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丫头之死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粉衣丫鬟扑到提芙雅身旁,哭喊道:“小姐,小姐你要坚持住啊!你不能死,你不能扔下小环一个人啊!”

    提芙雅苍白的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柔声道:“小,小……环,姐……姐要……走了……,不……能照……顾……你了……。我……已经……很满……足了……,在……死之……前……能见……到我……最爱……的……阿呆……哥……,阿……呆……哥,……你知……道……么……?丫……头一……直……都没……有……忘……记你……,始……终……记得……当初……咱们……之间……的承……诺,……我,……我是……你的……未……婚妻……啊!……抱抱……我,……抱抱……我好……么?”

    阿呆擦了下眼中不断流淌的泪水,将提芙雅紧紧的搂在怀中,“丫头,丫头,你始终都是我的未婚妻,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我不让你死,不让你死啊!只要你能好起来,我立刻就娶你做我的老婆,丫头,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丫头幽然一叹,眼中的神采渐渐的黯淡了,“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谁……也不……怪,……只怪我……自……己,……对不……起,……阿呆哥……,丫……头没……有福……气做……你的……妻子……了,丫……头,……丫头不……配啊……!我……曾经……去尼……诺小……城找……过你……,但……是,……但是……黎叔……告诉我……,他……说……,你……早已……经死……了。你知……道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多么……难过……么?……我真……的好想……好想追……随你……而去……啊!……丫……头好……难……过,……真……的……好难……过,我怎……么也……没想……到,黎叔……是骗……我的……,你……根本……就……没有……死。……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丫头已……经是……不洁……之身……,又怎……么配……的上……我的……阿……呆哥……呢……,阿……呆……哥,原……谅丫……头吧。……是丫……头对……不起……你啊!丫头……要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悲伤……,不要悲……伤,来世……,丫头……一定……重……新投……胎,再和……你在……一……起,就……算是……一千……世之……后,丫……头也要……,也要……做你……的妻……子。”全身一软,丫头的最后一口气息断了,是的,断了。她面带着微笑心中充满悔恨倾倒于阿呆怀中,就这么默默的去了,不甘的去了。

    阿呆依旧紧紧的搂着丫头,在极度的悲痛中,他的脸色变得和丫头同样苍白,轻轻的抚摩着丫头渐渐冰冷的面庞,喃喃的道:“我好笨,我真的好笨,为什么我没有早一点认出丫头的身份?如果早一点认出,她,她一定不会死的。丫头,丫头,都怪我,都怪你阿呆哥没有照顾好你。丫——头——”阿呆将自己的面庞紧紧的贴上丫头的,放声痛哭,不断的宣泄中心中的悲痛。一旁的丫鬟小环也陪伴着他不断的哭泣,一时间,整个房间中充满了无尽的悲伤,气氛无比的压抑。

    但是,就算阿呆和小环再悲伤,丫头也不会活过来了,她已经死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良久,阿呆眼眸中的悲意渐渐变成了强烈的恨意,血丝密布的眼眸中充满了森然的杀机,他小心的将丫头的身体放回床上,用棉被为她盖好。猛的转过身,双手紧紧抓住小环的肩膀,“告诉我,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丫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谁害了她,是谁?是谁?”在激动中,他的声音不由自主的高昂起来。

    剧烈的疼痛从肩膀传来,小环惊惧的看着狂暴中的阿呆,脸上的汗水流淌而下,痛苦的说到:“我的肩膀,我的肩膀。”

    阿呆缓慢的松开抓住小环的双手,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只有冷静下来,才能去为丫头报仇。恨声吟唱道:“以神龙之血为引,洗涤心灵的平静之光啊!湛放吧。”蓝色的光晕飘洒而出,化为柔和的白色光芒将阿呆和小环的身体包裹在内,在光芒闪耀之下,不断平复着阿呆和小环内心的悲伤和激动。终于,在光系魔法能量的作用下,他们渐渐的平静下来。阿呆温柔的看了一眼平躺在床上仿佛睡着了的丫头,冷冷的冲小环道:“丫头不会白死。凡是害过她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包括丫头在总督府内经历的一切,我要知道。”

