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九天神雷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另一道飞向神职人员的金色闪电却被玄月接住了,玄月一直在关心着阿呆的动向,她也不知道阿呆现在所化的银色能量具有多么强大的实力,能否顶的住三名红衣祭祀的攻击,在看到阿呆刚才吐血的时候,她不由得心中大痛,就在她犹豫要不要出手帮助阿呆之时,阿呆已经将神之审判的能量引向了一旁,看到那粗大的金色闪电,玄月吓了一跳,如果让它炸入人群之中,还不知道会造成多大损伤呢。成功的用出了瞬间转移,她准确的挡在了金色闪电之前,双手在胸前纠缠成一个奇异的手形,一个金色的符号骤然闪亮,准确的命中了金色闪电的前端。她的修为虽然极不上教皇,但在教廷之中也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在她同源的庞大能量牵引下,金色闪电改变了方向,飞入高空中消失了,天空中爆发出一大片金色的光花。这一切都是电光时火内发生的,当玄夜看到自己所发出的神之审判被阿呆引开时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直到被那三道能量被成功化解才松了口气。正在这时,羽间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玄夜,以你的天神之怒为主,趁他在空中,发动轮回之光。”听到羽间的话,玄夜心头一颤,轮回之光是教廷的秘法之一,有堪与禁咒媲美的强大的攻击力,真的要用这个魔法么?在刚才阿呆冲到芒修身前的时候,他是祭坛上唯一看到阿呆手下留情的人,心中对阿呆不由得产生了几分好感,女儿的心事他是明白的,现在,他已经有些不忍心伤害阿呆了。

    “玄夜,快点,别犹豫了,难道你想让教廷千年英明就此尽丧么?”羽间的声音再次传来,玄夜全身一震,是啊!如果今天让阿呆打败三名红衣祭祀或者挺过半个小时的攻击,那教廷的颜面何存,自己又怎么向巴不伦交代呢,一咬牙,他重重的点了下头,双手一合一分,天神之怒飘飞而出,准确的悬浮在光之祭坛中央,和羽间、芒修相互递出一个眼神,三人形成犄角之势同时开始吟唱起咒语。在先前阿呆飞上天空接下玄夜最后三道审判之光时,羽间和芒修已经调匀了体内的气息,魔法力重新恢复了充盈,现在三位红衣祭祀都处于最佳状态之中。

    芒修高声吟唱道:“一为生之光,二为魂之魄,三为愈之光,四为人之心,五为圣之光,六为神之令,七为灭之光,八为永生劫,九为死之光,十为天地伤。以天神之力为引,以五光五灭为形,湛放吧,天地间傲然之气,结为浩然之光,清扫一切的恐怖与邪恶。”芒修手中幻化出一个又一个奇异的手形,金色的符号不断注入到身前的金色能量中,随着咒语的完成,原本护体的金色光芒逐渐转变,形成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环绕的结界,威势顿时大盛,双手一错,七彩光芒骤然而出,冲击在天神之怒上,庞大的能量不断增幅着,天神之怒周围方圆三米之内的空气不断的扭曲起来。

    在芒修发动强大的浩然之光同时,羽间也用出了自己最得意的魔法,“伟大的天界之神,我请求您,赐予我神圣之力。”金色的光芒笼罩着他红色的祭祀袍,此时的羽间,充满了威严,“治愈之光、恢复之光、审判之光、纯洁之光、幸运之光、祝福之光,在神圣之力的笼罩下,凝结为最强大的圣力,以融合之光的倾世之力驱除一切邪恶吧。”在咒语的作用下,他身上的金色光芒渐渐转化成纯净的白色,羽间伸出右手食指在空中幻化出一个由曲线组成的符号,在纯净的融合之光包裹下,既芒修之后,冲击到天神之怒中。天神之怒在两个八级顶尖魔法的作用下,光芒骤然大放,一个金色的光罩顷刻间笼罩了整个光之祭坛。那强大的防御力,即使阿呆现在冲下来,在短时间内也绝无办法冲破。

