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圣邪出战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玄月凝重的点了点头,她也知道,只有龙凤合鸣那无法想象的里才有可能将邪龙哈尔巴因克消灭。深吸口气,平复着内心的焦躁,冷静的说道:“我们召唤出神龙和凤凰,用真正的龙凤合鸣解决他。”正在两人准备用出自己最强的攻击时,天空中的乌云突然飘散了,太阳出现在死亡山脉上空,只是太阳的颜色已经完全转变成了血红之色,微风吹动,如牛毛般的细雨在血日的映衬下飘荡而落,雨水的颜色赫然正是血红色。阿呆失声道:“不好,血日当空,必出妖孽,血雨撒世,劫难将成,难道魔界入口就要被打开了么?”

    邪龙哈尔巴因克的怒火此时似乎平复了,他楞楞的看着空中的血日,喜悦的光芒不断在他那紫色的眼眸中闪耀着。突然,他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震荡的群山簌簌发抖,仰天长啸一声,哈尔巴因克兴奋的大喊道:“人类,你们灭亡的时刻就要到了,魔界入口即将打开,只要冥神大人降临人间,这里将变成我们的天下,终于再也不用跟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待下去了。”他的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退到后方的人类联军每个人都能清晰的听到。他们的眼神黯淡了,渐渐的,愤怒的情绪出现在他们眼眸深处。席文怒吼道:“为了人类的生存,我们不能在畏缩不前,大家跟我冲,就算牺牲自己的生命,我们也不能让魔界入口打开。”在他的带动下,人类联军的士气被完全调动起来了,这一刻,所有人都热血沸腾了,不论他们来自哪个种族,此时都清楚的明白,一旦魔界入侵,那人类将只有消亡的结局,为了自己的亲人,为了自己的家园,他们爆发出了全部的潜力,在各族领袖的带领下,如潮水般向死亡山脉主峰冲去。

    哈尔巴因克冷笑道:“不自量力,你们以为凭借你们如此弱小的能力就能冲过去么?想阻止魔界入口的开启,那你们就必须要踏着我的尸体过去才行。不过,我邪龙王哈尔巴因克是不可战胜的。”

    “恐怕未必吧。你只不过是冥神脚下的一条虫而已,有什么可自豪的。”说话的正是阿呆,身受重伤的他毫不畏惧的凝视着哈尔巴因克,高声吟唱道:“以神龙之血为引,开启吧。时空的大门。”在蓝色光芒的闪耀中,一声无比清澈的龙吟声骤然响起,声音在空中激荡环绕久久不去。庞大的身影逐渐出现在阿呆身前,身影尚未清晰,庞大的气势已经油然而生,而这充斥于天地间无与伦比的气势,目标正是邪龙哈尔巴因克。哈尔巴因克巨大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清晰的感觉到来自这个模糊身影的威胁,六翼大张,狂傲的眼神顿时变得谨慎了许多。

    那巨大的身影渐渐清晰起来,其体积之大,竟然丝毫不在哈尔巴因克之下,甚至尤有过之,它全身都笼罩在厚实、密集的银色鳞甲之内,鳞甲上闪烁着一层淡淡的灰色光芒,从头顶到背脊,七根长达五米开外的螺旋状金角烁烁放光,充满了神圣的气息。背后和哈尔巴因克一样,拥有着六只阔达近百米的羽翼,其气势之强,竟然完全将哈尔巴因克压制住了。尤其是他那双金色的眼眸,不断闪耀着愤怒的光芒,那充满恨意的眼神让天不怕地不怕的邪龙不禁有些颤栗。他怎么也想不到,在人类一方居然会有如此强大的生物。这突然出现的,正是有史以来第一只金眼圣邪龙王——圣邪。原来,就在血日出现,阿呆和玄月正准备用龙凤合鸣强攻之时,圣邪的声音突然在阿呆心底响起,他告诉阿呆,自己已经和所有龙魄完全融合了,让阿呆将他放出来对付邪龙哈尔巴因克。阿呆清晰的感觉到圣邪内心因为父母、族人死亡而产生的强烈悲伤,又想起骨龙王西莅在临死前让他报仇的话,这才将圣邪放了出来。他也没想到,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圣邪竟然已经变得如此强大了,那完全是超过自己的强大啊!以圣邪出现的威势,确实足以和哈尔巴因克对抗了。心中大喜之下,阿呆沉声道:“小邪,哈尔巴因克就交给你了。一切小心,我们现在去阻止暗圣教打开通往魔界的入口。”

