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婚礼开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娜莎轻叹一声,道:“那只是我和你爸爸的意见,并不是你的意思。你是我唯一的女儿,你心中想的什么妈妈怎么会不明白呢?不要想的太多了,有的时候,嫁一个爱自己的人,比嫁一个自己爱的人要幸福许多。妈妈知道你忘不了阿呆,但现在事情已成定局,是不可能改变的了。你是教廷的代理红衣祭祀,象征着教廷的神圣,既然已经决定要嫁给不依,嫁过去以后,你就要做一个好妻子,明白么?”

    玄月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苍白,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嫁给巴不依要怎样做一个妻子,听着母亲的话,她的心不断的绞痛着。

    见女儿没有回答,娜莎知道月月心中并不好受,帮她将蓝色的长发梳好,道:“好了,孩子,你自己静一静吧,等婚礼开始的时候,妈妈会亲自来接你,将我的女儿送到她丈夫身边,忘记以前的一切,用你的心去接受不依吧,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好丈夫的,就像你爸爸那样。对了,你手上带的这个玉石戒指要收起来了,就要成为新娘的你,只能带上不依送给你的婚戒。”说完,娜莎转身走出了女儿的房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白衣祭祀袍,走出家门,去张罗婚礼事宜了。在房间中,只留下一脸凄然,眼神呆滞的玄月。

    太阳渐渐升起,朝着天空正中央的方向飞去。教廷神山突然响起了低沉的号角声,“呜——,呜——,呜——”

    光明神殿前,两旁各有二十名审判者高举着巨大的号角吹响了婚礼开始的序幕。上千名审判者在两位副审判长的带领下整齐的排列成一个巨大的半弧型,在他们身后,是从各地赶来的高级祭祀,祭祀们按照事先的安排同时高声吟唱着祈神咒的咒文,神圣的声音不断在教廷神山上响起。这些祭祀,至少都是掌管一城事务的祭祀殿祭祀长的身份,足有数千人之多,为首的,正是红衣祭祀芒修、羽间,以及不包括玄夜和娜莎在内的六名白衣祭祀。在神圣的吟唱声中,整座教廷神山涌起一层层淡金色的气流,那神圣的气息使所有人都产生了肃穆的感觉。

    教廷神山外围,普通祭祀们自发的吟唱起和高级祭祀同样的咒语,他们带动着被神圣骑士团挡在神山之外的忠实信徒不断的高声吟唱着,他们都在进行着神圣的祈祷。不但为即将结婚的红衣祭祀和光明审判者祝贺,也为他们自己乞求着天神的保佑。当神山内的金色气流飘飞而出,笼罩向信徒们的时候,他们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更加平静了,身体似乎充满了力量,感受着似乎像天神赐福的神迹,信徒们的吟唱声更加虔诚了。

    作为教廷的贵客,来自三大帝国和索域联邦的众人早早就聚集在光明神殿之前,看着这教廷数十年未见的巨大盛典,听着这洪亮沉厚的吟唱声,他们不由自主的都产生出一种虔诚的感觉。

    芒修、羽间在吟唱完第三遍祈神咒之后同时抬起双手,教廷的高级祭祀们停止了吟唱,芒修上前几步,走到光明神殿的中央,一手按在自己的左胸上,另一手食指、中指、无名指轻按眉心,“天神祈福,神佑世人。”金色的光芒以他为中心骤然湛放,芒修张开双臂,在隆隆巨响声中,光明神殿前的大地上开始剧烈的颤动起来。所有的审判者和祭祀们没有一人流露出惊讶之色,都虔诚的看着全身包裹在金色光芒中的芒修。

    拉尔达斯站在席文身旁,两人仿佛像多年的好友似的,“席文大哥,您看,这芒修祭祀绝对有魔导师的功力,他的魔法水平绝对不会比我差,教廷真是藏龙卧虎之地啊!这里的数千名高级祭祀,就算我们两个工会的魔法师加在一起,也无法和他们对抗。”

    席文微微一笑,道:“教廷毕竟是大陆的最高统治者,如果他们没有强大的实力,又怎么能让三大帝国和索域联邦安心臣服呢?你看,这芒修祭祀现在用的是什么魔法?有什么用意呢?这金色的光芒真是神圣啊!”

