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爱的宣言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欢迎大家多多收藏,推荐.冰火魔厨结束后,新书将保持速度展开更新.时间大概是一周后.不一样的精彩哦.巴不依用力的点了点头,坚定的说道:“我是神的孩子,也是神的子民,我对神的信奉是无比忠诚的,能够为天神奉献出我的一生,是我最大的光荣。”

    教皇点了点头,道:“那好,作为神最忠诚的信奉者,你愿意和身边的姑娘,红衣祭祀玄月结成连理,并用你的一生去尊重她、爱护她、即使付出自己的生命也不反悔么?”

    巴不依俊脸因为激动已经有些泛红了,声音微微颤抖着道:“我愿意,我愿意用我的全部来照顾她,即使付出生命也绝不后悔。她将是我一生中唯一的爱人。”

    听了巴不依的话,教皇心中安慰了一些,他自然能看的出,巴不依的话完全是发自肺腑,他确实是真心喜欢自己孙女的。冲巴不依点了点头,微笑道:“天神会保佑你的。”扭头转向自己的孙女,今天的玄月格外的美,虽然脸上罩着一层轻莎,却也无法掩盖她那绝色的姿容,教皇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孙女内心的挣扎,他知道,玄月的心还是向着阿呆的。

    “玄月,作为一名教廷的红衣祭祀,你愿意为神圣事业奉献终生么?”

    玄月全身一震,从心中的悲苦清醒过来,美眸迷蒙的看向自己的爷爷,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是神的孩子,也是神,神的子民,我对神的信奉无比忠诚,能够为天神奉贤出我的一生,是我最大的光荣。”这句话是教廷神职人员举行婚礼时必须要说的,因为心情的激荡,玄月说起来,竟然有些断续。

    教皇皱了皱眉,道:“好,作为神最忠诚的信奉者,你愿意和身边的青年,圣审判者巴不依结为连理,并用你的一生去尊重他、爱戴他、即使付出自己的生命也不反悔么?”问完这句话,教皇一向波澜不惊的心竟然快速的跳动起来,他现在真的很怕自己的孙女会说出不愿意三个字,那将会成为教廷有史以来最大的耻辱。在教皇主持的婚礼仪式上,还没有人敢临阵退缩。

    席文等人都紧张的攥紧了拳头,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全都茫然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眼前的一切,阿呆没来,婚礼的仪式就要完成了,他们都在焦急的等待着玄月的答复。只要玄月说出不愿意三个字,为了阿呆的幸福,他们宁可和教廷翻脸,也要保住她。

    玄月沉默了,她的心如撕裂般疼痛。阿呆没有来,他没有来阻止自己这场婚礼,完了,一切都完了,自己和他最后的可能也要消失了。抬起头,玄月看向自己焦急的父母,再看看一脸不满之色的巴不伦夫妻,她知道,到了这个时候,自己已经不能拒绝这场婚礼,为了教廷,自己也没有权力去拒绝了。泪水凄然而下,沾湿了她洁白的礼服,深吸口气,仿佛像即将执行死刑的犯人一样,喃喃的道:“我、愿、……”

    “不——,她不愿意。”凄厉的嘶吼声破空传来,那巨大的声浪如泰山压顶般从天而来,所有的人不约而同的抬头向空中看去。只见一团耀眼的银色光芒出现在光明大殿正上方的半空中,银芒正急速飞落着,在众人眼中变得越来越大。

    听到这个声嘶力竭的声音,玄月全身大震,一把扯掉头上的轻纱,兴奋而焦急的抬头望去,这个声音对她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那是期盼已久的声音啊!美眸中泪水倾泻而下,玄月内心深处喃喃的说道:“你来了,你终于来了。”

    席文、拉尔达斯等人在听到这个声音后,尽皆大喜,席文冲着自己身后天罡剑派众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随时准备行动。普林先知脸上流露着莫测高深的笑容,似乎一点也不为即将发生的巨变担心似的。

    在教廷红衣祭祀举行婚礼的时候前来阻止,这对教廷来说,绝对是莫大的侮辱。审判长玄远怒喝一声,全身带起一道金色的光芒冲天而起,像流星似的朝那团银色的光芒撞去。

    这团银色的光芒正是阿呆,他昨天才知道玄月今天将嫁给巴不依,在大澈大悟之后,阿呆心中充满了对玄月的爱,为了阻止这场婚礼,他不眠不休,将自己的速度施展到极限,经过一天一夜的狂飞,终于在即将礼成之时赶到了现场,及时阻止了婚礼仪式的完成。凭借过人的目力,他清晰的看到玄月眼中的泪光。那两行晶莹的泪水向他证明了一切,对他来说,这些就已经足够了,玄月那兴奋、焦急的泪水给他带来了无穷的力量。

