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以一敌三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教皇心中一惊,虽然他知道泉依心狠手辣,但也没想到他会提出如此狠辣的建议。红衣祭祀,都有着魔导师的修为,四名红衣祭祀加起来,即使是教皇自己也不敢轻易言胜,尤其是,现在的玄月,在神圣光系魔法修为上,已经很接近自己的境界了,如果真的是四大红衣祭祀联手,恐怕就是天罡剑圣亲来,也无法应付。

    听了泉依的话,拉尔达斯心中大怒,本来眼看就要成功的计划,却被他这一席话破坏了,不屑的哼了一声,冷冷的道:“红衣祭祀在大陆上代表着什么泉依陛下应该明白吧。请四名红衣祭祀围攻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阿呆,恐怕说出去会对教廷的名声不利。”

    宾客们都走到了光之祭坛前,席文道:“不错,我赞成拉尔达斯国师的话,教廷是大陆的领袖,虽然阿呆这次所为确实太过分了,但让四名红衣祭祀考验他一个人,我认为还是有些过分吧。请教皇大人三思。”

    “对,席文掌门说的对,虽然阿呆今天的行为确实有错,但教廷毁约在先,又怎么能让四大红衣祭祀围攻他一人呢?”这应和的,正是大陆魔法师工会会长卡里。他话音一落,此次为阿呆而来的各方势力纷纷符合起来,一时间光之祭坛周围响起了纷乱的声音。

    教皇沉默了,如果没有泉依的出现,他相信,以自己的权威加上先前拉尔达斯所说的理由,完全可以顺利的解决这件事,可是,泉依的突然出现,必然会引起教廷的神职人员们心中产生一些想法,如果自己贸然驳回泉依的意见,不但会引起落日帝国和教廷的隔阂,还会让许多教廷的高层人员不满,尤其是在巴不伦和他手下的嫡系的心中,更是会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一时间,他犹豫再三,还是很难决定。

    阿呆看着台下那一双双关切自己的眼神,心中暖融融的,自己并不孤单啊!自己有朋友,有师长,他们都在关心着自己。看了一眼垂首而立的玄月,阿呆深吸口气,毅然道:“教皇大人,您不必为难,就按照泉依陛下所说,我愿意接受四位红衣祭祀的考验。”

    阿呆的话顿时引起台下神职人员们一片大哗,在神职人员心中,红衣祭祀是仅次于教皇的崇高存在,在他们心中有着绝对崇高的地位,阿呆竟然敢以自己一人之力挑战四大红衣祭祀,简直是没把教廷放在眼里。

    席文听到阿呆的话心中大惊,怒斥道:“阿呆,你不要乱说话。”

    泉依眼中流露出一丝阴狠之色,不阴不阳的说道:“席文掌门,既然阿呆他自己都愿意了,您又何必阻拦呢?我真是为他的勇气而感到惊讶啊!天罡剑派培养出来的弟子果然不凡啊!”

    阿呆冷哼一声,道:“你就是落日帝国那个黑暗国度的君主么?怪不得落日帝国会变成那样,你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心点,说不定死神哪天就出现在你面前呢。”

    泉依听阿呆前面说的话勃然大怒,但听到最后一句顿时色变,指着阿呆,道:“你,你说什么死神。”

    阿呆冷笑一声,道:“就是消灭杀手工会和杀掉你们落日帝国大批贵族的死神啊!你不会不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吧。如果想死的话,他一定会乐于成全你的。毕竟,你就是落日帝国黑暗的源头。”

    泉依本就苍白的面庞被气的升起一层青气,指着阿呆的手指微微颤抖着,“你,你说什么?谁是黑暗的源头。教皇大人,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阿呆不屑的哼了一声,扭头看向玄月不再理他。

