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疯狂死神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护卫队长接过令箭,恭敬的道:“是,总督大人。”说完,转身快速的离开了。

    “老爷,您先别生气,身体要紧,您放心吧,府里有那么多护卫,总能抓到那个大胆的贼人的。”说话的,是一名衣着华丽的老妇,她,正是总督提尔豪斯的原配妻子,也就是当初将丫头带离尼诺小城的总督夫人。

    提尔豪斯恨恨的道:“反了,真是反了,我戎马一生,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贼人,等抓到他,我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否则难解我心头之恨。”

    提罗和蓉蓉刚刚**过后,两人肢体纠缠的躺在大床上,抚摩着蓉蓉嫩滑的肌肤,提罗一阵迷醉,论床上的功夫,蓉蓉可要比提芙雅强的多了,他那充满诱惑的媚是提芙雅根本无法相比的。蓉蓉理了理头上有些散乱的金色长发,娇声道:“阿罗,你可不要忘记答应我的话啊!”

    提罗讨好的道:“放心吧,明天一早我就跟奶奶说去,奶奶最疼我了,一定不会拒绝我的。反正提芙雅那贱人也只不过是她老人家收养回来的一个宠物而已。蓉蓉,你刚才真疯狂啊!我都快被你榨干了。”

    蓉蓉向提罗抛出一个媚眼,嘻嘻笑道:“是么?闹了半天,你不过是个银样辣枪头,中看不中用啊!才一次就干了,人家还想要呢。”

    提罗嘿嘿笑道:“我的功夫怎么样难道你还不了解么?蓉蓉,你知道男人最想听女人说的是那句话么?”

    蓉蓉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哦,是哪句话呢?”

    提罗在蓉蓉丰满的胸脯上抓了一把,低声道:“我告诉你,男人最想听女人说的,就是我要。”

    蓉蓉捶了提罗一下,道:“讨厌拉!那这么说,男人最不想听女人说的,应该就是我还要了。人家现在就还要。来嘛!”

    提罗看着蓉蓉娇慵的样子顿时阴心大动,猛的扑了上去。就在提罗要再战第二回合之时,外面骚乱的声音将他从欲火中惊醒。似乎有人在喊着,“有刺客,抓刺客啊!”从蓉蓉身上爬了起来,提罗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的光芒,喃喃的道:“刺客,哪里来的刺客?”

    蓉蓉坐了起来,勾住提罗的脖,腻声道:“管他呢,你们总督府里高手那么多,还怕个小小的刺客么?更何况还有你这位北方剑圣的高徒在,怕什么?来吧。”说着,封住了提罗的双唇,两人滚倒在床铺之上。提罗欲火再炽,搂紧蓉蓉的娇躯,正要破关而入之时,砰的一声,房门突然炸成了片片碎木,带着劲风向床上二人卷来。提罗毕竟是北方剑圣的记名弟子,虽然沉浸于欲火之中,但警觉性还是有的,百忙之中一拉身旁的被子火属性斗气催运其中,向飞来的碎木挡去,在他想来,就算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再强,也不可能突破自己刚柔相济的防御。但是,事实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除了一些过于细小的碎木被挡住以外,大部分碎木竟然穿透了他的防御,将被子钉成了蜂窝一般,提罗和蓉蓉赤luo的身上顿时多处被碎木所扎,碎木的气劲在扎到他们身上时已衰,但还是入体三分,顿时疼的提罗和蓉蓉惨呼出声。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房门处,森冷的杀机瞬间笼罩了提罗和蓉蓉,在房外月光的照射下,这突如其来的黑影显得那么诡异。

    提罗运气于身,将碎木震出体外,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拉过一件衣服罩在自己身上,色厉内荏的大吼道:“什么人?”

