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宾客齐至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比因落格眼看着泉依就要失态,赶忙在他耳边低声道:“陛下,您要保持镇定,这里可是教廷的神山。”他是要提醒泉依,这并不是你能够为所欲为的日落城。作为和教廷关系最紧密的落日帝国国君,在这个时候,泉依是一定不能失态的。

    泉依毕竟是一国之君,听了比因落格的话,渐渐冷静下来,恨恨的看了华盛帝国的席位一眼,别过头去,冲比因落格低声道:“国师,这些家伙也太目中无人了,今天咱们到这里,竟然连个打招呼的没有。气死朕了,早知道,就听您的不来了。”本来比因落格并不赞同泉依来参加此次红衣祭祀玄月的婚礼,但由于最近教廷对落日帝国的种种黑暗势力非常不满,各种打压的政策不断施加到落日帝国,落日帝国是天神信徒最多的国家,教廷的影响力自然最大,所以,这些教廷颁布的法令,大大影响了落日帝国的现状。为了能缓解和教廷之间的关系,证明自己的国度始终是教廷最忠诚的信奉者,所以泉依还是力排众议亲自前来,可没想到,刚来没几天,就受到了如此冷遇。

    比因落格低声道:“陛下,我们是来向教廷示好的,您可千万别冲动,一旦闹出什么事来,恐怕教廷会对我们的印象大减。”

    泉依点了点头,深吸口起,勉强抑制着内心的愤怒,微合双眼,不再吭声。

    在三大帝国代表的下首,是索域联邦各个种族的代表,这些代表们占据了足足六大张桌子,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要属精灵族公主星儿了。她此次是和父亲奥迪以及另外一位大精灵使而来,同行的,还有由精灵使组成的禁卫队,为了保护女儿的安全,精灵女王可以说是派遣了族中一半的精锐。精灵族人那绝世的姿容,在一入席就引起了各方势力的注意,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华盛帝国众人是欣赏、天金帝国拉尔达斯和他的手下们是惊讶,而落日帝国的泉依则是贪婪,他怎么会不认得星儿呢?那可是他魂牵梦萦的绝美人儿啊!

    星儿也看到了泉依,悄悄的将泉依就是当初囚禁自己之人的事情告诉了父亲和众位精灵使,精灵族顿时对落日帝国众人流露出无比的仇视,如果不是宴席不允许携带兵器,恐怕早就有脾气暴躁的精灵使忍耐不住,用精灵族最擅长的弓箭攻击泉依等人了。

    正在这时,巴不伦和芒修、羽间两位红衣祭祀走了进来,三人都是满面笑容,尤其是巴不伦,儿子就要娶老婆了,他一脸的春风得意。看到教廷重要人物来临,大厅中的众人顿时都站了起来。巴不伦和两位祭祀走到最前面的矮台子上,巴不伦高声道:“欢迎各位贵宾莅临教廷神山。在这里,我谨代表教皇大人,向各位的盛情致以最真挚的感谢。”说完,微微躬身向宴席中众人缓缓行礼。

    泉依因为在首席,距离巴不伦最近,微微一笑,道:“副审判长不必客气,能来参加红衣祭祀和光明审判者的婚礼,是我们落日帝国的荣幸。在这里,我先恭喜您了,能娶到一位拥有代理红衣主教身份的儿媳妇,您可真是幸运啊!”

    巴不伦对泉依并没有什么好感,他和玄夜都是反对教廷和落日帝国来往的,淡然一笑,道:“泉依陛下不必客气,这确实是犬儿的荣幸。”

    泉依见巴不伦对自己的态度并不热情,心中暗暗冷笑,在他想来,能够达到红衣主教地位的祭祀,一定都是年纪很大,虽然他听说这个代理红衣祭祀是哪个年轻女性,但他却认为,玄月必然容貌极丑,而巴不伦是为了巴结她的身份才让自己儿子娶他的。

    巴不伦朗声道:“各位,过多的客气话在下就不说了,今天能够有幸请到这么多大人物,确实是教廷的荣幸。宴席的饭菜一般,请各位将就,就算教廷为各位大人洗尘接风吧。各位,请。”在他的示意下,宴会的宾客们各自坐回自己的位置,各色美食在穿梭的侍女手中不断摆上桌案,一会儿的工夫,酒菜的香气就已经弥漫在大厅之中。巴不伦和两位红衣祭祀作为代表教廷的一方,分别到每一桌敬酒。