    教皇有些责怪的看了阿呆一眼,事已至此,连他也不能改变这种局面了。回身看向巴不伦等人,道:“你们看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巴不伦虽然恨阿呆破坏了自己儿子的婚礼,但他毕竟是教廷的副审判长,他知道,这个惩罚确实太严厉了,刚想开口,却被一旁的妻子抢了先。洛水眼中流露出强烈的恨意,愤恨的道:“就由四名红衣祭祀考验他吧,我们没意见。”

    教皇饱含深意的看了洛水一眼,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就由四名红衣祭祀在光之祭坛上考验阿呆,但是,作为教廷最高级的祭祀,我限定,攻击时间为半个小时,如果阿呆能够支撑半个小时以上,就算他通过了此次考验。”

    席文怒道:“教皇大人,这怎么可以。让阿呆一人和四位红衣祭祀对抗,不是等于判了他的死刑么?我绝不同意。我们天罡剑派也绝不会同意。”支持阿呆一方的人顿时鼓噪起来,纷纷指责教皇的决定。

    教皇眼中寒芒一闪,作为教廷之皇,大陆上最高的统治者,他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场面,刚想发作,却被阿呆抢了先。阿呆阻止众人继续说下去,恳切的道:“席文师伯,各位师长、朋友,谢谢你们对阿呆的关心。但是,今天确实是阿呆做的不对。作为天罡剑派的弟子,面对挑战我绝不能退缩,我不能丢了天罡剑派的脸面,更不能让师祖失望。请你们放心,我有信心迎接这次挑战。请你们不要再为难教皇大人了。”

    席文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不再说话。其余众人眼中都流露出担忧的神色。泉依不屑的说道:“不知死活。”阿呆看都不看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人说话的时候,请狗不要答茬。”

    “你,你敢骂我是狗。”

    席文身旁的风文正色道:“阿呆,你怎么能骂泉依陛下是狗呢?那不是侮辱了那忠实的动物么?”看着风文那郑重的表情,在场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就连教皇也有些忍俊不禁,先前和天罡剑派的一丝隔膜也就此消失了。

    如果不是被比因落格拉着,泉依恐怕已经冲了上去,比因落格一边安抚着泉依,一边冲教皇道:“既然阿呆自己愿意接受考验,教皇大人,可以开始了吧。”

    教皇叹息一声,点了点头,道:“恩……”他刚要开口吩咐四位红衣祭祀,却被打断了。

    “等一下。”一直沉默的玄月突然开口了,她抬起头,脸上的泪痕已经消失不见了,淡淡的看了阿呆一眼,冲教皇道:“教皇大人,我身为此事的当事者,为了避免徇私的嫌疑,请您找人替换我对他进行考验吧。”

    教皇颔首道:“好吧,我就准许你退出此次考验,谁愿意接替玄月祭祀的位置对阿呆进行考验呢?”他将目光瞄向台上众人。

    洛水一把拦住就要冲出去的巴不伦父子,冲教皇:“教皇大人,在神圣教廷之中,能和红衣祭祀职位齐平的,就只有审判长大人了。”

    教皇皱了皱眉,深深的看了洛水一眼,洛水迎上教皇那仿佛可以洞彻心肺的深邃目光,娇躯微微一颤,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教皇将目光转向玄远,沉吟了一下,道:“审判长,你愿意接替玄月祭祀的位置对阿呆进行考验么?”

    玄远目光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半晌,才摇了摇头,道:“教皇大人,我不愿意。作为教廷的高级神职人员,这么多人围攻一个后辈,对教廷的名声不利,虽然今天他亵渎了天神,侮辱了教廷,但是,我们作为代表正义,散播神的旨意之人,怎么能如此对付他呢?依我看,由三位红衣祭祀进行考验,也已经足够了。”

    教皇不等洛水出言反对,点头道:“那好吧,审判长说的有理,既然如此,就由玄夜、芒修、羽间三位祭祀对阿呆进行考验。宾客们,请退出百米之外。”