    阿呆看着面前这对阴贱的男女,胸中的杀机呼之欲出,他并不想太快结束提罗的生命,否则,刚才那些碎木就足以要了他和蓉蓉的命。阿呆要让提罗受到应有的惩罚,眯起眼睛,他淡淡的道:“我是死神,来收取你罪恶灵魂的死神。”

    提罗心中一惊,将因为疼痛不断哭喊的蓉蓉挡在身后,红色的斗气透体而出,他终于看清了阿呆的容貌,吃惊的道:“是你。”

    阿呆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我。”

    提罗飘身而起,落在床前,恨声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小子,我找你很久了,没想到你今天竟然送上门来。去死吧。”当初在杜鲁城他受辱于阿呆,一直怀恨在心,将阿呆的事告诉了组成骷髅佣兵团的几位师兄,并派人到处寻找着阿呆的下落,可是却一直没有得到阿呆的消息,骤然见到这羞辱过自己的人,心中杀机顿时大升,骤然一拳向阿呆轰去,空气中顿时灼热起来,一团暗红色的光芒直奔阿呆胸口。但是,在愤怒中他却忘记了,自己曾经是面前这个木讷青年的手下败将。

    阿呆随手一挥,银光一闪,提罗全力攻出的火系斗气顿时被化解于无形之中,“提罗,你放心吧,我会成全你的。”身体宛如滑行一般骤然前移,闪烁着银色光芒的晶莹利刃骤然向提罗斩来。在这刹那间,提罗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体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消失了似的,身体竟然失去了移动的能力,心中大骇之下,拼命的将斗气催运到极限,试图抵挡阿呆的攻击。但是,达到第六变的银色固态能量刃即使是剑圣级别的高手也不敢轻接,更何况是他了。光芒一闪而逝,提罗只觉得自己左肩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自己体内**而出似的。麻木和冰冷的感觉迅速的消失了,无可比拟的剧烈疼痛刺激着提罗的神经,“啊——”如同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响起,提罗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左臂已经离体而去了。

    阿呆飘身到提罗和蓉蓉身前,银光电闪,迅速的封住了两人的经脉,在生生斗气的作用下,提罗左肩喷洒鲜血的伤口顿时止住了血流。在对方滔天的杀气中,提罗怯懦了,颤抖的说道:“别,别杀我,别杀我,我不报复你了。”

    阿呆全身散发着如同数九寒天的森冷气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可——我——却——要——找——你——报——复——”

    提罗强忍着一阵又一阵的钻心剧痛,脸上的肌肉不断的痉挛着,喃喃的道:“可是,可是我并没有得罪你啊!”

    阿呆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点头道:“是,你是没得罪我,但是,你得罪了另外一个人,你还记得丫头么?”

    “丫头?”提罗心中一颤,他当然知道提芙雅在来到总督府之前的名字叫丫头,喃喃的道:“你,你说的是芙雅。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阿呆冷笑一声,“我是什么人?我就是丫头的未婚夫阿呆,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吧。我还有一个外号,就是死神。你追丫头我不怪你,你和她在一起我也不怪你。但是,你这个禽兽都对丫头做了什么,你自己应该比我更清楚。”

    提罗听着阿呆的话,顿时懵懂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面前这个武技深不可测的木讷青年就是丫头念念不忘的人,看着阿呆眼中浓重的杀机,他明白,面前这个青年来此的目的就是取自己的性命,生死攸关之际,他怕了,恐惧感不断侵袭着他的心,声音颤抖的道:“我,我知道错了,是我对不起芙雅,我已经知道错了,你,你别杀我,我保证,保证以后会对她好的。她已经有了我的孩子,你总不忍心看芙雅的孩子没有爸爸吧。饶了我吧,我,啊——”惨呼声中,提罗的右臂在银色光芒过处跌落在地。

