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魔界进犯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山腰处的激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在人类联军的全力攻击下黑暗异族节节败退,十二天王中除了月王、翼人王和被废掉功力的矮人王以外,已经死亡殆尽,黑暗异族的数量也已经锐减到开始时的一半。而人类的重装甲士兵此时也已经冲了上来,本来实力就超过对方,又有了人数上的优势,人类联军顿时以压倒性的势头不断的前进着。为了保存种族不灭,在无奈之下,翼人王和矮人王纷纷投降,而月王则被席文和玄远联手击毙,黑暗异族彻底被粉碎了。席文留下几名师弟带领着人类联军将投降的黑暗异族束缚住,自己则和赶上来的教皇、三位红衣祭祀、三位剑圣、以及人类各方的领袖快速的朝山顶冲去。此刻,正是阿呆和玄月击退纳滋古尔蹬上山顶之时。

    主峰山下,圣邪和哈尔巴因克不断的攻击着对方,这两只强横的巨龙都已经受了不轻的伤,身上的鳞片不断的掉落着,气喘吁吁的瞪视着对方,准备进行下一轮攻击,它们之间,已经达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圣邪已经渐渐的掌握了自己这个新生的身体,逐渐占据了一丝上风,但也只是一丝而已,短时间内它是无法消灭邪龙哈尔巴因克的。在强烈仇恨的驱使下,圣邪的气势越来越盛,而哈尔巴因克却已经有些气馁了,正在这时,死亡山脉主峰猛的射出一股巨大的血光,光芒直冲云霄,目标似乎正是血日,整个死亡山脉上空涌起片片乌云,一时间雷鸣之声不断响起,肃杀、邪恶之气弥漫在空气之中。

    邪龙哈尔巴因克全身一振,哈哈大笑起来,“好,好,终于成功了,小子,你和人类都将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灭亡。魔界入口已经打开了,你们就等死吧。”说完,他悍然前冲,再次向圣邪发动了攻击。圣邪虽然惊诧,但面对邪龙哈尔巴因克的攻击也不容他多想,打起精神投入到了战斗之中,两只巨龙在空中又一次翻滚起来。他们都没有发现,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面上,先前被哈尔巴因克打的筋折骨断的小骨头已经缓缓爬了起来,身体正在不断的恢复之中。他那看向哈尔巴因克的双眸中不断闪烁着恨恨的光芒。

    哈尔巴因克说的对,阿呆他们终于还是晚了一步。蹬上死亡山脉主峰山顶,阿呆顿时发现了在峰顶中央那个巨大的祭坛,祭坛周围围着四名全身笼罩在黑衣中的人,就像那天主上偷袭自己时的打扮一样,而在那祭坛之上端做着另一个黑衣人,正在不断的快速吟唱着咒语,祭坛上的六角上分别有六个血红色的符号,六个符号中央带着一丝淡淡的金芒。正在阿呆准备出手之时,祭坛上黑衣人突然大喝一声,双手一圈一蓬红色的血雾瞬间笼罩了整个祭坛,祭坛六角符号上那仅存的一点金芒完全消失了,黑衣人腾空起,大喊道:“开启吧,通往魔界的大门。”

    阿呆心中一惶,松开玄月的小手,全速朝祭坛上冲去。眼看他就要冲到祭坛之时,祭坛上骤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血光,甚至还要超过冥王剑的邪恶之气骤然而出,扑面而来,阿呆拼命的挥舞着手中的须弥之剑向对方血红色光柱劈去,就在金芒和血柱相碰的刹那,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传来,顿时将他的身体震的倒飞而出,邪恶之气寻经脉而上,似乎要占据他的身体似的,全力催动体内的生生真气,阿呆才将这股邪气逼出了体外。他心头异常沉重,他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晚了一步,通往魔界的大门已经开启了。先前在祭坛上吟唱咒语的黑衣人哈哈大笑起来,“终于成功了,千年努力,终于成功了,伟大的冥神大人啊!请您快降临人间吧,把黑暗带给这个世界,让愚昧无知的人类彻底的消亡吧。”

