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北方剑圣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玄夜看着面前这外表并不出色的青年,心中涌起复杂的感情,如果不考虑身世和容貌的话,阿呆当然是自己女儿的最佳选择,可是自己却始终看不惯他那傻乎乎的样子。可是女儿早已经对他死心塌地了,恐怕就算自己阻止也不会有什么作用,更何况自己早已经答应了女儿不在阻拦他们的事。想起阿呆在比试中强行终止九天神雷为自己保住了颜面和生命,玄夜叹息一声,暗道声罢了。冲教皇恭敬的道:“一切旦凭教皇大人做主。”

    教皇满意的冲自己儿子点了点头,目光转回阿呆身上,正色道:“阿呆,按理来说,你和玄月是根本不可能结合的。”

    一听教皇这话,阿呆顿时心中大急,赶忙道:“教皇大人,我和月月是真心相爱的,您就成全我们吧。”

    教皇微微一笑,道:“你这傻小子急什么,我不是还没说完呢么。我之所以说你们不能结合,是因为你并不是神职人员。教廷的神职人员,尤其像月月这么尊贵的红衣祭祀只能和天神最忠诚的信奉者结合。可是,你们天罡剑派好象并不是天神的信奉者吧。你别急,听我说完,虽然你并不是天神的信奉者,但是你是天神派遣来拯救大陆的救世主,可以说是和神接近的人,所以,我就勉为其难的同意你的请求。不过,月月要是不同意的话,我也帮不了你,月月,你愿意和阿呆订婚,成为他的未婚妻么?”

    玄月娇躯微颤,扭头看向阿呆,迎来的是他那深情的目光,那灼热的光芒烫的玄月心头一热,低声道:“我,我愿意。”

    教皇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哎呀,老了,耳朵不好了,没听轻你刚才说的什么,看你这么勉强,似乎是不愿意吧。放心,爷爷绝对不会勉强你的。阿呆,我看……”

    “不,不,我愿意,我刚才说的是愿意。”听着爷爷要拒绝阿呆,玄月赶忙大声辩解着。

    教皇道:“原来你愿意啊!你个丫头,这回可得尝心愿了。”除了阿呆和玄月以外,其余的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阿呆憨憨的看着玄月,眼中除了幸福还是幸福。玄月羞的将脸埋入了自己的**之中,恨不得有个地缝能让自己钻进去。

    席文捅了阿呆一下,传音道:“还不快拜见你的岳父大人和爷爷。”

    阿呆这才反应过来,扑通一声跪倒在教皇和玄夜面前,恭敬的道:“阿呆拜见爷爷,拜见岳父大人。”

    教皇笑道:“好了,快起来吧。阿呆,只要你以后好好对待月月,我们也就满足了。”

    阿呆赶忙道:“爷爷,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我会用我的一生守护她,不让她受到分毫损伤。”

    玄夜淡淡的道:“阿呆,你和月月今天在教皇大人面前订婚,你总要拿出点订婚礼物来吧。”他还是有些不喜欢阿呆,虽然现在也只能无奈的认可了,但还是忍不住出言刁难。

    阿呆听了玄夜的话楞了一下,扭头向自己的师伯看去。席文无奈的摊了摊手,道:“谁知道你小子这么急着要求婚,我可什么都没准备。”

    玄月的羞涩已经减轻了一些,她怎么忍心看着自己心爱的人为难呢,冲玄夜道:“爸爸,他,他已经把订婚礼物送给我了,你看。”说着,抬起自己的右手,将守护之戒露了出来。

    教皇一直以来并没有注意过玄月手上带的戒指,此时在仔细的注视下吃了一惊,“这戒指好象是一件法器啊!”

