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东窗事发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岩石本身睡的就不沉,听到阿呆的呼喊声,顿时清醒过来,揉了揉朦胧的睡眼,惊喜的说道:“啊!兄弟你醒了。你这一觉可睡的时间真不短啊!足足三天了。”

    阿呆的声音有些沙哑,焦急的问道:“大哥,月月,月月呢?她没有嫁给巴不依吧。”

    岩石微微一笑,道:“一醒过来就找月月,你这小子啊!也不担心担心自己的伤势。当初你要是不走,能够早点过来能出那么多事么?”

    阿呆尴尬的道:“我,我的伤没事,大哥,上回都是我不好,你快告诉我,月月她,她到底怎么样了?”

    岩石笑道:“你看我的表情还不明白么?月月没嫁给巴不依,你放心好了。你都昏迷三天了,月月本来一直在照顾你,是我们看她太累了,才让她去休息的,我刚替换她半天儿多而已,怎么样?要不要我现在把她给你叫来。”

    “不,不。”阿呆连连摇手道,“她累了,就让她多休息休息吧。”一听到玄月没有嫁给巴不依,阿呆心中异常的兴奋,甚至连体内阻塞的经脉都畅通了不少。心想,月月一定是已经原谅我了,只要她没嫁给巴不依,一切就都好说了。自己以后一定要对月月好一些,千万不能再辜负她对自己的感情,今后自己一定能和月月快乐的在一起。想到这里,阿呆不禁有些痴了,脸上挂着傻乎乎的微笑。

    岩石道:“看把你美的,人家月月虽然没嫁给巴不依,可也不一定要嫁给你啊!你那么不信任她,她的气可还没有消呢?”

    阿呆吓了一跳,嗫嚅着道:“什么?月月还在生我的气么?大哥,我这回再也不会伤害月月了,等见到她,我一定向她诚心的忏悔。”

    岩石微笑道:“恩,这就对了,你自己好好争取吧。我看的出,月月对你的感情可是很深啊!只要你真心诚意的向她认错,她一定会原谅你的。对了,那天你晕倒以后,教廷可是发生了大事,巴不依一家全完了。”脸上流露出黯然的神色,岩石将洛水如何因为要杀阿呆而暴露了身份,巴不伦如何为了护住妻子而选择自杀,洛水又怎么向教皇交代黑暗势力的情况,以及最后巴不依最后如何发疯的过程详细的向阿呆说了一遍。

    听完岩石的叙述,阿呆不由得沉寂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阻止月月的婚礼会引出这种事,喃喃的说道:“都是我毁了他们一家啊!”

    岩石叹了口气,道:“这也不能怪你,你想想,如果洛水不是被暗圣教派来教廷卧底,如果不是巴不依当初将你骗走,这种惨剧也不会发生。更何况,洛水既然是黑暗势力中人,总有一天他的身份会暴露的,最后的结果是不可避免的。好了,你也别多想了,好好休息吧。”

    阿呆刚才听到玄月没有嫁人的兴奋都被巴不伦一家悲惨的遭遇冲散了,平躺在床上,一时间竟然有些茫然,出现了当日和玄月相同的想法。我这么来找月月到底对不对呢?如果我不出现,惨剧就不会发生啊!不,我这么做是对的。如果我不来,月月恐怕就会痛苦终生了,那绝对不是我想看到的。更何况还有岩石大哥说的理由。在教廷中,只要洛水为黑暗势力服务,她的身份总会暴露的,对不起了巴不依,这并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啊!请原谅我吧。人都是自私的,即使是阿呆也不例外,虽然痛心于巴不依一家的遭遇,但他还是庆幸自己及时阻止了玄月的婚礼,终于夺回了自己最心爱的人儿。

    “阿呆,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大哥去给你弄?”岩石关切的询问道。阿呆摇了摇头,道:“不用了大哥,我修炼一会儿再说吧。”

