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间谍出现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天罡剑派的八位二代弟子都飞身上了光之祭坛,八人围成一圈,各自伸出一臂,按在阿呆的不同穴位上帮他运功,如同光系魔法般的白色光芒笼罩在整个光之祭坛上,玄月在一旁焦急的等待着。她知道,像阿呆这种走火入魔的情况,他的几位师伯用同源真气帮他疏通比自己用光系魔法为他治疗要强的多。因为错乱的经脉和损伤的经脉是不一样的。损伤可以用魔法治疗,而错乱就不属于魔法所能应付的范畴了。教皇落在玄月身旁,抚摩着孙女的秀发,用精神传音道:“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你别忘了,他可是普林先知口中的救世主啊!月月,现在你还想嫁给不依么?如果想的话,只要有爷爷在,阿呆他也阻止不了。”

    玄月俏脸一红,白皙的面庞上升起一朵红晕,娇羞的道:“爷爷,您取笑人家,我,我本来就没打算嫁给别人嘛。”

    教皇看了一眼祭坛下失神的巴不依一眼,道:“可是,阿呆的及时到来,却对不依不太公平啊!这次的事恐怕会对他有很大的打击,你准备怎么向巴不伦他们一家交代呢?刚才我用阿呆救世主的身份应付了那些普通的神职人员,但是,你应该知道,巴不伦一家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玄月冷哼一声,道:“当初要不是巴不依,我和阿呆根本就不会分开,是他,让我们受尽两地相思之苦,是他,险些拆散我们。难道给他一点教训不应该么?我才不会去向他解释什么,也不需要。我的心是阿呆的,永远永远都是。”

    叹息一声,教皇道:“这件事就由我来处理吧。”正在这时,八位天罡剑派的二代弟子缓缓收功,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眸。玄月焦急的凑到席文身旁,急问道:“师伯,他怎么样了?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席文微微一笑,道:“你放心吧,我以前曾经说古过,以阿呆现在的修为就算想有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他体内的气息已经稳定了,休息几天就会变回原样的,还要靠你好好照料他啊!”

    玄月一听阿呆没事,顿时松了口气,从路文手中接过阿呆,让他靠入自己怀中,紧紧抓住阿呆有些冰冷的手,心中充满了柔情。

    鼓掌声突然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道:“好啊!好啊!你们果然是一对郎情妾意好情侣啊!”身影一闪,洛水飘身来到光之祭坛上,她那绝美的面庞上笼罩着一层寒霜,眼眸喷火,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恨意。巴不伦父子也跟在她身后上了祭坛,巴不伦虽然同样愤怒,但眼神中并没有洛水那狠厉之色,巴不依则是一脸茫然,脸色青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一家三口就那么一步一步向阿呆和玄月走来。

    教皇走到玄月身旁,轻叹一声,道:“不伦,这次的事情确实是月月和阿呆的错,不过,他们两个既然是真心相爱的,就成全他们吧。”

    巴不伦还没有说话,洛水就激动的大吼道:“成全他们,那我儿子怎么办?他们是真心相爱的,那玄月为什么要答应嫁给不依。教皇大人,您必须要给我们一家有个交代,否则,我们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森然杀机从洛水体内不断的渗出,看得教皇微微皱眉。

    巴不伦拉了妻子一下,冲教皇道:“教皇大人,洛水是因为过于气愤才会如此失礼的,请您原谅。不过,发生了这样的事,您让我们一家还怎么在教廷待下去。虽然阿呆挺过了三位红衣祭祀的考验,可以原谅他亵渎天神之事,但是,这次的婚礼却不能就此取消,月月是我巴家的儿媳妇,这个结果是任何人都不能改变的。教皇大人,请您三思。”

    教皇也有些为难起来,这次的事情确实是玄月不占礼,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巴不伦一家解释了。在复杂的心情之中,大家谁也没有发觉一向不会武技的洛水刚才在上祭坛时那轻盈的动作。

    玄月将阿呆递给席文,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冲洛水和巴不伦躬身道:“洛水阿姨,巴不伦叔叔,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月月不好。但是,月月是真心爱阿呆的,我和不依大哥根本不可能成为夫妻,很早以前我就告诉过他,我只把他当成我的哥哥。对不起了,请你们原谅我和阿呆吧。”

    巴不伦怒道:“既然你不喜欢不依,那为什么还要答应嫁给他?难道你不知道这对他的伤害有多大么?月月,你太自私了。”