    宴席开始时各方势力还都比较矜持,当几杯酒水下肚后,众人渐渐的放开了,一些彼此友好熟悉的势力开始相互敬酒、攀谈,一时间,有些躁乱的聊天声不断响起。

    席文正和大陆魔法师工会的卡里会长低声说着什么,突然,他感觉到有人向自己的方向走来,不禁抬头看去。只见天金帝国国师、火系魔导师拉尔达斯举着酒杯面带笑意的走了过来。

    看到拉尔达斯,席文到没什么,但卡里却微微色变,大陆魔法师工会和天金魔法师工会敌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那次在安迪斯城要不是阿呆和玄月及时出现,大陆魔法师工会的据点恐怕就要被赶出索域联邦。从本身实力来看,大陆魔法师工会中除了阿呆那个挂名的长老以外,可以说根本没有人是拉尔达斯的对手,卡里一直就对拉尔达斯有着一定的畏惧之心,眼看着拉尔达斯走了过来,心中不由得一阵打鼓。

    席文毕竟和卡里同为代表华盛帝国而来,冲他使个眼色,让他定下心神,站了起来,端起自己的酒杯迎上拉尔达斯微笑道:“国师您好,在下天罡剑派掌门席文有理了。”听完席文的自我介绍,虽然早已经猜出了席文的身份,但拉尔达斯眼中还是流露出尊敬之色,冲席文微微施礼道:“原来您就是天罡剑派的第二代掌门,能在这里见到您,真是我的荣幸。天罡剑圣他老人家一直都是我最佩服的人,在大陆上,除了教廷以外,我最佩服的就是你们天罡剑派了。”听着拉尔达斯如此客气的话语,席文不由得微微一楞,他没想到这个号称大陆第一攻击魔法师的拉尔达斯会如此客气。不过,既然人家客气,自己当然也不能显露出敌意,微笑道:“国师真是客气了,您以一己之力组建天金魔法师工会,更有着大陆第一攻击魔法师的称号,我们怎么能相比呢?以后有机会,我们还要多亲近亲近,虽然武技和魔法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但也有一定相通之处。”他并不知道拉尔达斯过到自己这桌来有什么用意,为了不引起两个魔法师工会的争端,他想尽力将拉尔达斯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

    拉尔达斯叹了口气,道:“在这里我可不敢枉称大陆第一攻击魔法师,就是即将成婚的代理红衣祭祀玄月小姐,魔法水平就绝不在我之下。教廷的每一位红衣祭祀,都是实力最高强的魔法师啊!席文掌门,阿呆呢?他还没有来么?我接到小徒的消息在天金帝国境内搜寻了他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他的踪影,你们有没有找到他?”压低声音,拉尔达斯道:“阿呆他不是和玄月小姐是一对么?现在自己心爱的人要成婚了,他怎么能不来呢?”当初拉尔达斯从基努口中得知玄月竟然是女性时也是大为吃惊,在天金帝国搜寻阿呆未果后,决定代表天金帝国来参加此次玄月的婚礼,在基努的一再恳求下,他已经决定,只要阿呆出现,就带领天金帝国魔法师工会全力支持他,当然,前提是不影响天金帝国和教廷之间关系的情况下。拉尔达斯并不怕教廷会对天金魔法师工会有什么不利,在得知黑暗势力对教廷造成了巨大打击后,他已经完全相信阿呆就是救世主之说,饱读史书的他知道,只有跟随着救世主的脚步,才能让天金魔法师工会甚至整个天金帝国继续在大陆上生存下去。更何况,阿呆背后的势力并不只他这一股,一旦联合起来,就算是教廷也未必能怎么样。他过到席文这一桌,就是想探询一下,阿呆准备如何处理这次婚礼的事。

    席文并不知道阿呆和天金魔法师工会的关系,听到拉尔达斯的话不禁一楞,道:“阿呆还没有来,哎,这孩子啊!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阿呆和玄月的事情他也极为忧心,本来他以为阿呆跑出去放松几天,一定会醒悟过来赶回天罡剑派或者直接来教廷的,可直到现在仍然没有他的消息。

    听了席文的话,拉尔达斯也皱起了眉头,低声道:“那怎么办,您应该知道他和玄月代理红衣祭祀是一对吧,难道阿呆他不想争取到自己的妻子么?小徒基努是阿呆的朋友,我听基努说,阿呆和玄月祭祀之间完全是误会,这样下去,他们这对有情人恐怕再也无法结合了。阿呆能有现在的成就实数不易,如果受到这么强烈的打击,恐怕会对他今后的修为有所影响,难道,您不准备帮帮他么?”

    席文眼中流露出疑惑的目光,他不明白为什么拉尔达斯为什么会对阿呆的事情如此热心,淡然道:“这是阿呆自己的事,我们怎么帮?”

