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阿呆显威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教主阴森的一笑,有些得意的道:“等着吧,就快了,我现在已经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冥神大人的声音,他似乎在呼唤着我们、赞赏着我们。根本用不了神圣历千年,我一定能将出口打开,恭迎我们的冥神大人降临人间。大长老,现在我们在大陆各地的行动如何了?”

    大长老道:“一切顺利,现在大陆因为我们潜伏的势力突然出现而弄的大乱,恐怕很难凝聚在一起,等到出口打开之时,就是这些愚昧人类的死期。”

    教主沉声道:“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丝毫大意不得,你们千万不要小看了神圣教廷,既然千年前他们能够将鼎盛时期的暗魔族歼灭,必然有着强悍的实力。对了,五长老,最近我一直忙于打开出口的事,都忘记问你救世主的事情了。你当初办的怎么样了?”

    五长老低着头,道:“教主,天元大陆那么大,您让我在整片大陆上找一个人,又没有明显的特征让我怎么找啊!在杀手工会被那个叫阿呆的混小子覆灭前,一点消息都没有。”

    教主冷哼一声,道:“废物。你不是一直很有办法么?这回找人却如此推脱。要不是看在你以往为我们大业作出的贡献,这次我一定不会轻饶。杀手工会那么大的摊子,竟然在短短一年内就毁了,你也算够本事的了。”

    五长老身体一震,他已经听出了教主言语中的杀意,再也不敢争辩,谦卑的说道:“教主,那个叫阿呆的小子实在太厉害,我看,他已经拥有相当于剑圣的实力了,而且,他身上还有着可能是冥神大人的法器冥王剑,又能召唤出银龙,确实很难对付。”

    教主的语气显得平缓了许多,淡淡的道:“算了,现在是用人之际,我也不想过于为难你。冥王剑到底是不是冥神大人的法器并不重要,只要我们能将魔界出口打开,冥神大人来到了这个世界上自然会处理的。三长老,我前些天感觉到死亡山脉中有些变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不及时向我禀报。”

    三长老看了大长老一眼,躬身道:“回禀教主,前些天好象是来了一些入侵者,不过应该已经死在亡灵生物手中,为了不打扰您,所以我才没有禀告。我已经加派人手到外围守卫了。比较奇特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亡灵十二劫的第五关怨灵全都消失了,竟然没有一丝踪迹,会不会是他们逃出了死亡山脉呢?”

    “什么?怨灵消失了。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不早说。”黑芒一闪,三长老的身体直掼而出,摔到一旁倒地不起,接连喷出两口紫色的血液。

    教主的声音变得无比冰寒,环视了其余四位长老一圈,道:“我告诉你们,现在是大业最后的关键时刻。谁也不能松懈一点,如果大业被破坏了,我就先要了你们的命。怨灵是亡灵生物,它们根本就不可能逃的出这拥有神羽利用自己生命力布下结界的地方,而且有我的亡灵手札,他们也不敢逃。唯一的解释,就是它们已经被入侵的敌人消灭了。而我们的行踪也很有可能因此暴露,由暗转明,你们知道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多么危险么?教廷的人不是傻子,他们总会想明白我们在做什么。”

    大长老看了一眼受到重创的三长老,恭敬的道:“教主,您也不必过于担心,亡灵生物中虽然去了一个怨灵,但对整体实力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就算全大陆的人类一起来,想冲过亡灵十二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老三这次虽然有错,但也是为了我们的大业着想,您就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吧。”

    教主虽然气怒攻心,但也知道大长老说的是对的,现在的形势,多一分力量对他们来说就多一分好处,重重的哼了一声,道:“同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出现下一次,你们都下去吧,时刻注意死亡山脉外围的动向,将我们手下的实力全都回收到死亡山脉内部。就算人类来攻,只要我们能坚持到打开入口,就成功了。还有,安抚好那些高级亡灵生物,尽量少去招惹他们,那些强大的家伙是我们最后的凭借。”

    “是教主大人。”大长老飘身到三长老身旁,将他扛在自己的肩膀上和其他几位长老一起退了下去。

    巨大的祭坛前,就只剩余教主一人了,他看着面前那六个金光闪耀的巨大符号,自言自语的道:“神羽,你的结界就要支撑不住了,胜利会属于我们黑暗一方,当黑暗降临大地之时,再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冥神大人前进的脚步。”说完,他在大股黑色气体的包裹下落在祭坛正中央的螺旋纹路盘膝坐下,继续吟唱着他那不知名的咒语,随着那黑色雾气的散发,祭坛上的六个金色符号变得黯淡了许多。