    玄月点头道:“是啊!这就是咱们教廷典籍中记载的低级神器守护之戒。爸爸,阿呆用一件神器来做订婚礼物,总可以了吧。”

    玄夜没好气的道:“真是女生外向啊!还没嫁给他呢,你就一个劲帮他说好话。”

    玄月辩道:“我说的是事实嘛。”

    阿呆突然想起了什么,念动神龙之血的咒语,在蓝色的光芒闪耀下,一颗碧绿色的晶体飘飞到他手中。阿呆将晶体捧到教皇和玄夜面前,道:“当初我在天罡山同师祖学艺的时候曾经杀死过一条万载巨灵蛇,师祖从它身上取出了两颗巨灵蛇之眼。我吃了一颗,这颗一直准备送给月月的,可没找到机会。就用它和守护之戒作为我送给月月的订婚礼物吧。”

    万载巨灵蛇之眼的珍贵玄夜怎么会不明白呢,此时他再也没有什么可说的,无奈的看了教皇一眼退到了一旁。

    玄月好奇的从阿呆手中拿起巨灵蛇之眼的晶体,皱眉道:“我才不要吃什么蛇眼睛呢,恶心死了。”

    阿呆微笑道:“这可是明目的好东西,没什么怪味道的。你吃吃看。”

    玄月疑惑的看了阿呆一眼,不忍心拒绝他的好意,皱着眉头将巨灵蛇之眼送入口中。那绿色的晶体化为一股清香的气流滑入她体内,一股热气升起,玄月顿时觉得异常舒适,惊奇的说道:“果然不难吃啊!”

    阿呆道:“今天晚上你好好冥思,把它的药力完全吸收,明天就能感觉出效果了。”

    教皇苦着脸道:“阿呆,你小子送月月这么珍贵的订婚礼物,我都不知道给你点什么好了,教廷的神器就那么几件,似乎并没有适合你使用的。”

    阿呆赶忙道:“不用,不用,对于我来说,月月就是最好的礼物了。您肯让她嫁给我比什么都好,就算是再珍贵的极品神器又怎么比的上月月呢?”

    玄月眼圈一红,轻唤道:“阿呆。”在心中充满深情之时,再也顾不得羞涩,主动贴到阿呆身旁,握上了他的大手。

    教皇满意的道:“好,是你自己不要的,可不是我小气。”他的神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冲阿呆道:“虽然今天并没有给你们举行什么隆重的订婚议事,但是,我已经将我唯一的孙女许配给你了,如果以后你负了她,我绝不会宽恕你的。”

    阿呆拉起玄月的小手,郑重的道:“等到黑暗势力肃清之后,我一定会让月月成为最幸福的新娘。”

    教皇道:“好了,没有别的事情了吧,你们明天就要起程了,回去好好休息,死亡山脉一行你们要加倍小心。”

    众人向教皇施礼后纷纷告辞,由于阿呆终于和玄月结合了,他们离开光明神殿的步伐都显得轻松了许多。看着他们离开了,玄夜冲教皇道:“父亲,这么重的任务交给这些孩子,会不会对他们压力太大了。他们要是有什么损伤,我们可难以向他们的长辈交代啊!”

    教皇叹了口气,道:“我又何尝不知道这是很危险的事。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阿呆是大陆的救世主,现在只能寄希望他能够在天神的指引下,找到黑暗势力真正的巢穴吧。在他们去寻找黑暗势力的这段时间,你们几位一定要加紧带领祭祀们修炼,争取在短时间内让他们的实力有所提升。如果死亡山脉的魔界入口真的是黑暗势力的目标,那光明魔法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玄夜、芒修、羽间同时恭声道:“是,教皇大人。”

    出了光明神殿,玄月主动拉上阿呆的大手,在众人的祝福声中,两人心中充满了甜蜜的幸福感。众人的兴奋过后,岩石道:“咱们这次的行动一定要成功,不能让黑暗势力再猖獗下去。”

    玄月点了点头,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死亡山脉竟然是这么的可怕。当初咱们真是不自量力啊!如果第一次到精灵族的时候真的去了死亡山脉,恐怕我们早已经……”

    岩石道:“月月,你不要气馁,我们一定要有信心,在信心的帮助下我们才有可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基努苦着脸道:“各位大哥、大姐们,你们一定要帮帮小弟啊!昨天月姬还哭着喊着的非要和我一起去死亡山脉,今天一听教皇大人的解释,我怎么敢带她去啊!要是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让我怎么向她哥哥交代,你们可一定要帮我阻止她。”

