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父子之战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丝雅突然吃惊的发现,从阿呆小腹的部位中闪现出一团金色的光芒,那团光芒高达九寸,完全是由纯净的能量所组成的。光芒渐渐清晰,赫然正是阿呆的金身。阿呆依然闭着眼眸,他沉声吟唱道:“归来吧,我的死神之铠,吾以死神之名命令,融合。”黑色的光芒再次出现,围绕着阿呆的身体快速的旋转起来,那个透体而出的金色光芒骤然闪亮,金芒瞬间被黑色光芒吞噬了,阿呆的眉宇间流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似乎在挣扎着什么,终于,经过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他的眉宇重新展开,一块厚实的胸铠发出叮的一声轻响出现在阿呆胸口部位,紧接着,无数细小的铠甲在空中纷纷组合,一块接一块的镶嵌在阿呆完美的身躯上,这,就是死神的铠甲,阿呆原本的铠甲,不,应该说是死神曼多恩原本的铠甲。这是一套全身铠,头上是一个如同弯月般的头盔,头盔是整套铠甲中最主要的部分,也就是神王先前咒语中的岁月之痕,而这套铠甲还有一个称谓,名叫耀天之铠。铠甲是由一块块细小的能量所组成的,这些能量都是当初在神界时阿呆用自己的心力一点一点打造而成,整套铠甲上充满了阿呆的死神之力。巨大的肩甲向两旁各自延伸出三十厘米,一共三层依次下排,当盔甲完全穿上之时,在阿呆的背后,冲出两只巨大的羽翼,羽翼的形态和神界天使的有几分相象,但却要大的多,羽翼收拢在背后,几乎遮盖了阿呆整个身躯,最为奇特的是,这两只宽大的羽翼竟然是黑色的。看到这死神之翼的出现,丝雅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晚了,阿呆已经重新变成了死神曼多恩。虽然是自己的儿子,但丝雅却始终觉得他和自己有着一层很深的隔阂,这层隔阂就来自于他的身世。

    盔甲完全穿好了,阿呆大喝一声,所有周围的黑色光芒完全被他吸收到自己身体内,巨大的神力吸扯的神王丝雅不禁前倾几步才站稳,她清晰的感觉到,阿呆的神力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黑芒完全消失了,丝雅发现,在阿呆那原本黝黑死神之铠上,每一块铠甲的边缘都变成了金色,这是和以前不一样的。

    阿呆缓缓睁开如同星辰般的双眸,淡淡的说道:“我,死神曼多恩又复活了。来吧,我的宝贝。”虚空一招,七彩祥云中央出现一个巨大的裂缝,从裂缝中飘落一个长长的兵器,缓缓落入阿呆手中。那是一柄镰刀,死神的镰刀。这黝黑的兵器表面上看去没有任何特殊的,长约三米,最前方是长达一米半的巨大镰刀缝纫,在这死神镰刀的身上,到处都镶嵌着和阿呆眉心处神位同样的符号。

    握住自己的兵器,阿呆感觉前所未有的强大,他终于完全恢复了,恢复了当初和冥王一战时的最佳状态,由于来自人界刻苦修炼的能量,他的修为进一步的提升了,而且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提升,那是融合之力,融合了神、魔、人三界的庞大能量。

    “妈,我去了,您在这里好好静修吧。我相信,即使面对冥王文森,我也未必会失败。我是死神,我是最强的死神。”黑色的光芒骤然闪亮,阿呆凭空消失在神王丝雅的领域之中。丝雅全身微微颤抖着,金色的泪水再次流淌而下,“孩子,你要保重啊!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这都是孽,是我造成的孽。”