    岩石微笑道:“兄弟,你那天的表现真可以说是震慑人心啊!当着大陆四个国家的使者和教廷数千名神职人员,你引动九天神雷的样子真是太厉害了。以一人之力和三名强大的红衣祭祀抗衡,大哥可是连想都不敢想。你早已经远远的将大哥甩在后面了。”

    阿呆道:“大哥,你别这么说,我只是运气好而已。只要你不断苦修,总有一天也能达到这个境界的。对了,既然巴不依一家出了这么大的事,那教廷有没有什么变化。巴不依的父亲毕竟是教廷的副审判长啊!他的死恐怕会对教廷有所影响吧。”

    岩石道:“影响必然是有的,但是教皇在神圣教廷中的权威是任何人无法抗拒的,有他亲自出面,哪儿还有摆不平的事。巴不伦夫妻已经被大礼安葬了。至于巴不依,他现在被关在教廷后山,由审判长玄远师傅亲自照顾。这几天我和岩力去找过玄远,谢谢他将神御斗气传授给我们。估计他是那天受了你绝世功力的刺激,竟然对我们态度很好,还指点了我们不少功夫,正式收我们为记名弟子了呢?”

    阿呆微笑道:“那应该恭喜你们了。大哥,席文师伯他们都来了吧。他们现在怎么样?回天罡山了么?”

    岩石摇了摇头,道:“你的伤还没好,他们怎么能回去呢?几位老师可全是为了你来的啊!他们对你可是非常关心的。不光他们来了,精灵族公主星儿、大精灵使奥迪、我父亲、普林先知、丝丝以及天金魔法师工会的拉尔达斯和大陆魔法师工会的卡里会长都来了,有许多都是你认识的朋友呢?现在四个国家的使者除了落日帝国那个泉依带着手下灰溜溜的走了以外,剩余的都留在教廷中,和教皇商量对付黑暗势力的事。”

    听到普林先知也来了,阿呆大为兴奋,“先知他老人家醒了么?这真是太好了,他老人家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了吧。”

    岩石笑道:“你可不要叫他老人家,否则他会生气的,呵呵。先知他啊,现在看上去比我都大不了几岁。说实话,兄弟,我们普岩族全族都要感谢你啊!如果不是你把先知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恐怕我们就要失去最崇高的精神支柱了,普林先知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阿呆,我带族人谢谢你了。”说着,岩石站起身,恭敬的向阿呆深施一礼。阿呆的身体还很难移动,急道:“大哥,你别这样,救先知是我应该做的。当初如果不是先知的指点和赐予我神龙之血,也不会有我的今天,更不会有能力救先知了。先知他这是种善因得善果啊!我没有什么功劳的。”

    岩石正色道:“兄弟,你不用跟我客气,不论怎么说,有几个人能像你似的不惜牺牲自己性命用鲜血去救别人呢?先知的命是你救回来的,今后只要你有困难,我们普岩族绝对会倾力支持。说实话,你的面子也够大的了。这次除了落日帝国以外,其他几个国家来的人几乎都是为了你和玄月的婚事啊!那天如果你没有及时来到现场,恐怕席文老师就会带着大家阻止婚礼了呢?阿呆,看来先知说的不错,你确实是大陆的救世主,在你身上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凝聚力,不论是谁和你在一起,都会被你这种气质所吸引,不论因为什么原因,都会成为你的朋友。”

    阿呆挠了挠头,道:“这次真是麻烦大家了,都是我不好。我以后再也不逃避了。啊!大哥,别老说我的事,你和卓云姐姐现在怎么样了?”