    拉尔达斯道:“具体是干什么我也不清楚,这似乎并不是魔法,只是将自身的魔法力湛放出来而已,应该是要引动什么机关。拭目以待吧。如此场面宏大的婚礼,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一旁的周文道:“这教廷的教皇派头也够大的,我们来了这么多人,到现在他连面都没露,还说要和我们天罡剑派联合,一点诚意都没有。”

    席文瞪了他一眼,沉声道:“你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

    周文吐了吐舌头,喃喃的道:“我说的是实话嘛,老大你好赖也是咱们天罡剑派的掌门,怎么说他们教廷也应该重视一些啊!”

    席文用严厉的目光阻止周文再说下去,沉声道:“那站在这里的非神职人员哪个在大陆上没有着一定地位,你还是太不了解教廷了,千年以来,神圣教廷早已经深入人心,他们在大陆上有着无人可比的地位,教皇更是被称为距离天神最近的人。虽然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天神存在,但是,教皇绝对是大陆上最强大的魔法师,当年老师曾经说过,如果让教皇和他保持千米的距离,恐怕连他也很难自保,可见教皇的实力。平常的时候,就连普通的神职人员都无法轻易见到他,今天来的这些人中,如果论地位的话,应该是落日帝国的泉依最高,但是,你看教皇接见了他么?”

    在席文的一阵数落中,周文低着头退到一旁不敢再说话了。席文身旁的拉尔达斯微笑道:“你们看,那芒修祭祀的魔法要发生变化了。”

    席文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光明神殿前的空场上,果然如拉尔达斯所说,红衣祭祀芒修释放出的金光幻化出万道光芒,即使在阳光的照射下依然是那么清晰,在金色光芒的包裹下,忙修缓缓飘离地面,他高声吟唱道:“天神恩赐,神迹初现。”他双手一合,一道金色的光柱直射而下,骤然轰入了不断震动着的地面上,震动的大地突然停了下来,光明大殿门前两旁的审判者们再次吹响了他们手中的号角,呜呜之声响起,在刚才芒修所用的金色光柱注入之地,亮起一点金芒,金芒迅速的扩散着,转瞬间,一个巨大的金色魔法六芒星已经出现在芒修脚下,芒修在不断的吟唱声中,脚下的金色六芒星渐渐大亮起来,整个光明大殿前充满了神圣的气息,突然,金色的六芒星以六个顶点为,分别释放出一丝金色的光芒,那金色的光芒以顺时针的方向旋转起来,很快,六道金芒循环相接,构成了一个正圆形。

    “升起吧,神之祭坛。”在芒修的大喝声中,刚刚平静不久的地面再次发出了阵阵轰响之声,地面的震动比先前要强烈了许多,那围城圆形的巨大金色六芒星微微颤抖着。所有宾客吃惊的发现,那个六芒星竟然牵引着地面缓缓升起,一个直径十米、高三米的巨大平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在金色六芒星的映衬下,光芒四射,这,正是神圣教廷祈祷天神的三大祭坛之一,神圣的光之祭坛。

    号角声不断响起,所有的神职人员都虔诚的注视着光明神殿前的光之祭坛。芒修缓缓飘落在祭坛中央,包裹在身体周围的金色光芒渐渐消失了,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芒修朗声道:“今天,是教廷代理红衣祭祀玄月神女,与教廷最年轻的杰出光明审判者巴不依举行婚礼之期,我,红衣祭祀芒修,代表神圣教廷,向前来观礼的贵宾,致以诚挚的谢意。”说着,微微朝席文这边的各国使者弯腰施礼。各国使者赶忙还礼,芒修的话是众人听的非常舒服。连先前不满教廷怠慢的周文都说不出话来。作为一名红衣祭祀,芒修在大陆上的身份,不论从年龄、威望还是修为上看,足以和在场的任何人相比,他这一礼都给足了各国面子。