    阿呆苦笑道:“月姬大姐那脾气,恐怕不是那么容易阻止的吧。基努,你恐怕要自求多福了。”

    玄月微笑道:“基努大哥,就带上月姬姐姐吧,我帮你保护她好了。”

    阿呆皱眉道:“月月,你不要乱说,死亡山脉的危险刚才你也听到了,咱们此行的人已经不少了,如果一旦疏忽一点或者敌人过于强大,恐怕很难照顾的过来,人还是少一些的好。”

    玄月紧了紧阿呆的手,道:“放心吧,我自有完全之策,就算咱们无法探询到黑暗势力总部的下落,自保还是完全可以的。至于如何自保,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现在我可要保密哦。基努大哥,就带上月姬姐姐好了,我会再去向爷爷要一个护身符的。”

    基努苦着脸道:“现在也只有如此了。我在这里先谢过大家了,月姬她的修为还浅,一旦有什么危险,大家一定要多帮忙。”

    阿呆有些怪责的看了玄月一眼,对于众人来说,月姬的修为实在是低了些,死亡山脉又是那么危险,他也并不想让月姬参加此次的行动,可玄月已经把话说满,他也无法再拒绝了。只得冲基努道:“不用你说,大家也会保护月姬的,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一早咱们就上路。”

    第二天清晨,阿呆一行人同精灵族的队伍一起踏上了前往死亡山脉的路。教皇和几位红衣祭祀亲自将他们送到教廷神山的外围,一再叮嘱他们要注意安全后,这才和众人分别。虽然死亡山脉是危险的,但阿呆和玄月和好之后,心中充满了信心。尤其是订婚后,他心中更是无比的满足,现在只想尽快帮助教廷消灭掉暗圣教,好和自己心爱的月月成婚。

    从神圣教廷到死亡山脉,要穿过整个亚琏族领地,众人为了多争取时间,赶路的速度很快,一天下来,将近前行了近千里,当夜色逐渐降临到亚琏族的大草原时,他们决定停下来休息一晚,然后再继续赶路。草原是空旷的,早晚温差非常大,尤其现在又是十一月的天气,阵阵冷风袭来,给众人带来了阵阵凉意。

    阿呆挠了挠头,看向四周,道:“真是不好意思,忘了件事,在大草原上赶路,没有帐篷怎么行啊!晚上恐怕会更冷的。”

    奥里维拉点了点头,道:“是啊!亚琏族的草原如此之大,没有任何遮挡的地方,恐怕今天晚上要难过了。早知道咱们就不应该急于赶路,在先前遇到的那个部落中休息就好了。”基努撇了撇嘴,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都走出好几百里了,难道还回去不成。”

    岩石想了想,道:“要不这样吧,咱们在地上挖一个大坑,然后在坑中休息,这样最起码能避一避这寒风。”

    玄月摇头道:“这样不好,就算能避风,但温度却是无法改变的。算了,咱们就围成一圈将就将就吧,反正就一晚的工夫,以咱们的修为,应该问题不大,大不了轮流守夜,用斗气或者魔法抵御寒流的侵袭。”

    阿呆道:“那就我来吧,大家赶了一天路也都累了,我用生生真气布下一层屏障,你们好好休息。生生真气有源源不绝的特性,应该不会消耗太大。”正在说话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众人中有些人并不担忧,那就是以精灵公主为首的精灵族。他们脸上都带着笑意,站在那里也不吭声。

    卓云走到阿呆身旁,微笑道:“大家不用着急,阿呆你也不用布置结界,难道你们忘了我们精灵族魔法的特性么?我们是最接近于大自然的人。”岩石恍然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不过,在这里你们能够用出魔法制造出精灵之城那样的树屋么?”

