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生生七变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廖一夫妻和玄月走了上来,阿呆先前制住这些四代弟子几乎只是几次眨眼的工夫而已,廖一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面前这个比自己年纪还要小的师叔,实力竟然强悍到如此地步。

    阿呆环视一圈周围被他制服的众弟子,淡然道:“大家都很不错,突然遭受到攻击能立刻作出防御,甚至还击的反应。但是,你们知道为什么会败在我手上么?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们功力不足,如果我是敌人的话,恐怕你们现在已经没有一个能够活着了。你们需要的是多加修炼,以提升自己的实力。我叫阿呆,是三代弟子,刚从外面回来,可能会在派里逗留一个月左右,如果以后在真气修炼方面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来问我。”阿呆眼中精光一闪,银色的能量再次出现,同样的斗气丝飘洒而出,准确的连接到每一个人身上,就连廖一夫妻和那两名小弟子也没有放过,微微一笑,阿呆道:“初次见面,送大家点小礼物吧。凝神聚气、意守丹田。”体内的金身被阿呆完全调动起来,澎湃的生生真气顷刻间寻着这上百道固态斗气丝飘洒而出,瞬间蔓延到这些四代弟子体内。

    廖一心中一喜,顿时明白阿呆是要帮助众弟子提升功力,虽然他不知道阿呆要怎么做,但也明白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赶忙凝神运功,意守丹田。一股温暖而澎湃的能量缓慢的输入到自己体内,那和自己同源的能量随经脉而走,一会儿的工夫,已经和自己丹田中的生生真气融为一体,在这股真气的带动下,廖一惊喜的发现,几道以前自己无法冲过的经脉竟然在这庞大的能量作用下被硬生生的冲开了,生生真气如同海纳百川一般朝自己的丹田聚拢中,从能量的强度上看,他清晰的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生生变第六重境界。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体内真气在提升之后于体内循环三个周天之时,那股输入体内的温暖能量从自己的身体里撤了出来,循着来时的路消失了。

    所有的四代弟子几乎都和廖一有着同样的遭遇,在这股同源的外力作用下,他们体内的数道重要经脉都被打通了,不但功力有所提升,对于他们今后的修炼也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这百名四代弟子在那温暖的能量撤出后一个个恢复了知觉,先前被封住经脉的那些弟子身体也已经恢复了自由。

    睁开眼眸,廖一最先发现的,就是距离自己身旁不远的阿呆,此时的阿呆脸色异常苍白,在玄月的搀扶下才能勉强站稳身形。刚才,他突然心血来潮想为天罡剑派做点什么。于是不计后果的用自己的功力同时为这百名四代弟子打通经脉,他不知道的是,这样做是多么危险,一旦他的功力不足,不但他将力竭而亡,恐怕那些弟子们也会走火入魔。但是,他依然成功了,凭借着达到第六重生生变的修为,他成功了,不但打通了这些弟子们的经脉,而且还将自己输出的斗气完全收回,现在的虚弱,最主要原因是精神力耗损过大,同时掌握百道能量,即使是以他达到魔导师境界的精神力也无法承受,脑中传来阵阵晕眩,他已经有些无法站稳了。玄月有些责怪的搀扶着阿呆,虽然她并不知道先前阿呆做的一切是多么危险,但是看到自己心爱之人现在变得如此疲倦,自然极为心疼。

    廖一郑重的走到阿呆身旁,看了一眼周围仍然处于惊愕之中的师兄弟们。扑通一声,他跪倒在阿呆面前,“师叔,谢谢您成全我们。”说完,咚咚咚的连向阿呆磕了三个响头。众弟子也不是傻子,此时的情形他们已经完全明白了,心中除了对阿呆的敬意再没有其他念头,包括路一一在内,一个接一个的跪倒在地,“谢谢师叔成全。”声音传遍整个演武场。天罡剑派发展到第四代,弟子的人数已经很多了,光四代弟子就有数百之多,阿呆今天的作为,使这些留在门派中的四代弟子收益斐浅,也奠定了天罡剑派千年不灭的基业。即使在数百年后,天罡剑派的后代弟子谈论起今天阿呆同时为百人传功之事仍然津津乐道。

    阿呆虽然很虚弱,但看到在自己的努力下这些四代弟子修为都有所提升,心中不由得大喜,勉强一笑,道:“大家别这样,都起来吧。今天晚上你们一定要静修,这样才能有更好的效果,今后一定要努力修炼生生决,我们天罡剑派是为了维护大陆正义而生的。师祖定下的祖制就要靠我们来完成。啊,对了,把你们的天罡剑都拿过来,放在一起。月月,要麻烦你了。”