    芒修虚空一划,从自己的空间结界中取出一个红色的卷轴,“下面,我宣布新郎、新娘生平。”说着,他缓缓将卷轴展开,朗声道:“新郎,巴不依,男,二十六岁,父亲巴不伦,为神圣教廷审判所副审判长,母亲洛水。巴不依出生于教廷之中,年少有为,经过自己不断的努力,终于在四年前,通过了光明审判者的考验,成为一名优秀的高级神职人员,是天神最忠诚的信奉者。新娘,玄月,女,十九岁,祖父,玄迪,当代教皇大人,父亲,玄夜,教廷前红衣祭祀,母亲,洛水,白衣祭祀,玄月出生于教廷之中,天资聪颖,为教廷百年难逢的一代奇才,凭借自己多年苦修,在年仅十九岁的情况下,达到了神圣光系魔导师境界,由于前红衣祭祀娜严不幸去世,经过教廷的严密考核,玄月神女接替了娜严祭祀的位置,成为教廷代理红衣祭祀,也是教廷中最年轻的红衣祭祀。她是天神最忠诚的信奉者。新郎,新娘身份符合神职人员婚娶的要求,经过教皇大人审批,特准予结合。教皇,批准于神圣历九九八年秋十月二十三日。”

    听了芒修对玄月的介绍,不单前来参加婚礼的这些贵宾张大了嘴,就连那上千名神职人员们也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众人怎么也没想到,玄月竟然有如此显赫的身份,竟然是教皇的嫡亲孙女,这突如其来的惊讶,顿时使光明神殿前的气氛热烈了起来。神职人员和来参加观礼的贵宾们,都不约而同的相互交谈起来。

    芒修收回卷轴,淡淡的说道:“肃静。”虽然他的声音不大,但那充满精神波动的庞大能量还是震撼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这里的神职人员都是教廷中的高层,在芒修的命令下,顿时停止了交谈。而宾客们也慑于教廷的威严,静了下来。

    芒修扫视了一圈后,朗声道:“我宣布,婚礼正式开始,有请教皇大人。”

    “呜——”号角发出巨大的声浪,所有的神职人员们都恭敬的低下了头,而宾客们则瞪大了眼睛,能见到神圣教廷的教皇一面,对天神的信徒来说,绝对是一件最为兴奋的事。

    光明神殿的大门敞开了,六名白衣祭祀鱼贯而出,玄夜赫然就在其中,娜莎因为要作为送亲的长辈,所以并没有在此出现。六名白衣祭祀身上都笼罩着一层神圣的白色光芒,他们步速并不快,缓慢的走到光之祭坛前,分立两侧。

    玄夜眼中精光一闪,缓缓抬起双手,其他的白衣祭祀都做着和他同样的事。低低的吟唱声响起,一道道白色的光芒出现在六名白衣祭祀手中,一共十二到白色的能量,在光之祭坛和地面中间形成了一道能量的阶梯,那完全是光元素所组成的,宾客们都在光之祭坛的侧面,可以清晰的看到这绚丽而神圣的一幕。

    拉尔达斯低声道:“好强,这些白衣祭祀随便哪一个也比我们魔法师工会的普通长老要强大,他们至少都是光系魔导士的修为,尤其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位,看上去,他的修为应该不会在台上的芒修祭祀之下。”

    席文点了点头,道:“你说的那人,就是新娘的父亲,前红衣祭祀玄夜,他好象是因为上次教廷在和黑暗势力的对抗中指挥不利才被降为了白衣祭祀,他的魔法修为非常高深,还曾经和我老师对峙过,虽然他输了,但也显示出强大的魔法修为,不可轻视。”

    正在席文和拉尔达斯说话之际,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出现在光明神殿前每一人心头。那是平静、祥和而充满神圣气息的庞大能量,刹那之间,整个广场上安静下来,拉尔达斯眼中流露出骇然之色,他清楚的感觉到,这是魔法的波动,神圣光系魔法的波动,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人的魔法修为能强大到这个程度,以自己魔导师的修为,和这个人相比简直就是天方夜谭,那庞大而澎湃的神圣气息压制的自己连一点反抗的念头都没有。这,难道这就是神圣教廷之皇的实力么?