    提罗不提孩子还好,他一提孩子,阿呆险些按捺不住立刻就杀了他,攥紧的双拳劈啪做响,阿呆森冷的说道:“孩子,你还有脸跟我提孩子,那天你痛打丫头之后,她的孩子早已经没有了。你想好好对丫头么?那你就应该去地府陪他,丫头已经死了,我和你之间的仇恨是永远不可能化解的。提罗,你这个禽兽,今天我就要把你施加在丫头身上的痛苦百倍、千倍的还给你。”一把抓起提罗的胸襟,阿呆将他重重的掷在地上。提罗脸色苍白,全身不断的痉挛着,他知道,今天阿呆怎么也不会放过自己的,凄厉的大喊道:“你,你杀了我也别想活,我爷爷是云母行省的总督,你逃不出行省的,爷爷一定会杀了你。”

    阿呆蹲到提罗身旁,微笑道:“怎么?你以为我会怕你那个总督爷爷么?坦白告诉你,杀了你以后,他将是我下一个目标,如果不是他们的纵容,丫头也不会被你这个畜生害死,你任命吧。”信手拣起一块木头,他一点一点的刺入了提罗的大腿肌肉中,那参差不齐木头将提罗的肌肉逐渐捻成了肉泥,提罗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在深夜里听上去异常恐怖。

    密集的脚步声在总督府内响起,作为云母行省总督提尔豪斯坐下第一勇将的易达一接到总督的令箭,就火速带人赶了过来,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提尔豪斯安全更重要的事了。

    看着总督府内一片狼籍的景象,易达抓住一名总督府的护卫,急问道:“杀手呢?那杀手逃了没有,总督大人有没有事?”他是提尔豪斯一手提拔起来的,对提尔豪斯的忠心是任何人无法相比的,否则也不会被提尔豪斯任命为掌管云母城外三万大军的统帅了。

    那护卫似乎有些痴呆了,指着不远出一个房间喃喃的道:“惨叫,好恐怖的惨叫,好恐怖……”

    易达皱了皱眉,他发现手中这个卫兵已经变成了一个白痴,那似乎是惊吓过度造成的结果,看了一眼他指着的方向,右手一挥,沉声道:“跟我来。”带着手下亲卫快速朝那间房子奔去。还没到房门口,易达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心中一惊,抽出自己护身的长剑冲了过去,他带来的亲卫顿时分成两组,一组将房间围了起来,另一组跟着他一起向房门走去。当易达走到房门前,看到里面的景象时,饶是他久经沙场,还是不禁打了个寒战,眼眸中流露出恐惧的神色。他看到的,是一名全身包裹在鳞甲中的青年人,他正蹲在地上,用什么东西在戳着一个人,啊!那躺在地上的,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因为,他已经没有了四肢,全身血肉模糊,就连耳朵和鼻子都变成了一团烂肉,看着如此恐怖的情景,易达勉强抑制住心中的惊慌,大喝道:“住手,大胆贼人,竟然敢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

    那全身包裹在鳞甲中的青年缓缓抬头,他那变成红色的眼眸中完全被杀机所笼罩了,冰冷的没有丝毫生气的声音响起,“丧尽天良么?这个词用在这个畜生身上最合适不过。”手一挥,地上的人又是一下抽搐,在折磨中,地上的那人已经完全陷入了昏迷状态,除了还有一口气以外,他已经和个死人没有任何区别,这个“尸体”就是害死丫头提芙雅的云母行省总督提尔豪斯之孙提罗。而斩掉他四肢将他折磨的不成人样的,正是阿呆。

    阿呆缓缓从地面上站了起来,看着已经不成人形的提罗,冷冷的说道:“你受的痛苦还太少,便宜你了,下地狱去接受煎熬吧。”右手猛的一挥,银色的光芒暴闪,易达根本没有任何阻挡的机会,地面上的提罗已经化为了一滩血肉。

    大床上,全身赤luo的蓉蓉早已经被吓傻了,她目光呆直,除了颤抖以外,再也做不出其他反应。当初,她爷爷杜鲁行省总督菲盖特特意叮嘱她,让她不要和提罗来往,但她就是不听,叛逆的思想和对异性的渴望促使她勾引了提罗,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和提罗在一起会惹上阿呆这样的杀星,看着提罗被阿呆折磨至死。