    冥王文森被困在领域中已经有半天了,经过刚开始的愤怒后,他渐渐发现了这个结界的奥妙,这是一个绝对结界,就像守护之戒的绝对防御一样,是绝对无法攻破的。这不单单是指从里无法向外攻击,即使是从外面,也无法攻击到里面。这么一个强大的结界可不是任何神器所能形成的,从能量的感应上看,这个绝对防御结界应该是出自神王丝雅的神力。支撑这么一个绝对结界需要的能量之大几乎是不可思议的,即使是丝雅,也必定耗费了大量的法力,文森心中有些疑惑,她这不是饮鸩止渴么,这个结界必然不会支撑太长时间,一旦结界消失,恐怕本就实力要弱一些的神族更无法与自己抗衡了。想到这里,文森喝止了仍在攻击结界的众魔主,平静的等待着,静观其变。他的判断是正确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结界能量越来越弱,在七彩结界外的神族们都流露出焦急的神色,正在不断集中神力,似乎只要结界一消失就立刻发动攻击似的。

    冥王文森冷冷的说道:“大家注意,一旦结界消失,立刻全力扑杀神族,一个不留。”

    “是,冥王大人。”这些魔主们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他们早已经垂涎于人类这美妙的家园,只要消灭了这些实力比己方弱小一些的神族,那三界就完全成了他们的地盘。恶魔们完全兴奋起来,各自凝聚着自己的魔力,准备给众神以雷霆一击。

    终于,绝对防御结界的能量再也支持不住了,光芒骤然黯淡下来,文森摸向自己胸口的铠甲,深邃的眼眸中寒光四射,只要这最后的防御能量消失,就是他们和神族决战之时。正在这个时候,在神族与魔族的中央突然亮起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无比澎湃的力量将包括四位大天使长在内的神族们推的接连后退出十步之远才停了下来。

    黑色旋涡的突然出现,文森第一感觉来的是自己人,但是当他感受到那庞大的能量时心中不由得一凛,虽然这黑色的光芒和魔界的黑暗能量有些相象,但如此强大的能量在魔界中除了他以外还没有人能拥有,而且这庞大的能量虽然是黑色的,却蕴涵着神圣的气息。眼中闪过一丝惊芒,文森脸色微变,有些失去镇静的道:“死神曼多恩。”

    森冷的声音从旋涡中响起,“不错,是我,没想到冥王大人还记得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小神。”黑色的旋涡般能量骤然减弱,身穿耀天铠、手持死神镰刀的阿呆出现在神魔之间。他全身散发着异常强烈的黑色光芒,那庞大的气势让冥王文森不禁心头一颤。对于这个劲敌,他一直都是深为忌惮的。在神界中,除了神王丝雅以外,就属死神曼多恩能值得他注意了。

    看到阿呆的出现,冥王文森眼中流露出骇然之色,瞬间中他明白了一切,“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啊!原来你竟然是曼多恩转世,看来,我真是错了。如果刚才我先杀了你,恐怕就是神王丝雅也无法恢复你的神位。曼多恩,你的命很大啊!到现在都没有死。看来,当初我下手还是轻了许多。我以前听说,你在神界过的并不是很愉快,作为异于常神的强大生命,你又何必委屈自己呢?这样吧,只要你改投我魔界,我就让你做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宝座,如何?”面对强敌,文森的大脑已经恢复了冷静,他清晰的感觉到死神曼多恩对他产生的威胁是那么的巨大,一旦自己和曼多恩动手,在加上神王丝雅的话,恐怕今天未必能够讨好。为了最后的胜利,他不得不出言笼络阿呆。

    在阿呆背后的四大天使长听了文森的话,同时惊呼道:“不可。”在众神中,只有他们知道神王的安排,自然也明白死神对于神族的重要性。

    阿呆没有回头,冷冷的冲文森道:“我们之间的仇恨并不是能够轻易洗刷的。我身上的耻辱都是你带来的,月月的灵魂是你摄取的。我们之间除了战斗,再不会有什么存在,来吧,看看今天你的冥王剑是否依然能够取我性命。我的镰刀真是很想你啊!你可要小心了,如果被我用镰刀剖开你的胸膛,即使你是魔界之主,也不可能存活下去。”

    文森脸色一变,他明白,今天是不能善了了,冷声道:“好,既然如此,就让我们当着所有高级的神族和魔族面前决一死战,魔族听令,在我和死神曼多恩之间没有分出胜负之前,谁也不许出手。”他下达这样的命令是有目的的,一旦和阿呆之间的战斗占不到什么便宜的话,至少还可以让魔族全身而退,不至于被神族剿灭。