    所有的宾客,包括已经成功突破生生决第九重境界的席文在内,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屈服于那庞大的能量之下。一个金色的身影缓缓出现在光明神殿的大门处,身影从模糊变得渐渐清晰,那高大的身躯上笼罩着一层七彩光晕,金色的祭祀袍显示着他尊贵的身份,不带有任何表情的面容看上去是那么的神圣,白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头上的金冠在阳光的照射下烁烁放光。在金色祭祀袍的笼罩下,使人无法看到他脚下的移动,似乎是缓慢的从神殿中漂浮出来似的。

    教皇走到六名白衣祭祀面前,双手轻轻撩起自己的祭祀袍,缓缓的蹬上了那由白色光系能量组成的阶梯,六名白衣祭祀没有丝毫吃力的表现,虔诚的望着教皇高大神圣的身影。

    红衣祭祀芒修来到神圣能量构成的阶梯入口,当教皇终于蹬上光之祭坛的瞬间,所有的神职人员不约而同的欢呼起来,那发自内心的洪亮呼喊声,震慑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芒修冲教皇施礼后,带着他来到祭坛的最前面,教皇淡淡的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群,缓缓抬起双手,欢呼声顿时停了下来,神职人员们眼中的虔诚已经变成了狂热,在他们心中,教皇的地位并不比天神稍差。

    教皇看向宾客们的方向,冲席文微微点头示意。虽然宾客中的身份以泉依为最,但最让教皇关注的,却是天罡剑圣的嫡传大弟子,天罡剑派二代掌门席文。泉依和席文比起来,虽然在名义上地位要高的多,但是,比起实力来却要差了许多,先不说天罡剑派和华盛帝国的关系,单是天罡剑派本身就是高手如云,而且身为救世主的阿呆更是天罡剑派的嫡传弟子,如果教廷想在和黑暗势力的对抗中取得最后的胜利,和天罡剑派之间的关系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综合这些原因,教皇刚一露面,就像席文示好,以表示教廷和天罡剑派联合的决心。

    席文看到教皇递来的眼神,心中也不禁产生了一受宠若惊的感觉,不管怎么说,教廷也是当今天下最顶级的人物,有着和自己老师天罡剑圣相差不多的实力,在大陆上更是有着呼风唤雨的庞大势力,能如此对待以前和教廷并不相容的自己,已经是非常不易了,可见教廷对黑暗势力的重视。席文向教皇微微躬身回礼,同样报以淡淡的微笑。

    教皇眼中威棱四射,淡然道:“刚才芒修祭祀已经说过了,玄月是我的孙女,今天是她的婚礼,我非常高兴。不依是个好孩子,他们能够结合,必将对教廷的神圣事业作出更大的贡献,神的信徒们,让我们为他们祝福吧。”在微笑之中,教皇缓缓举起了自己的双手,一轮金色的光芒从他背后冉冉升起,金光渐渐凝结成型,宛然正是光明大殿中的天使雕像模样,六只巨大的光翼微微拍动着,那包含着庞大神圣能量的光芒使所有神职人员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高声吟唱着祈神咒。在虔诚的祈祷声中,教皇背后的金色天使渐渐消失了。其实,教皇用出的这个金色天使和玄月当初所用是截然不同的,玄月用出的天使,完全是无意中,提升功力时的自然反应。而教皇此时所用的,却是他刻意用光元素凝聚出来的,为的只是震慑人心而已。