    玄夜在芒修和羽间用出魔法的同时,双手在空中不断变换着手形,一圈圈金色的光晕由上而下,笼罩着他的身体,当芒修和羽间的魔法完成之时,作为主导的他也吟唱起自己的咒语,“神光降世,威临人间,充斥于天地间无穷的神力啊!你们拥有着无穷的威严,亵渎天神的邪恶生命必将受到您最严厉的惩罚,以天神之名,我,玄夜,将引发天地无穷之力,将一切邪恶打入轮回之中,天地无极,万法归宗,神力荡魔,光之绝响。爆发吧,纯净的神圣之力。在天神的祝福中,觉醒吧,轮——回——之——光——。”护体的金色光芒骤然湛放,玄夜的白色祭祀袍不断的飞舞着,螺旋形状的金色光芒以他为骤然注入到天神之怒中。在接收了玄夜这启动之力后,天神之怒开始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整个祭坛中央方圆十米之内的空间完全扭曲了,各种颜色的光芒化为一道道蛇行激电在扭曲之中不断注入到天神之怒的塔尖之中,在不断吸收能量的过程中,金色的天神之怒渐渐转化成了金蓝色,再由金蓝色转化为淡蓝色,最后竟然变成如同蓝宝石一样充满死亡气息的幽蓝。集合三位红衣祭祀的能量,在天神之怒的增幅下,这足以媲美禁咒的轮回之光渐渐形成了。

    在三位红衣祭祀刚刚开始用出轮回之光的时候,阿呆就已经结束了身上的银色旋风,成功的引开了神之审判的轰击他心怀大畅,借着这喘息的机会,他赶忙催动体内的生生真气修复着受损的经脉。看着三名红衣祭祀开始吟唱起复杂冗长的咒语,阿呆知道,接下来的打击必将是空前强大的。如果他趁着这个时候用出哥里斯之愿的瞬间转移,有很大机会可以击杀三名红衣祭祀之一。但是,阿呆并没有这么做,在刚才他飘飞而起之时,他就已经决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要堂堂正正的击败三名红衣祭祀,作为天罡剑圣的嫡传徒孙,剑圣的继承者,光明正大才是他最正确的选择。所以,他没有用哥里斯之愿,更不会用冥王剑,当三位祭祀的咒语开始之时,阿呆深吸口气,左手轻飘飘的挥出一掌,一片银色的能量飘飞而出,右手在胸口画出一个半圆缓慢的推出,银色的光芒骤然湛放,释放出耀眼的光芒,发出阵阵如同雷鸣般的轰响,一颗凝聚着阿呆全部生生变固态能量的银色光球缓慢的飘飞而去。当薄片和光球碰触到一起发出剧烈的摩擦之时,天空中响起一声炸雷,巨大的轰响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阿呆眼中的寒芒犹如两颗耀眼的寒星,在空中是那么的清晰,无可比拟的霸气骤然而出,在他的全部能量作用下,震耳欲聋的轰响声不断侵袭着在场每个人的听觉,阿呆猛的仰起头,张开双手,黑色的长发随风飘舞,他高声吟唱道:“生——生——变——之——天——雷——交——轰——”阿呆全身在一层庞大银色能量的包裹中,不断吸收着空气中的游离能量,出乎意料的是,在生生变幻化出的薄片和银球的剧烈摩擦下,竟然并没有引来应有的天象,阵阵如雷般的巨响不断的以阿呆为中心散发着,他眼中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毅然之色。

    看到玄夜三人用出的魔法,玄月失声惊呼道:“啊!这是轮回之光,不可以,不可以啊!”她眼眸中流露出强烈的惊恐之意,作为教廷的红衣祭祀之一,对于这个魔法她再清楚不过了。轮回之光从教廷成立至今一共只用过三次,那三次所造成的结果,都只能用毁天灭地来形容。如果是由四名红衣祭祀联手的话,可以不借助任何器具。现在玄夜三人所用出的轮回之光,在天神之怒的增幅下同样发出了应有的威力。玄月清楚的知道,面对这个魔法,即使是教皇也未必能接的下来,自己更是一点获胜的希望都没有,阿呆在受伤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应付的了呢?急忙用精神力传音阿呆,“快,放弃抵抗,这是轮回之光,有禁咒的威力,快用你全部的能量催动守护之戒发动绝对防御吧,只有那样才能顶的下来,半个小时快到了,只要能顶住这次攻击,应该就能挺过去了。”

    阿呆在空中深深的看了玄月一眼,那充满感情的目光让玄月心头一阵颤抖,他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月月,我爱你,我永远都是那么的爱你。绝对防御确实能够抵挡住你父亲他们的攻击,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不能退缩了。原谅我,作为天罡剑圣的继承者,我必须要勇敢的迎接挑战,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发过誓,不论再面对什么,我都绝不会退缩,相信我吧,我一定能行的。月月,我——爱——你——”

    玄月顾不上失态,泪流满面的凄然大喊道:“不要啊!阿呆,不要——”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谁也改变不了即将发生的事情了。