    少了一名红衣祭祀,席文心中塌实了一些,但是,他也不知道阿呆能否以一人之力对抗三名最顶级的魔法师。焦虑的看了阿呆一眼,这才和拉尔达斯带领着众人一起退了出去,泉依一边回身朝外围退去,一边幸灾乐祸的道:“和三名红衣祭祀斗,我看,恐怕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吧。”正向外走着,他突然觉得脚下被什么拌了一下,一个没站稳,顿时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哎呦。”泉依早已经被酒色掏空了的身体经这么一摔,顿时好象散了架似的,痛呼出声。比因落格吓了一跳,他刚才感觉到一股魔法能量的波动,却没有想到,这股魔法能量竟然是袭击泉依的,他毕竟是落日帝国的国师,心中怒火上升,向宾客们扫去。众宾客都目不斜视的向外走去,他根本无法看出是谁下的手,这些宾客可以说没有任何一方对落日帝国有好感的,又不乏高等级魔法师,谁都有出手的可能,又让他怎么分辨呢?暗叹一声,赶忙将泉依扶了起来,低声道;“陛下,您小心一点。”

    泉依哼哼唧唧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一眼刚才受拌的地方,疑惑的道:“大平地的,我怎么会摔倒,真他x的邪门。”

    教皇并没有去注意台下发生的一切,看着阿呆叹息一声,道:“你好自为之吧。无关的神职人员也都退出去。”

    巴不依怒视着阿呆,心中的恨意已经达到了极点,恨不得亲手将阿呆碎尸万段才能解心头之气。在父母的拉拽下,才勉强下了光之祭坛。

    玄月低着头,跟着母亲向台下走去。看着她理都不理自己的样子,阿呆心中不由得一凉,暗想,月月,你还不原谅我么?红衣祭祀的强大他再清楚不过,他也没有把握能不能顶的住三名红衣祭祀攻击半个小时,看着玄月的样子,心中渐冷,叹息一声,今天就算死在这里,我也无憾了,毕竟,我阻止了月月嫁给她不爱的人。在这一刻,阿呆已经定下死志,眼中寒芒连闪,森冷的气息顷刻间充斥在他身体周围。正在此时,阿呆突然感觉到自己掌心中一热,似乎多了样东西似的,不禁一楞,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阿呆,别伤到我爸爸,你一定要小心,我,我等着你。别忘了,绝对防御。”这个声音,他是那么的熟悉,那充满关切的话语使阿呆心头热了起来,痴痴的看向已经走下祭坛的玄月,心神一阵荡漾。

    原来,玄月在临下祭坛之时,利用空间魔法,将一直攥在手中的守护之戒传送到阿呆掌中,并说了那句话。在玄月的鼓励下,阿呆顿时信心大增,摊开手掌,看着掌心内那犹有余温的洁白戒指,在心情激荡之下,他的身体竟然有些微微的颤抖。他知道,不论玄月是否原谅了他,最起码,她还是爱着自己的,她还关心自己的安危,有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教皇双手一圈,在金色光芒的包裹中飘飞到光明神殿门口,沉声道:“阿呆在光之祭坛上亵渎天神,我命令,玄夜、羽间、芒修三位祭祀对他进行神之惩罚,生死不论,时限半个小时,开始。”在教皇的命令下,三位红衣祭祀身上同时腾起耀眼的白色光芒,芒修和羽间同时挥出右手,各自发出一道充满神圣气息的光刃向阿呆劈去,而玄夜手中金光一闪,天神之怒落在他掌心之中,快速的吟唱起咒语。他们都知道阿呆武技的强大,知道绝对不能给他主攻的机会,三人同为红衣祭祀多年,相互之间已经有着很深的默契,芒修和羽间放弃吟唱高等级魔法,准备用低级魔法缠住阿呆,给玄夜制造使用高等级魔法的机会。