    绝对防御结界已经完全消失了,神族和魔族不约而同的向领域的后方退去,他们都知道,一旦阿呆和冥王交手,必然会产生巨大的破坏力,联合所有众魔和众神的力量,他们分别布起一个巨大的结界防御。阿呆和冥王的胜负关系到整个神族和魔族之间的胜负,这代表着三界最强大力量的战斗使所有的神魔都紧张起来。

    阿呆和冥王漂浮在半空之中,相隔百米凝望着对方,冥王拍了拍邪龙哈尔巴因克的独角,道:“你也退后吧。这不是你所能承受的力量。”

    哈尔巴因克巴不得冥王如此说,赶忙拍打着自己的翅膀飞身后退,进入了魔界众恶魔的结界。冥王文森淡淡的看着阿呆,道:“其实,我真的不明白,神界为什么能够出一个像你这么强大的神诋,当初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你将是我一生中除了丝雅以外最大的敌人。看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今天将是我们决一死战之期,你在人界时也曾经拥有过我的冥王剑,冥王剑法是我威力最强大的绝学,除了对丝雅的战斗以外,你是另一个值得我使用这套绝学的神族,来吧,今天就请你再次品尝吧。冥王一闪,天——地——动——”如梦似幻的蓝色幽芒骤然闪亮,冥王在黑色翅膀的增速下从阿呆身前一闪而过。两人在空中换了个位置,由于速度过快,当他们完全静止时,空中才发出叮的一声,一圈巨大的冲击波从刚才他们交手的位置骤然湛放,瞬间弥漫到领域中的每一个角落,神、魔的结界都受到了一定的激荡。在冥王刚才发起攻击的时候,阿呆已经抬起了自己的镰刀,用镰刀的锋刃化解了冥王的攻击,这第一下交手,他们谁也没有占到便宜。阿呆心神一动,不禁想起当初在冥王剑剑囊中那张书写着奇异文字的羊皮,恢复了记忆的他已经回想起羊皮上的文字,那文字是本来就有的,是对冥王剑来历的解释,冥王剑之所以强大,那是因为它凝聚着冥王接近一半的功力,是冥王用自己的心血和背后翅膀上的骨骼铸造而成的。其中蕴涵着冥王邪恶的鲜血,所以才能够充满邪气。冥王剑确实强大啊!是比自己死神镰刀高一个等级的神器,看来,今天自己要想战胜冥王,就必须不惜性命的硬拼才行。想到这里,阿呆展开背后的黑色羽翼缓缓转身,面对着冥王。此时,冥王也转了过来。

    “好,曼多恩,你确实又强大的多了,足以成为我的对手。小子,不论今天我们谁胜谁负,都将是神、魔二族自开天辟地以来最强的一次交锋了。冥王再闪鬼——神——惊——”邪恶之气明显增强,冥王剑在冥王手中发挥出了巨大的威力,那庞大的邪恶之气顷刻间笼罩向阿呆的身体,数道幽蓝色的光芒带着庞大的能量向阿呆刺来。阿呆眼中寒芒大盛,双手握住死神镰刀,连带腰背之力,将镰刀整个抡了起来在空中画出一道巨大的光弧,向冥再闪迎去。巨大的黑色光刃将冥再闪带起的所有幽蓝色光芒全都笼罩在内,轰然巨响声中,阿呆和冥王的身体同时被震的向后飞退,两人的铠甲都亮了起来,近乎同样的黑色光芒大放,只是阿呆护体的黑色光芒中还蕴藏着一层暗金色。

