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神、魔出现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哈尔巴因克怒视着圣邪,全身微微的颤栗着,他清楚的知道,在眼前这种情况下,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冲破圣邪和小骨头的屏障,眼看着祭坛上的金色符号越来越亮,他心中不由得大急。正在这时,一个阴冷的声音从祭坛方向响起,“既然已经打开了,又何必再关上呢?”听到这个声音,原本已经颓然的哈尔巴因克顿时精神大振,长啸声中,充满了喜悦与期待。

    轰——,在所有人类惊恐的注视下,笼罩着祭坛的蓝、红两色光芒被震的完全激荡而起,半空中,神龙和凤凰的形态同时消失了,阿呆和玄月鲜血狂喷,席文和玄远同时飞身而起将两人接了下来,从气息上判断,他们知道,阿呆和玄月已经受到了重创。

    一团黑色的光芒从魔界入口处涌起,没有魔兽出现,一个人形的身影从入口中飞了出来,刚刚形成了一点封印的结界完全被破坏了,六个金色的符号黯淡的没有丝毫光彩。这条黑色的身影轻飘飘的落在入口边缘,众人定睛看去,只见次人全身笼罩在一套散发着黑色光芒的铠甲之中,铠甲异常华丽,巨大的肩甲分为六层向下延伸,胸铠的部位上雕刻着一个复杂而诡异的符号,一双巨大的黑色翅膀在铠甲之后,此人没有带头盔,一头黑色的长发垂至腰间,他是那么的英俊,白皙的肌肤晶莹的仿佛透明似的,双目闭合着,有形的邪恶之气围绕着他的身体微微的旋转着,在这个人面前,所有人类都产生了一种臣服的感觉。那庞大的威压产生了令人窒息的感觉。他面向着阿呆所在的方向,嘴角流露出一丝邪异的笑容,“我的剑居然在这里,好,很好,我可是已经想你很就了。”缓缓抬起他那纤细而修长的手,虚空轻轻一招,阿呆武士服的前襟骤然破裂,玄远和席文想保护阿呆,但他们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无法动弹分毫。一道黑色的光影闪过,这充满异样的人手中多了一样东西,正是阿呆的冥王剑,冥王剑在他手中,宛如柔顺的小猫一样,竟然没有散发出一丝邪恶之气。轻轻的抚摩着剑鞘,背后的黑色翅膀缓缓展开,黑甲人缓缓睁开了双眸。那是没有丝毫感情的眼眸,眼眸如寒潭般深邃,定定的注视着手中的冥王剑,轻声道:“我的宝贝,你终于又回来了。”抬起手,他将冥王剑按向自己的胸甲,乌光一闪,冥王剑没入了他的胸甲之内。

    “主人,终于又见到您了。”空中的哈尔巴因克猛的落在地面上,巨大的身体匍匐在地,紫色的眼眸中充满了献媚之色。

    听到邪龙哈尔巴因克的话,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阿呆失声道:“你,你是冥王。”

    冥王淡淡的一笑,道:“看来你和我的冥王剑相处了有一段不短的时间,身上竟然有一股让我感觉到很熟悉,而且很亲切的气息。这样吧,只要你宣誓效忠于我,我就饶恕在场这些人类的性命,让他们永远做我的奴隶,如何。”

    阿呆全身剧烈的颤抖着,他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在骤然间急促起来,冥王的突然出现,打碎了他所有的希望,面前这个强大的敌人,是他怎么也不可能战胜的。有些艰涩的,阿呆说道:“你别想,就算你杀了我,杀了所有人类,我们也不会向黑暗屈服的。”

    冥王眼中闪过一丝赞许的神光,淡然道:“杀了你们又有什么困难,不过,刚才你们两个居然能够承受我一击之力而不死,也足以自豪了。对于人类来说,即使是我们魔族最弱小的生物降临在这个世界上,也会成为你们这里的强者。反抗是没有意义的。”

    玄月挣扎着挨道阿呆身旁,恨恨的注视着冥王道:“你们魔族强大又怎么样,有本事你们去找天神争斗,来我们人界耀武扬威算什么本事。”