    岩石老脸一红,道:“我们挺好的。云儿她是个好姑娘,和她在一起,我仿佛又回到了以前那快乐的生活,这次我可长记性了,说什么也不会和她分开,我绝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的。我要用我的一生来保护她,就像巴不伦保护他妻子洛水那样,即使付出生命也再所不惜。”岩石的话说的斩钉截铁异常坚决,眼眸中流露着充满爱意的光辉。

    阿呆嘿嘿一笑,道:“大哥,你对卓云姐姐的感情可真深啊!表白的真是时候,你看,卓云姐姐已经感动的都哭了。”

    岩石心中一惊,猛的回头向门口看去,果然,卓云俏立在门口深情的凝望着他,激动的泪水顺着脸庞流淌而下,娇躯微微的颤抖着。

    岩石的脸红了,有些尴尬的道:“云,你,你来了,我刚才和阿呆兄弟说话,都没听到你进来。”

    卓云没有回答,她拍动背后的翅膀,猛的向岩石扑来,岩石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张开双臂,将卓云抱个正着。卓云扑入岩石怀中放声大哭,紧紧的搂着岩石的脖子。岩石有些怪责的看了阿呆一眼,似乎是责怪他怎么不早说卓云来了,轻轻拍打着卓云的后背,道:“乖,不哭了,阿呆兄弟会笑话的。”

    卓云缓缓抬头,抽泣着道:“岩石,我,我……”

    岩石温柔的道:“什么都不用说了,只要你明白我的心就行了。我刚才说的都是真心话,不论何时,我都会在你身边守护着你。”

    阿呆咳嗽两声,笑道:“我说大哥、大嫂,你们在一个重伤号面前亲热,难道不怕刺激的我伤势复发么?”

    卓云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轻啐一声,道:“阿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调皮了,这可不像以前的你啊!敢取笑姐姐,看我不到月月那里给你告状。”听了卓云的话,阿呆一楞,是啊!自己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了呢?自从功力达到了师祖天罡剑圣的境界以来,似乎大脑变得异常清明了,再不是以前那个木讷的阿呆。只是先前始终处于悲痛之中,自己并没有仔细想过,此时终于解决了玄月的婚事心中轻松了许多,刚才的话都是自然而然的说出来。挠了挠头,他道:“大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得聪明了些。”

    卓云从岩石怀中挣脱出来,飞到阿呆床边,关切的道:“我过来是看看你醒了没有,怎么样?伤好些了么?”

    阿呆点了点头,道:“我没事的。大姐,我这里不需要人了,你和大哥都出去吧,我想开始静修了,要不,岩石大哥该怪我是你们的电灯泡了。等我好了以后,立刻就去找月月承认错误,请她原谅。”

    卓云俏脸一红,道:“你呀,把油嘴滑舌多用到月月身上吧。巴不依的父母死了以后,她好象非常难过,这两天照顾你的时候不吃不喝的,看的我都心疼了。月月是个好姑娘,你可要好好珍惜人家。”

    听卓云说玄月难过,阿呆顿时心中一痛,想了想,道:“大哥,我现在就开始修炼,然后去找月月,您帮我跟其他人说一声,不要打扰我。”

    岩石点了点头,拉起卓云的小手,道:“你放心修炼吧,大哥在外面给你守着,有什么事你叫我一声就行了。”

    神圣教廷,红衣祭祀玄夜的家。

    经过半天的冥思,又吃了点东西,玄月的精神好了许多,父母都在家里,家中的气氛异常沉郁。换上自己的红衣祭祀袍,玄月走出了房间。只见玄夜正坐在椅子上发呆,而母亲娜莎则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爸爸,您这是怎么了?”玄月走到玄夜身旁问道。

    玄夜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没想到,你巴不伦叔叔就这么死了。哎——,真是造化弄人啊!”

    娜莎拉着丈夫的手,道:“夜,你别多想了,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也已经过去了,你又何必再伤心呢?”

