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哈里的故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黑影一闪,阿呆落在小环身旁,他双手珍而重之的碰着丫头的头像递向小环,痴痴的道:“你看,丫头是不是又活过来了,一定是的,她永远永远都不会死。”

    小环一楞,向阿呆手中灰白色的骨灰看去,那栩栩如生的面庞正是丫头啊!小环到现在才明白阿呆刚才要干什么,悲叫一声“小姐——”泪水再次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她和阿呆就那么静静的站立在那里,四只眼睛牢牢的盯视着那栩栩如生的头像,悲伤的气氛围绕着他们不断的上升着,森林仿佛也感觉到他们内心的伤痛,在微风吹拂下瑟瑟发抖。

    良久,阿呆长叹一声,珍而重之的将丫头的头像收回怀中,淡淡的说道:“别哭了小环,咱们走吧。”

    小环哽咽着点了点头,喃喃的道:“阿呆,阿呆大哥,咱们现在要去哪里?”

    阿呆道:“我带你去一个平静的地方吧,在那里,你应该能过上平静的生活,那应该也是丫头希望的。”说完,夹起小环的娇躯,飞身而起,辨别了一下方向,朝着西南方飞行而去,他的目的地,就是哈里所居住的平静小村。云母行省距离西方剑圣哈里所在的哈克村并不算遥远,经过一天的飞行,阿呆带着小环穿过了天金帝国和索域联邦的分界线,又用了一天的时间翻过天罡山,来到了华盛帝国光明行省境内。

    两天过去了,小环心中的悲伤已经减小了许多,也渐渐习惯被阿呆带着飞行的感觉,每当她想起丫头的时候,就会向阿呆要来丫头的头像看看,回忆着以前和丫头在一起的情景。

    在阿呆的生生斗气保护下,迎面而来的冷风已经不能侵袭小环的身体了。有些迷蒙的看着脚下不断飞逝的景物,小环喃喃的说道:“阿呆大哥,你为什么能飞呢?”

    阿呆看了小环一眼,经过两天的赶路,他体内郁结的经脉已经疏通了一些,暂时不会影响到他前进的速度,此时的他,也确实没有心情彻底调息了,听到小环的问话淡淡的回答道:“这是武技的一种形式。”

    小环对武技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转移话题道:“你要带我去哪里?以后我都会跟着你么?”

    阿呆摇了摇头,道:“我是一个不祥的人,你跟着我恐怕会有危险,我会把你安排在一个平静的地方,在那里,你才能不受到任何伤害,也算是我向丫头有个交代吧。”

    小环看着阿呆那很普通的容貌,低声道:“如果小姐还在该多好,小环愿意侍侯你们一辈子。”经过两天的相处,小环发现,这个阿呆大哥虽然脸上冷冰冰的,但却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而且他对提芙雅的感情似乎很深很深,提芙雅的死,对他造成了极大的打击。

    阿呆身体微颤,低沉的道:“丫头在,她永远都在。在我的心里,她依然是那个善良柔弱的丫头,我会永远将她带在身边的。”

    光暗河已经在望,哈克小村依旧是那么平静,耕种的人在不断的忙碌着,阿呆带着小环落在哈克村不远处的一个小土坡上,淡淡的道:“小环,你愿意在那个小村过着平静的生活么?在那里,不会有人欺凌你,不会有人看不起你,有的,只是淳朴的村民们。”

    小环看着前方那个被田地环绕的小村,眼中流露出一丝希冀之色,点了点头,道:“我愿意,小姐活着的时候就说过,如果能有一个平静的地方让她过上安稳的日子,她就满足了。小环也是同样的想法,平静的生活才是我最希望的,可是,这里的人会接受我么?”阿呆看了小环一眼,叹息一声,道:“丫头和我的想法一样,如果她还活着,我们就可以在这里过上平静的生活了。走吧,咱们过去。在那里有一位我认识的前辈,他会照顾你的。”

    阿呆带着小环慢慢的走向哈克村,刚到村口,他一眼就看到了哈里的大儿子,他正在帮几个村民搬东西呢。在阳光的照射下,他淳朴的脸上浮现着几滴汗水,但阿呆看的出,虽然身体上有些疲劳,但精神上他是非常开心的。

    “哈桑。”阿呆平淡的呼唤着哈里大儿子的名字。

    听到阿呆的呼唤,哈桑显然吃了一惊,抬头向阿呆的方向看来,楞了一下,顿时辨别出阿呆的身份,惊喜的道:“啊!你,你不是阿呆么?来看我们么?真是太好了,老爸要知道你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阿呆看着哈桑质朴憨厚的笑容,心中不由得一暖,冲小环招手道:“来,小环,我给你介绍一下。”