    冥王仿佛被说中了心事似的,仰头向天上看了一眼,眉宇间竟然流露出一丝怀念的神色,“神族么?总有一天,我会占领那个地方。天上地下,魔、神、人三界将惟我独尊。一切都将踩在我的脚下。既然你们不愿意做我的奴隶,也罢,那你们就去死吧。收取你们的灵魂也是一样的。”他的动作非常缓慢,右手缓缓抬起,白皙的手掌冲着阿呆的方向轻飘飘的一按。一个黑色的六芒星出现了,缓慢的朝阿呆和玄月飞来。仿佛时间停止了似的,在场所有人虽然都想去援救阿呆和玄月,但偏偏谁也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黑色的六芒星飞向阿呆和玄月身前。

    阿呆感觉到自己身体宛如万钧之重一般,竟然连抬起手指的力量都没有,死亡的感觉侵袭着他的神经,不由得流露出绝望的神色。纤纤是一直跟在他身旁的,此时虽然有救他之心,可无奈的是,即使她是神灵体,却也被冥王的能量完全压制的动弹不得。

    作为魔界的主宰,冥王只是一出现,就几乎将人类联军所有高手都制住了,绝望的光芒同样出现在每一个人的眼眸之中。只有两个人是例外,一个,就是重伤的教皇,而另一个,就是搂着阿呆手臂的玄月。黑色六芒星转瞬即到,玄月虽然身体不能动,但她却快速的吟唱起咒语,就在黑色六芒星到达她和阿呆面前之时,一道乳白色的屏障出现在他们面前。硬生生的挡住了黑色六芒星前进的步伐。

    冥王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他没想到在自己的威压之下玄月和阿呆还有能力反抗。手掌在震,先前发出的黑色六芒星骤然爆炸了。

    轰——,仅仅是震荡的余波,就将玄远和席文震的飞了出去,鲜血狂喷。但是,当弥漫的尘土消失时,阿呆和玄月却依然屹立在原地,没有移动分毫。冥王吃惊的看着他们,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正面攻击被完全挡住了,喃喃的道:“这,这怎么可能?人类怎么可能挡的住我的攻击呢?”正在这时,叮的一声轻响传来,虽然声音很轻微,但还是被冥王清晰的捕捉到了,他的目光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之间玄月的右手上,一些白色的碎片洒落在地。冥王释然了,“原来是守护之戒,怪不得能挡的住我一击。”

    是的,玄月在冥王发出黑色六芒星攻击时,吟唱的是守护之戒的绝对防御。凭借那绝对的能量,终于为她和阿呆挡住了这次灭顶之灾。但是,冥王的实力实在过于强大了,虽然挡住了攻击,但是守护之戒也已经完全的破损,一件神器,就这么消失了。

    趁着冥王惊讶之时威压有所松懈,阿呆毅然用出了哥里斯之愿的最后一次瞬移,须弥之剑在他不息使经脉受到震荡的情况下闪电般凝结而出,骤然从背后斩向冥王的身体。这一剑已经凝聚了阿呆全部的能量,他是抱着与敌皆亡之心发出的攻击。

    冥王连头也不回,关节并不能限制他的行动,手臂后甩,右手骤然抓向阿呆的须弥之剑。黑色的光影连续的闪烁几下,没有人看清楚变化,当一切都恢复静止之时,冥王的手已经抓在了阿呆的咽喉上,须弥之剑消失了。名望怔怔的看着自己另一只手,手指上竟然流出了一缕黑色的鲜血。他喃喃的道:“人类,一个人类居然能够刺伤我的手指,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啊!”

    圣邪眼看着自己最亲的人被冥王制服了,凭借强横的实力挣脱了威压束缚,猛的朝冥王扑来,金角光芒电射,发出了死亡的光芒。冥王带着些欣赏的看着圣邪,微笑道:“不错,能和哈尔巴因克打成平手,你也算是强大了。放心,我会改变你的灵魂,让你成为我最忠诚的手下。”双手一圈,一道道黑色的光环朝圣邪套去,圣邪七支金角发出的光芒在黑色光环中消融了,光环一圈圈的套住圣邪的身体,将他完全束缚住,轰然巨响中,圣邪跌落在地,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只能用他那双金色的大眼睛瞪视着冥王。

    眼看着自己心爱之人受制,玄月同样是心中顿时大急,在圣邪发动攻击的同时,她背后的四只光翼在她精神亢奋到极点的情况下再次出现了,光芒一闪,玄月冲破冥王的束缚,猛的向他扑去。金色的光芒布满了她的全身。冥王看着玄月背后的四只光翼微微一笑,道:“原来是转世天使。好,我最喜欢这样的灵魂。给我吧。”一圈黑色的光芒从冥王手中脱离,闪电般罩住了玄月的身体,玄月全身剧震,身体在不断的痉挛中倒在了地下。一团金色的光芒飘入冥王手中,他喃喃的说道:“恩,不错,等解决了这里的事情我在好好享用这个纯净的灵魂。”光芒一闪,金色光团消失在冥王手中。先后制服了圣邪和收取了玄月的灵魂,冥王显得从容不迫,似乎没有耗费一分力气似的。