    玄月柳眉一挑,微嗔道:“不错,是我骗了你们,是我骗了巴不依大哥。可是,不伦叔叔,您应该还记得当初在精灵森林是不依大哥他是如何骗走阿呆的吧。难道他对阿呆的伤害少么?这只能算是一报还一报,当初不依大哥自己中下的苦果,今天由他来收回,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的。我爱阿呆,我一生中只会爱他一个人,这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不依大哥,你死心吧。教廷中有许多比我更好的姑娘,我想,你一定能找到一个好归宿的。”说到最后,玄月看着巴不依颤抖的身躯,心已经软了,阿呆在最后关头前来找她,使她心中所有的悲伤和愤恨都消失了,现在只想和自己心爱的人儿永远在一起。

    洛水脸上的冰冷突然都消失了,轻叹一声,上前几步走到玄月身旁,拉起玄月的一只小手,道:“月月,阿姨是从小看你长大的,一直以来,阿姨都把你当成儿媳妇看待,在阿姨眼里,也只有你能配的上不依。今天虽然我很失望,但是我知道,勉强在一起对你和不依都没有好处。这件事情就算了吧,一切的苦果确实应该我们自己来吃。月月,不要在记恨不依了,我想,他现在自己也知道错了。我替他向你道歉了。”说着,竟然向玄月施起礼来。玄月赶忙一把扶住洛水,心头一阵黯然,哽咽道:“阿姨,对不起,这都是月月的错,是月月没有福气当您的儿媳妇。对不起,阿姨。”一边说着,她伏入洛水怀中嘤嘤的哭了起来。此时玄夜和娜莎都已经送回了那些神职人员赶了回来,正好听到洛水和玄月最后的对话。玄夜走到巴不伦身旁,拍拍他的肩膀,道:“大哥,对不起,都是我教女无方。哎——,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像你解释。”

    巴不伦眼神复杂的看了自己妻子一眼,既然洛水已经表示原谅玄月,他还能再说些什么呢?有些烦躁的甩脱肩膀上玄夜的手,一把拉上巴不依,怒道:“我们走。”说完,转身就要跳下祭坛。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巴不伦父子身上。正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然发生了。搂着玄月的洛水突然猛的将玄月甩了出去,朝教皇撞去。而她的身体则化为一片虚影带着澎湃的黑色气息猛的冲向席文怀中昏迷着的阿呆。

    在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中,玄月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冲入了教皇的怀中,教皇惊呼一声,“不好,快阻止她。”

    洛水此时已经扑到了席文身前,七、八道充满强大黑暗气息的斗气直奔阿呆身上的各处要害。席文大吃一惊,仓促之间空出来的右手猛的挥出一道白色的生生真气向洛水迎去。洛水眼中闪烁着冰冷而残酷的光芒,手中发出的黑色光芒突然合为一股,砰的一声,竟然将席文仓促间挥出的生生斗气斩开了,余劲丝毫不停的劈向阿呆胸前。就在这时候,阿呆胸前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缝,洛水劈出的黑色斗气顷刻间完全被裂缝吸了进去。洛水大吃一惊,身形不由得一缓,再想攻击阿呆时,已经来不及了。风文从席文身旁扑了上来,闪烁着淡黄色光芒的固态斗气猛然迎上了洛水的双掌。轰的一声,洛水和风文各自踉跄出三步才站稳身形,两人同时大吃一惊,都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强悍。

    巴不伦飞身上前,一把拉住自己的妻子,惊呼道:“阿水,你这是干什么?这里是光之祭坛,怎么可以随便动武呢?”

    洛水恨恨的看着阿呆,森然道:“他破坏我儿子的婚事,抢走我儿子的爱人,我不杀他,誓不为人。”本来洛水出手的目标是玄月,但由于之前玄月的真情流露使她心中一软,这才将目标转向了阿呆,拦住她攻击的空间裂缝是普林先知及时放出的。先前普林就感觉到洛水在和玄月说话时神情不对,随时做着准备,在危急时刻,果然成功的救下了阿呆一命。

    巴不依眼中突然清明了一些,飞身到洛水身旁,一把拉住母亲的手臂,“妈,不要再说了,咱们走吧,既然我和月月没有缘分,又何必强求呢?我永远不想再见到他们。”两行清泪流淌而出,由得到失的过程使巴不依陷入了极度痛苦之中。巴不伦揽住洛水的肩头,正想离开光之祭坛,教皇淡淡的声音却突然响起,“她不能走。你们一家现在也都不能走。”

    巴不伦忿忿不平看向教皇,“为什么?难道您还想让我们继续在这里受辱么?教皇大人,我们巴家对教廷怎么也有些贡献,您怎么能如此对待我们?”