    易达眼看着阿呆在自己面前竟然还杀人,顿时怒吼一声,手中的长剑带着黄色的斗气骤然向阿呆劈来,由于久经战阵,他劈出的长剑带着一股肃杀之气。

    阿呆虽然心中充满恨意,但提罗的死已经缓解了他不少的杀机,脑中清明了许多,白色的生生真气透体而出,一掌将易达震退,飘身到大床上,冲蓉蓉道:“看在你是一个女人的份上,我就给你个痛快吧。”银光一闪,在澎湃的斗气中,蓉蓉的胸膛完全塌陷了下去,她为自己的**和叛逆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易达见对方在自己面前依然连杀两人,顿时目眦欲裂,手中长剑疯狂的向阿呆劈去,和他同来的亲卫也从两旁围了上去。

    阿呆淡淡的说道:“杀你们对我没有任何意义,再见吧。”在银色光芒的包裹中,所有攻击都化于无形之中,阿呆冲天而起,将屋顶震出一个大窟窿,飘身出了充满血腥气味的房间。

    “追,快追,务必要把这个杀人恶魔抓到。”易达愤怒的呼喊声响起。但是,他们真的能抓到阿呆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阿呆出了提罗的房间,夜风带来的阵阵凉意使他的头脑清醒了许多。喃喃的道:“丫头,你的仇我已经替你报了一半,我现在就去收取那两个纵容提罗那禽兽之人的性命。”他并不知道云母总督提尔豪斯在什么地方,高飞在空中的他发现,整个总督府内到处都布满了官兵。他身上穿着黑色的巨灵蛇甲,在夜色的掩护下,这些官兵并没有发现他的踪迹。阿呆高飞而起,直冲入百米高空,向下方俯视着。他知道,只要官兵聚集最多的地方,必然就是总督所在。果然,当他的目光流转到总督府深处的一片空地时发现了自己的目标。一身华服的提尔豪斯正和自己的妻子站在院子里,不断呵斥、指挥着官兵,从他的气度上,阿呆轻易的分辨出,这就是掌管云母一省的总督大人。冷笑一声,阿呆并没有冲下去。他双手一错,一柄用银色生生变斗气凝结而成的标枪出现在他手中。

    天空中突然出现的银色光芒引起了下方官兵们的注意,他们刚想仔细看看那是什么东西,却发现那银色的光芒骤然大亮,如同闪电般激射而下。银光在快要接近总督府之时突然分成了两道,带着无比强大的澎湃能量,直取总督提尔豪斯和他的夫人。

    提尔豪斯是武将出身,功力深厚,突如其来的压力顿时让他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抬起头,他看到的,是死神的微笑。匆忙催运出的护体斗气如同瓦罐落地般破碎了,银色的光芒准确的从他心脏部位一透而过,提尔豪斯只觉得胸前一凉,自己的生命力飞速的流逝着,他那富态的身体轰然倒地,在他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最后一眼,看到的是同时倒地的妻子。在提尔豪斯和他夫人耳边同时响起一个声音,“纵容孙子做恶,死有余辜。”

    箭矢如飞蝗一般破空而起,攒射空中的阿呆,但是,阿呆那黑色的身影却突然消失了。

    连续用了两次哥里斯之愿的瞬间转移,阿呆来到了丫头的房门外,在这里搜寻的官兵只觉得全身一震,就已经全部被阿呆的生生变斗气丝封住了经脉昏倒在地。

    总督府发生了这么大的骚乱,小环在房间中自然听到了,但她并没有出去,此时,因为提芙雅的死,她的身心完全陷入了悲痛之中,早已经顾不得其他了。阿呆突然出现的身影吓了她一跳,闻道阿呆身上的血腥味,小环全身一颤,喃喃的道:“你,你这是……”