    拉尔达斯一楞,道:“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只能在明天阻止这场婚礼了。最好是现在找到阿呆,将他和玄月祭祀的误会化解掉。”

    席文看着拉尔达斯真挚的表情心中一动,正在这时,卡里走了过来,冷冷的看着拉尔达斯,道:“国师大人,你好。”

    拉尔达斯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道:“你好,卡里会长。这样吧,席文掌门,卡里会长,等宴会结束后我去找你们,商量一下阿呆的事,这里人太多了。卡里会长,我想您和席文掌门来此,也不全是为了参加婚礼吧。我们虽然敌对,但如果目标唯一的话,完全可以暂时和解。”

    卡里心念电转,今天的拉尔达斯似乎和他以前认识的那个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天金魔法师工会会长完全是两个人似的,这还是拉尔达斯第一次对他客气的说话,使他非常不适应,正想说些什么,拉尔达斯已经向二人微微示意后转回了自己一方的桌子。

    卡里低声冲席文道:“掌门,您看刚才他说的话有几分可信。”

    席文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样吧,咱们先去见一个人,那个人也许会解除我们心中的疑惑。”

    卡里一楞,道:“见谁?”

    席文微微一笑,道:“你跟我来吧,二弟,你也来。咱们一起去见一位高人。”刚才一直坐在席文身旁,身材高大的老人站了起来,在身形上,他比席文还要高出一个头,足有两米开外,虽然已经是满头白发,但精神矍铄,丝毫不显老态,双目开阂之间,神光电闪。他,就是统领华盛帝国全军的大元帅风文,也是天罡剑派中地位仅次于席文的二代弟子,在华盛帝国中,他是最得皇帝宠信的人,地位之高,相当于拉尔达斯在天金帝国一样。自从来到宴席上,风文还是第一次开口,低沉洪亮的嗓音给人一种充满震撼力的感觉。“大师兄,是什么人能让你认为是高人?难道是剑圣级别的高手么?”

    风文是不久前才返回天罡剑派的,他一生尚武,他的天罡剑法是整个天罡剑派中最刚猛的,在军队中,有万夫莫敌之勇,虽然年过八十,但却彪悍之气却是分毫不减。席文和风文在年纪相差不多,少年时就开始跟随天罡剑圣学艺,在众师兄弟间感情最为深厚,席文笑道:“虽然不是剑圣级别的高手,但绝对称的上是高人了。见到他你就明白了。”说完,率先向后面的几桌走去,卡里和风文对视一眼,赶忙跟了上去。

    席文走到普岩族的一桌停了下来,普岩族这桌上一共有十一个人,其中六个人都是不吃不喝正襟危坐,身上穿着厚实的黑色铠甲,如果阿呆和玄月在,一定能认出,这六个人是普岩族伟大的提鲁战士。另外五人分别是普岩族族长岩非、先知普林以及岩石兄弟和普林先知的徒弟丝丝。看到席文三人走了过来,岩非等人赶忙站了起来,岩非作为一族之长,他当然知道席文三人的身份,更知道华盛帝国和自己是友非敌。举起酒杯,冲席文三人微微施礼道:“普岩族族长岩非见过三位。”

    席文抬起手中的酒杯与岩非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族长不要客气,早年席文到普岩族的时候,承蒙族长照顾,多年不见,族长依旧是风姿不变,依旧是那么威武啊!我们是过来向各位打个招呼的。不知道哪位是普林先知?”当初席文到普岩族的时候,普林先知正在大陆上闯荡,当时候他用的是圆木的名字,短短几年就闯出了名号,成为三大魔导师之一。

    清朗的声音响起,“我就是普林,席文掌门您好。”岩非身后闪出一人,此人一头棕色长发,黑色的长袍直垂脚面,看上去三十多岁,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在他身上,流露出一丝任何人都没有的特质,尤其是他那双清澈的眼眸,宛如一望无际的大海似的深不见底。

    “啊!您就是普林先知么?卡里会长、二弟,这位就是我跟你们所说的高人了,普岩族最伟大的普林先知。”

    在卡里和风文眼中,普林先知三十多岁的样子只是个孩子,两人听到席文的话不由得同时一楞,普林先开口了,“各位不必客气,大家都不是外人,在下说不上什么伟大,只是想多为族人做些事情而已。”

    席文惊讶的看着普林,他也没想到普林竟然会如此年轻,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疑惑之心,微笑道:“先知和我心中所想的样子相差很多啊!”