    教皇摇了摇头,道:“不伦,难道你没发现有什么不对么?你应该知道,以前的洛水是不会武技的。可是,她刚才所表现出的实力,似乎并不逊于你。而且,她所使用的是黑暗斗气。”在冷眼旁观之中,教皇清晰的看到刚才洛水身上所流露出的邪恶气息,在那瞬间,他已经明白了很多事。巴不伦听了教皇的话心头一震,骇然的向自己妻子看去。洛水表情平静,从巴不伦怀中挣脱出来,看着教皇淡淡的说道:“不错,我就是黑暗势力中人,既然你已经发现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动手吧,我不会束手待毙的。”

    教皇长叹一声,眼中流露出一丝挣扎的神色,喃喃的道:“洛水,你来教廷也有二十多年了吧。我怎么也没想到,内奸竟然会是你。当初,教廷派遣大军前往天元族剿灭黑暗异族的时候几乎全军覆没,我就怀疑教廷中出了内奸,而且还是我们高级的内部人员。因为,如果没有内奸的话,敌人怎么可能准确的知道我们的人会什么时候抵达天元族从而布置好陷阱呢?如果我说的不错,洛水,这件事应该是你做的吧。你隐藏的真的很好,如果今天不是因为不依的事而让你过于激动,恐怕我们还无法发现你的真正身份。”

    巴不伦一闪身,挡在妻子身前,他的脸色已经变得异常苍白,声音颤抖着道:“不,不会的,教皇大人,您一定是搞错了。阿水来教廷已经二十多年了。她怎么会是内奸呢?您一定是搞错了,搞错了。阿水,你快告诉教皇大人,这都不是真的。快啊!”

    感受着巴不伦对自己的深情,洛水心中一片凄然,她抓住丈夫的肩头,叹息道:“不伦,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可辩解的了。教皇大人说的不错,那个内奸就是我。我不但将当初你们前往天元族的事情透露给我们暗圣教的教主所知,而且,这些年以来教廷中有什么动静,通过我的汇报,暗圣教也都是一清二楚。不伦,我坦白的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我一直都是在利用你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洛水的目光渐渐冰冷,转向教皇道:“我知道,今天在这么多人面前,无论如何我是无法走脱了,请让我把话说完,教皇大人。”

    教皇看了一眼全身颤抖的巴不伦,点了点头,道:“你说吧。暗圣教就是组织黑暗势力的源头吧?”

    洛水从巴不伦身后闪了出来,看也不看自己的丈夫和儿子,道:“不错,黑暗异族就是在我们暗圣教统治之下的。二十多年前,巴不伦和我认识,就是教主所安排的,经过一些波折,我成功的进入了教廷之中,正如您所说,这些年以来,我一直隐藏的很好。巴不伦他们父子根本就没有发现过我的身份。对于教廷来说,我可以算是罪大恶极了,我不奢求什么,教皇大人,您动手吧。我早就活够了,不过,想杀我,你们也要付出点代价。”

    巴不伦突然猛的冲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倒在教皇面前,痛苦的道:“教皇大人,求求您,看在我为教廷做了那么多事的份上,就饶了洛水吧。我愿意用我自己的命来换,教皇大人,我求求您了。”洛水一把扯着巴不伦的衣服将他甩到一旁,怒道:“用不着你来为我求情,我说过了,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你滚,我在死的时候不想看见你。你给我滚。”

    巴不伦在地上一个翻滚,跳了起来,再次冲到洛水身旁,紧紧的将她箍入自己的怀中,“不,阿水,就算你不爱我,我也不会让你去死的。阿水,我们结合二十几年了,我对你的感情从来没有减少过一分一毫,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去做。阿水,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教皇大人,放了她吧,这是我最后的心愿了。”说到这里,巴不伦身上突然湛放出耀眼的金光,熟悉父亲功法的巴不依顿时大喊道:“爸爸,不要。”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噗的一声,从巴不伦身上**出大片的血雾,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异常苍白,缓缓软倒在洛水背后。鲜血染红了洛水那白色的衣裙。那一朵朵血红的花朵看上去是那么的绝艳。

    洛水感受到巴不伦的变化,猛的转过身,将他那软倒的身体搂入自己怀中,“不——伦——,你,你这是干什么?”