    芒修朗声道:“有请新郎上祭坛。”呜呜的号角声中,他的声音远远传去。所有在场的审判者都抽出了他们随身的长剑,上千柄长剑闪烁着神圣的光芒斜指天空,湛然的神圣斗气在空中交织成一张绚丽的大网。

    两条身影在教廷神山审判所方向亮起,在金色的光芒包裹中飞速向光之祭坛方向而来。其中一人身穿淡金色武士服,背披金色的披风,白色的长发整齐的梳拢在脑后,他那锐利的眼神中流露着一丝笑意,庞大的气势震慑着在场所有人的心灵。他,正是教廷审判者之首,被降为副审判长的玄远。在他身旁,是一名身材挺拔,相貌英俊的青年,青年的身躯在白色镶金边的礼服映衬下显得越发英挺,难以掩饰的兴奋之色不断从他的眼眸中流露而出,挽着玄远的手臂,就那么凭空而来。他,正是今天的男主角,教廷最年轻的光明审判者巴不依。巴不依作为一名光明审判者,属于玄远的直接管辖范围,也是审判者的最高领导,所以,今天的婚礼由他作为男方的长辈带巴不依前来。

    很快,这两条一金一白的身影飘然而来,他们在众审判者手中长剑勾织出的光网上一掠而过,轻飘飘的落在教皇身旁。“审判长玄远携光明审判者巴不依拜见教皇大人。”玄远和巴不依同时向教皇施礼。

    教皇手中闪过一道金光,从二人头顶掠过,微笑道:“天神保佑你们。”

    芒修祭祀冲玄远和巴不依微微致意后,上前一步,朗声道:“传教皇大人谕,在今天大喜的日子里,教皇大人决定大赦天下,恢复玄远审判长的职位,升巴不依为圣审判者,恢复玄夜红衣祭祀的职位,代理红衣祭祀玄月转为正式红衣祭祀。此令,自婚礼之后正式实施。”

    巴不依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能升入圣审判者的行列,慌忙向教皇躬身道:“谢天神恩典,谢教皇大人恩典,巴不依必将竭尽全力,为教廷的神圣事业而奋斗。”

    教皇微微点头,淡然道:“记住你说的话。芒修祭祀,可以继续了。”

    芒修点了点头,高声道:“有请新娘,红衣祭祀玄月。”他话音一落,所有的神职人员包括审判者们在内,全都用异常洪亮的声音吟唱起祈神咒,巨大的声浪在空中交织成一曲最为奇特也最为神圣的婚礼进行曲。

    嘹亮的凤鸣声从神山的令一端响起,清亮的声音穿透祈神咒的吟唱声直透云霄,一道异常鲜艳的红色光芒冲天而起,在那嘹亮的凤鸣声中,飞快的向光之祭坛的方向而来。

    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有些是那些没见过玄月的宾客,他们都想看看,教廷最年轻的红衣祭祀、教皇的孙女究竟是什么样子。红色的光芒突然变大,那庞大的身影渐渐清晰起来。所有的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因为,那红色的光芒赫然是一只由火焰组成的巨大凤凰。火凤凰栩栩如生,轻轻拍打着双翼朝祭坛飞来,在凤凰背上傲然站立着两个人,那是两个绝美的白色身影,一个,是身穿白色祭祀袍的中年美妇,她脸上流露着一丝温柔的笑意,纯净的眼眸中流露着欣慰之意。在她身旁,是一位身穿白色长裙的少女,少女面庞上笼罩着一层白色的轻纱,虽然在飞行中,但迎面而来的微风却不能吹动她头上的轻纱分毫。虽然看不清容貌,但从她那优美的身形上,没有人怀疑她的容貌会次于身旁的中年美妇。

    火凤凰很快飞到了光之祭坛上方,悦耳的吟唱声响起,火凤凰在祭坛上盘旋一周,那红色的绚丽身影突然如海纳百川似的涌向白裙少女的胸口,一点红色的光芒亮起,灼热的火焰能量消失了,所有人这时才看清,在那少女的胸口上,有着一颗红色的菱形宝石。