    在玄夜三人不断的吟唱声中,天神之怒剧烈的震颤起来,那幽蓝色的轮回之光渐渐凝结成一个光团,这是即将爆发的信号。

    天空中,阿呆仿佛没有听到玄月的哭喊似的闭上了双眸,在他身前的那一轻灵一厚实两股能量仍然剧烈的摩擦着,原本的淡银色渐渐变成了银灰色,不用阿呆刻意催动,它渐渐的向上漂浮着,阿呆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精、气、神前所未有的提升到了最高境界,那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似乎自己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似的。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变化。原本晴朗的天空暗了下来。

    席文等天罡剑派的弟子忐忑不安的看着空中的阿呆,他们都知道阿呆要发动天雷交轰,但谁也不知道这天雷交轰能否对付的了由三名红衣祭祀加上神器所融合的能量。天空暗了下来,席文心中一喜,他知道天雷交轰就要发动了,但是,眼前的一切却让他吃惊的张大了嘴。并没有乌云随着暗下来的天空出现,空中的阳光竟然不那么刺眼了,七彩色的光点出现在阿呆上方,那些光点出现的非常突然,无比快速的凝聚着,顷刻之间,竟然凝聚成一大片七彩的光云,席文懵懂了,他在天罡剑圣留下的手书中并没有提到过这种情况,他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心中疑惑的想道,难道这不是天雷交轰么?是的,这已经不是天雷交轰所能栓释的了,阿呆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引来的七彩色光云,已经不是人类所能理解的。

    教皇在天空中出现七彩光云之时骤然脸色大变,先前玄夜三人用出轮回之光时,他已经很吃惊了,此时的七彩光云出现,更是另他身心剧震,失声道:“不好,这是九天神雷,所有神职人员听令,立刻凝结起光之壁垒,成圆桶状将光之祭坛围起来。”

    教廷神山外围,当信徒们看到空中的“七彩祥云”之时,不由得欢呼起来,在他们认为,这是天神所降的祥瑞。但他们哪里知道,如果这股能量真的不受任何阻隔的爆发,那他们这些人就将真的升入天国了。

    “九天神雷,乃天界之天雷,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即使在天神之中,也只有主神以上的强大存在才能使用,九天神雷所拥有的神力,为天下至阳至刚,非人力所能敌也。”这句话,是教廷最珍贵的神之典籍上所记载的。神之典籍可以说是教廷唯一所能了解到天神的典籍。只有历代教皇才有阅读的权力。教皇怎么也没有想到,阿呆竟然以人之力引动了这强大的九天神雷,他知道,如果防御不当,恐怕整个教廷神山都会在这九天神雷之下灰飞湮灭,赶忙吟唱起自己最强大的防御魔法。

    在教皇的带领下,数千名高级祭祀同时用出了四级魔法光之屏障。这个魔法本身的防御力并不是很强,但是,在教皇的指挥下,由数千名高等级的祭祀同时用出,其威力就不可同日而语了。大片金色的光晕飘飞而起,朝光明神殿的方向浮来,教皇虚空一划,在他面前出现一个金色的裂缝,他喃喃的念了几句咒语,一道金光从裂缝中飘飞而出,正是教廷至宝,历代教皇的法杖——天神之杖。天神之杖长约两米,鸽卵粗细,杖头上有着一对金色的羽翼,羽翼中央,是一块硕大的金色宝石,直径足有十厘米。骤然看去,这天神之杖宛如玄月的天使之杖放大版,但是,其蕴涵的神力却是天使之杖远远无法相比的,是整个大陆上唯一的一件光明类的特级神器,虽然在品级上比不上阿呆的冥王剑,但也相差不远,最主要的是,教皇因为接受过神之洗礼,可以完全控制这件神器,这是阿呆不能相比的,冥王剑只有魔界那真正的冥王才能完全控制。天神之杖的出现,顿时使教皇原本的吟唱声显得轻松了许多,一个巨大的六翼金色天使在天神之杖不断激射而成的光芒中出现了,天使在教皇的控制下,不断的吸收着数千名祭祀用出的光之屏障,一会儿的工夫,它的身体竟然宛如实体一样,那异常庞大的神圣气息,使所有人都产生了一种顶礼膜拜的感觉。这,正是教皇最强的防御魔法——六翼天使之壁。以教皇本身的能力,是不足以用出这个至强的防御禁咒的,但是,经过天神之杖的增幅,却让他可以做到。在数千名祭祀的支持下,六翼天使之壁前所未有的强大,那金色的天使顷刻间已经涨大到数十米高。