    玄远在急飞到半空中时辨认出来人正是曾经用天雷交轰让自己大吃苦头的阿呆,心中怒火收敛了一些,但当着这么多神职人员的面,他是绝对不能退缩的,双手在胸前一合,猛的向阿呆推去,一股浩然博大的神御斗气化为一道金色的光柱,骤然向阿呆胸前轰去。

    在见到了玄月之后,已经没有人能阻止阿呆了。他已经完全被感情激荡的热血沸腾,眼看着玄远向自己击来的能量,速度却丝毫不减,一面直径两米的巨大银色盾牌出现在他身前,就那么合身向玄远发出的攻击撞去。

    “轰——”巨响声中,出人意料的情景出现了,堂堂的教廷审判长,教廷武技第一高手,竟然在阿呆这一撞之下,被震的飞了出去,远远的飞了出去。阿呆的下降速度骤然增加,像一颗银色陨石似的,闪电般落在光之祭坛上。由于毫不停歇的急飞,使他的气息微微有些不匀,但他的眼眸中却流露着难以抑制的兴奋,就像旁边没有任何人存在似的,那双充满着深情的黑色双眸痴痴的凝视着玄月的娇颜,有些喘息的柔声道:“月月,我,我来晚了。”

    眼看着娇妻即将到手,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巴不依心中的愤怒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眼看着阿呆旁若无人的样子,怒吼一声,全力一拳朝阿呆的胸口击来。

    阿呆根本就没去看巴不依,信手一挥,白色的生生斗气瞬间形成一个庞大的气团,巴不依感觉自己仿佛撞入到棉花堆中似的,竟然使不出分毫力道。身陷其中动弹不得。

    眼看着自己儿子吃亏,巴不伦怎么能置之不理呢?今天是他儿子大喜的日子,他身上自然没有带兵器,双手合握,幻化出一道金色的能量锋刃,骤然向阿呆斩来。

    阿呆伸出的左臂在空中一圈,白色的生生斗气骤然收敛,一片银色的光芒闪过,巴不依全身大震之下,和扑上来的巴不伦一起被震退出十步之外。

    玄月凝望着自己期盼一年的阿呆,各种复杂的感情不断的充斥着她的心,泪水源源不绝的流淌而出,她的心中酸甜苦辣的味道不断的翻涌着,这些天来,她是多么期盼阿呆的到来啊!可是,当阿呆真正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她又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他。阿呆那穿着蓝色劲装的身躯看上去是那么的英伟,他眼中的柔情仿佛要将自己融化似的,除了流泪,玄月现在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当着这么多教廷神职人员的面,她现在的处境已经不能用尴尬来形容了。她清楚的知道,就算教皇再希望自己和阿呆结合,现在也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

    阿呆的突然出现,让玄夜夫妻都楞住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芒修这个婚礼的主持人更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突如其来的异变。光之祭坛上,除了洛水以外,所有的人都认识阿呆,也几乎都知道阿呆和玄月之间的关系,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出现,而且竟然大胆到阻止巴不依和玄月的婚礼。尤其是众人看到阿呆轻描淡写的先后震退玄远、巴不伦和巴不依三大高手,不由得尽皆骇然。就连教皇也不禁对阿呆刮目相看,虽然他知道阿呆很可能就是大陆的救世主,但也没想到几年不见,他竟然已经变得如此强大了,他所表现出的实力,绝对是剑圣的境界啊!

    巴不依虽然被阿呆震退了,但他并没有罢手的意思,双目通红的还想再扑上来,却被教皇的一声怒喝阻止了,“都给我住手。”

    光之祭坛下的五名白衣祭祀,附近的数十名圣审判者、光明审判者都聚集在光之祭坛下,斗气、魔法的光芒在他们身上不断的闪烁着,他们怒视着阿呆,就等教皇一声令下,全力将这个胆敢亵渎神灵的青年当场击杀。

    玄远也已经飞了回来,脸上充满了惊骇之色,刚才和阿呆虽然只交手了一招,但他却清楚的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是这木讷少年的对手了,他那浩然博大,又充满了爆炸力的能量根本不是自己所能对付的,那就是自己一直可望不可及的剑圣境界啊!