    虽然没有了火凤凰的盛托,但二女并没有坠落,少女挽着美妇的手笔,在金色光芒的包裹下缓缓飘了下来。巴不依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少女的娇躯,眼中的光芒更加灼热了。双手紧紧握拳,浑然不觉汗水已经浸透了他的掌心。

    “白衣祭祀娜莎,红衣祭祀玄月拜见教皇大人。”几乎相同的悦耳声音响了起来。所有吟唱祈神咒的神职人员们不由得停了下来,在他们眼眸中,都流露出欣喜的神色。

    教皇看向自己那一身白色衣裙的孙女,点了点头,道:“不用多礼了。”

    芒修在娜莎和玄月站定后,高声道:“新人已到,请双方长辈上台观礼。”

    玄夜从光之祭坛后面飘身上台,冲教皇施礼后,站到娜莎身旁,女儿马上就要成婚了,他心中也难免升起一丝怅然,扭头看向妻子,娜莎温柔的将小手递入他的掌中,二十几年前,他们也是在这里成婚的啊!此情此景,使他们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一刻。

    这时,巴不伦也揽着妻子洛水来到台上,向教皇施礼后,站到自己儿子身边,他们的脸上,都流露着难以掩饰的喜色,儿子终于要成婚了,对象又是教皇的孙女,他们怎么能不高兴呢?巴不伦拍拍儿子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太激动。

    芒修微笑道:“新人及其长辈已经到齐,下面,请教皇大人亲自为两位新人主持神圣的婚礼仪式,请双方长辈带新人上前。”

    不用父母带领,巴不依已经迫不及待的走到教皇面前,巴不伦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这个儿子啊,怎么比当年自己娶洛水的时候还要心急。搂着妻子站在他背后三米处,看着儿子挺拔的身影,心中不禁升起一丝骄傲的感觉。

    玄夜示意女儿上前,但他却发现,玄月竟然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娇躯在微微颤抖着。

    娜莎也发现了女儿的异常,她知道,女儿一定又想起那个阿呆了,可是,在这个时候,在万众瞩目之中,又怎么能退却呢?赶忙低声道:“月月,要上前了。”

    玄月的娇躯依旧颤抖着,几乎是在玄夜和娜莎的搀扶下才走到教皇身前,此时的她,心中已经一片空白,除了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流下以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娜莎和玄夜退后,感受着女儿复杂的心情,两人脸上都流露出一丝担忧之色。巴不伦和洛水自然也注意到了玄月的不对,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对自己这个儿媳妇生出一丝不满之意。巴不依却什么都没有感觉到,眼看就要娶到自己最心爱的人儿了,他心中除了兴奋和浓浓的爱意以外,再也容不下任何东西。

    台下的席文众人也紧张起来,他们知道,一旦在教皇的主持下玄月和巴不依礼成,那他们就将成为一对合法夫妻,那时候,阿呆不论在法理和情理上都将失去所有机会,真正的失去玄月。最急的就是席文了,虽然昨天晚上众人已经商量好对策,但那些对策的前提,都要在阿呆及时出现组织这场婚礼才能进行,可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阿呆却依然踪影皆无,难道,真的要眼看着玄月嫁给巴不依么?那是他们绝对不想看到的。

    教皇看着面前这对新人,眼中流露出复杂的感情,从各方面来说,他都不想让自己的孙女嫁给巴不依,但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连他也已经无法阻止了。毕竟,今天的婚礼当着这么多人举行,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时,暗叹一声,看着站立在一起只有一肩之隔的巴不依和玄月,他抬起双手,各自幻化出一个金色符号漂浮在二身头顶上方,低沉的说道:“在天神的见证下,我,教皇玄迪将为你们主持婚礼的仪式。天神保佑你们。”扭头看向巴不依,教皇问道:“不依,作为一名光明审判者,你愿意为神圣事业奉献终生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