    巴不伦全身不断的痉挛着,刚才,他凭借着自己多年苦修的真气,震断了自己体内所有主要的经脉,现在完全是依靠心头一口热气才能维持着暂时不死去。看着洛水眼中的泪花,巴不伦凄迷的说道:“阿……水……,天元……族一……役教……廷死……了那……么多……人,……总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为……了你……去死……,我……是心……甘情……愿的……,阿水,……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教皇……大人……,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愿……意代……替洛……水死,求……求您,看在……巴家……以前……数……代……对教……廷所做……的贡……献,……您就饶……了他……们母……子,放他……们离……开教……廷吧……。这是……我……最后……一……个心……愿。”他的声音越来越虚弱,由于经脉的完全破裂,他已经就要坚持不住了,这种自杀方法,即使是教皇的神愈术也无法让他重生,为了能换得妻子的性命,痴情的巴不伦选择了死亡。

    教皇看着巴不伦那弥留的样子,心中一阵不忍,轻轻的点了点头。虽然黑暗势力的信息对于教廷来说非常重要,但是,就算不考虑以往巴不伦那些功绩,此时他又怎么能悖逆巴不伦临死前的最后心愿呢?看到教皇点头,巴不伦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光彩,面庞上带起一片红晕,喃喃的道:“谢……谢,谢……谢……您……教皇……大人……。”目光转向泪流满面的洛水,痴痴的道:“阿……水,你……看到……了……么?教……皇大人……已经……同意放……你走……了……。我满……足……了……,我……的死……能……换……回你……的……新生……,我……满足……了……。……听我……一……句,……不要回……黑……暗势……力了……,那……不……是一……个好……的选……择,邪……恶……永远……不可……能战……胜正……义的……。最后……,我……想问……你,……你真……的……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么……?那……怕是……一丝……爱……意,……都……没有……么?”

    泪水不断从洛水的脸上滴落到巴不伦身上,染湿了他那副审判长的礼袍,用力的摇着头,洛水哽咽的说道:“你好傻,你好傻啊!我那么说,是不想连累到你和不依啊!当初和你结合我是出于遵从教主的命令,开始的时候,我确实并不喜欢你,可是你对我那么好,几十年如一日,我怎么能不感动呢?何况,咱们还有了孩子。我之所以一直对你不好,就是怕你陷入的太深,从嫁给你那时候起,我就知道,今天这样的事情早晚会发生的。可是,你,你还是那么执着,不伦,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啊!不论,我爱你,我是爱你的啊!”

    巴不伦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够……了,……这就……够了……。……我巴……不……伦虽……死……无悔……。阿……水,……如果……重……来一……次……,即……使……我知……道……你是……黑暗势……力中……人,我……也还……会选……择你……的,阿……水,我……,我……要……去了……,保……重……”头一歪,带着满足的笑意,巴不伦在洛水怀中溘然而逝。

    洛水呆住了,巴不依也呆住了,周围所有的人都沉默了,巴不依的深情感动了包括泉依在内的所有人。教皇有些艰涩的说道:“洛水,你走吧,带着不伦和不依走吧。看在不伦的份上,我代表天神,代表教廷,原谅你所做的一切。”

    洛水笑了,凄然的笑了,淡淡的说道:“原谅我么?教廷原谅我,可是我自己却无法原谅自己,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轻轻的抚摩着巴不伦含有笑意的面庞,洛水喃喃的说道:“不伦,你好傻,你为什么这么傻啊!我不值得你爱,不值得你这样。”仿佛下了什么决定似的,洛水脸上的凄然突然消失了,她淡淡的看着教皇,道:“教皇大人,我可以告诉您,暗圣教的实力是异常庞大的,即使是教廷恐怕也对付不了,我自幼加入暗圣教之中,身份可以说和十二天王齐平,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教主的样子,经过近千年的修养生息,黑暗势力已经强大到你们无法想象的地步。如果您想阻止黑暗势力统治大陆,就一定要在神圣历千年之前彻底消灭掉统治了整个黑暗势力的暗圣教,否则,他们将不可阻挡。”

