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须弥之剑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哈里道:“老糊涂(鹘突),路上我跟你说的那件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你那弟子的死根本怪不得阿呆那小子,你可不要太执着了,弄的狄斯和我们面子上过不去。”

    鹘突哼了一声,道:“没什么好考虑的,就算提罗那可恶的小子该死,也用不着虐杀吧。我不管,说什么我也要向狄斯讨个公道,最起码也要收拾收拾那小子才行。”

    哈里哈哈笑道:“收拾他?我看啊,你不让他收拾就不错了。狄斯真是厉害,竟然培养出这么强一个徒孙来。比起我们三个老家伙可是要强的多了,现在大陆上,已经是五位剑圣了。老糊涂,你小心点吧,可别阴沟里面翻船哦。”

    鹘突怒道:“打不过狄斯我承认,但他那弟子怎么也不可能是我对手,哈里,你少幸灾乐祸,等开始比试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这家伙。”

    哈里无奈的摊了摊手,道:“无所谓,随你好了,反正我这么多年以来就从来都没赢过,早已经输的习惯了。你赢我算什么本事,有能耐你把狄斯赢了,我就佩服你。不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鹘突顿时被哈里说的哑口无言,虽然他自大,但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是天罡剑圣的对手。

    云翳笑道:“你们啊!这么多年还是没变,仍然是那个样子,一见面就吵。其实,我们现在都年过百岁了,你们有什么可吵的。或许,这是我们四个老家伙最后一次聚首了吧。这回我们一定要多叨扰狄斯几天,以后就没机会了。”

    九人都是修为高深之人,尤其是三位剑圣,一边说话的工夫,他们已经接近了天罡山脉主峰的山顶了。天罡剑派的山门在望,门外两旁各站立着百名弟子,在剑派门口处,七名老者背背重剑等候着,他们正是天罡剑派以席文为首的七名二代弟子,在他们身旁,是一身白衣飘飘的阿呆和身穿红衣祭祀袍的玄月。当他们看到三位剑圣出现之时,七人同时飘身而起,迎了上来。

    云翳等人停下脚步,席文快步上前,恭敬的道:“天罡剑派掌门席文,带众弟子躬迎三位前辈大驾光临。”

    云翳轻叹一声,道:“二十年不见,席文你也老了。也和我们一样都白发苍苍了。”

    席文微笑道:“云翳前辈,您依然和以前一样英姿飒爽啊!我已经年过九十,自然是白发满头了。三位前辈,里面请吧。”

    云翳点了点头,在席文的带领下向天罡剑派大门走去。

    鹘突恨恨的瞪了阿呆一眼,阿呆却似乎没有看到似的,依然是一脸淡然的表情。鹘突心中一惊,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无法看到这个青年的修为了,和上次在亚琏族大草原相比,他的修为似乎又增长了许多。冷哼一声,道:“狄斯的架子真大啊!老朋友来访,连面都不露。”

    席文轻叹一声,道:“鹘突前辈,师傅他老人家是有苦衷的,等进去以后您自然就明白了。”云翳微笑道:“没什么,狄斯大哥年长,就算不来接我们也是应该的。席文啊!你的修为似乎已经接近剑圣境界了,看来生生决已经过第九重了吧。”

    席文身体一震,暗呼厉害,恭敬的道:“托前辈的福,我刚刚突破第九重境界不久。”

    云翳道:“狄斯大哥真是后继有人啊!我听哈里说,还有一位小弟子也已经突破了第九重境界是么?”

    席文点了点头,冲一旁的阿呆使了个眼色,阿呆赶忙快步上前,躬身施礼道:“天罡剑派三代弟子阿呆见过三位前辈。”

    哈里微笑道:“小阿呆啊!你的功力似乎又增长了不少,看来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啊!我现在可是越来越嫉妒狄斯了。”

    云翳眼中精芒一闪,他吃惊的发现,面前这个青年虽然站在那里冲自己等人施礼,但身上的气势却如同山岳一般不可撼动,竟然没有一丝破绽。点头道:“恩,哈里刚和我说天罡剑派有个小弟子修为高深,已经达到剑圣境界时我还不相信,看来,他是对的。”到了他这种修为,几乎一眼就能断定他人功力的程度。

    阿呆从来没有见过云翳,不禁抬头向对方看去。由于先前席文曾经对他说过云翳和自己师祖天罡剑圣的感情最好,心中自然的升起几分好感,微笑道:“前辈夸奖了。”

    在席文等七名二代弟子的带领下,众人进入了天罡剑派的议事大厅。由于有众多师长在座,阿呆和玄月也不好和四骷髅叙旧。四骷髅今天穿的都是普通的劲装,冰骷髅偶尔会幽怨的看阿呆一眼,但阿呆一直低着头,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似的。而血骷髅、铁骷髅和风骷髅则都把目光集中到绝美的玄月身上,虽然他们都猜到这面前的红衣姑娘就是当日和阿呆在一起的玄日,但却没有想到她的容貌竟如此之美,血骷髅还好一点,但铁骷髅和风骷髅都有些目瞪口呆了。

    众人分宾主落座。云翳道:“席文,狄斯大哥呢?他还在修炼么?”