    圣邪怨毒的看着哈尔巴因克,冷声道:“哥哥,你放心去吧。今天我和哈尔巴因克只能有一个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听了圣邪的话,阿呆心中一痛,从圣邪诞生的那一天起,在他心中,圣邪一直是一只无忧无虑的快乐小龙,可是,此时他已经因为父母的死陷入了强烈的愤怒之中,这样的圣邪,是阿呆不想看到的啊!但此时阿呆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劝慰圣邪了,轻叹道:“小邪,你保重。”说完,拉起玄月,同恢复了一些功力的三大剑圣一起,追着人类联军朝死亡山脉主峰而去。由于有圣邪这个巨大的威胁在自己面前,哈尔巴因克根本不敢分神去阻拦他们,他知道,如果不将自己面前这条强大的银龙杀掉,就不可能去援助暗圣教对付人类联军。

    教廷的祭祀们在之前使用禁咒时消耗了大量法力,教皇刚刚苏醒就发现了天空中的变化,现在他只能勉强带领着众祭祀们为人类联军施加上神之祝福的辅助魔法了。圣邪的出现,让他重新产生了希望,他知道,血日、血雨虽然已经出现了,但打开魔界入口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只要能在这段时间内破坏暗圣教的法阵,就能阻止魔界的入侵。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精神大震,连法力似乎都恢复了几分,带领着众祭祀尾随在人类联军之后,快速的朝死亡山脉主峰之顶攀登着。阿呆和玄月很快追到了教皇身旁,由于刚才看到教皇昏迷,阿呆有些关切的问道:“爷爷,你身体状况怎么样?还能继续坚持下去么?”

    教皇毅然道:“你们放心吧,就算死在这死亡山脉中,我也不能让邪恶势力得逞。你们不用管我,先到前面去吧,联军需要有人来指挥。来,阿呆,这个给你。”说着,他递给阿呆一个小瓷瓶。瓷瓶是白色的,上面有着金色的魔法六芒星花纹。阿呆一楞,问道:“爷爷,这是什么?”教皇轻叹一声,道:“这里面是一颗教廷初期流传下来的丹药,据说能让修炼武技之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功力,甚至有所提升。快吃了吧,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

    阿呆心中一暖,紧紧的握住瓷瓶,道:“爷爷,这个对你无效么?”

    教皇摇了摇头,道:“对魔法师和祭祀是没有效果的。快吃吧,你是整个联军的中流砥柱,我们还要靠你带领着取得最后的胜利。”

    阿呆知道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打开瓶盖,一股扑鼻的清香传来,顿时让他精神一清,看了身旁的玄月一眼,他将丹药扔进自己口中,丹药入口,顿时化为一股甘甜的津液顺喉而下,带着温暖的气流进入了自己腹中。吃下丹药,阿呆已经明白过来,自己被教皇欺骗了,这颗丹药并不是只对武技着有用,在它的作用下,自己的精神力也在前所未有的提升着,当热流遍布全身之时,他吃惊的发现,自己的功力已经完全恢复了,甚至尤有过之,那澎湃欲出的斗气使他全身充满了力量。

    阿呆的眼圈红了,有些哽咽着道:“爷爷,您,您这又是何苦呢?”