    小环有些害羞的走到阿呆身旁,低着头不敢和哈桑灼灼的目光对视,小环虽然算不上很漂亮,到也清秀,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哈桑顿时也有些尴尬起来,喃喃的冲阿呆道:“阿呆大哥,这位好象不是上回那个冷冰冰的姑娘吧。”

    阿呆点了点头,道:“她叫小环,是我一个朋友的妹妹。她命运很凄惨,我想托你父亲照顾她呢。”

    哈桑挠了挠头,道:“照顾她?应该可以吧,老爸、老妈都是很好客的。走吧,我带你去见父亲,他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老爱睡觉,成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老妈常骂他偷懒呢,不过爸爸辛劳了一辈子,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到是也该歇歇了。那些农活有我们兄弟,完全够了。”

    阿呆心中一动,他明白,哈里一定是在为三个月后的四大剑圣比试做准备了,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道:“哈桑你真是个孝子啊!”

    哈桑带着阿呆和小环来到了自己家,一进门,他就大声喊道:“老爸,阿呆来了,阿呆大哥他来了。”

    阿呆心中一惊,赶忙拉住哈桑道:“别叫了,不要打扰哈里大叔休息。”武者的打坐是需要安静的,否则很容易走火入魔,他怕哈桑惊动了哈里的修炼。

    “没关系的。”哈里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带者一脸笑容从屋内走了出来。

    再次见到哈里,阿呆心底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上前几步,恭敬的道:“哈里大叔。”

    哈里上下打量着阿呆,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道:“阿呆,你怎么有工夫来,走,进屋说吧。哈桑,你去干活吧,晚上到你里德大叔家借些酒来,我好款待你阿呆大哥。”

    “哦,知道了。”哈桑答应一声,又看了一眼小环,扭头走了。

    阿呆和小环来到哈里的房间内,阿呆道:“哈里大叔,我这回来是有事情想求您。这位姑娘是我一位朋友的妹妹,我那位朋友不幸遇难了。我想让她在您这里过些平静的生活,她只是一位普通的姑娘,不会给您带来麻烦的。”

    哈里上下打量了打量小环,微笑道:“我这里还有地方,那就让她住下来吧。”

    小环冲哈里施礼,乖巧的道:“谢谢您大叔,小环什么家务都会做,您还可以教我做农活,我不会在您这里白住的。”

    哈里哈哈一笑,道:“恩,好乖的小姑娘啊!看来阿呆真的不是给我找麻烦。走,我给你找个房间去。”说完,和阿呆一起,带着小环来到上回灭凤居住的房间,“我这里简陋一些,凑合着住吧。缺什么的话尽管跟我说。我那婆娘可能要晚上才能回来,她一直盼着想有个女儿呢,这回可了了心愿,她一定会很喜欢你。你就放心在我这里住下来吧。”

    从哈里身上,小环感觉到了家的温暖,眼圈一红,哽咽着道:“谢谢您大叔,小环一定会很乖的。”

    哈里点头道:“你和阿呆赶路也辛苦了,先休息吧。阿呆,你跟我来,我有话对你说。”

    阿呆一楞,点了点头,冲小环道:“那你就先休息吧。”说完,和哈里一起回了他的房间。

    关上房门,哈里脸上流露出凝重的神色,突然一掌向阿呆胸前拍来。阿呆心中微惊,但他并没有闪躲,因为他知道,哈里是不会害他的。

    哈里枯瘦的手掌带着青色光芒按在阿呆胸膛上,内劲含而不吐,阿呆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温暖的能量从胸口流入,快速的在自己经脉中环绕一圈又重新收回哈里体内。哈里皱了皱眉,有些怪责的说道:“你这是怎么搞的,体内经脉为何如此混乱,是不是遇到高手了。能把你打伤的高手可不多见啊!”

    阿呆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大叔,我没事,体内的伤算是我自己弄的吧。最近心情不太好。小环的姐姐对我很重要,可是,她却死了,哎——,为什么和我在一起的朋友都会一个个离开人世呢?难道,我真的是一个不祥之人么?”

