来了,她,她是灭凤。她当初真的帮了你不少啊!,你不过去和她打个招呼么?”

    阿呆摇了摇头,道:“算了,或许现在平静的生活才最适合她。真没想到,她会加入教廷,成为一名神女。”甩掉心中的思绪,阿呆冲玄月笑道:“我们下一站到哪里去玩儿啊?”

    玄月想了想,道:“听说维拉和蒂雅姐姐的第二个孩子要出生了,我们去看看吧。说起来他们也真有意思,为了能娶到蒂雅姐姐,维拉连大陆魔法师工会会长的继承权都放弃了呢。”

    阿呆嘿嘿笑道:“月月,你看人家第二个孩子都有了,我们还……,是不是现在就去找个住的地方努力一下啊!”说着,伸手向玄月的腰搂去。

    玄月惊呼一声,带着银铃般的笑声朝人群中跑去……

    《br》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