    “冥王化刃斩——立——绝——”幽蓝色的巨大光刃骤然朝阿呆劈去。阿呆没有退缩,他反其道而为之,依旧是双手握住死神镰刀从下向上划出一道黑色的光弧向冥斩迎去。在光芒的闪耀下,阿呆和冥王身上的铠甲不断的流转着强烈的能量,凭借超越主神的修为,阿呆清晰的看到冥王剑上那一个个闪亮的符号,它宛如和冥王文森一体似的,轰——,两人再次应声抛飞,只是这次冥王并没有再给阿呆喘息的机会,“冥王分身影——无——尽——”冥王突化分身无数从四面八方朝阿呆涌来,虽然穿着耀天神铠,但阿呆还是能感受到冥王剑上那足以至自己于死地的庞大能量。到了此时,已经是他该发挥出自己全部能量的时刻了,如同星辰般的眼眸变得像冥王般深邃,死神镰刀收回,阿呆的身体快速的旋转起来,“死——神——收——割——魂——魄——散——”旋转着的阿呆宛如一个全身长满黑色利刃的怪物一样,不断的将冥王扑来的分身一个个绞碎,空中不断暴发出一串串澎湃的能量。巨大的冲击波不断侵袭着神、魔两族布下的结界,使他们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着,惟恐被这无比强大的冲击波渗入。人分,阿呆和冥王分别出现在领域中央的两旁,他们的呼吸都显得有些急促,在阿呆的右肩铠甲上出现了几道深深的痕迹,而冥王文森的腰部铠甲上也多了一道交叉的印记,两人在空中僵持着,都在催运自己的修为,化解着对方攻入体内的能量。从这一击上看,阿呆比冥王多中了对方两记攻击,但是,阿呆消化冥王剑的邪气显然要比冥王文森消化他的神力快,所以虽然他受伤稍重,但两人却几乎同时恢复了正常。

    冥王那邪异的面庞上挂上了一层冰霜,双手各自伸出拇指和食指捏着冥王剑的剑柄和剑尖,他清楚的知道,面前的死神曼多恩已经完全达到了和自己同一境界的水平,今天即使要胜他,恐怕也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阿呆的眼眸中没有丝毫情感流露,他的精、气、神似乎完全都放在了手中的死神镰刀上。那庞大的黑色神力在他的凝聚下不断的提升着,他眼中蕴涵的澎湃杀意充满了霸气。

    “看来当年的一幕又要重演了,小子,我豁出今天不消灭神族,也要将你毁在这里。我绝对不会犯同上次同样的错误了。”

    阿呆并没有因为冥王冰冷的杀机而有丝毫的屈服,淡淡的道:“那就来吧,看看你有没有将我葬送在这里的本领。”几乎同时的,两人的气势骤然提升,经过了先前彼此间的试探,真正的拼斗就要展开了。

    随着气势的提升,冥王剑上蓝芒大放,在那幽蓝色的短刃上,如同咒符一样的纹路仿佛是一个个恶魔的头像一样,冥王将冥王剑举在自己眼前,剑身上的蓝色光芒更加强盛了,顷刻间将他的身体包裹在内。随着冥王剑真正的威力被引动,冥王文森的眼眸已经变成了暗红色,眼中红芒大放,他凝视着面前的剑刃,如同梦呓般轻声道:“冥王归乡域——初——现——”一股滔天的怨念从冥王那暗红色的眼眸中电射而出,猛的照耀在冥王剑那幽蓝的剑刃上,剑刃上的各种怪异纹路仿佛活了似的,一声声凄厉的嘶吼若隐若现,在神、魔二族共同作用下的领域突然暗了下来,阵阵阴风不断的飘荡着,大片的暗蓝色光芒将阿呆和冥王同时笼罩在内,不论是天神还是恶魔,都感觉到了异常强烈的恐惧,冥王剑上蕴涵的冤魂似乎在向他们招手似的,决战的前奏,冥王剑法第五式冥域降临了。

    阿呆当然知道冥域是冥字九决后五招的基础,当冥王开始发动冥王剑庞大的邪恶之力时,他也动了起来,死神镰刀在他的催动下如同梦幻般的不断飘荡着,在空中带起一道道墨绿色的光芒,光芒如花朵盛放一般将他的身体笼罩在内,黑色的神力开始发生变化,墨绿色的光芒映照着阿呆的面庞,使他显得那么诡异。