    阿呆眼中威棱四射,冷哼一声,双手各自幻化出一道银色的光盾,不闪不避的接下了两道光刃的劈斩,轰轰两声,光之祭坛上大片的白色光点四散飞溅,阿呆右脚蹬地,闪电般冲向芒修。教皇最大的失误,就是让三名红衣祭祀在光之祭坛这个狭小的空间和阿呆对战。阿呆怎么会不明白魔法和武技各自的优劣呢,在着狭小的空间内,他自然要抢到主攻的位置,不给三名红衣祭祀使用出大魔法的机会。当阿呆蓝色的身影一闪冲到芒修身前的时候,教皇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现在却已经无法改变什么了。一切只能看三位红衣祭祀自己的了。

    芒修作为四大红衣祭祀之一,当然有其过人的本领,虽然吃惊于阿呆向自己冲来的速度,但却并没有惊慌,手中金光一闪,一朵金色的郁金香出现在他面前,芒修大喝道:“光之圆舞曲。”金色的光芒骤然在他面前湛放,无数宛如郁金香花瓣的金色能量组合成一道龙卷风似的形态朝冲上来的阿呆迎去,那绚丽的能量使祭坛外围观战的众人一阵目眩神迷。这是芒修的绝技,他手中的那朵金色郁金香,是经过他数十年苦修用光元素压缩而成的,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用几个字召唤出强大的光系魔法,根据他自己多年的研究这压缩郁金香的能量特点,芒修研究出了这光之圆舞曲的魔法,特意用来防身的,他发出的每一片郁金香能量,都带有庞大的魔法力,那锋锐的花瓣,每一片都有至人于死地的强大穿透力。这个魔法也是芒修近几年才完全研究成功的,即使将郁金香的能量一次全部用掉,他也能在短时间内再制作出一朵。

    突然看到芒修身前亮起金色的花瓣,阿呆也是一惊,但是,他的生生变已经达到了第六变的境界,固态的生生斗气几乎是所有魔法的客星,高度压缩的斗气根本不会惧怕比自己能量低的魔法,阿呆可以说是身经百战,虽染心中吃惊,但并没有影响到他的攻击,前冲的势头不但没有停滞,反而加快了速度。双手不断在空中飞舞着,幻化出各种各样的手型,大蓬银色的斗气丝从他身体每一个部位渗出,硬生生的撞进了郁金香花瓣组成的龙卷风之中。那一片片蕴涵着庞大能量的花瓣,在无坚不摧的生生变斗气丝贯穿下,再也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金银光芒连续在空中爆起一个个光点,那片片金芒就那么在绚丽之中消失了。银色斗气丝在破除了光之圆舞曲后,毫不停留的向芒修袭去,芒修一咬牙,双手一合,将手中的郁金香收在其中,当银色斗气丝冲击到他身前一尺之时,猛的张开双掌向前推去。一股沛然强大的金色光柱骤然冲击而出,那是包含着庞大压缩能量的至纯光元素,银色斗气丝在金光的冲击下虽然没有被抵消掉,但也被吹的四散飞起,再也不能对芒修有所伤害了。

    阿呆心中一惊,暗想,这些红衣祭祀果然名不虚传,真是不好对付啊!但是,芒修的顽强抵抗也彻底激发了阿呆内心的战意,大喝一声,面对那冲击而来的庞大光系能量不闪不避,幻化出一柄长达五尺,宽半尺,厚三寸的巨大银色能量剑,骤然向冲到身前的光柱斩去。哧的一声,如同金属摩擦般的刺耳声音响起,芒修用自己浓缩了大量魔法力发出的光柱竟然被阿呆一剑劈成了两半,金色能量从他身体两旁倾泻而出,根本没有造成一死伤害。阿呆身随剑走,银色巨剑毫不留情的向芒修斩去,巨剑所带起的庞大能量,让芒修心中大骇,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惜放弃了长时间凝聚的郁金香,竟然还没有挡退阿呆的攻击,那巨大的银色能量剑使他自从成为红衣祭祀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离自己竟然如此之近。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再念动高等级咒语了,无奈之下,只得催运起全部的魔法力,在自己身前布下一层金色的能量结界,虽然他知道这样根本不足以抵抗阿呆的攻击,但是,也只能尽人事而听天命了。