    阿呆眼看着玄月灵魂被夺却没有丝毫办法,他拼命的想挣扎,却使不出一分力气,心中的悲伤达到了极点,奈何实力的差距过大,他又怎么能逃的出去呢?在心神煎熬之中,阿呆喷出一口心血,险些昏厥过去。

    金光突然大盛,在教皇身体周围所有人全被那庞大的能量推了出去,金色的光芒如同火焰般燃烧着,教皇的身体缓缓漂浮起来。

    冥王看着教皇的身体,微笑道:“恩,人类比起千年前来真是进步不少啊!又一个能够另我惊讶的人。你也是转世天使,燃烧了自己的身体,确实有一定的能力了。不过,你以为凭借你那点修为就能和我这魔界之主对抗么?简直是痴心妄想。”

    所有的祭祀都流露出悲哀的神色,虽然他们不能说话也不能移动,但他们都在心中为教皇默默的祈祷着。为了能战胜敌人,教皇毅然燃烧了自己的生命,凭借那生命之火的作用,他已经提升到了神的级别。教皇的神色异常肃穆,他没有理会冥王,只是看着他手中的阿呆道:“一定要夺回月月的灵魂,我先去了。伟大的天神啊!我以自己的灵魂为媒介,以燃烧自己身体为代价,开启吧,通往神界的入口。请诸神降临,消灭所有的邪恶,让人间重新恢复和平。”金光大放,教皇的身体宛如流星一般朝空中冲去。

    听到教皇的咒语,冥王脸色大变,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顾不得再处置阿呆,一把将他甩到一旁,带起虚无的幻影,猛的朝空中的教皇追去。但是,他醒悟的已经晚了一些,教皇发动的,是教廷典籍记载的唯一一个三极禁咒。以燃烧生命为代价打开通往神界的甬道。这种强大的禁咒将速度发挥到了极限,冥王晚起一步,已经无法再追赶上了。

    原来,就在冥王向阿呆发出第一次攻击的时候,教皇已经下定决心,要牺牲自己的身体来给大陆带来最后的一线生机。冥王出现对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他知道,自己就算燃烧生命将修为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也不可能和这个来自魔界的主宰相抗衡。发动三极禁咒是他唯一的机会。教皇那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精神起到了作用。冥王追到一半之时已经知道自己不可能追的上了。恨恨的哼了一声,飘落到地面,冷冷的说道:“好,既然把天神招来了,就让我们好好的斗上一场。魔界开启,众魔临世。”冥王知道,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同神界众神抗衡的,他背后羽翼大展,魔界入口的血红色光芒骤然大盛,一道接一道的身影不断从魔界入口中涌出,一会儿的工夫,数百名形态各异的魔界恶魔出现在半空之中,他们都恭敬的看着冥王,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冥王没有去理会那些在他眼中弱小的人类,马上就要面临宿命中的敌人,他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来应变。飘身飞上哈尔巴因克的后背,右手按上哈尔巴因克那巨大的独角,在黑色光芒闪耀中,哈尔巴因克身上的伤势迅速愈合着。它不断欢快的大吼着,终于又回到了主人的身边,他说不出的兴奋。

    在冥王进行准备之时,教皇也已经没入了天空消失不见,天空中发生了变化,当初阿呆召唤九天神雷时出现的七彩祥云再次出现了,七彩祥云的覆盖范围极大,光芒闪耀之中,祥和的气息笼罩着整片死亡山脉,冲淡了血日与血雨带来了邪恶之气。

    冥王的神色凝重起来,催使着邪龙哈尔巴因克高飞而起,他仰望着空中的七彩祥云,身体周围的黑色光芒不断的激增着。那数百魔族的精锐恶魔围绕在他身旁,他们都在等待着神族的来临,只要能击败神族,那这个人类世界将变成他们的领地,黑暗将笼罩人间,而魔族也将从此成为三界的主宰,作为魔族的统治者,人类世界发生的每一件大事冥王几乎都知道,是他利用自己强大的魔力帮助死亡山脉的亡灵壮大,帮助暗圣教发展,经过千年的努力,终于成功的打开了魔界入口,为了这一天,他已经等待的太久了,他早已经做好了准备。被他召唤来的这数百恶魔,可以说集中了整个魔界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战斗力,这些恶魔每个的修为都要超过不死邪巫王纳滋古尔,在魔界中都是统帅一方的魔主。