    教皇微微一笑,道:“傻孩子,这本就应该是你吃的啊!你不要忘记,你才是大陆的救世主。不要多说了,联军需要你,快去吧。爷爷的魔法力恢复速度比一般魔法师要快的多,说不定,到山顶之时已经完全恢复了呢?记住,面对敌人千万不要手下留情,现在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时间,快去吧。能不能阻止暗圣教,就要看你的了。”

    阿呆凝重的点了点头,深深的冲教皇鞠了一躬,拉起玄月,飞快的朝死亡山脉主峰之顶飞去。看着他们的背影,教皇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喃喃的道:“孩子们,你们要加油啊!人类的未来,全在你们身上。”

    联军踏上了主峰的上山之路,而邪龙哈尔巴因克和圣邪依旧在原地对峙着,他们谁也没有说话,仍然在不断积蓄着自己的能量,准备给对方雷霆一击。就两龙的实力来说,本是相差无几的。但哈尔巴因克之前在阿呆和教廷众祭祀的联手下受了不轻的伤。一时半会儿是无法恢复的。而圣邪刚刚将龙魄完全吸收,使自己壮大到如此程度,没能将自己的功力完全掌握,使他们又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哈尔巴因克的六翼大展,暗蓝色光芒不断闪耀着朝他头顶的巨角上会聚,而圣邪背后的七支尖角同样在凝聚着能量,他现在的修为,已经超过了龙王的范畴,甚至也超过了当初阿呆召唤的龙神。圣邪不断吟唱着龙王一脉的龙语咒,庞大的神圣之力不断的凝结着。

    哈尔巴因克率先忍耐不住空中的寂寞,紫色的大眼睛中寒芒暴闪,大喝一声,独角上射出一道墨蓝色的光柱,直奔圣邪的大头。圣邪的咒语此时也已经完成了,以他现在的修为,用起龙语咒来格外轻松,七道金色的光芒在空中凝聚在一起,迎上了哈尔巴因克的攻击。

    邪龙哈尔巴因克和圣邪的修为即使在神、魔二界也绝对是出类拔萃的,他们的全力相拼顿时引起了轩然大*,剧烈的撞击之中,两只巨大的龙躯应声抛飞,庞大的冲击波四散发出,哈尔巴因克怕冲击波影响到主峰上的暗圣教开启魔界入口,而圣邪则是怕冲击波伤到阿呆和人类联军,所以他们在互相攻击时,都可以避免了冲击波延伸到死亡山脉主峰。其他山峰却没有这么好运了,在两龙那强大对碰产生的冲击波下,周围十数座山峰都产生了连环爆炸,一时间,死亡山脉中央腾起无数烟云,似乎大地都颤抖起来似的。

    哈尔巴因克和圣邪各自稳定住身体,刚才的一击他们谁也没有占到便宜,谁也没有受伤,既然能量的轰击不能决定胜负,就只有靠最原始的物理攻击来拼命了,几乎没有由于的,两头愤怒的巨龙同时冲向对方,利用自己的身体向对方发起了攻击。

    有圣邪抵挡住死亡山脉亡灵十二劫最后一关的邪龙哈尔巴因克,再没有什么力量来阻挡人类联军了,在阿呆和玄月的带领下,人类大军快速的朝死亡山脉主峰前进着。来自各族的士兵们众志成城,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阻止暗圣教开启魔界入口。

    阿呆一边向上急飞着,一边感受着教皇给他吃的那灵药的作用,温暖的气流不断围绕着他的经脉运转着,滋润着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有了这灵药的支持,他全身说不出的舒适,生生真气始终保持在最佳状态。死亡山脉的主峰很高,即使是飞行,阿呆和玄月也足足用了十分钟才来到半山腰。玄远率领着教廷的审判者和各方势力的高手们紧随其后。正在这时,山腰的岩石后面出现了大量的敌人。为首的,赫然正是暗圣教十二天王中仅余的几人,以月王、龙人王、翼人王、矮人王为首。阿呆一眼就看到了敌人队伍前方的猫女mimi和银女。全身大震之下,杀机骤升,猫女正是杀死冰的直接凶手,而银女当初残害了精灵族的族人。在这几名天王之后,聚集着暗圣教的全部实力,龙人、暗魔人、半兽人、翼人、矮人等黑暗异族组成着坚实的阵营,阿呆眼中寒芒一闪,怒喝道:“滚开。”

    月王扭动着娇躯走到自己队伍的最前面,妩媚的一笑,道:“小兄弟,干什么这么大火气啊!要不要姐姐给你消消火啊!”