    玄夜握紧妻子的手,道:“看到他们那样死去,我真的很难过。巴不伦是我从小玩儿到大的朋友,在教廷的平辈中,就属我们之间的关系最好。可是,洛水嫂子竟然是黑暗势力的间谍,而且正是由于她的关系让教廷损失了那么多人手,连岳父大人也……,说实话,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恨他们还是该同情他们。”

    玄月低着头道:“爸爸,巴不伦叔叔他们已经死了,所谓人死灯灭,所有的恩怨也就都消失了。妈妈说的对,您就别多想了。”

    娜莎听玄夜提起自己的父亲,眼圈不由得一红,道:“这一切都是天神大人的安排啊!是我们根本无法改变的。”

    玄夜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女儿,道:“月月,你告诉我,你现在准备怎么样?阿呆来找你了,巴不依也已经疯了,你准备嫁给阿呆么?”

    玄月摇了摇头道:“爸爸,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她知道,父亲是不喜欢阿呆的,此时父亲正处于悲伤之中,她又怎么能再刺激他呢?

    玄夜道:“按理来说,当初我和天罡剑圣打的赌是我输了,真没想到,阿呆那小子竟然变得那么强,连轮回之光都拿他没办法。既然我输了,我就应该把你嫁给他。不过你的婚事爸爸不会再勉强你,这次完全由你自己做主,如果你认为阿呆能给你幸福,你就和他在一起吧。爸爸不会再反对了。我说的是真心话,你不必再顾忌什么,爸爸不想看着你难过啊!”

    玄月眼圈一红,扑倒在玄夜怀中,哽咽着道:“爸爸,你真好,你对月月真好。以前都是月月不好,老招你生气,原谅月月吧。”

    玄夜抚摩着女儿柔顺的长发,微笑道:“傻孩子,爸爸怎么会怪你的。你是爸爸唯一的女儿,爸爸疼你还来不及啊!前天看到巴不伦大哥一家悲惨的遭遇,我现在更加珍惜你和你妈妈了,只有家庭的温暖才是最幸福的,比起他来,我简直是太幸福了,我有一个这么爱我的妻子,又有一个这么出色的女儿,我已经满足了。何况,那天在和阿呆对战的时候,爸爸发现,其实他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女婿人选。虽然他的容貌很一般,但高大的身材和雄厚的实力也配的上我女儿了。更何况,他还有一颗善良的心,如果那天不是他拼着自己走火入魔,强行阻止九天神雷落地,恐怕爸爸早已经魂飞魄散了。以前都是我太偏激了,爸爸现在不会再阻止你们在一起了。”

    “爸爸,谢谢你,谢谢你。我,我……”

    “我的乖女儿,不要再说了。”玄夜张开双臂,将妻子和女儿搂入自己温暖的怀中,一家三口感受着彼此间浓浓的温情,心中都舒服了许多。

    “砰,砰,砰”敲门声突然从外面传来,玄夜正享受着天伦之乐,被人打扰心中不由得一阵不快,皱眉道:“谁啊?”

    “禀告祭祀大人。亚金族族长蒂雅小姐想求见玄月红衣祭祀大人。”

    “亚金族族长蒂雅?”玄夜疑惑的看向女儿,问道:“月月,你认识她么?”

    玄月楞了一下,不禁回想起当初在亚金族时蒂雅送给她的秋水匕,苦笑道:“不但认识,而且还产生过一些误会。看来,我要向她解释清楚才行。”提高声音,对外面的侍从道:“让蒂雅小姐进来吧。”

    玄夜道:“你和这亚金族族长到底怎么回事?用不用我和你妈妈回避一下。”

    玄月苦笑道:“只是误会而已,您不用回避。”

    脚步声传来,敲门声再次响起。玄月深吸口气,努力理清自己脑中的思绪,道:“请进。”

    门开,在侍从的带领下一身蓝色长裙的蒂雅走了进来,她今天显然刻意打扮过,虽然比不上玄月的绝美,但也相当漂亮。“亚金族蒂雅见过玄夜主教、玄月主教、娜莎白衣祭祀。”

    玄夜微微一笑,道:“蒂雅族长不必客气,快请坐。”

    蒂雅上前几步,走到玄月身旁,低声道:“玄月主教,我,我想和您单独谈谈,可以么?”