    哈里看了看阿呆,道:“先不说这些。你必须赶快将体内经脉的真气理顺,否则有走火入魔的危险。来。”说完,他一拉阿呆飘身上床。现在阿呆其实并没有修炼的心思,但又不好悖逆哈里的好意,只得盘膝坐到他对面。

    哈里伸出双掌,道:“和我对掌,我帮你一把。”感受到哈里对自己的关心,阿呆心头一热,抬起手掌和哈里四掌相接。哈里沉声道:“抱元归一,意守丹田,屏除杂念。”两股温暖而澎湃的气流从哈里掌心中流入阿呆体内,在澎湃而灼热的能量作用下,阿呆全身的经脉渐渐活跃起来。他深吸口气,将意念沉入丹田之中,配合着哈里的真气开始疏通体内的经脉。

    哈里的青莲斗气属于中性斗气,特点是中正平和、浩然博大,作为引导生生真气极为合适,阿呆本身功力已经超过了哈里,在他的帮助下,控制着体内的金身将郁结的经脉和紊乱的内息渐渐理顺,一会儿的工夫,就进入了入定状态。青、白两色光芒包裹着阿呆和哈里的身体,在当世两大剑圣级别的高手联合作用下,那些郁结的经脉很快就被疏通了,阿呆体内的真气也渐渐恢复了正常的运行轨迹。

    两个小时后,两人缓缓收功,几乎同时睁开了双眼。

    哈里眼中流露着惊讶的神色,疑惑的道:“小子,你这身功夫到底是怎么练的?怎么才不到一年,就已经比上回强大了那么多。”

    听着哈里的话,阿呆不禁回想起当初天罡剑圣给自己传功时对自己抱以的殷切期望,轻叹一声,道:“对不起大叔,这是我们天罡剑派的秘密,我不能告诉您。或许,等到四大剑圣比试的时候,您能得到答案吧。”

    哈里苦笑道:“我现在都有点不想去了,连天罡剑圣这老家伙的徒孙都要比我强,我去了不是丢人现眼么。孩子,你体内郁结的经脉似乎和本身的情绪有关,这些日子,你一定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吧。是不是因为给你那叔叔报仇的事?杀手工会怎么样了?”

    阿呆眼中一黯,道:“不光是为了报仇的事,还有其他的。”当下,他将自己当初离开小村以后发生的一切向哈里讲述了一遍,一直讲到丫头如何身死,自己又如何杀死云母行省总督夫妇和提罗的事情说了一遍。其中只是隐瞒了自己和月月发生误会那一段。

    听完阿呆的叙述,西方剑圣哈里沉默了,感受着阿呆内心强烈的悲意,他不禁对面前这个木讷的少年产生出一种莫名的情感,叹息一声,道:“孩子,没想到你的遭遇竟然如此坎坷,我老了,如果同样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恐怕我早已经崩溃了。看的出,你现在的心神已经离崩溃的边缘不远,你一定要坚持住,挺过这段心灵的低谷,那时,你的前途将不可限量。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你可以尽管开口,我会尽力帮你的。啊!对了,你杀了北方剑圣的记名弟子,鹘突那老家伙可是护短出名的,恐怕不会和你善罢甘休,你要小心一些。那老家伙的火魇真气很厉害,是一种非常霸道的斗气,比起火系魔法来还要强悍,当年狄斯要收拾他也需费一翻工夫呢。”

    阿呆冷哼一声,微怒道:“他自己教徒无方,还想找我麻烦么?我才不怕他。”

    哈里微微一笑,道:“以你现在的功力,确实可以和鹘突较量了,不过还是小心一点的好,毕竟得罪一个剑圣可不是一件好事啊!不过,鹘突那记名弟子竟然凌虐你的朋友确实该死,等见到鹘突以后,我帮你去说项,他应该会给我几分面子,再加上狄斯,鹘突也拿你没什么办法。对了,上回你说的黑暗势力怎么样了?现在教廷和他们谁胜谁负?”

    阿呆叹了口气,道:“还没有胜负,教廷一直在分散人手寻找着黑暗势力的下落,可到现在连一点线索都没有,完全处于被动状态。”

    哈里点了点头,道:“如果黑暗势力过于猖獗的话,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毕竟,人类要在这个大陆上生存下去,就必须要将黑暗势力彻底铲除。阿呆,你要去帮教廷么?”