    玄月扶住阿呆的身体,怒喝道:“你就是暗圣教教主?”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不错,我就是暗圣教教主,魔界入口已经打开,再没有人能够阻止冥神大人的降临,你们等着去死吧。”

    阿呆深深的看了玄月一眼,毅然传音道:“月月,你帮我护法,魔界入口刚刚打开,我们或许还有机会。”说完,他飘身而起,手中须弥之剑分别向暗圣教教主以及四位长老劈出一剑,澎湃的金色光芒骤然大盛,那凝聚着阿呆颠峰状态的固态斗气是那么的强悍。

    暗圣教教主心中一惊,他知道,面前这个人类能从自己的师傅和邪龙哈尔巴因克两关通过,其修为并不是自己所能对抗的,没有任何犹豫,他的身体剧烈的扭曲起来,仿佛没有骨头一样,随着须弥之剑发出的剑芒飘荡而起,在剑芒的强大攻击力之下,他身上的黑袍完全化为了灰烬,黑袍之内包裹的竟然是一股和纳滋古尔很像的黑烟,黑烟在空中飘飘荡荡的,在接下阿呆的一击之后,明显淡薄了许多。暗圣教教主虽然逃得一死,但他手下那四名长老却没有那么好运了,在促不及防之下,他们的气机被阿呆牢牢锁死,光芒一闪,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他们就已经葬身在阿呆那愤怒的全力攻击之下,全部化为了飞灰。阿呆在击杀暗圣教四名长老和重伤其教主之后并没有任何停留,快速的漂浮到半空之中,左手轻飘飘的挥出一掌,一片金色的能量飘飞而出,右手在胸口画出一个半圆缓慢的推出,金色的光芒骤然湛放,释放出耀眼的光芒,发出阵阵如同雷鸣般的轰响,一颗凝聚着阿呆全部生生变固态能量的金色光球缓慢的飘飞而去。当薄片和光球碰触到一起发出剧烈的摩擦之时,天空中响起一声炸雷,空中的血日似乎受到了震荡似的,血红色的光芒竟然暗淡了一些。巨大的轰响声引起了正在上冲的教皇等人注意,教皇眼中闪过一丝惊芒,喃喃的道:“是阿呆,他一定是想引动九天神雷之力将刚刚开启的魔界入口重新封死。”

    玄夜焦急的问道:“父亲,您说九天神雷能够重新封印住魔界入口么?”

    教皇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希望能吧。否则,人类的浩劫就要来临了,阿呆啊!你是人类的希望,这次一定要成功。”

    阿呆眼中的寒芒犹如两颗耀眼的寒星,在空中是那么的清晰,无可比拟的霸气骤然而出,看的下方的玄月心升摇曳。在阿呆的全部能量作用下,震耳欲聋的轰响声不断侵袭着死亡山脉主峰上每个人的听觉,阿呆猛的仰起头,张开双手,黑色的长发随风飘舞,他高声吟唱道:“生——生——变——之——天——雷——交——轰——”阿呆全身在一层庞大金色能量的包裹中,不断吸收着空气中的游离能量,此时的阿呆,心中充满了执着的信念,他早已经决定,就算拼却自己性命不要,也要阻止人类的这场豪杰。在生生变幻化出的薄片和银球的剧烈摩擦下,没有引来应有的天象,阵阵如雷般的巨响不断的以阿呆为中心散发着,他眼中一亮,黑色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喜色。缓缓闭上双眸,此时的他,心中无悲无喜,完全沉浸在自己那滔天的能量之海中,在他身前的那一轻灵一厚实两股能量仍然剧烈的摩擦着,原本的金色渐渐变成了暗金色,不用阿呆刻意催动,它渐渐的向上漂浮着,阿呆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精、气、神前所未有的提升到了最高境界,和上次引出九天神雷时相比,这次他感觉自己似乎与天地的融合更加圆润了,完全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空中的血日和血雨似乎不那么恐怖了似的,光芒柔和了许多,就连祭坛上射出的那道血红色光柱也变得细小了些。七彩色的光点出现在阿呆上方,那些光点出现的非常突然,无比快速的凝聚着,顷刻之间,竟然凝聚成一大片七彩的光云,下方的玄月心中大喜,她知道,阿呆成功了,他真的成功的引动了九天神雷。七彩光云不断的融合着空气中的能量,那七彩的云朵看上去是那么的绚丽。半空中的阿呆突然睁开了双眼,他的眼眸如同黑宝石一样散发着深邃的光芒,光芒中没有包含一丝感情,那个高大而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他背后,依然是那个黑色的身影,手中也仍然拿着那柄长长的兵器,在它的映衬下,阿呆的黑色长发在空中缓缓的漂浮着,宛如天神降临人间一般。