    冥王剑产生的至邪之气不断从四面八方冲击着阿呆的防御,但一遇到那墨绿色的光芒却如冰雪般的消融了,并不能对阿呆造成什么伤害。阿呆依然在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巨大镰刀,墨绿色的光芒始终保持在他身体周围五米的范围之内,这正是他当年在神界自创的绝学——死神镰刀之舞,有瞬间提升自己能力并且阻隔一切邪恶入侵的功效,同冥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看着阿呆轻松的抵挡着自己的至邪之气,冥王文森不禁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他从阿呆身上的冷静仿佛有看到了刚刚诞生时的自己,那时候,自己也想他一样,有着冷静的头脑和绝世的神力,凭借着冷静和强悍,将整个魔族都收拢在自己身边,任何人对自己的命令都只有服从。是的,面前这个神族的少年也有着那样领袖般的特质啊!

    由于气机牵引,冥王的心神分散顿时被阿呆发觉了,挥舞的镰刀猛的停了下来,高高的举过头顶,身体虚幻般向冥王冲去,冷冷的道:“你也接我一招,死神绝响之审——判——的——镰——刀——。”死神镰刀在那墨绿色的能量下无限的扩大了,仿佛要开天辟地一样带起巨大的光刃朝冥王文森斩去。当年凭借这一招,不知道多少魔界高手死在阿呆手下。事隔八百年,审判的镰刀再次出现了。

    在阿呆身体前冲的刹那,文森已经从回想中清醒过来,心中暗骂自己,怎么能在这种时刻分神呢?尤其,对方又是实力接近自己的强大敌人。但主攻的优势已经失去了,顾不上后悔,手中的冥王剑脱手而出,漂浮在身前,双手虚幻般的变化出一个手势,冥王剑剧烈的震颤起来,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转瞬间化为无数蓝影漂浮在他面前,冥域中的邪恶之气陡然大盛,这无数冥王剑带着异样的尖啸声骤然向阿呆攒射而去,文森依旧保持着幻化出的手势,冷冷的喝道:“冥王绝杀万——剑——斩——。”正是冥王剑法的第六招,也是最后的冥王绝杀四招的起手式——冥万斩。

    阿呆仿佛没有看到那无数幽蓝色的剑影向自己斩来似的,依旧双手紧紧的握着死神镰刀的长柄,在一往无前的气势中审判的镰刀降临了。那庞大的墨绿色能量仿佛具有着旋涡般的吸扯力似的,当那无数冥王剑距离阿呆的身体还有三米之时,都如同海纳百川朝那墨绿色光刃冲去。绚丽的光芒一团团亮起,剧烈的轰响声震的阿呆和冥王都不禁皱起了眉头,审判的镰刀每击碎一道冥王剑时就会缓上一缓,墨绿和幽蓝两色在空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阿呆眼中寒芒大放,“啊——”他怒喝出声,死神镰刀上那无数死神的神位符号骤然闪亮出耀眼的金光,将那墨绿色的光刃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彩,审判的镰刀威势大盛,竟然一举突破了冥万斩的剑幕朝冥王文森斩去。

    冥王文森心中大惊,当年,他正是凭借冥万斩之也招粉碎的审判镰刀啊!而且那时还轻创了阿呆,可是,今天的阿呆竟然凭借审判的镰刀突破了冥万斩,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在危机之中,文森身上的梵拉魔铠骤然亮了起来,一团深紫色的光芒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文森背后的黑色翅膀骤然向前收起,将全身完全包裹在内,宛如轻飘飘的叶子般消失在冥域之中。

    阿呆的死神镰刀并没有因为文森的消失而收回,依旧一往无前的斩了下去。半空中响起一声如同雷鸣般的轰响,阿呆身体随着镰刀的挥击划落到冥域的另一侧。由极速变为静止,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没有任何突兀。

    冥王身影在现,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那对黑色的翅膀完全断裂了,身上的梵拉魔铠从右肩一直到左肋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巨大伤痕,但梵拉魔铠毕竟是顶级神器,虽然有所破损,但还是勉强防御住了死神镰刀的威力,翅膀被断,冥王已经受到了不轻的创伤,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大意和轻敌所引起的。冥王剑已经回到了他手中,可是,他已经没有了先前那样强大的气势。