    天空中的七彩祥云渐渐发生了变化,一轮金色的光晕飘洒而出,温柔和纯净的声音从空中传来,“冥王,你依旧不死心么?你们魔界地域辽阔,又何必来侵占人类的领地呢?”听到这个声音,冥王全身大震,深邃的眼眸中不断闪烁着复杂的情感,护体的黑色光芒不断的波动着。数百条绚丽的身影在金色光芒的包裹下从天而降,冥王对人类的威压顿时消失了。所有人都恢复了行动的能力。面对着神、魔二族,教廷的三位红衣祭祀强忍心中悲愤,将阿呆和玄月的身体抱回来,带领着人类英雄们和联军缓缓向后退去。虽然他们想为玄月和阿呆报仇,但是他们都知道,面对神、魔二族,人类是那么的渺小,一切都是不可能的,现在只有依靠神族,他们才有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众神缓缓飘落在冥王带领的众恶魔对面,大多数天神背后都长有金色的羽翼,只是根据修为不同,羽翼的数量也不一样,其中四名最强大的天神都有着六只羽翼。为首一人明显与其他众神身上的金色甲胄不同,那是一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绝世美女,看上去二十多岁,风华绝代,全身笼罩在一层淡淡的七彩光云之中,身披霓裳羽衣,头带八宝玲珑冠,金色的长发直垂过膝,一双澄澈的蓝色眼眸像冥王一样,充满了复杂的情感,在她背后,有一个巨大的金色符号,符号上闪烁着一层又一层耀眼的圣光。

    冥王有些楞楞的看着面前美女,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而这名美女也在注视着他,仿佛一切时间都已经停滞了似的,他们就那么默默的对视着。冥王脚下已经完全恢复的哈尔巴因克在美女出现之后,身体不断的微微痉挛着,紫色的眼眸中充满了恐惧的神色。

    冥王有些艰涩的道:“丝雅,我们又见面了。为什么每次我们见面都要在这种场面呢?”

    美女轻叹一声,道:“我们的身份如此,这是不可避免的。分属神、魔二界,我们所信仰的理念是不同的。你们魔族喜欢侵略,而我们神族则爱好和平,仅仅就是这样的原因,作为两族王者的我们也只能在这种场合才能见面。文森,其实我早已经预测到,千年之后的今天你会再一次发动向人界的进攻,难道你就不能安于平静么?为什么非要占领这一界呢?”

    冥王文森缓缓闭上双眼,淡淡的说道:“你刚才也说过了,我们的理念不同,我们魔族的追求又怎么是你们神族所能了解的呢?来吧,开始吧,今天要么你们将我们打回魔界,要么我们把你们击退,统治这个世界。千年之前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你应该知道,在一对一的战斗中,你并不是我的对手。丝雅,我不想伤害你,立刻带着你的人离开,否则,今天我要下杀手了。你应该知道,一旦你的精神烙印被我抹去,那将给你们神族带来毁灭性的灾难。等我统治了人界以后,只要你肯带领神族向我臣服,我保证让你们偏安一地。如何?”

    神王丝雅凄然一笑,道:“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我们神族灭亡了,否则绝对不会让你们侵占人界。你能不能等一下,让我向人类说几句话。”冥王皱了皱眉,睁开双眸,用他那深邃的目光向丝雅看去。丝雅毫不畏缩的和他对视着,谁也不让分毫。

    冥王点了点头,道:“好吧。我们也认识了这么多年,这点面子我总还是要给你的。你去吧。”

    神王丝雅冲冥王点头示意后,飘身而起,缓缓落在人类各族领袖的上空,看到神王来临,人类联军不由得跪倒了一地。玄夜泪流满面的悲声道:“神王大人,请您救救我的女儿,也救救教皇大人吧。为了能够和黑暗势力对抗,教皇大人他奉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神王微微一笑,道:“你们不用心急,这一界发生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教皇他求仁得仁,等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以后,我自会为他重塑肉身,至于你的女儿,自然会有人去救她的灵魂回来。我来此要告诉你们的是,立刻退出这里,只要我一息尚存,就不会让魔界肆虐。”随手一挥,一圈金色的光芒罩向地面被冥王束缚住的圣邪,圣邪身上的创伤顿时快速的恢复着。神王伸手一抄,将阿呆已经昏到的身体抱入自己怀中,看了玄夜一眼,道:“保护好你女儿的肉身,你们去吧,一切自有我来主持。”说完,七彩光芒一闪,她已经重新回到了冥王面前。

    冥王看着神王怀抱着阿呆,眼中闪过一道寒芒,“你选出的这个救世主很不错啊!我在人界部署的一切已经很周密了,没想到还是险些被他破坏,怎么,难道他也是你们神界的天使转世不成?”