    小环眼中的惊惧渐渐消失了,凄然看着死去的提芙雅,喃喃的道:“小姐,小姐她真的是好可怜啊!我在八岁的时候,被穷困的父母以二十个金币的价格买给了总督大人,到府里当丫鬟。那时候,小姐刚被主母带回来不久。主母很喜欢小姐,就把我派在她身边伺候她。小姐真的很善良,也很聪明。学起什么东西来都非常快,而且,她对我真的很好很好,就像亲妹妹一样。那些年,是我过的最快活的几年。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小姐都渐渐的长大了,小姐她变得越来越漂亮,每当看到她美丽的容颜时,我都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其实,在府中名义上小姐是总督大人和总督夫人的孙女,其实她的地位,也只比我们这些下人强一点而已,随着她的日渐长大,当初收留他的主母,也就是总督夫人早已经把她这个人淡忘了。连一些高级仆人都看不起她,经常会背地里说她出身低贱。但小姐从来都没有在意过,我们始终在一起快乐的生活着。小姐曾经和我说过你的事,她偷偷的告诉我,以前在尼诺城的时候,曾经有一个未婚夫,那就是你。那时候,小姐几乎每过一段时间,都会跟我讲一遍你的故事,不厌其烦的讲,我看的出,她真的很在乎你。就这样,我们始终过着平静的生活。直到,直到少爷的出现,这种生活才改变了。”

    阿呆眼中寒芒一闪,淡淡的道:“你说的少爷,是不是叫提罗,平时爱穿一身华丽的白色衣服。”

    小环一楞,点了点头,道:“是,就是提罗少爷,他是总督大人最喜欢的孙子,听说还是大陆上一位高人的徒弟,武技厉害的不得了。”

    阿呆点了点头,道:“你继续说,我要听完丫头所有的故事。遇到提罗后怎么样了?”

    小环黯然道:“那是在几年以前吧,小姐已经十七岁了,出落的异常漂亮。提罗少爷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在整个总督府内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没有人不巴结他的,就连他的几位叔叔也是。像我和小姐这种在总督府内谁也不会重视的人,自然很少和他接触。那天,我和小姐正在院子里踢毽子玩儿,正好碰到路过的提罗少爷。提罗少爷被小姐的容貌所吸引,上来和我们搭话,我现在还记得,当时我紧张的不得了,在我心里,提罗少爷就是大人物了,那时候的他看上去温文有礼,再加上英俊的外表,顿时吸引了我和小姐的注意。从那以后,提罗少爷会经常来找小姐,带着小姐游山玩水,有的时候他心情好,会连我也一起带去。我看的出,提罗少爷是喜欢上小姐了。由于提罗少爷和小姐之间的关系,府里的人再没有谁敢看不起她,都巴结她,提罗少爷给我们换了一个住的地方,足有现在这里六、七个那么大,他那时候对小姐可以说是非常痴情的。但是,小姐心中始终有着一个人,那就是你,和提罗少爷在一起的时候,她也会经常提起你,提罗少爷常常会为此发怒。后来,提罗少爷禁不住小姐的再三恳求,禀明了总督夫人,带着小姐去尼诺城找你。但是,却得到了你已经死亡的消息。小姐悲痛欲绝,足足伤心了半年之久,就是那段时间,提罗少爷趁虚而入,不断的讨好小姐,终于让小姐接受了他。本来我挺为小姐高兴的,毕竟提罗少爷以后很可能继承总督大人的爵位,小姐跟着他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可是,谁知道,小姐数次提出要和提罗少爷成婚都被他拒绝了,后来我们才知道,总督大人和总督夫人以及提罗少爷自己,都看不起小姐的出身,提罗少爷和小姐在一起,只是因为他看上了小姐的容貌而已。从始至终都没有想娶小姐为妻的想法。总督夫人曾来找过小姐,她对小姐说,等以后提罗少爷娶了正妻以后,可以让小姐当一名侍妾,小姐虽然非常伤心,但是,那时候她已经和提罗少爷住在一起,而且又是人在屋檐下,根本没有抗挣的可能,就是因为总督和总督夫人对提罗少爷的纵容,才让小姐有了后来的苦难。那时候唯一还值得欣慰的,就是提罗少爷对小姐还很好,虽然委屈一些,但还可以忍受。可是,可是后来小姐的命运就越发悲惨了。”

    阿呆眉头紧皱,冷声道:“后来又怎么了?是不是你们的提罗少爷变心了。”