    玄月柳眉轻挑,怒嗔道:“不要脸。再不滚开,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月王并没有因为玄月的怒骂而生气,依旧是一脸微笑,道:“***,火气不要那么冲嘛。这死亡山脉的主峰虽然面积很大,但我们这十余万人完全占据着有利地形,想冲上去,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们不如坐下来聊聊天好了。”

    玄远等人此时已经上来了,看到这些当初伏击自己的敌人,玄远心中的愤怒达到了极点,“别跟他们废话了,他们是要拖延时间,我们杀上去。”说完,他一马当先,朝月王扑去,神御斗气带起如同波浪般的能量,威势大涨。月王面对玄远的强悍攻击,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她心里也知道,自己这边人数虽然不少,但面对这些人类的强者是很难抵御的,暗圣教教主给她的任务就是拖延时间,一咬牙,全身涌出一片惨白色的光芒,一柄新月般的兵器出现在她手中,轻飘飘的在空中带起几轮弯月朝玄远的攻击迎去。

    阿呆得到玄远的提醒,不在迟疑,身体暴闪,朝猫女mimi和银女扑去。现在的阿呆已经不同以往了,那澎湃的斗气压制的猫女和银女连反抗的念头都无法兴起,纷纷利用自己矫捷的身形向后退去。龙人王在二女侧面,他并不知道阿呆的厉害,眼看着面前那金色的斗气,不屑的哼了一声,骤然从侧面向阿呆冲来。阿呆此时心中充满了仇恨,有人胆敢阻挠他报仇,下手自然不会留情,全身金芒大盛,毫无花哨的一拳向龙人王挥去,阿呆此时的功力已经达到了颠峰,第七变的固态生生斗气威力之大,即使是天罡剑圣在世也不敢轻缨其锋,更何况龙人王了。面对着阿呆的攻击,龙人王才意识到了自己眼前的危机,那看似简单的一拳散发着无比强大的霸气,气机将他四面八方的空间完全锁死,使他只有硬拼一途。为了保命,无奈之下龙人王只得全力迎战,用他那长有尖锐爪子的双手向阿呆的拳头迎来。

    “喀、喀、喀喀喀,轰——”当龙人王的双掌与阿呆的拳头相接时,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飘荡起来似的,全身无比的轻盈,在微风中缓缓摆动着,全身骨骼的断裂声清晰的传来,他那引以为豪的防御力似乎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以往自己所做的一切不断在脑海中闪现着,他不禁问自己,我做的那些事到底对么?身体在半空飞行的过程中,生命力一点一点的抽离了他的身体,没有疼痛,只有麻木,当他撞入己方人群的时候,这个统治着龙人一族的强悍生命已经完全消失了。

    阿呆一拳击飞龙人王连看也不看一眼,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一拳有多大的威力,他的目标是猫女和银女金色的斗气丝飘洒而出,随着闪电般前进的身形向二女罩去。猫女和银女同时感觉到自己仿佛处于一个力场中似的,不论怎么闪躲,也无法避开空中那大蓬金光闪闪的细丝。光芒一闪,她们的身体已经被生生变固态斗气丝缠了个结实。阿呆冷哼一声,身体平移前飘,双手分别抓住了二女的咽喉,在生生真气庞大的能量作用下,二女连一丝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猫女眼中流露出凄迷之色,勉强道:“我,我知道错了,饶我一命吧,我愿意站在你们那一边。”