    席文黯然的站了起来,和阿呆对视一眼,叹息道:“今天,在这里我要宣布一件事。”他的声音用生生真气远远传出,使议事厅外的众天罡剑派弟子也能够听见。

    听了席文的话三位剑圣都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他们此来是找天罡剑圣的,实在不想在这里耽搁什么,鹘突刚要说些什么,却被云翳用眼神拦住了。席文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要宣布的,就是恩师天罡剑圣已经羽化登仙了。”

    “什么?”云翳、鹘突、哈里同时站了起来,巨大而森然的压力从他们身上骤然而出,压的七名天罡剑派二代弟子不由得退了一步。在议事厅外的众天罡剑派弟子顿时议论纷纷起来,悲痛之情顷刻间弥漫在所有弟子们的心头,毕竟,对于他们来说,天罡剑圣就思想党羽一个神的传说,有很多四代弟子还从没有见过天罡剑圣的面,此时听到自己内心最引以为豪的天下第一高手已经逝去,他们心中怎么能不激动呢?云翳沉声道:“席文,这是怎么回事,你要给我们个解释。”

    感受着云翳三人身上传来的庞大气势,席文眼中精芒一闪,毫不畏惧的踏前一步,道:“三位前辈,其实师傅他老人家已经去世好几年了。但是,在他老人家临走之时曾经吩咐,不要把他的死讯散播出去,一定要等到剑派中再出剑圣之后再说。除了我们这些二代弟子以外,低代弟子都不知道。请三位落座吧。”云翳眼中闪过一丝泪光,身体微微的晃动了一下,喃喃的道:“狄斯大哥,没想到你就这么去了。我们既是对手又是朋友,我都没有赶上最后送你一程,哎——,看来我们真的是老了,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啊!连功力最高的你,都……”

    脾气暴躁的鹘突神色黯然的叹息一声,道:“人总是要死的,可是狄斯老大就这么死了,我们也再没有对手了。”

    哈里抬头看向阿呆,有些责怪的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阿呆眼圈通红的道:“对不起,哈里大叔,那是师祖的遗命,我不能违背啊!”

    席文深吸口气,朗声道:“同时,我还要宣布,从今天开始,天罡剑圣一位由三代弟子阿呆取代,成为新的剑圣。也是我派永远的监院,有监督剑派任何举措之权力,不论是谁,包括我在内,只要违反了派规,监院都有直接出手惩罚之权。”

    “等一下。他凭什么接任狄斯老大的位置,他一个毛头小子就想骑在我们三个老家伙上面成为大陆第一剑圣么?这绝对不行。”

    云翳看了一眼鹘突那愤愤不平的样子,微怒道:“这是人家天罡剑派自己的事,你不要以为狄斯大哥死了你就可以肆无忌惮了,这里还有我,你给我安静一点。我现在心情不好,你应该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招惹我会是什么下场。”

    鹘突对云翳还是存有几分畏惧的,哼了一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席文冲云翳施礼道:“多谢前辈盛情。不过,这件事我们天罡剑派一定会给三位前辈一个交代的。早在师傅去世的时候就已经决定,由阿呆来和三位进行剑圣比试。我今天正式宣布他的身份,就是给他个名分而已。”

    阿呆眼中的凄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淡然之色,轻飘飘的跨出一步,落在云翳面前,道:“三位前辈,请多指教。”

    哈里走到阿呆身旁,拍拍他的肩膀,道:“狄斯老大死了,我也没什么心情打了,我看咱们这四大剑圣之会,就取消了吧。在我们心中,狄斯老大永远是最强的。”阿呆心中一暖,他明白,哈里之所以这么说,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怕鹘突在比试中趁机报复自己。感激的一笑,道:“哈里大叔,作为师祖剑圣名号的继承人,我请求三位前辈给我这个机会,我不能让升入另一个世界的师祖蒙羞。如果三位前辈不再需要休息的话,那,后山请吧。”说完,他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阿呆,你疯了?”焦急的声音传入阿呆耳中,阿呆一楞,朝声音来源看去,只见说话的,竟然是冰骷髅。鹘突眼中怒芒一闪,断喝道:“老四,给我闭嘴。”在师傅的威压下,冰骷髅深深的看了阿呆一眼,这才退到一旁。阿呆歉然一笑,冲冰骷髅轻轻的摇了摇头。