    正在此时,玄夜三人所用的轮回之光终于完全准备好了,天神之怒的顶端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一道直径只有五厘米左右的幽蓝色光芒闪电般朝天空中的阿呆射去。虽然那幽蓝色的光芒看上去很是细小,但在场所有的人没有谁会怀疑它所蕴涵的破坏力,毕竟这是集合了三位红衣祭祀全力而发的。

    半空中的阿呆突然睁开了双眼,他的眼眸如同黑宝石一样散发着深邃的光芒,光芒中没有包含一丝感情,一个高大而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他背后,那是一个黑色的身影,手中似乎拿着一柄长长的兵器,由于身影过于模糊,没有人能分辨的出那究竟是什么。

    教皇用的六翼天使在看到阿呆背后的黑色身影时,巨大的身体竟然颤抖了一下,仿佛惧怕着什么似的。阿呆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的低沉,“引动九天神雷之力,破除吧,一切的阻隔。”他的右手骤然下挥,背后的黑色身影和他做着同样的动作,天空中的七彩光晕大亮起来,一道七彩的闪电骤然劈出,或许是因为否极泰来的原因,并没有雷声出现,空中的一切都变得那么寂静,那七彩色的光芒所过之处,似乎将包括声音在内的所有一切都吸噬了似的,六翼金色天使剧烈的颤动起来,在教皇的勉力控制下,才化身成一个金色的光柱,将空中的阿呆和地面上的光之祭坛完全包裹起来。

    轮回之光的幽蓝色光芒和九天神雷的七彩闪电在半空中碰上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三名红衣祭祀所发出的轮回之光在遇到七彩闪电之时竟然爆发起一团强烈的蓝色光芒,六翼金色天使所形成的光柱剧烈的震荡起来,但是,震荡只维持了一小会儿的工夫。幽蓝色光芒消失了,而七彩闪电却依然是那么强大。阿呆以一人之力所发出的攻击,竟然这么轻易的就化解了三名红衣祭祀联手所用出的轮回之光,顿时让所有为他担忧的人都吃惊的合不拢嘴。七彩闪电依然下击,虽然速度慢了一些,但谁都看的出,一旦那庞大的能量降落在光之祭坛上,玄夜三人将无一能活命。即使是教皇,也无法阻止这惨剧的发生,他的全部力量都已经用来防御能量爆发了,根本不可能分出力量去救玄夜他们,即使他能分出能量,恐怕也无法和阿呆这引自天界的神雷相抗衡。

    就在七彩闪电距离地面还有不到十米之时,阿呆的眼神突然出现了一丝挣扎,原本进入另一个境界中的精神力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耳边回想起玄月先前叮嘱他的话,看着劈下的七彩闪电顿时大喊道:“不——”全部精神力骤然迸发,空中的七彩闪电在他全力的控制下硬生生的停滞在光之祭坛上方三米的地方,由于精神力负荷过大,阿呆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但他知道,现在自己绝对不能停滞,一旦停下,七彩闪电随时都有爆发的危险,强提一口真气,白色的生生变斗气已经有些错乱了似的不断在他身体周围环绕着。

    “升——”一蓬血雾从阿呆身上炸出,染红了他那只穿了一天的蓝色劲装,奇迹出现了,在阿呆拼命的催运下,那九天神雷所形成的七彩激电化为一缕流光消失在天际,连那大蓬的彩云也随之消失不见了。阿呆全身在白色的生生真气包裹下不断的颤抖着,眼中的神光渐渐的黯淡了。

    审判长玄远是在场所有人中除了阿呆以外武技最高强的,看到阿呆如此情景,顿时惊呼道:“不好,他要走火入魔了。”看到先前阿呆和三名红衣祭祀对抗的经过,玄远已经深深的被阿呆那强大的武技所折服,虽然他一直以剑圣为目标,但却并不知道剑圣的实力究竟为何,直到今天,他才明白,自己和剑圣的差距有多远,他知道,阿呆的修为,是他这一生再不可能超过的了,心中不禁流露出敬佩之心,此时见到阿呆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顿时大惊失色……

    七、八条身影同时向空中的阿呆冲去,最先出现在阿呆身旁的是两条身影,一个,正是普岩族的先知普林,而另一个,就是玄月。他们凭借着空间魔法的瞬间转移,超越了其他人,最先到达阿呆身旁。玄月现在已经顾不得其他了,飞快的取出天使之杖,先将一粒教廷炼制的疗伤金丹塞入阿呆口中,然后立刻用出一个中级恢复魔法,金色光芒骤然闪亮,她全力帮阿呆压制着体内乱蹿的生生真气。