    听岩石这么一说,众人顿时都明白过来,将目光集中在精灵族一行人身上。奥迪大精灵使飘飞上前,道:“大草原是大陆上生机最盛的几个地方之一,在这里我们的自然魔法可以发挥出相当大的作用,你们等着看吧。”在他的带领下,擅长魔法的精灵使们都飞了起来,吟唱起众人听不懂的精灵咒语,绿色的光芒渐渐从众精灵使身上腾起,他们围成一圈,一会儿的工夫,一个直径十米、圆形的绿色光环出现了,在奥迪的指挥下,绿色光环落在草原之上。光环笼罩的范围内,经过精灵族自然魔法的作用,绿草疯狂的滋生起来,那无数绿色的草叶一股股纠缠在一起,一会儿的工夫,竟然变成了坚实的藤蔓,在奥迪的指挥下,一座几十平米,由绿草交织而成的房子出现了。

    玄月感叹道:“精灵魔法真是神奇啊!这是其他魔法无法相比的,今天晚上终于有住的地方了。”

    由于阿呆一行加上精灵族共有二十余人之多,所以精灵使们先后制造出五座同样的房子才停了下来,五座房子比邻而居,由于众多草叶纠结在一起,看上去,竟然非常坚实,在冷风的吹动下并没有丝毫的晃动。

    奥迪道:“好了,有了住的地方大家可以安心休息了,这绿草做的树屋还算结实,我又在外围施加了用来固定的结界,就算夜风很大,也无法吹的动。大家吃些干粮就休息吧,明天好继续赶路。”说完,指挥着精灵族众人分别进了两个草屋,将另外三个的留给了阿呆等人。

    阿呆八个人经过区分决定,阿呆、玄月、奥里维拉三人住一间,岩石兄弟和卓云住一间,而基努和月姬住一间。

    “不行,我才不和那呆头鹅住呢。”月姬不满的说道。

    玄月失笑道:“呆头鹅?这个称号给阿呆也很合适啊!月姬姐姐,你不想和基努住在一起么?难道你害羞了不成。”

    月姬俏脸一红,嗫嚅道:“人家又没有嫁给他,怎么能和他单独住在一起呢?月月,咱们一起住吧,让他们三个男的住一块儿好了。”

    玄月扭头看向阿呆,递出一个询问的眼神,阿呆自然不愿和她分开,可他毕竟是此行的领导者,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就让基努兄和月月换一下好了。大家都早点休息吧。草原上或许会有什么野兽,大家晚上休息的时候都惊醒点,以防意外。”

    夜色已深,众人吃过干粮后都休息了。阿呆盘膝静坐在自己的树屋之中,为了保护众人的安全他并没有进入打坐状态,只是坐在那里凭借意念调息着体内充盈的生生真气,将灵觉以最大范围扩散开来,探询着草屋周围的情况。他清晰的听到精灵们的酣睡声,以及风吹青草的声音,心中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赶了一天的路,他的精神也有些疲乏了,神志渐渐朦胧,正当他就要进入梦乡之时,突然,一股无比强大的气息闯入了他灵觉的范围之内。阿呆吓了一跳,猛的睁开双眼,将意念集中到强大气息出现的方向。那强大气息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奇快的接近着。由于不知道是敌是优,阿呆谨慎的飘身出了树屋,在生生真气的作用下飘身上了屋顶,凝视着那强大气息出现的方向。

    一团火红色的光芒出现在阿呆视野范围内,他心中一惊,凝神望去,只见,在那团火红色的光芒中似乎包裹着一条人影,那并不是魔法,而是斗气,异常强大的斗气,虽然还远隔数百米,但阿呆已经能够感觉到那团红色斗气的火热,心中暗道,好强。