    玄月看了父亲一眼,道:“好吧,到我房间中谈吧。”

    蒂雅再次冲玄夜和娜莎施礼,道:“不好意思,打扰了。”

    玄夜微笑道:“别这么客气,看你和月月年纪差不多,就能坐上亚金族族长的位置,真是不容易啊!去吧。”

    玄月将蒂雅让进自己的房间,把门关好,心怀忐忑的说道:“蒂雅小姐,您今天来,有什么事么?”

    蒂雅俏脸一红,玩弄着自己的衣襟,嗫嚅道:“我,我……”

    玄月一楞,她发现,蒂雅似乎并没有认出自己的身份,微笑道:“蒂雅姐姐,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蒂雅深吸口气,仿佛下定决心似的,道:“是这样的。我今天来是想问你,你的兄长玄日他,他在什么地方?”说完这句话,蒂雅娇羞的垂下了头,玄月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心跳在不断的加快着。

    玄月暗暗苦笑,道:“蒂雅姐姐,这让我怎么回答你好啊!”

    蒂雅低着头,道:“我知道自己很冒昧,可是,自从上次见到令兄以后一直没有他的音信,我,我只是想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玄月心想,长痛不如短痛,还是直接告诉她的好,一咬牙,道:“蒂雅姐姐,其实,其实我就是玄日。”

    蒂雅猛的抬起头,失声道:“什么?你,你说什么?”

    玄月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玄月就是玄日,玄日就是玄月。当初,我离开教廷去寻找阿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就化装成了男子的装束,当初别说你不知道,连阿呆他都不清楚我就是玄月,真是不好意思。蒂雅姐姐,对不起。”

    蒂雅娇躯微颤,美眸中充满了不敢相信的深情。自从当初阿呆和玄月几人离开了亚金族以后,玄月那英俊的相貌、高强的魔法时刻在她脑海中回荡着,久久不能忘怀,这次好不容易借玄月和巴不依成婚之机来到教廷,为的就是见玄日一面。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倾心的竟然会是个女子。痴痴的道:“你,你真的就是玄日么?我,我不信,我不相信。”

    玄月改变自己的声线,用当初化装成玄日的声音道:“蒂雅姐姐,这是事实啊!我确实就是当日的玄日。”弯下腰,撩起自己的裙摆,将秋水匕取了出来,双手捧到蒂雅面前,道:“你看,你送我的匕首我一直都贴身带着呢?蒂雅姐姐,还给你吧。我们只能做姐妹。你这么漂亮,以后一定能找到个如意郎君的。”

    蒂雅目瞪口呆的看着玄月手中的匕首,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她知道,玄月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苦笑一声,也不接玄月手中的秋水匕,道:“看来,我真是没有感情运啊!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居然还是女的。玄月妹妹,这秋水匕就送给你吧,算是姐姐给你的礼物好了。”

    玄月有些尴尬的道:“这怎么行,这是姐姐你送给未来丈夫的定情信物,而且这秋水匕那么珍贵,我怎么能收呢?”

    “妹妹,你就收下吧,哎——,或许我这一辈子恐怕很难找到合适的了。”蒂雅的神色有些黯然,她毕竟是一族之长,经过先前的吃惊和失落之后,已经渐渐恢复了正常。她知道玄月在教廷的地位有多重要,能够认这么一个妹妹,对亚金族有着绝对的好处。失之东隅也未必就是坏事。

    玄月见她执意不肯收回秋水匕,无奈的道:“那我就谢谢姐姐了,姐姐,你有什么比较喜欢的事物么?我帮你加持一个光系防御魔法,也算是给你的回礼吧。”蒂雅微微一笑,道:“好啊!那就麻烦妹妹了。”说着,她从头上摘下一枚金簪递给了玄月。