    教皇的一声怒吼,将阿呆从对玄月的痴迷中惊醒过来,扭头看向教皇,躬身道:“您好,教皇大人,阿呆失礼了,但是,我真的不能让月月嫁给别人,请您原谅。”

    教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淡淡的说道:“今天是我孙女大喜的日子,在天神的祝福下,她就要成婚了。如果你立刻离开这里,我可以看在天罡剑派的面子上不予追究,否则,今天单是你亵渎神灵的罪行,我就可以至你于死地。”

    阿呆深吸口气,深情的看了玄月一眼,淡然道:“教皇大人,首先,我要向您先澄清一点,今天,我来到这里,代表的只是我自己,和天罡剑派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到之地,希望您不要联系到天罡剑派身上。我爱月月,我不能没有她,今天,就算是您,也无法阻止我们在一起,月月的丈夫只能是我,任何人别想从我手中夺走她。”阿呆的话说的极为强硬,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当说完‘夺走她’三个字之后,强大的霸气骤然而升,他身上的蓝色武士服无风自动,露在外面的肌肤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面对着大陆上最有权威的教皇,他没有一丝退却的意思,就那么坦然的和教皇对视着,分毫不让。

    感受着阿呆所带来的庞大压力,教皇暗暗心惊,虽然这压力并不能让他退缩,但这也是自当初遇到天罡剑圣以来,他第一次感觉到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力量。教皇冷然道:“那这么说,你是真的要和教廷作对了。”

    阿呆摇了摇头,道:“不,我并不是要和教廷做对,我只是来争取回我的至爱。我自小孤苦,幼年时我是天金帝国极北地区一个冰冷小城中的小偷,那时候,我吃不饱、穿不暖,每天过着忍饥受冻的日子。或许,您根本无法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情况,出身于那里的我,身份卑微,只是最下等的平民,甚至无法和教廷中最普通的一名神圣骑士相比,后来,我遇到了欧文叔叔,遇到了哥里斯老师,遇到了师祖天罡剑圣,是他们,改变了我的一生。以前,我始终觉的我配不上月月,她是您的孙女,可以说是整个教廷的大小姐,而我呢?我什么都不是。但是,我现在明白了,身份不能代表一切,就算我们在身份上有着多么大的距离,但也不能阻止我爱月月,我是真心爱她的,现在的我,也绝对配的上月月,我相信,凭借我自己的实力,完全能够保护她,照顾她,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扭头看向双目喷火的巴不依,阿呆抬起右臂伸出食指指着他的脸,冷冷的说道:“巴不依,那天你骗了我,骗我说月月对我没有感情,我不怪你,要怪,只能怪我自己,是我对月月太不信任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但是,今天你却休想在我眼前将月月娶走,月月是我的,她永远都是我的,我不会再自暴自弃,我要向你们所有人证明,只有我,才真正配的上月月。各位教廷的神职人员,各位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我愿意当着你们的面证明我说的这一切。为了月月,就算与整个教廷为敌我也再所不惜。教皇大人,我触犯了您和天神的威严,不论是什么样的惩罚,我都愿意接受,但是,我希望您能成全我对月月的一番真情。”

    阿呆的一席话不但打动了教皇,也打动了祭坛下的祭祀和审判者们,虽然他突然出现阻止婚礼是对教廷的极大侮辱,但他那真挚的话语让任何人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对玄月的深情。一时间,教皇竟然说不出话来,作为教廷的最高领导者,他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如果在几个月以前,甚至在婚礼举行之前,阿呆能赶到教廷向自己表达对玄月的爱意,教皇都会毫不犹豫的支持他,可是,现在当着这么多人,当着这么多宾客,他又怎么下的来台呢?光明神殿前的广场上变得一片沉寂,所有的人都等待着教皇的决定。

    玄月痴痴的看着阿呆,泪水不断的流下,心中喃喃的想着,他明白了,他终于想明白了。阿呆,你没有辜负我对你的爱,你来了,月月又怎么会再嫁给他人呢?