    红芒突然收敛,一道黑影划破夜空闪电般飘了过来,他显然也已经发现了阿呆,身体前冲,直奔树屋飞来。阿呆怕他影响到正在休息的众人,催运起体内的生生斗气,迎了上去。当他和那条黑影还有五十米左右的距离时,黑影身上的红光再次闪现,一团火球式的斗气带起一道流光,直奔阿呆胸膛。阿呆眼中冷芒一闪,右手闪电般切出,银色光芒一山而逝,那团火球顿时被一分为二,在生生斗气的作用下化解于无形之中。接了对方一下攻击,阿呆心中不禁疑惑起来,刚才对方攻出的这团斗气并不强,即使是岩石兄弟都可以轻松的接下来,可看他前进的身法和本身所蕴涵的能量,功力不应该只是这个水平啊!正在他疑惑之时,对方已经冲到了他面前十米出,前冲之势骤然截止,就那么仿佛违反了惯性规律似的停滞在半空之中。阿呆凝神看去,只见对方是一个老人,没有任何奇特地方的老人,身穿极为普通的布袍,有些污浊的眼眸凝视着阿呆。看上去,这个老人似乎有点眼熟似的,但阿呆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老人也不说话,一边看着阿呆,一边在自己腰上一摸,变出一个酒葫芦,打开葫芦盖,痛快的畅饮起来。看他那喝法,似乎要一口气将整葫芦酒喝干似的。连续灌了几大口,老人才停了下来,冲阿呆道:“来,小子,你也喝点吧。”说着,手腕一抖,酒葫芦化出一道弧线向阿呆撞来。阿呆心中一凛,因为这酒葫芦中所蕴涵的能量比先前那团火球不知道要强了多少倍。抬起右手,大蓬的生生变斗气丝飘然而出,这些斗气丝并没有直接去缠住酒葫芦,而是贴着酒葫芦旁边闪电般掠过,和酒葫芦发出了激烈的摩擦声。酒葫芦依旧前冲,因为斗气丝的冲击,它飞快的旋转着,当酒葫芦飞到阿呆身前之时,阿呆淡淡的说道:“前辈,我对酒并不是很感兴趣,还是您自己享受吧。”他并没有去碰那酒葫芦,在急速的旋转之中,酒葫芦竟然在他身前画出一道弧线,朝那老人飞了回去。

    老人污浊的眼眸突然亮了起来,手中红光一闪,将酒葫芦抓了回去,点了点头,道:“好,小子,你功夫不错啊!我想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的回答我。在落日帝国中出现了一个杀人无数的死神,你认识么?”

    阿呆心中一动,暗想,他找自己干什么?难道是落日帝国派来杀自己的么?不,不对,恐怕找遍整个落日帝国也找不到这么一个高手。虽然没有正式交手,但阿呆却清晰的感觉到,这个老人并不好对付。平淡的说道:“前辈,您找死神有什么事么?”

    老人又喝了一口酒,嘿嘿笑道:“当然有事了。我要和他算一笔帐。我听说,这个死神就是天罡剑派的三代弟子,而且功力不弱,好象是叫什么阿呆的。看你刚才所用的斗气虽然不是天罡剑派的生生斗气,但也是从生生斗气中演化而来,我想,你应该就是那个什么阿呆的吧。”

    阿呆心念电转,心道:这老人好锐利的眼神啊!仅从自己两次快速的出手就辨认出自己是天罡剑派中人,管他是谁,既然是来找自己的,那自己就接下好了。想到这里,阿呆胸中豪气顿生,点头道:“不错,我就是天罡剑派三代弟子阿呆,请问前辈有何指教。”

    老人玩弄着手中的酒葫芦,讥讽道:“指教怎么敢当呢,您可是堂堂的死神,杀人无数的死神。死神,多么威风的名字,哼!”他这最后一哼带起一股声浪,震的阿呆耳鼓生疼,赶忙催运起生生真气相抗。阿呆微微施礼,道:“前辈,请您明示来意。我似乎并没有得罪过您吧。”

    “不错,你是没有得罪过我,但是你那残忍的手段却让我大为叹服啊!你在落日帝国杀人,我不管,也管不着,反正那些家伙也该死。但是,你不应该欺负到我头上来,杀了我的弟子。我问你,提罗是死在你手上的吧,而且是被你虐杀致死。”

    阿呆心中大惊,他终于知道这老人的身份了,提罗的师傅,那不正是北方剑圣鹘突么?他在四大剑圣的排名还要在哈里之上。他找自己,原来是报仇而来,看来今天是不能善了了。阿呆的脸色沉了下来,冷声道:“如果您是要为提罗报仇,那您找对了,不错,就是我杀了他,而且是虐杀。但是,他是死有应得,您作为他的师傅没有尽到管教之责,我也想找您理论呢?”