    阿呆眼中涌起浓烈的恨意,当初猫女那一爪穿透冰身体的一幕再次浮现在眼前,他的声音宛如来自地狱一般冰冷,“饶了你?如果我当初要不是因为饶了你,冰也不会死。冰啊!你的在天之灵看着吧,阿呆替你报仇了。”手掌用力回收,猫女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脸色变得惨白,她脖子上的骨骼在阿呆的铁腕之下缓缓的断裂着,眼中闪烁着惊恐之色,她那绿色的眼眸渐渐变成了灰白色,她的脖子已经断裂了。阿呆随手一甩,用猫女的尸体撞倒了一片想来攻击自己的敌人,目光转到银女身上,银女此时已经完全陷入了恐怖之中,平日里只有她将别人玩弄致死,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末日会这么快来临,她那**的斗气此时一点也用不出来,全身不断的颤栗着。

    阿呆正想解决了银女,突然感觉到从自己侧面传来一股锐利的斗气,心神一动,身体前倾躲过了敌人的偷袭,朝偷袭者看去,只见偷袭自己的,赫然正是一身黑色铠甲的矮人王。在暗圣教十二天王之中,矮人王的修为排在第四位,比起龙人王来相差并不多。银女可以说是他多年来的老相好,眼看着就要被杀掉,他怎么能不出手呢。眼见阿呆躲过了自己的攻击,他怒喝道:“快放了阴王,否则我杀了你。”

    阿呆轻蔑的一笑,冷哼道:“又是一个被黑暗腐蚀了灵魂的人。矮人族本是善良淳朴的民族,想不到在你的带领下却变成了黑暗中的一员。凭你也想杀我。我先杀了她。”手腕用力,银女得到了和猫女同样的下场,随着脖子的断裂全身软软的挂在阿呆手上。

    矮人王悲喝一声,手中战斧拼尽全力向阿呆挥来,阿呆如同鬼魅般的一闪,漂移到矮人王身侧,轻轻的在他那厚实的肩膀上按了一下,腾空而起,冲玄月道:“月月,我们先上山,这里交给大家就行了。”玄月答应一声,飞身而起,抓住阿呆的大手,两人如同流星赶月一般朝死亡山脉主峰之顶而去。当阿呆和玄月消失时,矮人王的身体缓缓软到了,阿呆的一掌并没有要他的命,但是却击散了他体内的真气,震断了他数条主要经脉,他这一生,将不可能再使用武力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阿呆凭借自己深不可测的修为轻松的解决了暗圣教四名天王级高手,使人类联军前进的步伐更加轻松了。席文带领着天罡剑派众人在玄远的配合下如摧枯拉朽般杀入了敌人的阵营,黑暗异族虽然强横,但面对着这些人类的勇士们只有死亡的结局,神圣骑士团也赶了上来,这些经过严酷训练的神圣骑士们发挥出了强大的战斗力,虽然是从下向上攻,但暗圣教的黑暗异族却很难抵挡住他们如同潮水般的攻击。没有了亡灵十二劫的保护,暗圣教这十余万人对联军来说只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天空中的血日越来越红,血雨也密集起来,在焦急之中,阿呆将自己的速度发挥到了极限,山顶在他眼中不断的放大着,他不断对自己说着,快,快,一定要阻止他们打开魔界入口。山顶已经在望,正在这时候,一大蓬黑雾突然从上罩来。阿呆心中一凛,前冲的势子不变,如同屏障般的生生斗气骤然而出,朝黑雾挡去。当斗气和黑雾相碰时,阿呆清晰的感觉到,黑雾如同一个巨大的软垫子似的,卸去了他所有的冲势,使他前进的脚步嘎然而止,阿呆当然认得面前的敌人是谁,那正是在众人联手中受到了重创的不死邪巫王纳滋古尔。