    巴不伦心中的怒气虽然汹涌,但从刚才和阿呆交手的一招,他知道,以自己父子的力量,是无法和眼前这个青年抗衡的。上前一步,他看也不看阿呆,冷冷的冲教皇道:“教皇大人,不依和月月的婚礼在即将完成的时候被这个人打断,这是教廷千年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也是教廷从未受过的耻辱,作为教廷的神职人员,也作为不依的父亲,我希望您能给我们巴家一个合理的交代,这个人,您绝不能轻饶,婚礼必须举行下去。光之祭坛的神圣绝对不能沾染上一丝污渍。”这是巴不伦第一次用如此强硬的语气对教皇说话,为了自己的儿子,他不惜抬出整个巴氏家族来。

    教皇皱起了眉头,刚要开口说话,却听台下有人朗声道:“教皇大人,能不能容在下说一句话。”教皇一楞,向光之祭坛下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身火红色魔法袍的拉尔达斯排众而出,凝重的走到光之祭坛前。

    拉尔达斯的魔法修为虽然还不看在教皇眼里,但教皇却不能不重视他身后的天金帝国,微微点头,道:“国师请说。”

    拉尔达斯颔首道:“首先,今天的婚礼遭到这个突如其来的陌生人破坏,我感到非常惊讶,也非常气愤,教廷是由天神最忠诚的信奉者组成,侵犯教廷的权威就相当于亵渎天神的尊严。所以,我希望教皇大人能够严惩此人。”

    教皇心中暗叹一声,为了教廷的尊严,他不得不做决定了,点了点头,道:“国师说的有理,我会妥善处理的。”他刚要下达命令,却被拉尔达斯打断了,“教皇大人,在下还有下情禀告。这个突如其来的陌生人,其实是我天金魔法师工会的下属,添为敝会长老之一,他名叫阿呆,在我们工会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教皇大人,你不要误会,我绝对不会因为他是我们工会中人就会对他有所偏袒,但是,我记得以前阿呆曾经跟我说过一件事,从那件事上看,他今天前来破坏婚礼也是情有可原的。”

    教皇微微一楞,道:“是什么事能和他今天如此嚣张的行为有关呢?”

    看到教皇询问,拉尔达斯心中暗喜,这是他们众人昨天晚上定下的计策,现在终于用上了。之所以众人中派他出来,是因为除了大家都不屑交往的落日帝国以外,就属天金帝国和教廷的关系最为深厚,由他出面,教廷也比较容易接受一些。拉尔达斯轻咳一声,道:“是这样的,以前阿呆曾经和我说过,在四年多之前,他还在天罡山修炼的时候,曾经和玄夜祭祀有个赌约,赌约是天罡剑圣他老人家亲自定下的,赌约的内容是,如果在五年之后的比试中,阿呆能够打败玄夜祭祀,那玄夜祭祀就要同意他和玄月小姐的婚事,我想,这件事情您应该知道吧。”这哪里是阿呆告诉他的,连阿呆和玄月本人都不知道这件事,这还是昨天晚上他从席文口中得知的情况。

    听了拉尔达斯的话,阿呆楞了,玄月也楞了,他们都不知道还有这件事情的存在。玄夜脸色一沉,以他的聪明,自然明白了拉尔达斯的用意,阿呆出现破坏婚礼,玄夜心中的怒火一点也不比巴不论少,双拳紧握,眼中寒芒连闪。

    教皇心中不怒反喜,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过来,这拉尔达斯不是落井下石,而是帮助阿呆的,是啊!有了那个借口,这件事情就好办多了,心想,拉尔达斯你可要配合好啊!一定要把台阶给我铺好,眼眸深处流露出一丝赞许之意。点了点头,道:“不错,是有这么回事,我曾经听玄夜祭祀说起过。”

    拉尔达斯向来老谋深算,他从教皇眼中的神色中读懂了许多,顿时心怀大放,微笑道:“从当初订立的赌约看,比试日期应该是明年中,按照赌约来说,如果那时候阿呆赢了玄夜祭祀,那玄夜祭祀就要将女儿嫁给阿呆。可是,现在赌约之期未到,玄月小姐就要嫁给巴不依光明审判者,就说明是玄夜祭祀爽约了,当时玄夜祭祀到天罡剑派是代表的教廷,也就是教廷爽约了,请恕在下直言,正是因为这一女配两夫的行为,才导致了今天这种场面的出现,说起来,教廷本身也有着一定的责任,教皇大人,您看呢?”