    “为什么,我已经使用魔踪潜藏,你却还能斩到我的身体?”文森忍不住问道。

    阿呆缓缓回过身,淡淡的道:“你的魔踪潜藏不过是个笑话,在我死神的镰刀面前,没有任何瞬间移动能够快的过它的光刃。”

    文森的面庞变得有些扭曲了,恨恨的道:“好,好,好。没想到我居然会先伤在你手中。小子,就算你今天死在这里,也可以自豪了!魔界之力啊!沸腾吧。”在阿呆吃惊的注视下,文森身上梵拉魔铠的伤痕迅速的消失着,就连他背后那对翅膀都在瞬间重升了,冥王的气势重新恢复,甚至更远超先前,眼中的暗红色光芒骤然爆发,冥王剑上的邪恶之气强盛到了极点。这一切都只是瞬间发生的,阿呆根本做不出什么反应。好不容易占据的上风,就这么消失了。

    “别忘了,我毕竟是一界之主,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战胜我么?你错了。凭借我统治的魔界所会聚的能量,除非你一击毁灭掉我的精神烙印,否则,我是永远不会真正受创的。去死吧,冥王绝杀千——浪——击——”冥王的身体再次消失了,在黑暗的冥域之中突然出现了大片蓝色的海洋,那幽蓝色的海浪高高升起,前赴后继的朝阿呆扑来。

    八百年前,阿呆曾经在这招上受到了重创,再次遇到冥浪,他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惊慌之意。突然,脑海深处亮了起来,一幕永不会忘记的情景清晰的浮现在他眼前。

    …………

    “阿呆,这片礁石中有一块特殊的地方,那是天然形成的,海浪在经过其他礁石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会形成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我在那里立了一跟大木桩,呆会儿,我会把你绑在木桩上,手臂我不绑。你要按着我教你的运气之法,将体内的真气化为斗气,不断的和海水形成的冲击力对抗,尽量不让它撞在你身上,明白吗?这样既可以锻炼你的身体,又可以修炼生生决。”

    “你今天的表现让叔叔很失望,你知道么?以你的功力应该完全可以坚持住两个小时,根本不应该这么狼狈。你忘了我教过你什么吗?虽高山崩于前而不色变的心理状态哪里去了?只是被海浪一冲,你就什么都忘了,开始的时候浪费了太多的功力。而且,你以为凭你现在的水平就可以和海浪对抗,将它们压下去吗?你发出的斗气那么分散,怎么能抵挡住海浪的冲击,如果是透点一击呢?最起码可以将冲向你自身的海浪挡住,还能节省功力,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今天就到这里。”

    “记住,力要三分收七分发,这样当你第一击结束之前,第二击的力量就已经蓄满,才能做到生生不息,循环往复的程度。”

    …………

    欧文那慈祥的声音不断在阿呆耳边响起,回想着欧文的慈祥,阿呆的心中微微一暖。透点一击、三分发七分收么?这两句话完全点醒了已经恢复智力、绝顶聪明的阿呆。冥浪那庞大的能量已经就要冲击到面前了,阿呆飘身飞退,眼中寒芒大放,死神的镰刀再次变成了巨大的光刃,七成神力集中到这死神的镰刀之上,在刻意催动下,死神镰刀的锋刃上,墨绿色的能量骤然收缩,背后那黑色的羽翼展开,阿呆双手一振,压缩后的光刃骤然斩出,顿时将扑面而来的第一层冲击化解了。由于是透点攻击,阿呆并没有承受这股海浪全部的能量,处了被他斩开的缺口以外,其他的幽蓝色海浪都从他的身体两旁划过,虽然看上去威势强盛,但却不能对阿呆造成任何伤害。

    第二波海浪又冲了上来,这冥浪凭借的,就是一波又一波连续的冲击而摧毁对手。但阿呆利用生生斗气的原理,此时已经用那预留的三成神力为媒介重新恢复过来,手中凝结了透点死神之力的镰刀再次挥出,冥浪依然被分解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