    鹘突瞪了阿呆一眼,道:“小子,你看我徒弟干什么?难道你还想再杀一个么?好,你要代替狄斯老大我不反对,不过,如果你死在我手上,可怨不得人。带路吧。”阿呆并没有理会他的威胁,冲云翳和哈里致意后,率先走出了大厅,在他的带领下,云翳一行九人,以及席文七师兄弟和玄月一起来到了当初天罡剑圣修炼的后山石窟外。阿呆一直走到石窟旁边的悬崖边缘才停了下来,负手而立,山风吹动,给人一种出尘的感觉。云翳、鹘突、哈里三人飘身而起,落在阿呆身前,其他观战的众人不约而同的向后退去。直到退出数百米外才停了下来,席文七人同时催动起护身的斗气,准备随时迎接面前这四位绝世高手交手的能量余波。

    天罡山顶的温度很低,悬崖边缘更是凝结着一层稀薄的冰层,但阿呆四人站在那里却宛如山岳一般不可撼动,咧咧山风吹动的四人白、蓝、红、青四色长袍微微飘动着,谁都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凝视着其他三人。在三位剑圣的注视下,阿呆没有一丝慌张,那强大的压力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似的。微微一笑,阿呆道:“三位前辈,我是第一次参加剑圣比试,就请三位前辈定规矩吧。”

    云翳轻叹一声,道:“其实,我和哈里的想法一样,这场比试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不过,既然你愿意接替你师祖来完成这次的比试,那我们又怎么能拒绝呢?这样吧,咱们的规矩改一下,只要你能分别接下我们每人全力出手的三招,我们就奉你为尊,让你成为即你师祖之后的第二位天罡剑圣。”听了云翳的话,哈里露出一丝淡然微笑,轻轻的点了点头。而鹘突却流露出惊愕的神色,显然没想到云翳会如此决定。

    看着云翳那古朴的面容,阿呆心都一阵激荡,他当然知道云翳这是要有意成全自己,深吸口气,他冲云翳弯腰施礼道:“好,就按前辈之言吧。那位前辈先来指教呢?”鹘突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偷奸耍滑的小子。真给狄斯丢人。”

    阿呆冷冷的扫视了鹘突一眼,道:“北方剑圣前辈,那就请您先指教吧。如果三招之内我不能胜你,阿呆之命,就任由您取去。”

    鹘突全身一震,红色的光芒骤然闪亮,大怒道:“你说什么?三招内胜我,你找死。”腰间的酒葫芦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入他手中,随着他闪电般漂移的身体向阿呆当头砸来。阿呆依然是负手而立,没有一丝惊讶的神色,金色的光芒从他体内飘荡而出,很简单的,阿呆一记直拳向鹘突迎去,金色的斗气蕴涵在他拳头之上,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威势似的。哈里和云翳见两人已经动手,只得飘身退到一旁观战。

    阿呆的拳头和鹘突的酒葫芦碰在一起,没有发出一丝声音,鹘突催动的火魇真气连数百米外的席文等人都能感到阵阵强热,山顶一些凝结的坚冰已经开始渐渐的融化了。鹘突脸上的神色在改变,因为,当他的酒葫芦和阿呆的拳头相接之时,对方那庞大而浩瀚的能量宛如没有尽头一般,不论他如何催运斗气,都无法挺进分毫。一丝精芒从阿呆眼底闪过,他沉声大喝道:“开。”轰的一声,鹘突的酒葫芦变成了漫天碎片,里面剩余的多半葫芦酒水飘洒而出,鹘突的身形被震的蹬蹬蹬连退九步才站稳,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苍白了,显然吃了暗亏。

    阿呆虚空一招,空中的酒液被他吸入手中,随着能量的转换酒液凝结成一团。阿呆随手一抖那如同水晶般的圆球飘荡而出,他淡然道:“鹘突前辈,你也接我一招。”那水晶般的圆球化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朝鹘突而去。

    这么多年以来,鹘突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狼狈过,虽然他一开始时有些轻敌,但在真正交手之后,他已经尽了全力,但结果却是被面前这个看上去并不起眼的少年震退了九步之多。即使是当初的天罡剑圣,也绝对没有这个实力。心中骇然之下,那团自己酒葫芦中的美酒已经扑面而来。鹘突毕竟拥有剑圣的实力,虽然在惊诧之中,但反映丝毫不慢,一缕红芒从他腰间闪出,如同火蛇一般朝面前的酒球斩去,灼热的能量还没有碰到那团美酒,美酒就已经燃烧起来,宛如一个巨大的火球似的。“噗——”火球应声分成两半,从鹘突身体两旁倾泻飞出。阿呆并没有追击,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北方剑圣。鹘突调匀自己体内的气息,恨声道:“好小子,竟然能逼我用出赤龙。”