    普林淡然一笑,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感激之色,“说起来,普林这条命是阿呆从地狱中拣回来的,今年我已经快七十岁了,连我自己也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骤然变得年轻了,还让我真有些不适应呢?”原来,阿呆等人离开普岩族之后的一百天,普林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在阿呆那充满生机的鲜血滋润下,他的身体发生了质的变化,所有的血脉和器官在那庞大生机的催使下都重新焕发了生机,使普林的身体变得如同中年人一样健康,普林的这次复生,相当于阿呆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普林的复活也使族长岩非万分兴奋,整个普岩族对阿呆的感激已经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今天来此,就是为了支持阿呆的。

    席文从岩石口中听说过阿呆救活普林先知的事,关切的问道:“先知的身体状况现在如何,已经完全恢复了么?”

    普林微笑道:“自从我接任普岩族先知一职以后,身体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好过。席文掌门,您过来一定是想问阿呆的事吧。您可以放心,到了明天,一切自然会有分晓,如果上天注定他和玄月有缘,他们是绝对不会分开的。”

    席文心道,你这不是等于没说么?担忧的道:“就怕阿呆那傻小子想不开,不能及时赶来,恐怕就麻烦了。”

    岩石走到父亲身旁,低声道:“实在不行的话,我们也只有阻止这场婚礼了,绝对不能让阿呆和月月他们分开。”

    卡里皱眉道:“可是,这样做就相当于和整个教廷作对,那时恐怕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席文和普林先知对视一眼,道:“现在先不要讨论这些了,晚上大家都到我房间来吧,咱们商量一下对策再说。对了,普林先知,刚才拉尔达斯来找过我们,您应该也看到了,您看,他这个人怎么样?”

    普林微微一笑,道:“拉尔达斯我还算了解,此时的他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可以用大澈大悟来形容,我想,以后天金魔法师工会再不会和大陆魔法师工会发生冲突了。您可以完全信任他。岩石说的也是一个办法,如果事不可为的话,我们也就只有用强了。虽然我们这里的这些人根本不可能是教廷的对手,但我们背后所拥有的势力,却是教皇不得不考虑的。你们可以放心,阿呆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上天不会薄待他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救世主所需要经历的磨难也快要终结了。”

    看着普林成竹在胸的样子,席文心中的担忧平复了一些,点头道:“一切等晚上再说吧。干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和风文、卡里一起返回了自己一桌。看着席文三人回去了,普林冲身旁的岩石低声道:“今天晚上,也叫上精灵族的人。明天阿呆来了后,我们要为他撑腰,也要给教皇大人一个理由嘛。”听着普林莫测高深的话,岩石一点都没有感到惊讶,点了下头和岩力一起去了精灵族一桌。

    清晨,阳光普照大地,在朝阳的映照下,教廷神山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看上去越发神圣了。今天,是教廷红衣祭祀结婚的大日子,所有神职人员都调动起来,为了不让婚礼出现一丝差错,教廷的神圣骑士军团将整个教廷神山牢牢的围了起来,除了接到教廷请贴的重要人物以外,任何人不能进入神山境内。在教廷神山的光明大殿周围,到处都是忙碌的祭祀和审判者,他们都在为今天即将举行的婚礼做着最后的布置。

    副审判长巴不伦的家中,巴不依正心情激荡的在父母帮助下穿着礼服,那是一身白色的礼服,上面镶嵌着各种华丽的金色纹路,这件礼服上,有玄夜亲自施加的神圣魔法,不但充满了神圣的气息,而且强大的防御力丝毫不差于一套重装铠甲,是玄夜特意为巴不依度身定做的。

    看着儿子英俊的容颜和一脸喜色,洛水微笑道:“傻小子,今天过后,你就真正成为一个大人了。以后可要更加努力,月月现在是教廷的代理红衣祭祀,今后,你怎么也要当上副审判长以上的职位才能配的上她。月月这孩子其他方面都好,就是有些太调皮了,你还要多管着她点才行,可千万别像你爸爸似的,一点男子汉的气概都没有。”

    巴不伦不满的说道:“我怎么没有男子汉气概了,我那是爱你才对你言听计从的,不要当着儿子的面糗我吧。”

    洛水显然心情极好,噗嗤一笑,道:“好,好,是我说错了,副审判长大人。不过儿子啊!月月和妈妈可不一样,她以前毕竟喜欢过别人,所以,结婚以后你一定要看的紧一些,可千万别让老婆跟人家跑了才好。”

    巴不依尴尬的一笑,道:“妈,不会拉,月月不是那种人,她既然答应嫁给我,就一定会塌实的跟我在一起的。能娶到月月这种妻子,我已经满足了。我一定会用自己的真情彻底感动她,就像爸爸感动您一样。”

    巴不伦哈哈笑道:“对,对,这才是我的好儿子嘛。月月也算有眼光,知道我儿子比那个阿呆强的多了。也只有我儿这么英俊潇洒、年少有成的俊杰才能配的上她。不依啊!今天你是主角,可要好好表现,不要让别人说,你是因为月月的地位才娶她的。”

    巴不依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我是真正爱月月的,别人说什么都没用,我会用行动证明我对月月的爱。爸爸,咱们现在是不是该走了?”