    此时,教皇和人类众高手已经来到了峰顶,他们也看到了空中的彩云,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紧张的看着空中的阿呆,他们都在为阿呆默默的祈祷着,期盼着他的成功。阿呆眼中寒芒大放,宛如瞬移一般漂浮到祭坛发出的光柱之前,右手缓缓举起,在他背后的黑影也做着同样的动作,只不过举起的是那柄长长的兵器。低沉而充满冰冷气息的声音响起:“引动九天神雷之力,破除吧,一切的邪恶。”随着阿呆和黑影右手的下挥,空中的七彩光晕大亮起来,一道七彩的闪电骤然劈出,由于否极泰来的原因,并没有雷声出现,空中的一切都变得那么寂静,那七彩色的光芒所过之处,似乎将包括声音在内的所有一切都吸噬了似的。

    就在七彩闪电出现的同时,原本封印着的魔界入口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黑色身影是从祭坛刚刚敞开的深邃洞穴中冲出来的。黑影身高在三米开外,在红色血光的滋润下从祭坛中升起,他全身都笼罩在墨绿色的鳞片之中,头生双角,全身散发着强大的邪恶气势,玄月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突然出现的巨人实力异常强悍,甚至要超过先前死在阿呆手上的那个巨翼幽灵王哈尔斯芬,从他散发的能量看,即使是纳滋古尔也很难相比。教皇看到那黑色的身影不禁大惊失色,失声道:“是暗魔神。”教皇说的对,这突然出现的黑影正是暗魔神,当年神羽和暗魔神达成协议,用他那强悍的身体封印住了整个祭坛,而此时封印解除,第一个出现的,自然是他,被压制了千年之久,暗魔神一脱离祭坛的封印顿时怒吼出声,全身散发着异常强烈的气势。此时,七彩闪电已经出现了,暗魔神感到了强烈的危机,不禁抬头向上看去,在怒吼之中,他双臂高举,整个血色光柱完全沸腾起来,庞大的能量向七彩光柱迎去。九天神雷的威力是无与伦比的,也算暗魔神倒霉,好不容易才脱离了结界就遇到了如此强悍的攻击。肆虐的庞大能量发出了巨大的轰响,血色光柱的能量根本不足以和九天神雷抗衡,七彩闪电穿过光柱,准确的命中在暗魔神身上,凄厉的怒吼声响遍整片死亡山脉。

    “轰——”九天神雷,这来自神界的能量,硬生生的将暗魔神这个强悍的生物炸的粉碎,经过千年的封印,他还是死在了第二代救世主手中。暗魔神虽然死了,但他也对阿呆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由于他的出现,使阿呆大吃一惊,那天人合一的状态顿时出现了破绽,在发出一击之后,他身后的黑影消失了,天空中的七彩祥云飘散,一切都恢复了正常。血色光柱随着暗魔神的死亡也失去了踪影,但天空中的血日却依然存在,血雨不断的飘洒着,不断从人类联军众领袖的防御罩上滑落。

