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澄清误会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阿呆点了点头,道:“是啊!你还活着,而且活的很好,我已经将你体内的经脉都强化了,以后你的身体会坚韧许多。活着的感觉是不是很好?不要想以前的一切了,重新开始吧,你再也不是盗贼工会的获取者,你已经获得了新生。”

    听到阿呆提起盗贼工会,灭凤眼中顿时涌起强烈的悲意,想起自己的父亲,想起那些关爱自己的长辈,凄然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我,我……”说到这里,灭凤猛的扑入阿呆怀中放声痛哭起来。

    阿呆怔忪的搂着灭凤的娇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灭凤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不断刺激着他的感官,为了怕灭凤因为过于悲痛影响了刚刚恢复的身体,他小心的用生生真气抚慰着怀中的少女。灭凤这一哭,仿佛要将自己自己全部的悲痛散发出来似的,足足哭了半个小时,仍然没有歇止的迹象。阿呆怕她伤心过度,劝慰道:“别哭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如果你愿意,现在就可以杀了我报仇。”

    灭凤的肩头不断的抽搐着,伏在阿呆温暖的怀抱中,她哽咽着道:“一切都已经注定,杀了你有什么用?我那些死去的亲人也不会复活。”

    阿呆淡淡的说道:“只要活着就有希望,灭凤,不要在寻死了,你父亲他们的仇还等着你去报,主上还没有死,我们一定要将这个首恶杀掉。”听到阿呆的话,灭凤不禁回想起那天阿呆为了救她而甘愿自绝的情形,身体微颤,抬起了梨花带雨的娇颜,“为什么?你那天为什么不顾自己救我?是我下毒害你的啊!无二圣水是天下第一奇毒,就算你有压制的办法,它早晚也会发作的。”

    阿呆摇了摇头,道:“不,无二圣水并不是无法可解的,只要有哥里斯老师研制出的银球,再加上剑圣的实力,就能将毒素逼出体外。我现在不是很好么?我救你,是因为我必须要那么做。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去呢?在我心里,你和当初的冰同样重要,都是我最宝贵的朋友。”

    灭凤喃喃的说道:“最宝贵的朋友,最宝贵的朋友么?我明白了。”她从阿呆怀中坐起,幽怨的看了他一眼,道:“放心吧,既然我已经活过来,就不会再寻死。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去寻找主上么?我和你一起去。”

    听到灭凤问自己要去干什么,阿呆心中一阵茫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茫茫大陆,又让他如何去寻找主上的踪迹呢?轻叹一声,阿呆摇了摇头,道:“我可能会和两位师伯返回天罡山等待四大剑圣的比试吧。至于主上,我想,他总会出现的。现在我们寻找也没用。”

    感觉到阿呆流露出的颓废,灭凤咬了咬自己的红唇,低声道:“难道你不去找她么?”

    阿呆全身一震,现在他的脑海已经比以前清明了许多,不那么呆滞了,自然听出灭凤话语中的她是指的玄月。心脏如被尖针刺了一下似的,疼的阿呆有些痉挛,艰涩的道:“我说过,不要在我面前提她。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是她,我是我。”

    灭凤讥讽的哼了一声,道:“你只是在自己骗自己而已。难道你能忘记她么?你不能,她的身影早已经在你内心深处扎根。虽然你想排斥这种感情,但是,你的内心却不会说谎。否则,我提起她,你也不会这么大反应了。”

    阿呆猛的站了起来,有些暴躁的怒道:“不,我能忘了她,我一定能忘了她的。我和她之间什么都没有。”

    灭凤的俏脸上突然流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缓缓站了起来,抬头面对着阿呆,柔声道:“那好,你证明给我看,如果你能忘记她,那么,吻我。”说着,她双手环绕上阿呆的脖子,缓缓的闭上了双眸,等待着,等待着。

    阿呆看着面前的娇颜,心中各种复杂的情绪不断的涌动着,我一定能忘记玄月,一定能忘记她的,我不可以再想她。想到这里,他毅然朝灭凤的红唇吻去。四片唇瓣快速的接近着,灭凤俏美的容颜不断在阿呆面前放大。就在他们相距不足一寸,呼吸可闻之时,阿呆停了下来。玄月那轻嗔薄怒的样子清晰的在他脑海中闪现着,不,我不能吻灭凤,我不爱她啊!