    玄月和阿呆心意相通,当然知道他要干什么,轻声道:“好吧。”

    四代弟子们对阿呆异常景仰,没有谁会违背他的意思,纷纷将自己珍逾性命的天罡重剑放到阿呆和玄月面前不远处。

    阿呆扭头看向玄月,微笑道:“这位是我的未婚妻,神圣教廷的红衣祭祀玄月,我们夫妻初来这里,让她也送你们一样礼物吧。”说完,冲玄月点了点头。

    玄月虚空一划,取出自己的天使之杖,轻声吟唱道:“伟大的天界之神啊!请赐予我您神圣的力量,治疗之光、神圣之光、慈悲之光、毁灭之光,听我命令,融合吧。”在金色光芒的包裹中,玄月的娇躯缓缓飘离地面,天空中突然飘来一片金色的云朵,悬浮在玄月的正上方,玄月微微一笑,手中天使之杖虚空一引,空中那金色的祥云中落下一道金色的光柱,准确的命中在那摆放在一起的天罡重剑之上,这些重剑都是百炼精钢打造而成,在金光的照耀下烁烁生辉。两只修长宽厚的光翼从玄月背后飘荡而出,在金色光翼的映衬下,一身白裙的玄月全身充满了神圣的气息,再加上她那绝美的娇颜,不禁让这些天罡剑派的四代弟子们看的有些懵了。都将目光痴痴的落在玄月身上,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崇敬和欣赏,没有一丝亵渎之意,在他们心中,玄月宛如天女下凡一般。

    金色的光柱在玄月羽翼出现后显得更加厚实了,那犹如实体般的光芒笼罩着上百柄天罡重剑不断的闪耀着。一刻钟的时间仿佛眨眼即过,光芒收敛,天上的光云消失了,而地面上那百柄原本普通的重剑却闪耀着充满神圣气息的淡淡金光,不论是谁,都明白,这些剑已经变了,他们的本质已经完全改变了,经过玄月改造的这一百零七柄重剑,被后世天罡剑派的弟子称为——“百神剑”,只有达到相当修为的弟子才能使用,一直流传于后世。

    嘴角挂着一丝微笑,玄月缓缓收功,对于这个被自己改善了的融合之光,她还是非常满意的,她知道,自己的修为更加精进了。

    阿呆经过这一刻钟的调息,精神已经显得好了许多,微笑道:“月月,你的光系魔法真是越来越让我吃惊啊!比想象中还要强的多了。”

    玄月微笑道:“别捧我了,不过这些剑经过了我的永久性融合之光加持,威力应该还不错,大家可以把剑收回去了。今后你们还是用原有的使用方法就可以,一注入斗气,应该会有一定的神圣能量加成的作用,为了比以前会大一些。”

    廖一和众四代弟子面面相觑,半晌,众人几乎同时向玄月躬身施礼,道:“多谢师叔母赐剑。”对于这些天罡剑派的弟子来说,没有什么比他们自己的重剑再珍贵的东西了,玄月这一翻作为,在他们心中,恩惠丝毫不比先前阿呆为他们传功小。

    玄月挽着阿呆的手臂,众弟子这一句师叔母,不禁让她俏脸微红,幸福的看了阿呆一眼,微笑道:“你们大家继续修炼吧,廖一大哥,麻烦你带我们去休息一会儿,阿呆刚才的消耗比较大。”

    廖一赶忙答应着,和妻子一起带着阿呆和玄月来到剑派后面的休息室。

    阿呆道:“廖一大哥,你们去忙吧,晚饭的时候,我直接到议事厅去见席文师伯,如果你看到他老人家,帮我说一声。”

    廖一也想赶快试试自己刚刚升入第六重的生生真气威力如何,赶忙答应一声,和路一一一起向二人施礼后退了出去。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玄月不仅嗔怪道:“阿呆,你干什么耗费那么多功力,你看看,现在消耗了那么多精神力,站都快站不稳了。”

    阿呆在玄月的搀扶下坐到大床上,微笑道:“天罡剑派在我心中的地位,就和教廷在你心中的地位是一样的,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总希望为剑派做些什么,反正精神力也是可以恢复的,没什么,我冥思一会儿就会好的。”

    “哎——,你呀,快冥思吧,我替你护法。”说完,她温柔的帮阿呆将外衣脱掉,扶着他盘膝坐在床上。感受着玄月的温柔,阿呆心中一片寂静,合起双眼,渐渐进入了冥思状态。很久没有冥思过了,刚一开始时,因为精神力和真气完全不同,阿呆还有些不适应,渐渐的,通过与意识之海的融合,他才进入了修炼恢复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之还再次被精神能量注满之后,阿呆从冥思状态中回醒过来。一睁眼,就看到坐在自己身旁同样在冥思的玄月,看着她那在金色光芒包裹中的娇颜,阿呆心中不禁一阵颤抖,这,就是自己的妻子啊!