    小环有些惊讶的看着阿呆,眼底的悲伤更加深了,点了点头,道:“两年前,小姐和提罗少爷出去办事,回来以后,提罗少爷对小姐就渐渐冷淡下来,小姐也似乎有什么心事,没有以前那开心的笑容,经常会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愣神,每当我问起她为什么会这样,她就会伤心的哭泣,嘴里不断的叨念着对不起、对不起什么的。提罗少爷对小姐的态度也越来越不好,开始时还经常来找小姐,和她在一起,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冷淡变成了暴躁,他,他经常打骂小姐,甚至,甚至还用各种方法虐待小姐。小姐本来很健康的,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她的身体每况愈下,每次被提罗少爷毒打或侮辱后都会病上几天。大约半年前,小姐发现自己怀上了提罗少爷的孩子,她本以为,有了少爷的骨肉,少爷总会对她好一点,可是,少爷却依然没有改变对小姐的态度,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了。知道两个月以前,提罗少爷竟然带回了一位姑娘,说是来府里玩儿的,那位姑娘似乎是一个名门贵族之后,小姐好象以前也见过她,我问小姐,小姐却始终不肯说。提罗少爷对那位姑娘,就像当出对小姐那样殷勤倍至,对小姐却不理不睬。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小姐不至于受到他的虐待,可以安心养胎了。小姐的心情始终处于抑郁状态,她每天仿佛都想着很多很多事,而且好象并不在乎提罗少爷对她如何。就这样,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十天前,提罗少爷突然带着那名贵族少女来找小姐,那时,小姐已经怀了六个月的身孕。小姐就是那时被他们害了。”说到这里,小环已经是泣不成声。

    阿呆紧紧的攥着双拳,从牙缝中渗出的声音如同冬天般寒冷,“告诉我,他们是怎么害丫头的。”

    小环哽咽着道:“我永远也忘记不了那天的情景,原本英俊的提罗少爷看上去是那么的狰狞,他一进门,就质问小姐怀的到底是不是他的孩子。小姐除了跟提罗少爷以外,都没接触过其他男人啊!她当时就发怒了,怒斥提罗少爷。提罗少爷说,谁知道你怀的是谁的野种。和他一起的那贵族少女也在一旁推波助澜,对小姐冷嘲热讽的。小姐气的全身发抖,险些昏倒。提罗少爷眼中闪烁着异常的凶光,他突然一把抓住小姐的头发,用力打小姐的脸,还用脚踢小姐。那贵族少女就在一旁为他呐喊助威,他们,他们简直是禽兽啊!小姐被提罗少爷打倒在地,不断的翻滚着,她苦苦的哀求提罗少爷,让提罗少爷看在她肚子里孩子的份上放过她吧。可是,可是提罗少爷却打的更加凶了。可怜小姐身怀六甲又体弱多病,终于在他不断的折磨中昏倒了,鲜血不断从她下面流出。直到那时,提罗少爷才停止了他对小姐的毒打,和那贵族少女一起离开了。我拼命的跑啊跑啊,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府里的大夫让她来救小姐,那大夫还算通情达理,跟我来了。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小姐的脸色已经变得比纸还要苍白。那大夫替小姐诊治后告诉我,说小姐恐怕要不行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保不住了。那孩子可以说是小姐唯一的希望了,加上她身体本就极为虚弱,就成了你来时那个样子。那大夫动了恻隐之心,用自己的钱给小姐买来了药帮小姐调养,可是,可是怀了六个月的孩子流产后,小姐又怎么好的起来呢?本来前几天大夫就说她要不行了,可是,小姐却始终支持着,留着一口气,现在想来,应该为的就是等您啊!小姐她真的好可怜,她死的好惨啊!”小环扑倒在丫头身上,哭的声嘶力竭,全身不断的痉挛着。

    阿呆脸上没有流露出一丝表情,他手上的指甲已经深深的刺入肉中,缓缓的站了起来,他深深的看了丫头一眼,柔声道:“丫头,我的妻子,你放心的去吧。你所受的一切折磨,我都会替你讨回来,我会让提罗付出他应该付出的代价。”说完,大踏步向门外走去。

    小环吓了一跳,阿呆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杀机使她全身颤抖,她冲阿呆道:“先生,您,您要去哪儿?”