    抓住灭凤的双手,阿呆从她的环绕中挣脱出来,有些虚弱的道:“对,对不起,我不能,我不能再伤害你了。”

    灭凤睁开双眸,眼中只有一种神色,那就是绝望。凄然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她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闯入他的心扉,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滴落,灭凤道:“你忘不了她,你永远也忘不了她的。既然如此,你去找她吧。”说完,抓起身旁的外衣,闪电般穿窗而出。

    阿呆没有阻拦灭凤,他能清晰的感觉到灭凤话语中的悲伤,茫然的站在那里,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这一切。冰死了,玄月并不爱自己,灭凤也离开了,看来,我注定要孤独一生啊!颓然坐到床上,阿呆脑中一片空白。

    门开,岩石和卓云走了进来,看到空荡荡的床铺,岩石惊讶的问道:“阿呆,灭凤呢?”

    阿呆喃喃的回答道:“走了,她已经走了。”

    卓云皱眉道:“走了?为什么她会走?她的身体恢复了么?”

    阿呆用力的摇了摇头,痛苦的道:“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岩石心中一惊,大步走到阿呆身旁坐了下来,抓住他的肩膀,道:“阿呆,好兄弟,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让自己变得那么痛苦呢?”

    卓云叹了口气,道:“他的痛苦,源头是月月。失去了月月,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岩石,是该告诉他的时候了。”

    阿呆抬起头,茫然看向卓云,“姐姐,什么该告诉我了?”

    卓云走到阿呆身前,温柔的注视着他,“我的好弟弟,告诉姐姐,和你接触的这些女孩子中你最喜欢谁。说实话,姐姐想知道。”

    阿呆痛苦的摇了摇头,道:“我,我不知道。”

    卓云扳住阿呆的面庞,道:“不,你知道的。只不过你在逃避,就像当年岩石逃避对我的感情一样。告诉姐姐,你到底爱谁。”

    阿呆全身一震,自从见到岩石他们以来,他的身心都放在受到重创的灭凤身上,此时才意识到卓云能与岩石同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必然有所改变,惊讶的道:“姐姐,你和岩石大哥?你们……”

    卓云俏脸一红,但还是坚定的说道:“是的,我们已经抛开一切顾虑在一起了。”

    阿呆迷茫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喜色,看看岩石,又看看卓云,“大哥,姐姐,恭喜你们了,你们终于在一起了。”

    岩石微笑道:“这还要多谢你,如果不是你硬拉我去精灵族,恐怕现在我还不能正视自己的感情呢?告诉大哥和你卓云姐姐,这些女孩子中,你爱的是谁?是月月、灭凤,还是已经死去的冰?”

    因为得知了岩石和卓云的事,阿呆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苦笑一声,道:“你们知道的。除了月月,我心里还能有谁?冰和灭凤,我只当他们是朋友。对冰,是怜惜的感觉,对灭凤,是亏欠。只有月月,只有月月的影子烙印在我内心深处、永远不会磨灭。”

    虽然阿呆的语调很平和,但岩石和卓云都能听出他对玄月的深情。卓云微微一笑,点头道:“这就足够了,只要你能正视自己的感情就足够了。灭凤为什么会走,是不是她向你表露感情被你拒绝了?”

    阿呆道:“我也不知道她对我是什么感觉,似乎有好感,但有的时候,她又是那么的冰冷。让她走吧。也许找个地方静静对她会好一些。”

    卓云点了点头,道:“走,跟我们去见两位老师,他们会告诉你一件关于月月的事,答应姐姐,一定不要冲动,好么?”

    “关于月月的事?”阿呆的心不禁忐忑起来,“我和月月已经没什么了?她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岩石微怒道:“什么叫没什么了?待会儿你就明白了。”不由分说,将阿呆从床上拽了起来,同卓云一起来到席文和廖文的房间。

    岩力正和席文聊天,见阿呆三人进来,道:“阿呆,怎么样?灭凤醒了没有?”

    阿呆点头道:“醒了,不过她已经走了。”

    岩石愕然道:“走了?为什么要走?”