    “妈——”巴不依凄厉的大喊着。洛水的身体缓缓软倒在刚刚死去的巴不伦身上,她的眼眸中充满了温柔,鲜血不断的从她胸前渗出,在那里,多了一柄蓝光闪烁的短刃。扭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她喃喃的道:“傻孩子,不要哭,死对妈妈来说才是最好的解脱。妈妈要去地下陪你爸爸了,你放心,在那里,妈妈一定会好好补偿他,将这些年对他的亏欠全都补偿回来,我会让你爸爸感受到以前从未有过的温暖。”喷出一口鲜血,洛水断断续续的冲教皇道:“黑……暗势……力的……总部……可能……在死……亡……山脉……中……。”紧紧的搂着巴不伦的身体,洛水的眼神已经变得迷蒙了,“不……伦,你……等……等我……,……我来……了,……让我……们……在另……一……个……世界……还做……夫……妻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直……到永……远永……远……。”全身一颤,洛水倒在巴不伦身上,再也没有了一丝生的气息。

    “不,不要啊——”巴不依凄厉的大喊着,他猛的扑倒在父母身上痛哭失声,一天中连续经历未婚妻被抢、父母死亡,他的精神已经完全崩溃了。“妈妈,爸爸,你们不要死,不要死啊!不依不能没有你们。爸爸,您还没看到我成为副审判长呢?妈妈,您,您还没看到我娶妻生子呢?你们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巴不依猛的站了起来,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原本清澈的眼眸渐渐变得浑浊了,缓缓将父母的身体紧紧搂在怀中,痴迷的冲玄月道:“月月,你看,爸爸、妈妈他们都睡着了,你看啊!他们睡的好香啊!咱们不要吵他们好不好。月月,你看爸爸对妈妈多好啊!我也会像他那样对你的,走吧,我们该进洞房了。”

    玄月泣不成声的道:“不依大哥,你不要这样,这一切都是月月不好,是月月毁了你们一家,是月月不好,不依大哥,你……”

    巴不依笑了,兴奋的笑了,“不,不,你哪里有什么不好呢?你很好啊!你知道么?你愿意嫁给我,我真的好高兴啊!呃——”在审判长玄远的手掌下,巴不依缓缓软倒在地,倒在他父母的尸体傍边。玄远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这又都是何苦呢?教皇大人,不依他因为过于悲伤已经疯了,请您允许我来照顾他吧,或许,还有点恢复的希望。”看着跟随自己多年的属下巴不伦和他的妻子就这么死了,玄远的心异常的绞痛。

    教皇无力的点了点头,道:“一切就按照你说的吧,不依这孩子是悲伤过度,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如果需要什么药物辅助,尽管到教廷仓库去拿。巴不伦夫妻依旧按照教廷的规矩将他们风光大葬,谁也不许把洛水来自黑暗势力的事情说出去。”玄夜上前扶住身体微微颤抖的父亲,黯然道:“教皇大人,您节哀吧,谁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教皇叹了口气,道:“我没事,你去安排各位宾客住下来。席文掌门,阿呆就靠你们照顾了,我有些累,先回神殿休息了。”

    玄月因为阿呆及时赶到升起的兴奋点滴全无,凄然的看着玄远等人带走巴不伦一家,再看看席文怀中的阿呆,泪水更加汹涌了,她迷茫了,不知道自己选择阿呆是否真的正确。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缓缓清醒过来,全身的经脉传来的阵阵疼痛使他的身体不禁阵阵痉挛。凝神内视自己体内的状况,发现金身黯淡了许多,而且体内的经脉中似乎有些阻塞。随着神志的复苏,他渐渐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他最后的记忆,就是玄月喂给自己一粒丹药,然后在温暖的能量包裹中,自己就失去了意识。看来,自己现在还没有死啊!月月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她应该不会嫁给那个巴不依了吧。想到这里,阿呆急切的想知道玄月先前的情况,努力几次,终于睁开了双眼。他发现,自己所在的,是一个华丽的房间,柔软而舒适的床铺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周围的一切都是以白色为基调布置的,看上去异常典雅,给人一种宁谧温馨的感觉。勉强转头向旁边看去,只见在自己的床旁边趴着一个人,正是岩石。“大哥,大哥。”由于担忧玄月的情况,阿呆忍不住呼唤着岩石。

    《br》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