    教皇心中暗乐,但表面上却皱起了眉头,扭头看向玄夜道:“玄夜祭祀,这件事我要听你的解释。”

    玄夜冷汗直冒,躬身上前,低着头道:“教皇大人,这件事情确实是属下疏忽了,由于最近黑暗势力的出现,我把这件事情忘记了,请教皇大人责罚。”

    听了玄夜的话,阿呆才知道,拉尔达斯所说却有其事,心中不禁对师祖天罡剑圣暗暗感激。教皇听了玄夜的话,怒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能忘记呢?你知道这对我教廷的威信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么?来人,把玄夜祭祀带下去,关入神牢等候发落。”在这个时候,教皇不得不狠下心惩罚自己的儿子。

    “且慢,教皇大人。”说话的还是拉尔达斯。

    教皇装做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道:“国师,您还有什么事么?”

    拉尔达斯道:“这件事情虽然玄夜祭祀有错,但今天阿呆错的更加离谱,而且即使您惩罚了玄夜祭祀,也无法决定玄月姑娘究竟应该嫁给哪方,我看不如这样吧。就把当初的赌约提前举行,让阿呆和玄夜祭祀比上一场,如果玄夜祭祀嬴了,玄月姑娘依旧嫁给巴不依圣审判者,而阿呆则任由教廷处置,如果玄夜祭祀输了,希望您能取消今天的这场婚礼,让玄月姑娘嫁给阿呆。当然,是否愿意嫁给阿呆,需要玄月红衣祭祀自己决定,如果到那时她依然选择巴不依,我想,阿呆也不会阻拦的。您看如何?”

    阿呆心中狂喜,他坚信,以自己现在的功力对付玄夜是绝无问题的,完全可以在不伤害玄夜的情况下将他打败,心中对拉尔达斯的感激已经到达了极点。本来,他今天前来破坏这场婚礼,是抱着死志而来,只想将自己心中的爱意完全向玄月表达出来,就算是死在教廷这些神职人员的手中,他也不能让玄月嫁给巴不依,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使他产生了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心中的兴奋不禁升腾而起。

    教皇心中拍岸叫绝,瞥了贵宾人群中的席文一眼,心道,这一定是你们这些人早就计划好了的,不过,现在也只有这样了。假意犹豫了一下,道:“恩,现在也只好如此了,不过,就算阿呆能够打败玄夜祭祀,我也只能取消这场婚礼,他还是要受到应有的惩罚。”

    拉尔达斯按捺着心中的喜意,刚想开口,却听背后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说道:“且慢,教皇大人,可不能这么便宜了这个小子啊!”

    拉尔达斯和教皇同时心中一怒,向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一身锦袍的泉依已经移步到拉尔达斯身旁,泉依先前本来以为玄月必然是一个丑女,巴不依是想一步登天才会娶她的。尤其是听到芒修宣布提升巴不依为圣审判者的时候,更是坚定了他这个想法。但是,当他阿呆出现,玄月露出本来面目时,泉依吃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美女他不是没见过,他的后宫中,绝对够的上佳丽三千这个数字,但是,像玄月如此超尘脱俗充满神圣气息的绝色美女却是他闻所未闻的,甚至比那精灵公主还要胜上几分。心中的嫉妒不断涌起,恨不得把台上的巴不依和阿呆全都杀掉,自己娶了玄月才甘心。此时见拉尔达斯想帮阿呆化解眼前之局,心中嫉恨交加的他赶忙出言阻拦。

    教皇看着泉依因为酒色过度而有些青白的面庞,心中一阵厌烦,淡淡的说道:“那陛下看,该如何处理此事呢?”

    泉依向教皇行了一个信徒拜见主教的标准教廷礼,道:“在下虽然添掌落日帝国一脉,但却永远不会忘记,这些都是天神的恩典,是天神赐福才有我的今天。今天,这个叫阿呆的青年竟然敢在这无比神圣的光之祭坛上做出亵渎天神的行为,泉依心中怒极,甚至想亲手为天神大人处决这个亵渎者。教皇大人虽然以慈悲为怀,又有拉尔达斯国师所说的理由在,但是,也绝不能如此便宜这个天神的亵渎者。在下认为,如果想减轻他的罪责,就必须加大考验的难度才行。”

    教皇冷冷的说道:“那依你看,应该怎样加大难度呢?”虽然他心中极度厌烦眼前这个一脸阴冷的小人,但当着这么多神职人员的面,确也发作不得。

    泉依冷笑一声,道:“依在下看,就由四位红衣主教一同考验阿呆好了,只要他能和四位红衣主教大人战成平手,那就可以宽恕他亵渎天神之罪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