    阿呆一楞,提起教廷,他就不由自主的想起玄月,由于丫头的死,这两天他几乎忘记了对玄月的愧疚感,这一突然想起来,全身不由得微微一颤,黯然道:“教廷高手那么多,也用不着我去帮忙吧。”

    哈里道:“话不是这么说的,教廷高手虽多,但能达到你现在这样等级的,我看除了教皇以外,别人还做不到。孩子,不要妄自菲薄,当大陆遇到危险的时候,你应该为人类做点贡献。你不要忘了你们天罡剑派那维持正义的宗旨,狄斯到时一定会带领你们全派帮助教廷和黑暗势力对抗的。”

    听了哈里的话,阿呆脑中一清,是啊!我怎么能因为儿女私情至正义而不顾呢,黑暗势力如果彻底侵袭大陆,那将带来多大的灾难啊!那绝不是自己想看到的,更不是师祖想看到的,连哈里都愿意放弃自己平静的生活为大陆出一份力,自己身受师祖重托,又怎么能逃避呢?坚定的点了点头,阿呆道:“您放心吧,一旦有起事来,我绝对不会退缩的。”

    哈里欣慰的点了点头,道:“等大陆平静下来,我们要是还活着的话,你也到我这里来居住吧。咱们可以天天切磋武技。自从那天和你一战之后,我的手可是痒的很啊!”

    阿呆微微一笑,道:“随时恭候。如果您愿意,我们现在就可以打一场。”

    哈里摇了摇头,道:“现在?算了吧,你的身体还没养好,我可不想让狄斯说我欺负他的徒孙哦。何况我最近研究出了几招绝学,还要等到四大剑圣比试的时候请狄斯品尝呢,现在可要保密的。恩,时间已经不早了,咱们出去吧。我那婆娘也快回来了。”

    晚饭非常丰盛,吃的,都是哈里他们平时过节才能吃到的东西,哈里的妻子依旧那么好客,尤其是知道小环会留下来和他们一起生活之后,更是异常兴奋,非要认小环当干女儿不可,一直处于悲伤中的小环,在哈里一家的热情下,清秀的小脸上多了一丝笑容,也多了一分红润。看着小环已经渐渐融入了哈里一家,阿呆也就放心了。

    深夜,其他人都已经睡下了,阿呆和哈里站在院子中。看着星罗密布的天空,哈里道:“阿呆,你现在准备去哪里?”

    阿呆一楞,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天下之大,却似乎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哈里微微一笑,道:“怎么能这么说呢?至少天罡剑派是你的家啊!如果你不想回去,也可以在我这里呆下去,一直等到四大剑圣的比试之期,我们在一起去天罡剑派。”

    阿呆凄然道:“不了,我不想让我的悲伤影响到你们。现在的我,还不适合哈克村的平静生活。”

    哈里淡然道:“孩子,你心中的悲伤只有你自己能去化解。死者矣已,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下去。其实你要想清楚,死去的人其实只不过去了另一个世界而已,他们的灵魂是不会消失的。就像你那个叫丫头的朋友,她在咱们这个世界上受尽了困难,但当她的灵魂到另一个世界时,说不定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那些并不是你需要担心的,冥冥中自有天意。我给你讲个小故事吧,从前,有一个富翁,他非常吝啬,不但对别人吝啬,对自己也吝啬,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恨不得将每一个铜币都攥出油来,终于,当他活到七十岁的时候,变成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但是,那时他的身体也已经因为常年的营养不足彻底衰败了,他用所有的钱为自己建造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墓室,在里面等死,觉得这时自己是最幸福的了。但是,当他的神志朦胧之时,以前所做的种种不断在脑中闪过,他突然想明白了一切,财富,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自己积攒的这些钱自己根本就享受不到,但是,他醒悟的已经晚了,在悔恨中,他死了,而他用全部财富堆积出的豪华墓室,最后也成了盗墓者的乐园。”

    听完哈里这个故事,阿呆心中一动,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但有说不清楚,喃喃的道:“哈里叔叔,您的意思是?”

    哈里没有回答他,声音依旧平淡,“一个青年,他从小就调皮捣蛋,让他的父母操碎了心。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当他十八岁的时候,父母都已经年过六旬了。有一天,他居住的村子突然爆发了瘟疫,瘟疫夺走了他年迈父母的生命。父母死了,青年才意识到他们对自己是那么的重要,不断的在他们身体旁哭喊着、承诺着一切一切,但是,就算他再怎么做,也没有用了,他的父母已经死了,事实是不可能改变的。正在这时,一个年纪很大的老人来到他身旁,问他,‘你现在对他们说这些还有用么?’青年回答道:‘我希望父母的灵魂能在天国安息’老人不屑一顾的道:‘他们的灵魂根本听不到你的话,在他们活着的时候你不珍惜,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一切都只是白费口舌而已。’青年懵懂了,他不知该如何是好,看着老人问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办?’老人只说了六个字,就飘然而去。青年听完这六个字后明白了一切,从此,在村子里成为了一个有用的人,不论谁有困难,他都会相帮,对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好。过了五年后,那老人再次出现,告诉青年,说他已经通过了考验,带着他离开了小村,到一座大山上将自己的一身绝世武技倾囊而授。”转身看向阿呆,哈里眼中闪烁着一丝泪光,叹息道:“这个青年,就是我。而那个老人,就是我的恩师,是恩师在我最为悲痛的时候点醒了我,成就了我的今天。”

    听了哈里的故事,阿呆全身微微有些颤抖,喃喃的问道:“大叔,您的师傅当时对您说的六个字是什么?”