    玄月似乎感觉到了阿呆那炽热的目光,缓缓睁开美眸,微笑道:“呆子,看什么?”

    阿呆痴痴的道:“当然是看我美丽的老婆了。月月,你真是太美了,每次看到你,我都仿佛又回到当年在红飓族那小城第一次见你时那种惊艳的感觉。”

    玄月的目光变得如水般柔和,低声道:“虽然你并不英俊,但是,人家却不由自主的喜欢上你,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自己喜欢你那一点,可正是这种没有理由的喜欢让我不可自拔。”

    阿呆动情的将玄月搂入自己怀中,刚想再说些什么,却突然听到从外面传来的轻微脚步声,似乎来的是个高手。玄月的灵觉异常敏锐,自然也同样听到了,从阿呆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两人同时向房门口的方向看去。

    门开,席文那让两人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面前,阿呆从床上跳下,惊喜的道:“大师伯。”

    席文微微一笑,道:“孩子,你回来了。我听月月说,你们此行死亡山脉成功了。师伯真为你骄傲啊!”

    阿呆挠了挠头,道:“运气好而已,师伯,您和月月已经见过了么?为什么不叫醒我。”

    玄月道:“你精神力耗损那么多,需要时间来补充,我当然不能叫醒你了,你都已经冥思两天了,现在恢复的差不多了吧。你冥思的时候,我感觉你的精神力似乎已经非常强大了,如果你是主修魔法的话,一定也是个魔导师了。”

    阿呆道:“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精神力会提升的那么快,师伯,既然月月都跟您说了,那我也不赘述了。说实话,死亡山脉那边的情况让我很担忧,亡灵生物的强大比我们想象中还要恐怖,那些高等级的生物,恐怕会给我们造成很大的麻烦,您准备什么时候出发,到教廷和各方势力汇合。”

    席文道:“我今天刚刚收到你二师伯的来信,他那边也得到消息了,正在整和最精锐的军队和魔法师团,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到教廷。其他各方势力情况也应该差不多,前些日子出现的叛徒闹的风风雨雨的,弄的他们现在都有些忙乱,恐怕聚合需要一段时间,如果凑齐的话最快也要三月。还有十几天就要进行二十年一度的四大剑圣比试了,等你和另外三位剑圣比试完以后,咱们就立刻出发,前往教廷。”

    阿呆微笑道:“您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师伯,您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师祖失望的,这次比试,我绝不会输。”

    席文的表情凝重起来,“孩子,有信心是好的,但你一定不能大意,另外三名剑圣和你师祖一样,在大陆上都已经成名数十年之久,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只要你能和他们战成平手,就已经不弱你师祖的威名了。”

    阿呆点了点头,道:“师伯,我明白。其实您也突破了生生真气的第九重境界,也拥有剑圣的实力了。”

    席文微微一笑,道:“这还要谢谢你呢,当初要不是和你一起修炼,我还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冲破那层屏障。我的生生变现在已经修炼到第三变了,不过,我年纪大了,今后恐怕很难再有什么突破了,恐怕在剩余的岁月里,终不可能达到你现在的境界了。你也知道,生生变每提升一层有多么难。”

    阿呆当然明白,如果不是一直吸收着天罡剑圣注入他体内的第二金身的能量,他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达到第六变的境界。“师伯,您今年才八十多岁,年纪也不算太大啊!”