    鹘突哈哈大笑起来,“死有应得,好,说的好。”他眼中寒光电闪,灼热的红色斗气环绕着他的身体,“我的徒弟就算有错,也用不着你们天罡剑派插手,就算是死,也应该给他留个全尸吧。小子,你够狠,狠到我头上来了。看在狄斯的份上,今天只要你接下我三招,我就暂时放过你,直接去天罡剑派找他理论。如果你接不下,死了可怨不得我。”说到这里,他右手猛然挥出,一股澎湃的红色斗气迎面而来。

    阿呆刚想接招,突然想起了四骷髅,眉头一皱,催运哥里斯之愿瞬间转移到另一个方向,鹘突这一拳顿时击空了。“北方剑圣前辈我并不是怕您,在提罗那件事上,我自认没有做错的地方。我和您的另外四个徒弟交好,不想和您为敌,请您三思。”

    鹘突见阿呆如此轻易的就躲过了自己一招,心中不由得一惊,没有继续攻击,冷冷的道:“你杀了我徒弟还说不与我为敌么?”

    阿呆道:“我说了,提罗他该死,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会做出同样的事。前辈,大陆上现在因为来自黑暗势力的威胁,已经陷入了万分危机之中,您修为如此高深,又何必执着于仇恨呢,应该为天下苍生做点事才好。”

    鹘突暴躁的道:“大陆上的事我管不着,也不想管,本来我过着平静的生活,但是你却杀了我的徒弟,打破了这个平静,小子,你不要妄图侥幸,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这是咱们第二次见面了。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还对你有几分好感,可是,没想到你居然会成为我的杀徒之人。”

    阿呆一楞,道:“咱们真的见过么?怪不得我看您有些眼熟。”

    鹘突冷笑一声,道:“当然见过,否则我凭什么一眼就能认出你。难道你忘记几年前在光明行省光明城魔法师工会总部中的事了么?”

    阿呆心中一动,顿时回忆起当初的情景,突然,他眼睛一亮,失声道:“啊!您是那个守门的老人么?您,您怎么会……”

    鹘突哼了一声,道:“我愿意,当初和你师祖那老东西打赌我输了,答应他在马上就要举行的第四次剑圣比试之前都要在魔法师工会守门。在那里,根本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开始时我虽然有些不忿,但后来到也过得清闲,光明城里的酒还是很不错的。可是,我这清闲的生活却被你打破了。小子,您今天是别想幸免了。”原来,在上一次四大剑圣论剑之时,鹘突觉得自己修为进步了很多,就和天罡剑圣打赌,赌天罡剑圣无法在百招之内胜他。他们的赌约就是输的一方要答应对方一件事,结果可想而知,在第九十七招的时候,天罡剑圣将鹘突击败,他并没有什么想让鹘突做的,就随口说让他去魔法师工会守门。当时只是一句戏言而已,但鹘突却认了真,真的去守门了。他也并不是老在那里待着,每当闷了的时候就在大陆上游荡一翻,先后收了几个徒弟。而提罗就是他最后收下的,不久之前,他突然得到消息,自己的记名弟子提罗竟然被人虐杀了。鹘突向来护短,立刻离开大陆魔法师工会,在天金帝国找到死去的云母行省总督手下,问清了阿呆的相貌和身形。但是,他毕竟不经常在大陆上行走,又怎么能找到阿呆呢?于是,他想起了自己那几个组织佣兵团的弟子,亲自找到四骷髅,将这件事告诉了他们。从鹘突的形容之中,四骷髅顿时认出了这个杀害他们师弟的人就是阿呆。铁骷髅因为嫉妒冰骷髅喜欢阿呆,将阿呆的事情告诉了鹘突。在鹘突的命令下,他们探询到阿呆破坏了祭祀的婚礼、大闹教廷一事。鹘突日夜兼程的赶到教廷,可是阿呆几人却刚刚离开,他在一个愤恨阿呆的审判者口中得到了阿呆他们要前往死亡山脉的消息,这才追来。终于在晚上找到了他的踪迹。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