    高耸入云的天罡山主峰看上去依旧是那么的巍峨雄壮,云雾缭绕之间,给人一种出尘的感觉。山腰一处较为平坦的地面上,一男一女依偎着坐在一起,男的相貌英俊,女的秀美绝伦,在云雾缭绕的天罡山映衬下,宛如一对神仙眷侣。

    “大哥,你终于快进入第六重生生决境界了,在第四代弟子中绝对是佼佼者。连三代的那些师叔、伯们也没有多少能够超过你哦。一一真高兴。”

    “不光是我,现在大家修炼的都很勤奋,掌门师祖不是说了么,现在大陆上的形势非常复杂,只有尽量提升我们天罡剑派的实力,才能更好的保住我们这一片乐土。”

    “大哥,我,我想要个孩子。”少女的俏脸上飞起一抹红晕,看上去更加娇艳了。

    英俊青年全身一震,紧紧的将少女搂入怀中,微笑道:“一一,今生我廖一能得你为妻,再没有什么遗憾了,就算是立刻就死,我也心甘情愿。”

    少女赶忙捂住青年的嘴,微嗔道:“讨厌拉,别乱说,什么死啊活的,我们还要快乐的生活呢?在这大陆上,再没有什么地方能比的上我们天罡山了,大哥,你要保护我一辈子哦。”

    这一对男女,正是成婚不久的廖一和路一一,两人今天负责巡山,走到这里,看着眼前的美景,不由得停了下来。廖一刚想说些什么,突然,他似乎意念一动,下意识的朝山下的方向看去。脸色一变,一拉自己的妻子,皱眉道:“一一,有人来了。”

    路一一还陶醉在丈夫的温情之中,循着丈夫的目光向山下看去,只见一团白色的气体飞快的向山上的方向而来,那并非山中的雾气,似乎蕴涵着庞大能量似的,只是由于能量过于密集,使他们无法看到能量中的景象。

    廖一反手抽出自己的天罡重剑,生生真气透体而出,瞬间灌注到重剑之中,三尺长的剑芒不断的吞吐着,沉声大喝道:“什么人敢擅闯天罡山。”

    一个清朗的声音从那团即将飞到两人身前的白光中响起,“不是擅闯,而是回家。廖一兄,好久不见了。”光芒一闪,就在廖一心中一惊之时,一男一女两条身影已经出现在他和路一一身前。无可抵御的庞大能量瞬间化解了自己的气势,那是不可抵挡的强大,廖一清晰的感觉到即使是自己已经快要进入第六重境界的生生真气,在这突然出现的人面前竟然是那么的不堪一击。惊讶中,他将妻子护在背后,凝神向对方看去。当他看到来人的样貌时,警惕之心顿时消失无疑,惊喜的道:“啊!小师叔,是您啊!”这突然出现的,正是阿呆和玄月,在急速飞行之中,只一天多的时间,他们就已经来到了天罡山主峰。

    “可不就是我么?廖一大哥,你年纪比我还长,可别叫我师叔啊!”回到了天罡山,阿呆像回家一样,心情说不出的舒爽。

    廖一微微一笑,道:“那怎么行,虽然我年纪比你大,可是你的辈分确实比我高啊!我怎么能违反门规呢。阿呆师叔,您的修为又增强了很多,真是让我惭愧啊!”

    此时,路一一也认清了来人,当初阿呆曾经震断过她的腿,让她记忆十分深刻,撇了撇嘴,道:“原来是你啊!几年才回山一次,你这个天罡剑派的弟子到当的清闲。”

    廖一斥道:“一一,不得无礼,快拜见师叔。”

    阿呆笑道:“不用了,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未婚妻玄月。”说着,他将身后的玄月让了出来。玄月向两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路一一眨了眨大眼睛,道:“不用你介绍,我们早就见过了,小——师叔,你真是厉害啊!竟然讨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

    阿呆脸一红,看了玄月一眼,微笑道:“能得月月为妻,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

    玄月道:“你是路一一吧,记得上次我来的时候,好象听说你们要成婚呢?现在……”

    廖一微笑道:“我们已经成婚了。”

    阿呆喜道:“那要恭喜你们了,廖一大哥,你真是好福气啊!”