    席文走到房间中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道:“傻小子,什么八十多岁,师伯已经年过九十了,我没你师祖那么高深的功力,至多也就再活个一、二十年而已。今后天罡剑派这重担还要你来挑啊!如果这次我们成功的将死亡山脉中的黑暗势力消灭掉,师伯就不准备再修炼什么了,我和你另外几位师伯已经决定了,我们这一生几乎有一多半都在修炼中度过,最后这段日子,要为自己而活,准备到大陆风景秀美的地方转转,最后在回来等死。”

    一听到席文说死这个字,阿呆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黯然,“师伯……”

    席文摇了摇手,道:“人之一生不过百年,总是要死的嘛,死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一个灵魂的结束,也是另一个灵魂的开始。你不要多想了。等我百年之后,如果你愿意,就来这里接任掌门之位,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勉强。只要多关照些就行了。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当初师傅为你传功的苦心,只要剑派有一名剑圣,那我们在大陆上的地位将没有任何人能撼动。对了,你来那天为四代那群孩子传功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我现在才完全相信普林先知的话,你不愧是大陆的救世主,那些调皮的孩子们仿佛都像吃了兴奋剂似的拼命修炼,以前可没见他们那么认真过。师伯真要谢谢你了。”

    阿呆摇了摇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作为天罡剑派的弟子,我已经为剑派做的太少了。您放心吧,不论什么时候,这里都是阿呆的家,阿呆只要活着,就绝对不会让任何人触犯我们天罡剑派的尊严。”

    席文满意的笑了,点头道:“我真是太佩服你师祖他老人家的识人眼光了。看来,天罡剑派可以百年无忧了。”

    阿呆道:“师伯,马上就要和另外三位剑圣比试,我想在这十几天的时间里闭关修炼,争取让自己的修为再次有所提升,这样就更有把握了。”

    席文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对了,我先以前听师傅说过一些他们四大剑圣比试的规矩。说给你听听吧。其实他们比试的方法很简单,每次都是循环而战,也就是说要分别和另外三个人交手,最后按照胜率来排座次。东方剑圣云翳向来是仅次于你师祖的,他的修为极为深湛,说来好笑,这几次比试的结果完全相同,都是你师祖三战全胜,云翳两胜,而北方剑圣鹘突则是一胜,最参的是西方剑圣哈里,他好象从来都没有赢过。云翳的清风明月剑法深得你师祖推崇,他今年也有差不多一百一十岁了吧,比你师祖小不了多少,在这另外三大剑圣中,也属他和你师祖的交情最深。他的剑法特点,就是无孔不入。斗气穿透性非常强,当年师傅要胜他也非易事,是你最大的敌手,只要你能和他战成平手,就足够了。二十年过去了,不知道他有没有研究出什么新的武技。北方剑圣鹘突的火魇真气非常霸道,有撼天动地之威,配合他那刚猛的火魇剑法,比云翳相差的并不多,他是修炼最刻苦的一个,只是悟性比起你师祖和云翳前辈要差一些,所以才屈居第三。至于西方剑圣哈里,他擅长的是青莲斗气,以你现在的功力应该足以稳胜,但是,你也不可大意,哈里前辈经常会出一些奇招,也是比较让人头疼的。还记得上次一站,师傅他老人家是带我一起去的,那次,我本来想去观战,可是他们之间比试时所产生的斗气过于强大,我只看了一会儿,就目眩神迷的被你师祖送了出来。后来他们足足战了二十天之久,才携手而出。说实话,当世的武者中能成为你师祖朋友的,也只有他们三个人了,见到他们后,你一定要恭敬一些,执弟子礼,明白么?”

    阿呆点了点头,苦笑道:“这三位前辈中,我就只有云翳前辈没有见过了。西方剑圣和北方剑圣我都领教过,他们的修为确实非常深厚。”

    席文一惊,道:“你见过两位剑圣?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当下,阿呆将自己如何结实西方剑圣哈里,以及如何同北方剑圣鹘突结仇的事情完全手了一遍,听完阿呆的叙述,席文轻叹一声,道:“和鹘突前辈的事你也不用太在意了。不过,说实话,你在大陆上闯荡这几年造下的杀孽确实不少,幸好你杀的人几乎都有取死之道,否则师伯就饶不了你。”

    听着席文的话,阿呆背后冷汗津津而下,回想着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心中由得微微颤抖着,是啊!自己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多的连自己也数不清了。虽然那些人都有取死之道。但那也总是一条条生命,自己杀戮如此之重,实在是有伤天和。

    席文道:“好了,你也不要多想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没用。鹘突前辈虽然霸道,但并非不明礼之人。有其他两位剑圣在,只要把事情说清楚了,你再恭敬一些,向他认个错,他也不会太难为你的。”

    阿呆轻叹一声,想起丫头死时那凄迷的景象,淡淡的道:“杀死提罗,对我来说是最不后悔的一件事。就算重来一百回,我还是会做同样的事。我虽然尊敬另外三位剑圣,但这件事我绝对不会承认是自己错了,我并不怕鹘突为难。当初动手杀人的时候,我早已经想到会和他起冲突的。”