    神王丝雅深深的看了阿呆一眼,喃喃的道:“也可以这么说吧。文森,让我们到我们自己的领域去吧,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因为我们的战斗而毁灭整个人界的结果吧。”冥王点了点头,道:“好,那就进入领域吧。”黑色的光芒骤然大盛,在他的催动下将所有恶魔全都包裹在内。

    神王丝雅嘴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一手抱着阿呆的身体,另一只手虚空划出一个圆弧,七彩光芒大盛,所有的众神和高级天使完全被包裹在内。巨大的黑色光团和七彩光团几乎同时消失在死亡山脉主峰的上空。

    凭借着无比强大的神力,冥王和神王建立了一个属于他们的领域,领域中一半是黑色的,而另一半则是白色,在这个领域之中,不论发生多么剧烈的碰撞,只要冥王文森和神王丝雅还存活着,领域就不会被破坏。这是神魔二界自诞生以来交手的规矩。冥王右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淡淡的道:“丝雅,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们就决一死战吧。千年后的今天,谁也无法阻挡我前进的步伐。不论你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我都不会再答应了。你现在还不把那个人类放下么?难道你想抱着他和我战斗不成。”

    神王丝雅微微一笑,道:“怎么,难道你嫉妒了么?文森啊!对不起了,我需要先做点事情,请你们先等一下吧。”

    冥王眉头上挑,冷声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黑色光芒骤然大盛,巨大的黑色六芒星出现在他脚下,他身后的恶魔们也都纷纷抽出自己的兵器,只要冥王一声令下,他们将立刻全力扑杀面前的神族。

    神往优雅的冲冥王比画了一个手势,微笑道:“这恐怕就由不得你了。对不起,文森,你们先安静一会儿吧。”一颗不起眼的七彩光珠出现在丝雅手中,当冥王意识到不妙之时,光珠已经爆发了,无比强大的七彩光芒骤然闪亮,瞬间将包括冥王在内的所有魔族全都笼罩在内,光芒一闪,他们完全被困在了七彩光罩之内。光罩出现的同时,冥王已经发起了攻击,在一片轰然巨响声中,七彩光罩内爆发出绚丽的光芒。但是,任凭所有魔族合力,也无法击碎这个神王早已经准备好的结界。冥王文森愤怒的接连轰击着,但反震之力却使自己的几名手下受了伤。

    神王丝雅的表情凝重起来,冲身旁一名六翼天使道:“你们密切注意着魔族的动向,一旦结界被冲破,就立刻全力攻击。”说完,她身体周围的七彩光芒骤然强盛起来,包裹着她的娇躯消失在众神面前。

    阿呆被冥王甩出之时,因为真气耗损过大又受到外来的创伤而昏倒了,在他昏迷之时,心中充满了悲愤,自己最心爱的月月被冥王摄取了灵魂,他明白,想让月月重新复活,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感觉到自己仿佛处于一个温暖的熔炉之中,精神渐渐恢复,意识之海重新运转起来,全身在温暖的包裹中说不出的舒适,先前的创伤似乎已经完全消失了似的。缓缓睁开眼眸,他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于一片七彩祥云之中,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运转了一下真气,并没有任何不适之处,所有的功力已经完全恢复了。阿呆喃喃的道:“我死了么?这里难道是神界的天堂不成。月月,月月,我……”他刚说到这里,一个慈和而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不,孩子,你没有死,你还好好的活着,只是身处于我的领域之中而已。”

    阿呆全身一震,抬头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在自己身旁漂浮着一名风华绝代的美女,感受着对方身上传来的温暖能量,他不由得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你是谁?什么叫你的领域,我怎么了?月月,我的月月在哪里?”

    美女微微一笑,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至情至性。我叫丝雅,统治着整个神的世界,人类和魔族都称我为神王,而我们本族的天神则称我为族长。而你,却应该叫我……”停顿了一下,丝雅眼中升起一层水气,缓缓的说道:“你应该叫我,妈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