    阿呆淡然的看着鹘突手中那柄火光吞吐的软剑,心中也是暗自吃惊,从赤龙剑蕴涵的能量看,这分明是一柄不次于低级神器的冰刃。“鹘突前辈,刚才这就算是一招吧,还有两招,请您全力施为。”金色的光芒骤然在阿呆手中闪亮,那淳厚的能量逐渐凝结成一柄长剑,长剑的体积不断的增长着,只是几次眨眼的工夫,一柄长约一丈,宽达尺半、厚半尺的巨型能量剑出现在他手中。阿呆右臂抬起,巨大的剑身斜指天际,全身充满了不可一世的气概,澎湃的气流以旋涡般的形状不断向外蔓延着。是的,阿呆终于达到了当初天罡剑圣所说的境界。在闭关的这十八天里,为了能更好的迎接来自三位剑圣的挑战,他不断的提升着自己生生真气的威力,逐渐吸收着第二金身的最后能量。在他本身强大的金身作用下,第二金身被不断的蚕食了,终于在今天清晨完全融入了他体内的金身之中,他现在的金身高达八寸,几乎占满了整个丹田,庞大的能量已经让金身由金变白,使阿呆的修为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终于完全超越了天罡剑圣当年的境界,达到了生生变的最后一变——金变。阿呆现在完全有信心可以凭借自己强悍的实力和三大剑圣一争短长。

    看到阿呆手中的能量剑,三大剑圣尽皆骇然,达到他们这种程度,当然明白这么大的能量剑代表的是什么,那是实力,绝对的实力。

    席文难掩内心中的喜悦,白发无风自动,喃喃的说道:“好,好,阿呆你终于达到了,这是神的领域啊!你已经突破了剑圣的境界,成为了全大陆第一位剑神。”

    阿呆左手缓缓合到自己右手上,双手同时握住自己的巨大固态能量剑,在他面前的鹘突,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被那强大的能量剑所吸噬似的,竟然没有办法逃离这能量剑的攻击范围,只能硬着头皮将火魇真气提升到极限,催动着手中的赤龙剑挺的笔直,散发着灼热的气息。在阿呆神级的实力面前,他已经有些怯懦了。

    阿呆沉声道:“鹘突前辈,请接我一剑,天罡剑法起首式——劈斩。”精神完全与手中庞大的能量剑融合在一起,阿呆身随剑走,身剑合一的向面前的鹘突斩去。金剑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强大气势,压制的鹘突手中赤龙剑上的火魇斗气不断的颤抖着。不论是谁,都能清晰的分辨出,鹘突绝对接不下阿呆这一剑。鹘突双目圆睁,须发怒张,双手握住赤龙剑猛的迎了上来。

    阿呆内心无比的平静,局势已经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下,这一刻,丫头惨死时的面容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丝森然的杀机从他体内透出,那是死神的气质,就在这夺天地造化的一剑快要吞噬鹘突的身体和灵魂之时,四个声音同时响起,“手下留情。”其中一个尖锐而充满焦急的声音格外分明。阿呆精神一震,他知道,这呼喊声来自四骷髅,回想起当初冰骷髅在自己离开时那冰冷而悲伤的眼神。阿呆暗叹一声。

    轰——,巨大的冲击波以阿呆和鹘突交手的中心骤然爆发了,在冲击波的作用下,包括云翳和哈里,都不由自主的退了开去。人影一闪而过。阿呆飘然落在鹘突背后十米外,手中的巨大能量剑依然金芒吞吐横于身前。鹘突的赤龙剑光芒已经暗淡了,软软的垂在他手中。他那苍老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原本精光四射的眼眸变得异常浑浊,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年似的,微微颤抖着。

    玄月虽然魔法出众,但对武技并不是很了解,焦急的问身旁的席文道:“师伯,阿呆他没事吧。”

    席文抚须微笑道:“当两人之间实力相差过远时,往往会在很短时间内决出胜负,鹘突已经输了,彻底的输了。”