    席文沉默了,半晌,才摇了摇头,道:“到时候再说把。不过你也不可态度过激,毕竟要给那些老前辈留几分情面。不论什么时候,师伯总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阿呆眼圈一红,感激道:“谢谢您,师伯。”

    席文站起身行,道:“你准备到什么地方去静修,派里人比较多,容易影响到你。”

    阿呆想了一下,道:“就到当初师祖他老人家修炼的后山石窟吧。”想起天罡剑圣那慈祥的笑容,阿呆心中不禁涌起强烈的悲恸,泪水顺着面颊留了下来。

    席文走到阿呆身旁,拍拍他的肩膀,道:“好孩子,别伤心了,你师祖要是看到你有今天的成就,也一定会为你骄傲的。走吧,我现在就带你过去。月月啊!照顾阿呆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玄月拉住阿呆的大手,微笑道:“师伯,这是我应该做的,一点都不麻烦。”

    十八天后,天罡剑派后山石窟,玄月焦急的看着面前十米外盘膝坐于大石上的阿呆。阿呆所坐的位置,正是当年天罡剑圣修炼的位置,他已经打坐十八天了,但却仍然没有一丝清醒的迹象,而是,四大剑圣比试的日子就在今天,虽然另外三位剑圣还没有到,但如果阿呆不能及时清醒过来,根本无法应战。他身体周围的护体真气显得极不稳定,一阵银一阵金,两种颜色交替出现着,玄月的心异常焦急,从五天前,阿呆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她怕阿呆走火入魔,将席文找来。可席文也不知道阿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也不敢轻易出手,惟恐怕影响了阿呆的修炼,造成严重的后果,他告诉玄月,现在能做的,就是等下去,等阿呆自己从修炼的状态中清醒过来。阿呆身体周围的能量不但不稳定,而且具有极强的排斥性,即使以玄月的修为,都无法接近他身体周围十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那金、银两色能量的交替中修炼着。

    突然,就在玄月万分焦急之时,阿呆的护身斗气发生了变化,一股湛然的金色光芒从他胸口处骤然闪亮,阿呆身体周围的能量骤然大盛,将玄月的身体一直推到石窟的洞壁处才停了下来。在巨大的压力下,玄月只能召唤出凤凰覆体保护住自己的身体,吃惊的看向阿呆。

    阿呆胸口处那团金色的光芒骤然大亮之下,渐渐向下移去,刺目的金光使玄月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眸,那团金光已经快速的融入了阿呆丹田之中。阿呆身体周围原本金、银交替的两色光芒完全转变成了金色,在光芒包裹中,宛如天神一般。

    “啊——”长啸声从阿呆口中发出,金色光芒骤然聚拢,猛的朝上方冲去,石窟那厚实的洞壁宛如冰遇烈火一般迅速的融化了,没有激荡起一丝灰尘,那缕金色的光芒已经穿透厚达数十米的石窟洞顶,直射天际,清朗的啸声伴随着冲天而起的光芒冲天而出,整座天罡山在这长啸声中似乎都在微微的震颤着。一缕阳光从这被庞大能量穿透的洞顶上直射在阿呆身上,在阳光的照射下,阿呆那护在体外的金芒显得更加绚丽了。

    天罡山主峰半山腰处,正在不断向上攀爬的九条身影突然停了下来,为首的三人都是须发皆白,分别穿着蓝、红、青三色长袍,穿青色长衫的老人微笑道:“听见了么?狄斯那老家伙在欢迎咱们呢?看来他的功力似乎又增长了不少啊!”

    穿红色长袍的老人哼了一声,从腰间摘下自己的铁葫芦灌了一大口酒,道:“什么欢迎,明明就是示威,这个老家伙,还说我好胜心强,难道他就弱了么?”

    穿蓝色长袍的老者面容古朴,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你个老鹘突,这么大岁数了,脾气可是一点都没变啊!狄斯的功力增长之快,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回又可以痛痛快快的和他打一场了,咱们这些老朋友都二十年不见了,你的脾气就改一些吧。”这三人,正是成名大陆数十年之久的东方剑圣云翳、北方剑圣鹘突以及西方剑圣哈里。跟随在他们身后的,分别是鹘突的四名弟子,也就是组建骷髅佣兵团的四骷髅,以及东方剑圣云翳的两名弟子,红飓佣兵团的正副团长连单和祝渊。四大剑圣交手这种千载难逢的场面,他们怎么能不来观战呢?

    《br》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