    路一一勾住丈夫的手臂,道:“他当然好服气了,阿呆小——师叔,你们怎么有空回来啊?算起来你也入派好多年了吧,但这才是我第二次见你呢。”

    阿呆轻叹一声,道:“不是我不想回来,实在是身不由己啊!廖一大哥,咱们一起回山吧,我有重要的事情要立即拜见席文师伯。”

    “好,那咱们快走吧。不过,师叔,这大哥两字您可是千万不要再叫了,否则长辈们会责罚我的,您就叫我一声廖一好了。”

    “那好吧,廖一,我带你一段,月月,你带一下一一。”说完,不等路一一反对,一把拉住廖一的手臂,催运起体内浑厚的生生真气在白色光芒的包裹中冲天而起。玄月的速度也不慢,没有吟唱咒语,金色光芒轻松的将路一一包裹在内,飘然而起,追在阿呆身旁。

    初次体会到飞行的感觉,在惊讶之后,廖一和路一一不由得好奇起来,看着周围的景物飞速的消逝着,两人都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天罡山主峰高达六千余米,从半山腰出发也要三千多米才能到达山顶,但是在阿呆和玄月高深的修为下,仅仅十分钟的工夫,当廖一和路一一再次脚踏实地之时,却已经站在了天罡剑派的大门之前。

    廖一和妻子对视一样,两人同时感觉到对方心中的惊骇,修炼多年的他们,从来没有想到以人的能力竟然能做到如此程度。阿呆温和的声音响起,“走吧,咱们进去。”

    廖一身体一震,恭敬的冲阿呆行礼道:“师叔,您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以后还请您多多指教。”这是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称呼阿呆为师叔。

    阿呆微笑道:“指教不敢当,有机会大家一起切磋吧,都是同门,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路一一有些疑惑的道:“你,难道你刚才用的真是生生真气么?这怎么可能?”

    阿呆和玄月对视一眼,两人脸上都流露出会心的微笑,“当然是生生真气了,我一直就只会这一种真气啊!咱们天罡剑派能在大陆上享有这么高的盛誉,作为根本的生生决又怎么会差呢?只要努力修炼,你们总有一天也会达到这个境界的。”

    路一一道:“那,那你现在修炼到了生生决的第几重?如果我到了你的境界,也能像鸟儿一样似的飞行么?连爷爷和那些师祖们好象都不会飞呢?你是怎么做到的。”刚才阿呆和玄月的表现已经完全震撼了她的心,玄月会飞还可以解释为魔法的神奇,可阿呆的飞,竟然是完全以生生真气为媒介成功的,怎么能不让路一一这个几乎没有出过天罡剑派的姑娘好奇呢?

    阿呆笑道:“众位师伯当然有飞行的能力了?只要你们的生生决修炼到第八重以上,就可以开始尝试了,其实很简单的。走吧,咱们先进去再说,这次回来我会在山上逗留一段时间,到时候在教你们吧。”

    廖一喜道:“那我一定要多多向您请教。”作为天罡剑派第四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他的修为在同辈弟子中脱颖而出,但是廖一是个稳重的人,从来不以此夸耀,一直谦虚的学习以求进取。虽然结婚了,但他的修炼却从没偷过懒,修为更是与日俱进,他当然知道,能得到一名高手的指点对自己来说是多么重要。

    在廖一夫妻的带领下,阿呆和玄月走进了天罡剑派大门,由于是上午,大部分门人都在修炼,所以他们并没有看到什么人,只能听到从演武场方向偶尔传来的吆喝声。

    一边走,廖一道:“师叔,除了二师祖在华盛帝国以外,其他的众位师祖都闭关修炼呢,前些天掌门师祖召集所有三代弟子商量了些什么,从那以后,三代弟子和师祖他们就开始非常刻苦的修炼了,几乎每天除了吃饭、休息以外,都处于修炼之中。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么?我问过父亲几次,父亲总说,这是大人的事,小孩子没必要知道。”

    阿呆心中一动,心想,二代、三代弟子刻苦修炼自然是为了前往死亡山脉同暗圣教决战的事,席文之所以不允许三代弟子将情况告诉最低的四代弟子恐怕是怕他们请战吧。也是,以四代弟子的普遍修为,是不足以前往死亡山脉的。席文师伯这么做,是为了保住剑派一些血脉啊!轻叹一声,道:“对不起,廖一,这件事情我虽然知道,但却不能告诉你,以后你们一定会明白的。席文师伯他们修炼一般要什么时候才清醒?”

    廖一道:“差不多要晚饭的时间吧,你们可以先休息一会儿。”

    阿呆微笑道:“我们不累,既然席文老师他们暂时还不能从修炼中醒过来,那你就带我们到演武场去看看吧。顺便我们也可以切磋一下。”

    廖一喜道:“好啊!求之不得呢,演武场上都是四代弟子,您要是能指点指点我们,对我们的修炼肯定大有补益。”

    阿呆也确实有帮助天罡剑派低代弟子的意思,除了哥里斯的迷幻之森以外,就要数这里算是他的家了。他对天罡剑派的感情很深很深。扭头看向身旁的玄月微笑道:“你累么?”