    阿呆背对着小环,淡淡的道:“去为丫头报仇,那是我该做的事,丫头不会白死的。”

    小环离开丫头的尸体,快步扑到阿呆背后,一把拉住他的手臂,苦苦哀求道:“先生,先生您不能去啊!您是小姐最重视的人。小姐已经死了,她绝不希望看到您遇险,提罗少爷是会武技的,您,您打不过他。您快走吧,要是被人发现您在府里,会对您不利的。”

    阿呆笑了,张狂的大笑,笑声阵的房梁瑟瑟发抖,“小环,你在这里好好看着丫头的身体,我去去就来,我说过,凡是伤害过丫头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包括纵容孙子的总督夫妇,他们这些恶毒的贵族全都该死。等着我吧,我会很快回来的。”白色光芒一闪,震脱小环的手,阿呆扯下身上的外衣,露出里面的巨灵蛇甲飘身出了丫头的房间。夜深露重,不断侵袭着阿呆的身体,但就算再寒冷的夜露也比不上他已经凝结为冰的心。阿呆没有躲藏,就那么大踏步的一步一步向提罗和蓉蓉所在的房间走去。他现在心中的恨意,丝毫不比当初欧文被杀时稍逊。

    总督府内巡逻的士兵很多,没走出多远阿呆的身影就被卫兵发现了。“什么人,站住,再不站住格杀勿论。”

    阿呆仿佛没有听到卫兵的吆喝声似的,继续向前走去,双臂的骨骼不断的劈啪做响,白色的生生斗气透体而出。

    一队十人的卫兵快速追上阿呆,将他围在中央,手中长枪的枪尖指着阿呆的胸膛,为首一人沉声道:“擅闯总督府是死罪,现在束手就擒,说不定总督大人会开恩饶你一命,若敢反抗,格杀勿论。”

    阿呆缓缓抬起头,黑色的眼眸中布满了血丝,蓬勃而庞大的霸气骤然而出,带着森然的杀机以自己为中心闪电般蔓延开来。

    十名卫兵虽然久经训练,但遇到阿呆这样的绝世高手却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在那无可抵御的霸气中,他们都流露出骇然的神色,一个接一个的软倒在地,七窍流血而亡。阿呆那融合了霸气和杀气的强大气势,已经成了无形的杀手,震的这些卫兵肝胆俱裂。

    阿呆根本没有理会这些士兵的死活,依旧一步一步的向提罗和蓉蓉的房间走去。这边的变化顿时引来了大批的卫兵,阿呆不过走出几十米远,就已经被上百名卫兵围住了,但在阿呆那一往无前的气势之下,这些卫兵根本不敢靠近他十米之内,随着阿呆前进的脚步不断的后退着,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于出手。但是,这里毕竟是云母行省总督的府邸,作为帝国重臣,总督府邸内有着大量的高手。就在普通士兵不知道如何是好之际,数十条身影从四面八方赶来了,感受到来自周围的威胁,原本前进的阿呆终于停了下来。

    数十条身影站定,这些人都是穿的普通服装,一个个气势沉凝,身上闪烁着各色斗气,警惕的凝视着阿呆。其中一名身材矮小双臂过膝的老者沉声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夜闯总督府还杀了人。在下总督府兰达,抱个名号吧,说出你的来意。”兰达是总督府禁卫统领,府邸内的五百名禁卫全都归他管辖,他天赋异禀,多年的修炼让他练就了一身高强的武技,是整个总督府内第一高手,就连提罗见到他,也要叫一声兰老师,自从他接管了总督府内的防务以来,从来没有出过一丝差错,深得总督提尔豪斯器重。刚才,他骤一听说有人敢夜闯总督府而且只有一个人时,心中不禁一惊,虽然总督府说不上是龙潭虎穴,但也不是什么人都敢来的,赶忙带领着手下高手赶了过来。一看到阿呆的外表,他顿时松了口气,在他看来,虽然阿呆表面的气势很盛,但毕竟还只是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就算从娘胎里开始修炼,又能有多大成就呢?

    听到兰达的问话,阿呆笑了,开心的笑了,那邪异的笑容让周围围住他的众人不禁心中一寒,“我的来意很简单,是来杀人的,你满意了么?如果你们现在离开这里,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至于我的名字,你或许曾经听说过,我是死——神——阿——呆——。”

    阿呆这个名字这些人都没听说过,但死神两个字却极大的震撼了这些护卫们的心,兰达全身一震,失声道:“死神,你是死神。”死神这个名号在落日、天金两个帝国早已经传扬开了,几年前,他曾经在落日帝国杀人无数,最近更是杀死了大量杀手工会的人,兰达怎么也不敢相信,面前这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的青年就是闻名大陆的死神。他的心不由得紧张起来。

    阿呆看了他一眼,冰冷的目光让兰达一阵心寒,下意识的退了半步。阿呆动了,依旧向前走去,白色的生生斗气突然收敛了,他变得和普通人没有任何两样,一步一步向兰达逼去。虽然慑于死神的威名,但作为总督府的第一高手,兰达又怎么能退却呢。全身闪烁起蓝色的斗气光芒,他那双异于常人的手臂猛然伸出,向阿呆抓去,尖锐的斗气澎湃而出,在空中扑扑做响,双手上抓阿呆面门,下抓胸膛,他的双臂在空中奇异的伸长了半尺,几乎一抬手就抓到了阿呆的身前。