    哈里深吸口气,仰望星空,道:“去吧,你走吧,希望我能像当初老师点醒我那样点醒你。老师当时对我说的六个字是,珍惜活着的人。”说完,青芒一闪,哈里的身影消失了。

    站在院子中,阿呆心头不断涌起各种复杂的情感,喃喃的念叨着:“珍惜活着的人,珍惜活着的人。”虽然他还没能完全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但在哈里的开解下,心中似乎已经不是那么难过了。回首看了一眼哈里的房间,束音成线,“谢谢您,哈里大叔,小环就拜托您了。”说完这句话,阿呆催运起已经基本恢复的生生真气,飘然而起,朝着一个方向飞驰而去。

    感受到阿呆消失的气息,哈里再次出现在院子中,苍老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孩子,我相信,你一定能明白的。”

    耳边的风声不断激荡着,阿呆始终在念叨着哈里告诉自己的六个字,白色的光芒包裹中,他的身体宛如流星一般飞速逝去。阿呆并没有刻意的追求速度,西方剑圣哈里的两个故事不断在他脑海中回响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眼前的景物突然一变,他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在他面前是一座巨大的城市,城墙高有三十米以上,完全是由巨石修葺而成,城前有一条宽约二十米左右的护城河,接通两岸的吊桥收起,在黑夜中,显得那么平静,在城墙正中的宽阔城门上方,高高悬挂着一只石匾,上有三个用神圣教廷文字写成的大字——光明城。

    光明城?我竟然到了光明城么?哈克村离光明城不远,不知不觉间阿呆已经来到了光明行省的首府。看着这熟悉的城墙,阿呆不禁想起了大陆魔法师工会的会长卡里,光明城主奥尔多斯,以及当初在这里经历的一切。就是在这座城市中,自己收服了骨龙,现在想起来,当初那些来暗袭魔法师工会的人,应该就属于黑暗势力吧。既然已经到这里了,就进城去看看吧。

    阿呆催动着生生真气高飞而起,像进入云母城那样飞入了城内。虽然城外很安静,但毕竟刚刚入夜不久,光明城的街道上还很热闹,阿呆现在只想找个地方静静,好好想想哈里的话,于是,他找了一间旅店住了下来,叮嘱旅店的侍者不要打扰自己后,就进了房间。

    旅店的房间非常整洁,盘膝坐在床上,阿呆将冰和丫头的头像取出,放在自己面前,看看冰,又看看丫头,喃喃的道:“你们能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怎么做么?冰、丫头,你们的灵魂现在在另一个世界是否像哈里大叔说的那么快乐呢?一定是的,你们在大陆上受了那么多苦,就算天神再残忍,也不会忍心让你们再痛苦下去了,你们的仇,我已经都报了,你们的灵魂可以塌实的在那一界生存下去。”在淡淡的哀伤中,阿呆闭上双眼,进入了打坐状态,他要尽快将自己的功力调整到最佳状态。因为他知道,只有在自己保持最佳状态的时候,神志才是最清醒的,那时,或许自己就能想通一切了吧。

    金身在阿呆的催动下亮了起来,自从当初和席文他们一同修炼进入到生生变第七重境界以来,阿呆一直都没有好好修炼过。此时,刻意催动起体内的生生真气,顿时感觉到,自己体内竟然是那么的空荡,原本液态的生生真气更加浓缩了,使自己体内留出了更多的空间。心中一喜,阿呆知道,这种情况证明,自己的功力又能有所提升,只要将体内的液态生生真气补齐,自己就能够达到当初师祖天罡剑圣的境界了。一边想着,阿呆开始催动着海浪般的真气运行起来。由于生生真气已经变得极为浓缩,所以补充起来出奇的慢,每一个循环,浓缩真气只能增加极少的一点。但阿呆并不着急,他此时最想的,就是找到一个心灵寄托,修炼,正好成全了他的心愿。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