    阿呆叹了口气,道:“她并不适合跟在我们身边,离开是她自己的选择。两位师伯,岩石大哥说你们有事要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

    席文看了岩石一眼,岩石冲他点了点头,席文想了想,道:“既然灭凤姑娘已经离开,你的身体状态也完全恢复,是该告诉你的时候了。阿呆,坐下吧。这件事关系到你一生的幸福。”

    阿呆身体微震,心中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但又不敢确认,坐到席文身边,低着头道:“师伯,您说吧。”

    席文道:“当初你离开精灵族是因为玄月姑娘,对吧。你知道么?其实你上了当,上了神圣教廷那个光明审判者的当。”

    阿呆全身一震,猛的抬起头,眼眸中满是惊慌的神色,“不,师伯,不会的,那都是我亲耳听到的啊!”

    岩石怒道:“你亲耳听到了什么?月月亲口对你说不喜欢你,只是为了报恩才和你在一起的么?你简直太傻了,那根本就是巴不依编出来的谎言,他利用当初月月骗他的话来刺激你,故意将你激走的。”当下,岩石一五一十的将精灵森林发生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

    听着岩石的叙述,阿呆的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厉害,误会,一切竟然真的只是误会,月月是爱着自己的,而自己呢?却辜负了她的深情。阿呆完全呆了、傻了、懵懂了,现在的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一切,心爱的人也同样爱着自己,这本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可就是因为自己的自卑、自己的懦弱,不但伤害了自己,也深深的伤害了月月。

    “月月在和教廷等人离开精灵森林时说,如果你一年内不去找她的话,她就立刻嫁给别人,永远都不再见你。阿呆,机会是要靠自己把握的,难道,你想让幸福溜走,痛苦终身么?去吧,去找月月吧,只要你诚心向她道歉,我想,月月是会原谅你的。”

    阿呆全身颤抖的看着岩石,功力高深如他,在此时竟然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巨大的打击不断充斥着他的心灵,他哭了,他痛苦的哭了,哇的一声,阿呆喷出一口心血,大吼道:“月月,我对不起你啊!”身体如同幻影般飘起,轰然一声,将旅馆的墙壁撞出一个大洞,转瞬间消失不见了。那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剧烈痛楚使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离开精灵森林的时候,他恨,他好恨,他不恨巴不依,他恨的是自己,为什么自己的心志那么不坚定,那么不信任月月。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席文等人都惊呆了,虽然他们知道阿呆反映必然会很激烈,但也没想到会激烈到如此程度。岩力刚要追出去,却被席文拉住了,“算了,让他自己去冷静一下吧。哎,阿呆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执拗了,我想,他会明白过来的。”

    岩石焦急的道:“老师,我怕阿呆他会做出傻事啊!”

    席文摇了摇头,道:“离开精灵森林的时候,他或许会做出傻事,但现在不会,得知自己心爱的人是爱着自己的,他不会舍得去死的。放心吧,如果我判断的不错,阿呆一定会在一年之期到来前赶到教廷去见月月的。以他现在的功力,就算想死也不容易。”

    卓云望着阿呆消失的方向,道:“那我们就任由他痛苦下去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廖文道:“他心中的结需要他自己解开,除非他自己想明白,否则谁也无法帮的了他。咱们回天罡山吧,在有一个多月就到当初玄月姑娘所说的一年之期了,那时候,我们赶到教廷神山,一定能见到他的。”

    席文点了点头,道:“好,大家收拾一下,准备出发。”

    阿呆痛苦的狂奔着,和玄月在一起的种种不断浮现在他脑海中。

    “已经好多了,还有一点疼痛,昨天晚上是什么东西伤了我?”

    “是铁线竹叶青,一种拥有巨毒的毒蛇,它在你肩膀上咬了一口。还好发现的及时,毒素没有蔓延到心脉,你放心吧,那条蛇我已经杀掉了,毒液也都让我吸出来了,而且给你敷了解毒药,不会有事的。”

    “吸,吸出来?你,你……”

    “我,我只是帮你吸毒而已,没有吸别的地方。你,你别误会。”

    “阿呆,你是不是觉的我很,我很……,竟然自己问你喜不喜欢我。”

    “没,没有,一切都是我不好。月月,都是我不好,是我辜负了你的感情。”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人家的身体都已经让你看过了,你可要负责任。”

    “月月,其实,其实我是喜欢你的,当初咱们在精灵森林时,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只是,只是我不配啊!不配和你在一起。以你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一个比我好上千倍万倍的丈夫。我昨天晚上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如果你觉的我亵渎了你的身体,我,我愿意把自己的眼睛挖下来。”

    玄月柔声道:“阿呆,你是说,你本来是喜欢我的,对么?我知道你在怕什么,你始终觉得自己的身份配不上我,对不对?而且,你还怕父亲会不同意我们的事。这些,你现在都先不要考虑,我要你明确的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我,是不是爱我。”

    “月月,我喜欢你。我是真心的喜欢你,我爱你啊!但是,你刚才说的那些,真的可以不考虑么?我做不到啊!”