    阿呆通红的眼眸已经变回了黑色,淡淡的道:“丫头的仇我已经替她报了。既然她待你如姐妹,那你也跟我走吧,我会为你安排。”说完,不等小环反抗,飞身而起,一手抄起用被子包裹着的丫头尸体,另一只手将小环夹在腋下,在小环的惊呼声中,闪身出了房间,就那么带着两个人高飞而起。

    为了不给云母行省的士兵们攻击机会,阿呆将体内的生生真气催运到极限,全身带起一道银色的尾焰,如炮弹般冲入高空。

    升起的银光虽然被士兵们发现了,但是,那银色光芒飞行的实在太快,士兵们的钢箭根本就无法追上那虚无缥缈的身影,转瞬间银色身影已经消失在他们视线之内,他们也只能虚空放出几箭,徒呼奈何了。

    易达蹲在死去的提尔豪斯身旁,全身微微的颤抖着,这个杀手的实力之强,他根本不敢想象,总督死了,堂堂一省的总督大人竟然死了,易达此时心中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慌乱的时候,大喝道:“来人。”

    “是,将军大人。”周围带着颓废和恐惧的士兵们恭敬的应答着。

    易达眼中寒光电闪,沉声道:“从现在开始,封锁整个总督府,没有我的将令,任何人不许出入。同时,严守总督大人遇刺的消息。若透露出半点风声,让你们全都人头落地。”

    “谨遵将军之令。”听着手下们恭谨的声音,易达深吸口气,平复着内心的激荡,总督被杀这是多大的事啊!这个消息一定不能传扬到云母行省的平民耳中,否则,必然会引起轩然大*,造成行省的骚乱。现在一切都只能等待上面定夺了。哎,看刚才那杀手的身手,恐怕真的只有天金帝国第一高手北方剑圣他老人家有必胜的把握了。这样的杀手,自己还是不要轻易得罪的好。人毕竟是有私心的,他也不例外,毕竟生命是宝贵的。

    阿呆带着丫头的尸体和小环飞快的朝云母城外飞去,直到看不见云母城高大的城墙,他才落了下来,落在一片郁郁葱葱的密林之中。

    小环刚才在空中已经昏厥了,毕竟,对一个普通人来说,从地面飞起来的刺激实在太大,再加上因为丫头的死而产生的强烈悲痛,以及阿呆速度惊人的情况下,在扑面而来的凛冽寒风中晕了过去。

    阿呆将小环和丫头放在地上,轻轻一叹,将丫头的上半身连同被子一起搂入怀中,轻轻抚摩着她有些枯涩的秀发,不禁有些痴了。想起之前小环的话,泪水簌簌而下,经过一晚的杀戮,他心中的悲伤已经散发了许多,但是,丫头就这么死了,他心中对重遇的期待也随之破灭了。“丫头,你受苦了,都怪我,都怪我没有来早点找你,才会让你死去的,丫头,丫头,你睁开眼睛看看你阿呆哥哥啊!你不是很想我么?我现在就在你身旁,醒醒吧,我一定会娶你为妻的,丫头,可怜的丫头啊!”阿呆伏在她身上放声痛哭,因为和玄月之间产生的误会和丫头之死,阿呆的心,痛的仿佛就要破裂了似的,全身不断的痉挛着,一晚的精神极度紧张再加上不久前不断的消耗,即使以他强悍的身体也坚持不住了,喷出一口心血,就那么抱着丫头的尸体昏倒在地,全身不停的抽搐着。如果换做普通人,骤然遭到这么大的变故,很有可能会精神崩溃,但阿呆的精神力非常强大,在最危机的时刻选择了昏厥,以此来逃避崩溃的危机。

    阳光再次普照大地,刺目的光线和身体上逐渐传来的温暖让小环从昏迷中渐渐清醒过来,蜷缩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小环缓缓睁开眼睛,经过半宿的休息,她的精神好了一些,但因为被夜露所浸,全身有些僵硬。随着清醒的神志,小环回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不禁四下看去。发现在自己身旁不远处,阿呆正抱着丫头的尸体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小环心中一惊,赶忙跑到他们身边。