    巴不伦失笑道:“我的傻儿子,你看看现在才几点,月月恐怕还没起呢?你着什么急,难道到手的老婆还能跑了不成。”

    巴不依俊脸一红,尴尬的道:“我,我是太心急了,真想现在就把月月娶到手才好。在前些天得知月月要嫁给我的时候,我真是不敢相信啊!我还以为,因为那件事她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了呢?哎——,那件事我确实是做的太过分了些。可是,我也是为了月月。”回想起阿呆当初离开精灵森林时鲜血狂喷的情景,巴不依心中一阵黯然,不禁有些愧疚的感觉。

    洛水不以为然的道:“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要不择手段,不依,你并没有做错什么,至少现在证明,你当初的选择是对的。否则,今天也不会有你和月月的婚礼了,以后不可妄自菲薄,有些时候,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即使手段卑劣些,但达到目的才是最重要的。”

    巴不伦和巴不依父子楞楞的看着洛水,两人谁也说不出话来。洛水也意识到了自己失言,赶忙补救道:“为了自己的幸福有的时候就是要不择手段的嘛,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脸上长花了不成。”

    巴不伦正色道:“老婆,这样的话以后不可以再说了,我们又不是黑暗势力中人,作为代表神圣和正义的教廷,光明正大才是我们应该有的选择。如果你刚才的话传到教皇大人耳中,恐怕我们全家都会遭殃的。我当你是无心之失,什么都没听见,但不可以有下回。不依,你上回做的确实太过分了,同样的事情,爸爸绝不想再看到下一次。”

    洛水还是第一次见到丈夫如此认真的模样,不自觉的低下了头,在她美丽的大眼睛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寒芒,喃喃的道:“在我心中,只知道丈夫和儿子的幸福是最重要的,我又不是你们教廷的那些神女,你少教训我。”

    巴不伦皱眉道:“你怎么不是教廷中人,你是我的妻子,我是教廷的副审判长,作为神职人员的家属,你必须要以神职人员的身份来要求自己,阿水,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在这一刻,巴不伦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似乎突然之间面前这自己深爱着的妻子有些陌生了似的。

    看到父母间紧张的气氛,巴不依赶忙打圆场道:“爸爸,您别生气,妈妈一定是因为我就要结婚太过高兴所以说错了话。今天可是你们儿子的大喜之日,你们可不要吵架哦,否则,我怎么能安心结婚呢?”

    洛水温柔的看向自己的儿子,微笑道:“还是我儿子最乖,不象某些人,平日里装的像只猫,突然又变成了老虎。”

    巴不伦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不依,你先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待会儿婚礼可能会很忙,我再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说完,看了洛水一眼,转身出了家门,催运起体内的神圣真气,努力的将头脑中那丝烦闷甩掉,朝着婚礼现场而去。

    在教廷中,白色象征着纯洁,金色象征着神圣,红色象征着威严,今天玄月所穿的礼服完全是由白色特殊布料制成的长裙。娜莎帮自己女儿梳理着长发,微笑道:“月月,你今天真漂亮啊!妈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没有你如此神圣的气质和绝美的姿容。”

    “那还是不因为我遗传的好么?”玄夜爽朗的笑声传来,信步走到玄月和娜莎身后。娜莎白了他一眼,道:“什么你的遗传,月月明明长的像我。别来捣乱,快出去准备婚礼吧,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要赶快帮女儿把礼服穿好才行。”

    玄夜点了点头,微笑道:“月月,今天你就要成为新娘子了,高兴点吧,别老紧绷着脸。”

    玄月勉强一笑,道:“爸爸,我会的。您先去忙吧。”现在的她怎么能高兴的起来呢?就要结婚了,但新郎却不是自己心爱的人。

    玄夜走了,房间内就剩下娜莎和玄月两个人,娜莎一边帮玄月整理着衣裙,一边低声道:“月月,你是不是不想嫁给不依?”

    玄月一惊,摇了摇头,道:“没有啊!我想嫁给不依大哥,您和爸爸不是都说,只有他才是最适合我的人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