    玄月接过金簪,双手合十将金簪加在掌中,低声吟唱起咒语,淡淡的金色光芒飘然而出,如海纳百川般向她的掌心处汇集着,那充满神圣气息的金色光芒在玄月的不断催动下印入了金簪之中,玄月现在的修为已经和当初在亚金族时不可同日而语,随心所欲的将超过魔导师境界的光系魔法不断压缩着。蒂雅惊讶的注视着玄月,她知道,玄月送给自己的这件礼物,其珍贵程度丝毫不差于自己的秋水匕。一会儿的工夫,金光渐渐散去,玄月将金簪递还给蒂雅,原本就金光闪烁的簪子上多了一层宝光,蒂雅握在手中,感受着其中蕴涵的温暖能量,心中不由得一喜。

    玄月道:“姐姐,这枚金簪中被我注入了光系魔法的能量,它本身已经具有吸收空气中光元素的能力,你以后只要随身携带,一旦遇到黑暗能量的攻击,金簪就能自然的释放出能量保护你,虽然能量算不上很强,但也能起到点作用吧。”

    蒂雅将金簪插回头上,在那温暖能量的作用下,她感觉到自己身心一阵平静,微笑道:“妹妹,谢谢你了。”

    玄月笑道:“姐姐别客气。等以后有机会,我帮你找个如意郎君你在好好谢我吧。阿呆那些朋友中,不乏出色之人,我帮你挑一个吧。”

    蒂雅俏脸一红,低着头道:“不用了。他们就算出色,也比不上妹妹你啊!”

    玄月心中一动,脑中闪过奥里维拉英俊的容貌,神秘的一笑,道:“姐姐,你也不要要求太高嘛。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蒂雅轻叹一声,道:“感情的事需要缘分,有机会再说好了。妹妹,我先回去了。这几天在教廷之中,我们已经达成了协议,当教廷准备大规模围剿黑暗势力的时候,我们亚金族一定会贡献自己一份力量的。我先回去了,再见。”

    玄月心中一动,这两天她为了照顾阿呆,并没有参加教廷和四国宾客进行的会议,赶忙拉住蒂雅,道:“姐姐,你先别急着走。能不能把这几天你们和教廷达成的协议告诉我啊!你也知道,这几天我一直都没参加。”说到这里,她不由得俏脸一红。

    蒂雅微微一笑,道:“妹妹你害羞了哦,是不是想阿呆了。他怎么样?伤好了么?说起来,你们的感情还真是波折的很啊!那天阿呆在你就要结婚的时候突然出现,还说了那么多让人感动的话,姐姐真是吃惊的很啊!”

    玄月道:“他的伤基本已经稳定下来了,虽然还没醒过来,但应该不会有问题,需要多休息几天。我们之间的感情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是爱他的,可是,哎,不说这些了。”

    蒂雅有些嫉妒的道:“你别多想了,我真羡慕你啊!能找到阿呆这样的心上人,他不但秉性淳朴,而且一看就是专一之人。修为又那么强。恐怕咱们年轻一代中没有谁能比的上他了,上次你们在亚金族的时候,他似乎还没有现在这么高深的功力呢,否则,四位长老那时也不可能伤到你们。”

    玄月轻叹一声,虽然阿呆来了,但是直到现在她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每当想到阿呆,她就会心怀忐忑,毕竟受过的伤害太多了,她实在怕再经历一次相同的痛苦,那将是她无法承受的。“姐姐,别提他了,说说协议的事吧。”

    蒂雅一楞,看着玄月有些落寞的神情并没有再问下去,道:“那天在光之祭坛上的事你也都看到了。那个暗圣教的间谍说黑暗势力的总部有可能会在死亡山脉,引起了比较大的争议。现在主要分成两派,你们教廷的人几乎都选择相信她,而其他各方势力则保持着怀疑的态度。经过几天的商议,也没能达成最后的协定。不过,教皇大人今天提出一个主意,那就是派遣各方势力中的精英前往死亡山脉,去探察那里是否真的有黑暗势力存在。如果有的话,就立刻集中人类所有的实力突击死亡山脉,彻底捣毁黑暗势力的老巢,如果没有,也只能再等下去了。”

    《br》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