    就在九天神雷消灭掉暗魔神的同时,死亡山脉外围,天元族人类的临时基地中,躺在床上休息的普林先知猛的坐了起来,仿佛感觉到什么似的,他的额头上不断滴落着大滴大滴的汗珠,喃喃的道:“不好,一切已经超过我当年所感知的范围了,千年劫难已成。恐怕就是救世主之力也无法挽回啊!完了,完了,他来了,他竟然来了。阿呆,你,你……”哇的喷出一口鲜血,普林昏厥在床铺之上。这位伟大的先知似乎预想到了什么,但是,以他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可能把消息传出去了,即使立刻传过去,也来不及了。

    阿呆轻飘飘的落在教皇身旁,他也不知道刚才自己这一击是否成功了,但他却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气消耗了不少,再也无法达到刚才那天人合一的境界了。“爷爷,我,我封住魔界入口了么?”他有些焦急的问着教皇。

    教皇长叹一声,道:“天意,真是天意啊!以你刚才九天神雷的强度,本来有很大希望将魔界入口封住的,但是暗魔神的突然出现抵御了你大部分轰击的能量,由于你心神露出了破绽,九天神雷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威力,只是减缓了入口打开的速度而已。来吧,让我们一起努力,就算拼死在这里,也一定要将入口彻底封印住。”

    阿呆心头一沉,咬牙道:“我再试一次吧。如果能引来九天神雷,我们就很有可能成功。”

    教皇摇了摇头,道:“不要再试了,你现在功力不是最佳状态,试也没用,咳咳。”在心情激荡之下,原本就受了重创的教皇接连的咳嗽了几声,缓缓举起自己的天神之杖,他开始吟唱起咒语。但是,他和除了玄月外的红衣祭祀都已经消耗了太多的法力,此时又怎么能发出强大的神圣广西魔法呢?何况,就算他能够成功的发出禁咒,恐怕也无法将魔界入口重新封印住。

    正在这时,魔界入口的血红色光柱再现,数条黑影从光柱中冲了出来,众人吓了一跳,定睛看去,只见这突然出现的黑影竟然是从未见过的怪物,但从他们身上散发的邪恶、黑暗气息来看,一定是魔界的生物了。席文大喊道:“大家上,一定不能让他们离开这里。”这些魔界生物可不比亡灵生物,亡灵生物因为有死亡山脉的限制是无法离开这片大山范围的,而魔界生物却没有这个限制,一旦有一只魔兽冲出这里,都会给大陆上的人类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天罡剑派的众人最先冲了出去,一时间生生斗气在空中纵横交错,交织成一张大网向这些刚刚出现的魔兽罩去。这些魔兽都比较弱小,只不暗魔人稍微强悍一些而已,在众多高手的扑击下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完全歼灭了。

    人类高手们围拢住魔界入口,血色光柱中蕴涵着庞大的能量,他们只能停留在十米范围之外,所有人都握紧了自己的兵器,一旦有魔兽出现,他们就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其杀死。教皇的咒语终于完成了,但是,由于负荷过大,他根本没有发出强大的魔法,射出去的圣光只是让血色光柱暗淡了一点,就消失了功效。阿呆扶住教皇那摇摇欲坠的身体,皱眉道:“爷爷,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教皇黯然的低着头,不断的回想着教廷典籍中的记载。血色光柱中出现的魔兽越来越强悍,不但体积越来越大,攻击力越来越猛,就连数量也在集聚的增加着,虽然这里集中的都是人类高手,外围更是有已经爬上山顶的三千名祭祀支持,但是,魔兽的冲击已经渐渐的将众人的防线扩大了,谁都知道,当高级魔兽出现之时,恐怕就再也无法抵挡了。