    红芒一闪,鹘突手中的赤龙剑没于腰间,灼热的气流消失了。他颤巍巍的转过身体,冲阿呆的背影道:“提罗的事从此揭过。我认输。”说完,一言不发的飘落在哈里身旁,盘膝坐在地上不再吭声。他心里明白,如果不是刚才阿呆手下留情,他现在早已经变成了齑粉。阿呆在听到四骷髅的呼喊声后,将能量剑的金芒完全收敛,改攻击为防御,虽然彻底化解了鹘突的火魇真气,但却并没有伤到他分毫。

    阿呆缓缓转过身,一招击败北方剑圣让他胸中无比的痛快,面向三位剑圣,微微躬身道:“承让了。”

    哈里散去护体的青莲斗气,微笑道:“看来,我新研制出的那几招是用不上了。连鹘突都不是你对手,我弃权,反正我回回都是最末,再输一回也没什么丢人的。阿呆啊!你可真给狄斯老大争气。到现在我都不明白,你是怎么练的,凭你二十几岁的年纪,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呢?难道我们这些老家伙全是废物么?”

    阿呆看云翳和哈里都没有动手的意思,将手中的巨型固态能量剑收回体内,叹息道:“晚辈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拜师祖所赐,如果没有师祖他老人家,我是绝对不可能达到生生真气最高境界的。到了现在,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师祖他老人家之所以仙逝,完全是因为,他将自己的功力全部传给了我,用开顶传功之法传给了。他老人家那庞大的能量在我体内形成一个第二金身,在我的不断修炼中被逐渐吸收。我也是今天刚刚将师祖他老人家的功力完全同化的,终于达到了师祖期望的程度。”

    盘坐于地面的鹘突猛的睁开了双眸,眼中充满了震骇的神色,同哈里和云翳对视一眼,长叹道:“老大就是老大。不论什么时候他也比我们走的远很多。他真是有勇气啊!小子,你的运气很好,你知道么?这种开顶传功之法成功的可能性还不到三成,一旦失败,不但你师祖要死,连你也不能幸免。怪不得,怪不得啊!我服了,我鹘突服了。狄斯,你在天上等着我,等我也到了那里,一定要拜你为师。”

    云翳微笑道:“这可以说是四大剑圣比试用时最少的一次,我看我们也不必再继续下去了,天罡剑圣仍然为四大剑圣之首,只是由狄斯这个名字改成阿呆。阿呆,你也不用过于自谦,其实,狄斯大哥传你的功力固然对你影响巨大,但如果没有你自己的刻苦修炼,还是无法达到今天的成就。我们都老了,以后一切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阿呆退后两步,扑通一声,跪倒在三位剑圣面前。云翳和哈里不禁一愕,鹘突则皱起眉头,微怒道:“小子,你想侮辱我们么?”

    哈里上前想将阿呆拉起来,却被他浑厚的生生斗气挡在外面,“阿呆,你这是干什么?”

    阿呆低着头,道:“三位前辈,阿呆有一事相求,望三位前辈应允。”

    云翳走到哈里身旁,道:“你先站起来,你可是我们四位剑圣中排名第一的,不论什么时候,你都要清楚自己的身份,怎么能随便下跪呢?”

    阿呆没有动,诚挚的道:“等我把话说完自然会站起来。云翳前辈,我不是为自己而跪你们,而是为了天下苍生。大陆上眼看就要发生巨变,由黑暗势力组成的暗圣教企图打开通往魔界的入口,如果他们一旦成功,大陆的人类将陷于水深火热之中,为了我们种族的延续,为了生存,我气球您们能够以大局为重,齐心协力帮助教廷将这些黑暗势力彻底毁灭掉吧。”

    云翳微微颔首,道:“这件事情我听哈里提过几句,但他说的并不清楚,你先起来,详细的告诉我们。”

    阿呆见云翳有所松动,而哈里自然是支持自己的,飘身站起,详细的将关于暗圣教以及死亡山脉的一切说了一遍。

    听完阿呆的叙述,云翳眉头紧锁,道:“几十年不问大陆之事,没想到黑暗势力已经发展到如此程度了。我们始终都是人类,为维护我们生存空间尽力是应该的。孩子,我答应你,反正我也活了一百多岁了,我就陪你们到死亡山脉走一遭,也看看那些亡灵生物有多强大。”

    阿呆大喜,恭敬的道:“谢谢您,云翳前辈。哈里大叔,那您呢?”

    哈里微笑道:“那还用说么?我不是早就答应你了么?对了,有件喜事还忘记告诉你了,当初你送到我那里的小环和我大儿子现在可是感情很好啊!或许等我们彻底消灭了黑暗势力他们就会成婚了。”

    阿呆全身一震,提到小环,他不可避免的想到丫头,点了点头,道:“这才是她最好的归宿,谢谢您,哈里大叔。”

    《br》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