    玄月温柔的摇了摇头,道:“我不累呢?一路上都是你带着我飞嘛。”

    阿呆笑道:“那就一起去吧。说来惭愧,身为天罡剑派的弟子,我都没怎么去过演武场呢,更别提在那里修炼了。”

    在廖一夫妻的带领下,四人穿过两进院落,拐过一个弯路,穿过长廊,来到了位于天罡剑派后院,阔达上万平米的演武场。

    天罡剑派演武场布置极为简单,没有任何工具,完全是一个空旷的广场,上百名天罡剑派四代弟子在不断的练习着最基础的天罡剑法,他们人手一柄五十六公斤的天罡重剑,在白色的斗气包裹下,挥舞的虎虎生风,一些功力差不多的师兄弟都在相互比试着。

    廖一微微一笑,道:“师叔,咱们的演武场占地很广,同门每天上午一般都是修炼招式技巧,下午开始打坐,有的时候晚上也会修炼生生决,现在四代弟子一般都修炼到第三重或者第四重的功力,只有一两位师兄能够达到第五重境界。”

    路一一嘻嘻一笑,道:“你不也是第五重了么?而且还快第六重了呢?”

    阿呆心中一惊,他当然知道修炼生生真气是需要循序渐进的,当初自己在欧文叔叔的指导下每天刻苦修炼,用了五年的时间也不过才达到第四重的境界,后来到大陆上闯荡后才进入第五重,如果不是师祖将功力传给自己,现在的自己还不知道处于什么样的水平呢?看廖一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竟然已经修炼到第六重境界了,这只能用天才两个字来形容啊!

    廖一有些尴尬的道:“师叔,您别听一一乱讲,我这点功夫和您比起来差的远了。”

    阿呆摇了摇头,道:“我的修为提升只是机缘巧合而已,如果纯凭自己修炼,恐怕现在和你也差不了什么,廖一,你平日里的修炼一定很刻苦吧。”

    廖一点了点头,道:“我本身就喜欢修炼,尤其是喜欢那种全身充满斗气的感觉,比别人修炼的时间自然会长了一些。师叔,您看,他们的剑法如何?”

    阿呆看着那一条条矫捷的身影,苦笑道:“这个你别问我,当初我一共也没学几招剑法,后来更是生疏了,现在也就只记得一式劈斩而已。”

    廖一一楞,道:“师叔,您就别谦虚了,您的修为那么高,一定是看不上我们的水平吧。”

    玄月笑道:“他不是谦虚,他说的都是实话,我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都没见他用过什么精妙的剑法,完全是硬打硬拼。不过,当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功力才是决定最后胜负的关键。”

    廖一有些不以为然的道:“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招式也是很重要的,没有招式,如何能将自己的功力发挥出最高的水准呢?熟练的技巧有的时候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阿呆点了点头,淡然道:“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有一个问题你想过没有。人的一生,精力是有限的,比如说,一生之中只有五十年的时间可以修炼。如果你这五十年中分出二十年来练习招式,那就只能有三十年的时间修炼斗气,就算你天赋再好,也不可能比那些修炼五十年斗气的人强。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廖一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虽然他还是并不完全认同阿呆的话,但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话确实有一定的道理。

    “廖一师兄,您来了,快指点指点我们吧。”两名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年跑到廖一近前。看他们那一脸崇敬的样子,显然廖一在同辈师兄弟心中有着很重的份量。

    廖一看着两名小师弟,微笑道:“有师叔在,哪里用的着我啊!你们快向师叔请教吧,只要能学得师叔武技的一鳞半爪,就够你们受用终生的了。”

    两名小弟子疑惑的看向阿呆,阿呆那憨厚的面庞自然给他们带来一种亲切的感觉,“师叔?我怎么没见过啊!好象师傅那一代里没有这么年轻的师叔吧。廖一师兄,你一定在骗我们对不对。”

    廖一斥道:“别乱说,阿呆师叔一直在外游历,今天才刚刚回来。”

    阿呆笑道:“别怪他们,本来我也不像个师叔的样子。你们叫我阿呆哥哥好了。你们现在的生生真气修炼到第几重了?”