    阿呆此时心中充满了杀机,兰达的挑衅使他胸中杀机狂涌,嘴角处邪异的笑容更盛,冷哼一声。冰冷的声音如同一道利剑一样刺入兰达心中,他前抓的双手不禁一缓,就在这一缓之时,兰达突然发现,原本空门大露的阿呆突然身前多了两只手,两只闪烁着银色光芒的大手。

    “噗”的一声,兰达全力攻击的蓝色斗气撞在阿呆的大手上,他吃惊的发现,自己平日里无坚不摧的斗气竟然无法对那银色的光芒形成任何冲击。与此同时,阿呆的双手已经绞上了兰达枯瘦的十指,冰冷的声音响起,“是你自己找死。”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响起,兰达引以为豪的双臂寸寸断裂,澎湃的生生斗气直接震断了他的心脉。带着不甘和绝望,兰达缓缓的软倒在阿呆面前。

    周围突然变得异常肃静,没有任何人敢冲上了攻击阿呆,堂堂总督府第一高手竟然在对方的手里走不出一招,阿呆的霸气已经完全震慑了这些护卫们的心。阿呆冰冷的扫视了一眼面前随着自己前进而后退的士兵,淡淡的说道:“我再说最后一遍,闪开,否则,死。”

    所有的护卫都胆寒了,有些胆子小的已经开始向两旁退开了,就在这时候,不知道是谁大喊道:“大家一起上,杀了他替兰统领报仇。”在这个声音的吆喝下,和兰达同来的高手们顿时扑了上来,一时间,各色斗气在空中不断的闪烁着,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被围在中央的阿呆。绚丽的斗气光芒映衬着阿呆的身体显得异常怪异,阿呆眼中寒芒大放,虽然总督府这些护卫们的功力不弱,但他们和只能和杀手工会的忍杀者勉强相比,即使是几十名灭杀者以上级别的杀手围攻阿呆,他都没有怕过,又怎么会在乎这些人呢?白色的生生斗气骤然湛放,银色的网状能量以他为中心,闪电般朝四面八方散去,那固态生生变斗气形成的大网带着无比的锋锐,所有斗气在和它相触时,都不约而同的消融了。阿呆大喝一声,双手猛的一收,空中的天罗地网突然转化成一柄长达三米的巨大光刃,阿呆右手一挥光刃横扫而出,在无坚不摧的生生变第六变的银色固态能量下,顿时有十余人被斩成了两截。杀机既起,阿呆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悲愤,双手握住光刃,闪电般在自己身体周围幻化出一圈澎湃的斗气刃幕,如同绞肉机一般朝护卫们卷去。

    真正和阿呆交手,这些护卫才意识到眼前的敌人是那么的强大,那银色的旋风是那么的恐怖,鲜血和碎肉不断被旋涡甩出,顷刻间,已经有一半护卫死在阿呆手中。再也没有谁敢冲上去了,剩余的护卫完全被吓呆了,神志稍微清醒的落荒而逃,而那些完全呆滞的,则只有等待着银色旋风的降临。“噗嗤”一声,面前的一名护卫化为了漫天血雨,看着那血肉模糊的样子,阿呆清醒了一些,银色的旋风消失了,阿呆停止了杀戮,但他眼眸中的杀机却更盛了,大踏步朝提罗和蓉蓉的房间走去。此时,再没有任何人敢阻拦他。

    府邸内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云母行省总督提尔豪斯自然得到了消息,穿好自己华丽的袍服,看着门外上百名紧张的护卫,这已经年近七十的老贵族顿时大为光火,自从接任了云母行省的总督以来,他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竟然有人敢来自己家里杀人,而自己的手下竟然拦不住对方。虽然那人并没有到自己这里来,但此时他心中的愤怒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从书桌上拿起自己的令箭,沉声道:“来人。”

    “在,总督大人,您有什么吩咐。”一名护卫队长跪倒在提尔豪斯面前。

    提尔豪斯粗重的喘息几声,沉声道:“拿着我的令箭,立刻到城外军营给我把大军调进城,封锁整座城市,无比要把这个嚣张的杀手给我抓住,死活不论。”他微微发福的身体轻微的痉挛着,脸上的皱纹纠结在一起,显得异常狰狞。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