    正在教皇不断的思索之时,血色光柱中突然喷涌出大片的黑雾,雾气弥漫,无数凄厉的惨号声响起,众祭祀赶忙用神圣光系魔法向这些黑雾攻去,但是,黑雾的强悍出呼所有人的意料,神圣光系魔法竟然无法消灭它们。七、八名功力较弱的天罡剑派三代弟子在黑雾的肆虐中顿时被卷了进去,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中,他们的身体失去了踪影,竟然就那么被黑雾吞噬了。

    纤纤的身影再次出现,色变道:“不好,是魔界的邪巫军团,纳滋古尔当初就是他们的统帅之一,阿呆,你要快想办法,恐怕你们这里的人根本无法顶住邪巫军团的冲击。”阿呆和教皇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底深处的惨然之色。阿呆正想用自己的须弥之剑去和邪巫们硬拼,他身旁的玄月突然说话了,“阿呆,咱们用龙凤合鸣吧。神龙和凤凰都是来自神界的生物,说不定能够将这些邪巫消灭掉,甚至有可能能够封印住这个魔界的入口。”

    听到玄月的话,教皇眼中一亮,道:“对,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了。普林先知不是说过么,善良与邪恶的结合,光明与黑暗的统一,以凤凰之血为引,穿越了重重阻隔,以神龙之血为结,爱之永生。或许神龙之血和凤凰之血的联合才是对抗魔界的办法。快,阿呆,月月,人类的命运就靠你们了。”教皇激动的大喊着。感染着他的激动和兴奋,阿呆和玄月对视一眼,同时从地面上飘飞而起。

    阿呆和玄月相互凝视着对方,手牵着手,同时吟唱起咒语,“以神龙之血为引,蕴涵无穷生机的神圣能量啊!请允许我,作为神龙之血的拥有者,借用你的力量,使遨游于九天之上的神龙以其血脉为媒介转生,并赋予它无穷的力量吧。”蓝色的光芒随着阿呆咒语的完成漂浮而出,快速的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起来,在那充满神圣气息的能量烘托下,阿呆全身心完全和自己胸口处的神龙之血融合唯一,他已经进入了和神龙之血同一领域的精神层面之中。那神龙的血脉传来温暖而淳厚的能量,不断滋润着他的身体。一个蓝色的魔法六芒星出现在阿呆脚下。沛然神圣的蓝色光芒顷刻间将阿呆的身体完全笼罩了。

    “以凤凰之血为引,蕴涵无穷生机的神圣能量啊!请允许我,作为凤凰之血的拥有者,借用你的力量,使拥有无穷火之力的不死凤凰以其血脉为媒介转生,并赋予它无穷的力量吧。”红色的光芒随着玄月咒语的完成漂浮而出,快速的围绕着她的身体旋转起来,在那充满神圣气息的能量烘托下,玄月全身心完全和自己胸口处的凤凰之血融合唯一,一个红色的魔法六芒星出现在玄月脚下。沛然神圣的红色光芒顷刻间将玄月的身体完全笼罩了,背后的四只金色光翼再次出现,不断凝聚着空气中的火元素之力。

    红、蓝两色光芒在空中瞬间扩大,那浓厚的光芒完全掩盖了阿呆和玄月的身体,巨大的咆哮声和清亮悠远的长吟声同时响起,两个声音,一个浑厚低沉,一个尖锐清亮,一阴一阳相辅相生,直透云霄。红、蓝两色身影渐渐的清晰了,赫然正是神龙和凤凰。他们在神龙之血与凤凰之血的牵引下同时出现了。由于阿呆和玄月这次是联手召唤,神龙和凤凰的能量完全由他们来控制。感受着自身蕴涵的庞大能量,阿呆和玄月同时再次长啸出声,神龙和凤凰的身体在空中不断的纠缠着,彼此间散发着强烈的爱意。在神龙和凤凰的额头上,分别镶嵌着神龙之血和凤凰之血这两件神器。长啸声中,两件神器分别散发出了强大的能量,一红、一蓝两道光芒直冲云霄。阿呆和玄月的声音同时响起:

    “以神龙之血为引,永远呵护凤凰的力量啊!释放吧。”

    “以凤凰之血为引,永远陪伴神龙的能量啊!觉醒吧。”

    蓝色的巨龙和红色的凤凰开始在空中相互交缠,随着不断的扭曲,形成一股无法辨别形态的红蓝两色光柱。神龙和凤凰同时睁开双眸,他们的眼睛中,充满了浓浓的深情。“以凤凰之血为引,穿越了重重阻隔,以神龙之血为结,爱之永生。——龙凤合鸣。”神龙和凤凰的身体剧烈的旋转起来,红蓝两色光芒骤然升空,在空中划出一到优美的抛物线,直接冲入血色光柱之中朝地面的魔界入口冲来。

    肆虐的邪巫军团已经又夺走了十数条性命,其中包括两名天罡剑派的二代弟子。蓝红两色光芒带着无比醇厚而祥和的神力而落,邪巫军团的黑雾明显意识到了危机,在入口处不断喷涌的雾状能量支持下,他们形成一股黑色的雾状旋风朝阿呆和玄月形成的龙凤合鸣攻来。

    教皇眼底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阿呆和玄月联手发出的攻击已经超越了禁咒永恒之光的威力,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即使和先前阿呆所引来的九天神雷相比也毫不逊色。

    邪巫军团那连神圣光系魔法也无法消融一丝的能量在和龙凤合鸣刚一接触,就快速的消失着,凄厉的惨叫声动人心魄,蓝红两色光柱仿佛没有受到任何阻隔似的从黑雾中一穿而过,所过之处,在惨叫中邪巫军团幻化的黑雾完全消失了。轰——,巨响声中,龙凤合鸣从正面轰击在魔界入口之上,所有的黑雾全部被消灭了,就连那道血红色的光柱也因为入口被堵住而消失了。蓝红两色光柱将魔界入口完全堵死,那庞大的能量把整个祭坛都包裹起来,在神力的作用下,祭坛上原本消失的金色符号渐渐的浮现出来。随着龙凤合鸣的能量不断加强,金色符号越来越清晰。教皇紧紧的攥着双拳,紧张的凝视着祭坛,作为教皇的他当然知道,那六个金色符号代表的,正是当年神羽布下的强大结界,只要这六个金色符号恢复正常,那一切都将成为过去,大陆的和平将重新降临。

    巨大的黑影突然从死亡山脉主峰下飞了上来,在怒吼咆哮之中,猛的向龙凤合鸣的能量冲去。教皇大吃一惊,因为这突然出现的巨大黑影正是邪龙哈尔巴因克。哈尔巴因克显得异常狼狈,身上至少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鳞片都破损了,尤其在下腹部还有着两道巨大的伤口,正在不断滴落着暗蓝色的鲜血。哈尔巴因克的强悍是在场任何人无法阻挡的,眼看着他就要撞上阿呆和玄月布成的能量之时,一银一黑,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猛的从侧面撞了上来。轰然巨响中,哈尔巴因克那巨大的身体被撞的飞了起来,在空中接连几个翻滚才稳定住身体,暗蓝色的鲜血大片的滴落,显然已经受到了重创。原来,就在阿呆和玄月用龙凤合鸣堵住魔界入口之时,哈尔巴因克已经发现了危机的来临,本来他和圣邪的对抗就处于下风,拼着挨了圣邪一下重击拼命的朝峰顶飞来,就在他摆脱圣邪之时,小骨头猛的突然冲了上去,又在他的伤口上重重的冲击了一下。哈尔巴因克已经顾不得去和他们纠缠了,为了能够让魔界入口打开,使魔族占领这个世界,他已经拼尽了全力。但是,圣邪又怎么能让他得逞呢?虽然比哈尔巴因克晚了一步,但它还是及时阻止了他破坏阿呆和玄月的龙凤合鸣。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