    廖一替两个小师弟回答了这个问题,“他们俩是四代弟子中最小的,修炼时间不长,现在都是第二重境界,不过他们天赋很好,已经快冲到第三重了。师叔,我把师兄弟们都召集过来吧。”

    阿呆摇了摇头,看着众四代弟子练习得热火朝天的样子,不禁有些技扬难搔,心中一动,道:“不用。这样好了,我来测试一下大家的反应能力如何?”没等廖一开口,他的身体已经闪了出去。以阿呆现在的功力,只是意念一动,身形已经幻化出如同鬼魅一般的速度,他一手背后,另一只手前伸,闪电般朝距离最近的四人飘去。那四名弟子正练的起劲,突然感觉到身旁劲风扑面,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同时将手中天罡重剑向劲风传来的方向斩,因为怕是自己人,所以他们都没有出全力,四剑劈出,在空中交织成一片剑网,以守为主,在他们想来,就算对方功力很强,也必然能被他们这合作无间的一剑挡住。但是,他们错了。几乎同时感觉到自己的重剑上传来一股大力,在那浑厚的功力下,几乎没有任何阻挡的机会,他们的重剑已经被荡了起来,对方传来的功力异常柔和,并没有震伤他们,但是劲风却已经袭体而来。这四名弟子在四代弟子中也算的上是修为不弱的,突然遇到如此强悍的攻击,四人并没有慌张,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同时向四个方向退去,同时将被震开的天罡重剑拉了回来,护在身前。银芒一闪,就在四人以为自己已经安全之时,吃惊的发现,自己的血脉竟然已经被封住了,飘然落在地面,保持着几乎同样的动作僵立在那里。他们看到的,是一团银色的旋风。阿呆虽然封住了四名弟子的经脉,但不由得心中暗赞,这四名弟子都还只是第四重生生决的修为,但已经能够毫不慌乱的阻挡自己的攻击了,如果不是修为相差太远,想一击制服他们还真有点困难。脑中虽然想着,但阿呆的身形却丝毫不停,宛如旋风一般继续朝其他四代弟子袭去。虽然先前阿呆攻击那四名弟子只用了极短的时间,但也引起了其他弟子们的警惕。虽然看不清楚那团银色的旋风究竟是什么,但这些同门师兄弟下意识的向一起靠拢,所有的天罡重剑完全前指,白色的生生斗气外放。当他们刚刚做好这一切的时候,阿呆已经到了,无数银色的斗气丝宛如天罗地网一样从银色旋风中飘洒而出,瞬间冲击向面前的众弟子。众弟子临危不乱,同时大喝一声,站在后面的飘身而起,几乎所有人都举起自己的天罡重剑向阿呆发出的生生变固态斗气丝做出了一式劈斩,一时间,同源的能量顷刻间弥漫在演武场之上,上百条白色的能量凝聚在一起,变成一道巨大的白色光刃朝阿呆劈来。

    阿呆心中一惊,他清晰的感觉到面前这沛然的生生斗气是多么的强大,不敢有丝毫的犹豫,赶忙将功力提升两成,如臂使指般将空中飘散的生生变固态斗气丝凝结成一柄长达七尺的巨大银色能量剑横在自己胸前。银色的旋风消失了,阿呆那身穿蓝色武士服的身影清晰的出现在众四代弟子面前,即将发生的一切,另这些弟子们一辈子都没有忘怀。

    阿呆当然知道自己的修为有多么深厚,面前这集中百名四代弟子的联合攻击虽然强大,但最多也就是和当初灭一等人联手发出的灭世一斩差相仿佛,和自己已经达到第六变的生生斗气根本无法相比,为了不伤到这些同门,他将功力完全内蕴,手中的银色能量剑在头顶上方画出一道细小的弧线,轻飘飘的朝气势逼人的联合劈斩能量迎去。

    噗的一声,银剑和那巨大的白色能量刃在空中接触了,两道看似不成比例的能量在空中相互挤压着。阿呆感受着白色能量刃传来的精纯斗气,嘴角挂起一丝微笑。抵挡住白色能量刃的银剑发生了变化,银芒陡然大涨,顷刻间竟然将那白色的能量完全笼罩住了。此时,众四代弟子毕竟功力弱小,已经有些后继乏力了,攻势不由得一缓,劈斩的能量消失了。正在他们准备发动下一次攻击的时候,空中那团凝而不散的银色斗气仿佛爆炸一般飞散出无数斗气丝,几乎没有任何抵挡的机会,这百名四代弟子完全被那无可抵御的固态斗气丝制服了。

    所有的光芒都消失了,阿呆站在演武场中央负手而立,威风轻动,吹起了他武士服外面长袍的一角,他那黑色的长发随风飘荡着。憨厚而普通的面庞这一刻看在众四代弟子眼中是那么的威武而不可战胜。这些弟子大部分都没有见过阿呆,此时虽然流露出愤愤之色,但却难掩眼眸深出的一丝惊佩之意。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