    就在阿呆冲到芒修身前三米时,羽间的魔法完成了,他和芒修向来交情深厚,怎么能看着自己的老朋友伤在阿呆剑下呢。在阿呆先前冲向芒修的时候,他就已经取出了自己的法器光之杖,在法杖的增幅作用下,他以最快的速度用出了光神之剑这个七级光系攻击魔法,巨大的金色光剑终于在芒修陷入危机时形成了,骤然向阿呆背后劈去,在羽间想来,就算自己这个魔法不能伤到阿呆也必然能化解掉芒修的危机。但是,一切真的能像他想象中那么顺利么?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强大的气息,阿呆丝毫没有惊慌,身体在半空之中骤然加速,前冲之势不改,竟然和羽间下劈的金色光剑拼起了速度,银色巨剑在他的全力催运下暴涨三尺,顷刻间已经劈到了芒修身前。

    芒修所布下的光元素能量壁根本抵挡不住沛然强大的生生变之剑,似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似的,那银色的光芒已经穿透金色能量壁劈到了芒修面前,芒修暗呼一声,我命休矣,双眼一闭,等待着死亡的来临,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纵横大陆多年,竟然会在这种场合下死在一个青年之手,心中的颓然使他脸色变得惨白,堂堂的神圣教廷四大红衣祭祀之一在这时候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阿呆的表现已经让所有观战的人目瞪口呆,在他答应接受着不公平的考验之时,谁又能想到,他竟然能够成为主攻之人呢?

    阿呆来到教廷是为了寻找自己心爱的人,又怎么会随便杀人?就在手中银剑快要斩到芒修头顶之时,他手腕一翻,生生变之剑由斩变为拍,朝芒修头顶击去,他的目的,只是想暂时将芒修打晕而已。正在这时,一声断喝宛如炸雷般在阿呆耳边响起,“大胆——”巨大的声浪宛如当初亚金族四位长老所用的灵魂魔法一样,使阿呆心头一震,手上的银剑下意识的缓了一下。就在他慢这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里,羽间的光神之剑已经斩到了背后,同时,天空中一道金色的激电也重重的劈了下来。这金色的激电正是玄夜所用的神之审判,在阿呆攻击芒修之时,玄夜用出自己全部精神力在天神之怒的帮助下,成功的用出了八级攻击魔法神之审判,光之祭坛上方漂浮着厚实的金色云彩,那道粗约水桶的金色闪电,正是由金云中发出的。庞大的神圣之力顷刻间笼罩向芒修身前的阿呆。

    恐惧感迅速蔓延到阿呆全身,手上的守护之戒适时的散发出一层白色的光晕罩住他的身体,阿呆知道,如果自己这一剑打晕芒修,即使以他的强大,以**和羽间、玄夜联合的攻击相抗,必然会在头顶和背后两重庞大能量的打击下身受重伤,能不能有再战之力都成问题,为了自己的安全,无奈之下,他只得收回劈出的长剑,银色能量瞬间转化成一面厚实的光罩,将他的身体护在其中。轰然巨响中,羽间的金色光剑和天空中劈下来的闪电重重的轰击在阿呆的银色能量罩上,金银两色光芒暴涨之下,将整个光之祭坛完全笼罩在内。

    在光芒包裹之中,阿呆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在两名红衣祭祀联手强攻下,即使以他的功力还是忍不住闷哼出声,身体一晃,不自觉的向前跌出一步,这一步,使他正好来到芒修身前。芒修在玄夜大喊出大胆两个字之时已经清醒过来,眼看着阿呆接连挨了两下重击,似乎已经没有攻击自己的力量了,赶忙幻化出一团金色的魔法能量骤然向阿呆胸前轰去。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在玄夜和羽间的攻击下,阿呆体内的经脉受到了一定的震荡,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已经迎上了芒修的攻击。芒修这个能量团比起羽间和玄夜的攻击要弱了很多,但是,阿呆刚才所凝结的生生变固态能量防御罩主要都用来防御头顶和背后了,在承担了攻击后,能量罩已经出现了松动,芒修的能量团成功的穿破了外围的防御,撞在他胸口之上。