    不断凝聚着能量,须弥之剑出现在阿呆手中,玄月也开始吟唱起咒语,不断把辅助魔法施加到自己和阿呆身上。

    纳滋古尔那虚无缥缈的声音响起,“你们很不错啊!没想到这么快就能通过邪龙哈尔巴因克那关,看来,邪龙真的是老了。”

    阿呆知道,魔界的入口就要打开了,自己绝对不能在这里耽搁,须弥之剑前指,用自己庞大的气势罩向纳滋古尔。他清晰的感觉到,虽然纳滋古尔并没有在之前众人的联手中死去,但他的本体绝对受到了重创,至少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感受着须弥之剑传来的庞大能量,纳滋古尔所聚的黑雾骤然收缩,一团人形的黑雾出现了,不知道他从哪里变出一个黑色的大斗篷罩在身上,看上去宛如传说中的巫师一般。一只由雾气组成的手虚空一划,顿时出现三只火妖,他们挥舞着手中的火鞭向阿呆冲来。

    阿呆怒喝道:“又是老一套,去死吧。”须弥之剑带起长达三丈的金色剑芒,闪电般切入了火妖的攻击之中,在庞大的生生斗气作用下,三只火妖顿时被绞的粉碎,纳滋古尔毫不停顿的召唤出一只又一只强悍的亡灵生物,但他最强也只是召唤出了一头长约二十米的骨龙而已,对阿呆和玄月根本产生不了什么威胁,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终于,纳滋古尔召唤亡灵生物的速度已经赶不上阿呆和玄月前进的速度,当阿呆杀掉一只纳滋古尔召唤出的腐龙后找到破绽,没有丝毫的迟疑,在玄月发出的圣光斩辅助下依然朝纳滋古尔攻去。

    纳滋古尔现在也很无奈,阿呆的判断是正确的,他现在的能量还不到最佳状态的三分之一,根本不足以阻挡阿呆和玄月前进的步伐。噗噗声响中,阿呆的须弥之剑先后在纳滋古尔的身体里来回穿梭了几个来回,将他身体的黑雾绞的支离破碎,而玄月的圣光斩适时赶到,用她那无比纯净的神圣能量消融着纳滋古尔的能量,在凄厉的惨叫声中,纳滋古尔有大部分身体在阿呆和玄月的联手下消失了,他分出一缕黑烟飞快的逃逸着。阿呆和玄月的这一轮攻势已尽,来不及追击,正在两人追悔之际,一道白色的光芒带着尖啸声划破长空,瞬间追上了纳滋古尔逃跑的身体,从中一透而过,充满了恐惧的声音响起,纳滋古尔不甘的大喊道:“亡妖,你也敢和我做对……”声音嘎然而止,空中的黑雾全部消失了。

    不错,这偷袭纳滋古尔的正是已经转为神灵的纤纤,以她的修为自然不足以和纳滋古尔这样强大的亡灵对抗,但是,纳滋古尔在先后几次功力被削弱之后,实力已经减弱到了一定程度,在突然的偷袭中,纤纤竟然成功了。白色的身影显现,纤纤冲阿呆和玄月微微一笑,道:“我已经重创了他的精神烙印,不过他确实强悍,仍然能保存一点本源的能量,不过,这个不死邪巫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再不会威胁到你么了。”转化成神灵之后,纤纤原来的亡灵穿刺变成了神灵融化,她利用这个技能将纳滋古尔的精神烙印同化了一些,但由于纳滋古尔过于邪恶,她不敢吸收这些同化的能量,她怕完全同化之后自己的身体被纳滋古尔占据,成为另一个不死邪巫王,所以只能重创他。

    阿呆大喜道:“太好了,没有了亡灵十二劫的阻挠,暗圣教就不足为惧了,谢谢你,纤纤。”

    纤纤微微一笑,道:“别谢了,快去吧,恐怕魔界入口要被打开了。”听了她的话,阿呆心中一凛,和玄月对视一眼,两人直扑峰顶。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