    丫头的尸体已经变得冰冷僵硬了,清白色的面庞看上去是那么的憔悴,看着和自己情同姐妹的小姐再也不会醒过来,小环悲由心生,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晶莹的泪珠不断的跌落,跌落在阿呆和丫头的身上。

    在丫头那冰凉的泪水刺激下,阿呆渐渐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体内的经脉一阵绞痛,他发现,自己原本通畅的经脉竟然有多处郁结,体内的生生真气也不是那么顺畅了。小环的哭泣声在耳中响起,阿呆紧了紧怀中丫头的尸体缓缓的坐了起来。

    小环看着阿呆那一身黑色的鳞甲,不禁有些害怕,向后缩了缩身体,喃喃的道:“先生,您,您醒了。”

    阿呆小心的将丫头平放在地面上,冲小环道:“不要叫我先生了,叫我阿呆吧。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叫我阿呆大哥。”没等小环回答,他转向丫头,深吸一口树林中清爽的空气,神志似乎清醒了很多。他昨晚已经哭泣的没有泪水了,那些发泄并不能减弱他内心的悲伤,喃喃的道:“丫头,你好好安息吧,害你的人阿呆哥都替你杀了,阿呆哥永远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的,我会像带着冰一样带着你,永远陪伴着你,让你看着我,感受着我的温度,或许,当我料理完全部牵挂的事,就会随你们而去,永远和你们在一起。充斥在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我燃烧的力量,以我之名,借汝之力,出现吧,灼热的火焰。”腾腾火焰出现在阿呆手上,火苗的颜色由青转蓝,再由蓝转紫,阿呆双手一挥,白色的生生真气透体而出,将丫头的娇躯包裹起来,在意念的控制中缓缓将她的娇躯托了起来,在那白色光芒的包裹下漂浮在半空之中,阿呆痴痴的看着丫头漂浮而起的娇躯,柔声道:“去吧,丫头,去天国吧。愿你的灵魂能够得到永生,我们来世一定能够再相遇的。”掌心的紫色火焰飘飞而出,落在丫头身上,紫炎的温度奇高,火焰的光芒几乎瞬间包裹了丫头的娇躯。小环吓了一跳,冲到阿呆身旁,抓住他的衣服失声道:“你,你要干什么?不,不要啊!小姐——”小环不断的呼喊着,用力的拉拽着阿呆的身体,试图让那紫色的火焰停下来,可是,以她微小的力量,又怎么能撼动阿呆呢?

    阿呆淡淡的说道:“我要让丫头永远永远都跟在我身边。”他眼中寒芒一闪,生生斗气中的火势骤然增大,丫头的娇躯在白色光芒的包裹中鸿飞冥冥,顷刻间化为了一堆灰烬。不理会一旁小环的哭喊,阿呆控制着生生真气缓缓内收,在白色光芒构成的结界中,骨灰渐渐凝结,就像当初冰那样,凝结成拳头大小的一团。

    阿呆将丫头的骨灰团抓在手中,冷冷的瞪了小环一眼,道:“不要打扰我。”说着,飘身而起,落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仔细的凝视着手中的骨灰,阿呆的眼睛再次湿润了,丫头,那个小时候软弱的女孩儿,那个和和自己同吃一块干馒头的女孩儿,那个要成为自己未婚妻的女孩儿,那个自己心中第一个比馒头重要的女孩儿已经变成了这一团骨灰,阿呆抬起右手,幻化出一柄银色的小刀,回想着以前的种种,回想着丫头临死时幽怨而悔恨的眼神,银色的锋刃轻轻的动了起来,锋刃不断在阿呆灵活的五指间跳动着,在那如同鬼斧神工般的雕刻中,他的心完全沉浸在对丫头的回忆之中。

    小环在树下楞楞的看着阿呆,心中一片空虚,提芙雅可以说是她唯一的寄托,现在这个寄托完全消失了,她感觉自己仿佛已经失去了一切,世间的一切对自己再也不重要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