    金色的光芒一闪,阿呆的身体被轰的飞了起来,以内层守护之戒幻化出的普通能量是不足以抵挡芒修攻击的。他在空中翻滚几圈落在光之祭坛的边缘,一口逆血夺口而出,在大意之下,他已经受伤了。如果刚才阿呆没有手软,就算玄夜和羽间能适时攻击到他,但芒修也必然会殒命在生生变能量剑之下,但是,正是由于他内心的善良,才让他受到了如此沉重的攻击。羽间和芒修趁着阿呆被击退的空隙,快速的吟唱起咒语,而玄夜的神之审判却并没有结束,又一道金色闪电在他的指挥下轰向阿呆。惊呼声从光之祭坛外的远方传来,阿呆清晰的感觉到,那是玄月的声音,心中爱意狂涌,在万分危急之中,他用出了哥里斯之愿。

    “轰——”金色闪电重重的轰击在光之祭坛上,光之祭坛经过教廷数十代高手不断魔法加持后,蕴涵着庞大的能量,即使是神之审判也无法伤其分毫,祭坛的地面上只是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印记,连一点细微的裂痕都没有留下。玄夜吃惊的发现阿呆已经消失了,并没有受到自己的攻击。当阿呆的身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身处于光之祭坛的中央。庞大而森冷的气势骤然而出,阿呆冷冷的说道:“是你们逼我的,对不起了,我要让你们看看,什么是剑圣真正的实力。”长啸声中,阿呆飘身而起,在生生斗气的作用下,直冲云霄。他双手一错,身影飞快的在空中晃动起来,一团银色的旋风油然而生,疯狂的旋转着。

    玄夜虽然心中吃惊,但却并没有丝毫的犹豫,今天这一战,他不能输,不但是为了自己的好兄弟巴不伦,也为了自己和教廷的荣誉,天神之怒骤然闪亮,空中的金色光云集中所有能量接连劈出三道闪电,直奔空中的阿呆,这是神之审判的最后攻击了,它凝结着这个八级魔法最强大的攻击力,尤其是三道闪电中的第一道,那粗达一米的闪电,似乎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当神之审判发出的闪电降临到阿呆头顶时,异变发生了。

    晶莹的银色光芒以旋风的形式迎上了劈下来的神之审判,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当三道闪电先后与银色旋风接触的刹那,那庞大的神圣能量竟然在银色旋风的牵引下被卸到了一旁,朝光之祭坛外围飞去,根本没有和银色能量发生正面冲突。

    教皇暗叫一声不好,双手幻化出一团金光,迎向朝光明神殿劈来的闪电,这道闪电,正是神之审判的最强一击。教皇毕竟是教廷的领导者,天元大陆上最接近神的人,神之审判威力虽强,但也无法伤害到他分毫。低沉的梵唱声响起,教皇发出的能量骤然幻化成一个天使的模样,庞大的神力如同旋涡般朝闪电撞去,两道金色光芒在空中发出一声闷响,金色闪电冲入旋涡之中竟然没有发出任何爆炸声就那么消失了。但是,在教皇化解这道最强闪电的时候,另外两道神之审判也分别劈向了他方,他已经来不及久远了。一道,正好冲向前来观礼的宾客,另一道,则飞向了教廷的神职人员。宾客中,席文、廖文、风文、路文四大高手挺身而出,两黄两绿四道光芒在空中交织成一面巨大的黄绿色光网,成功的捕捉到神之审判的能量,在生生变固态能量的作用下,神之审判所化的金色闪电终于被成功的化解了,但席文四人也接连退出几步才稳定住身体,他们不禁相视骇然,真正面对之时,他们才知道这个八级魔法有多么强大,才真正明白当初天罡剑圣对魔法的评价。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lt;ahref=.cmfu/showbook.asp?bl_id=101839target=_blank生肖守护神※lt;/a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