    阿呆的神志已经迷糊了,身体完全是靠那些肆虐的生生真气支持着才不至于跌下去,在玄月的光系恢复术之下,他全身一晃,喷出一口鲜血,顿时软倒在玄月怀中。

    玄月紧紧的搂住阿呆的身体,魔法能量支持着两人不至于跌落下去,普林先知凭借着自己对空间的驾御能力,漂浮在他们身旁,皱眉道:“还好你及时帮他稳住了伤势,否则,一旦走火入魔加剧,以他的功力,很可能会爆体而亡。将自己全力引出的神雷收回,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此时,教皇、审判长玄远、席文、风文、拉尔达斯、比因落格已经都飞到了玄月身旁。席文一把抓住阿呆的腕脉,也不探询他体内的状况,先输入一道淳厚的生生真气,凭借着自己浑厚的修为,帮助阿呆梳理着紊乱的内息。

    风文沉声道:“大哥,他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席文摇了摇头,冲教皇说道:“教皇大人,刚才的情形您应该已经都看到了,这场考验不论从哪方面说,阿呆都应该算是过关了吧。我希望教廷不要再为难他,您也知道,这孩子天性善良,绝对不是存心要和教廷作对的。”

    教皇本身就没有要为难阿呆之意,点了点头,微笑道:“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你们先带他下去再说。”

    在众人的护送下,玄月抱着昏迷的阿呆重新落回光之祭坛上,祭坛上的三位红衣祭祀此时都是面若死灰,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三位神圣光系魔导师联手,竟然连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都对付不了,虽然最后那九天神雷没有轰下来,但是,只要是稍微明眼之人,都清楚的知道最后的胜负。当着这么多神职人员的面,就这么输了,三位红衣祭祀心中都充满了复杂的感情,有不甘,有恐惧,也有庆幸。

    天空中只剩下全身包裹在金色光芒中的教皇,看着光明神殿前这失望的数千名神职人员,教皇有些兴奋的朗声道:“天神最忠诚的信奉者们。我可以非常高兴的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们期盼已久,寻觅已久,等待已久的救世主终于出现了。他,就是刚才那和三位红衣祭祀较量的青年。”教皇的一句话,顿时让神职人员们炸了窝,一时间,光明神殿前充满了嘈杂的议论声。任何一个神职人员都知道救世主意味着什么,千年前的教廷第一任教皇神羽,就是以救世主之名带领人类各个种族粉碎了暗魔族的入侵,最终将天元大陆建立成一个和平的国家,教廷也是在那时候诞生的,正是因为神羽的功绩,才会让教廷崛起有了今天的地位。这些在场的高级祭祀和审判者们,几乎都曾经执行过在大陆上寻觅救世主的任务,他们是天神的信奉者,自然对千年大劫一说深信不疑,教皇说救世主出现了,他们怎么能不兴奋呢?只是,现在他们心中,疑惑还占据了大部分地位,他们都不明白教皇凭什么会说阿呆就是救世主。

    教皇马上就解决了这些神职人员们心中的疑惑,他声音激昂的说道:“刚才的情况大家都看到了,阿呆,这位天罡剑派的三代弟子在和三位红衣祭祀的较量中,成功的引动了天界的九天神雷。据教廷重要典籍记载,九天神雷是只有天界的天神才能够使用的,可他却做到了,根据千年前神羽陛下留下的手札记载,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就是拯救大陆的救世主,所以,他今天阻止了婚礼可以说是冥冥中天神所安排,让他来带领我们同黑暗势力做斗争。千年浩劫将至,黑暗势力猖獗,我希望,所有的神职人员都能围绕在救世主身旁,为大陆的和平尽自己一份力。救世主因为其悲天悯人之心,刚才并没有让九天神雷劈下来,他的善良是多么值得我们敬佩。我命令,从现在起,所有在场的神职人员绝对不能将刚才发生的一切透露到外界、泄露救世主的行踪,否则,必将遭受天神最严厉的惩罚。玄远审判长,红衣祭祀玄夜、芒修、羽间,立即带领所有神职人员返回神山休息,等候调遣。”

    在教皇的威严和救世主出现的惊讶中,神职人员们都沉默了,虽然有些人仍然疑惑,但面对教廷至高无上的教皇,他们也只能在心中暗暗怀疑而已。玄远和三名红衣祭祀分别指挥着神职人员们朝神山而去,而众家宾客则都围到光之祭坛前,除了泉依因为过于吃惊显得有些痴呆以外,其他的宾客们几乎都流露出焦急或者钦佩的目光。

    《br》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