    “阿呆,这些你真的不用去考虑,我明白你所有的担忧,你不用逃避,这一切,就由我来承担吧,你所有的顾虑,我一定能解决的。你要记住,你的身份并不卑微,你是天罡剑圣的传人,你的实力完全可以配的上我。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你的身份,不是你的武技,也不是你的容貌。爸爸那里,我一定能解决的,我自己的感情自己能够做的了主,只要你爱我,这就足够了,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我们在一起。”

    “月月,我爱你,我好爱你啊!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阿呆值得你这样么?”

    “值得的,值得的,阿呆,我也爱你啊!除非你不要我了,否则,我永远都会不离不弃的跟在你身边。”……

    是啊!月月是爱自己的,是自己误会了她,抛弃了她,阿呆疯狂的大喊着,“月月,是我对不起你啊!”再次喷出一口鲜血,阿呆猛的装在一块大石头上,轰然巨响中,石头化为了粉末,阿呆颓然倒地,不断的喘息着。泪水澎湃而出,不断的滴落在阿呆被泥土沾染的衣襟上。他现在心中除了后悔以外,再容不下任何东西。跌坐在地上,阿呆自言自语着道:“月月,月月,我爱你,我好爱你啊!可是,我现在怎么能去面对你呢?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我不值得你爱。”站起身,阿呆再次飘飞而起,不辨方向的飞奔而出。

    十五天后,神圣历九九八年十月十日。神圣教廷。

    巴不依现在感觉自己快乐的要飞起来似的,刚才,就在刚才,自己得到了一生中最想得到的消息,神圣教廷代理红衣祭祀玄月竟然宣布在神圣历九九八年十一月一日嫁给自己,消息瞬间传遍整个教廷神山,也传到了他的耳朵中,每个见到他的人,都用羡慕和嫉妒的延伸看着他,祝福他。巴不依现在要去确认,要去向自己心爱的月月确认,这到底是不是真的。他感觉自己的心跳不断的加快着,心脏似乎要透体而出似的。自从天元族回来以后,教皇大人对自己的父亲和自己似乎非常不满似的,没有了以前的宠信,更是派遣父亲巴不伦带领大批神职人员出海去探询黑暗势力的下落,在海上漂泊的那半年,他们除了消灭十几拨海盗以外,并没有任何收获,几个月前才刚刚返回教廷。由于父亲巴不伦的失势,使得他也在教廷中身份大跌。当初在精灵森林中赶走阿呆后,玄月就从来没理会过他,他也不好意思去见自己最心爱的人。今天,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使他已经忘记了一切,只想快点见到自己心爱的人儿。

    玄夜现在依然是白衣祭祀的身份,他现在的心情异常不安,就在上午教皇召开的例会上,自己的女儿月月,竟然当着大家的面宣布要嫁给光明审判者巴不依。在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月月脸上的表情异常平静,平静的没有任何波动。虽然这个结果是玄夜早就想看到的,但是,事到临头,他心中又升起一种无以名状的不安。在听到月月宣布的消息后,教皇大为震怒,坚决不允许玄月出嫁,但是,最后还是被月月说服了。当时的一幕仍然不断在他眼前闪现着。

    …………

    “不行,你不能嫁给巴不依,你并不爱他。”教皇愤怒的说道。他之所以拒绝玄月的请求,一个是为了玄月本身的幸福考虑,另一个,是因为如果玄月嫁给巴不依,那教廷和阿呆之间的关系将变得复杂起来,甚至有可能再也无法合作。

    “教皇大人,你是最接近天神的人,在教廷的历代典籍中规定,即使是教皇,也没有权利拆散一对神职人员结合。”玄月冰冷的抗声道。自从成为代理红衣祭祀以来,她在教廷中的威信与日俱增,甚至有盖过其他两位红衣祭祀的势头,她的神圣光系魔法更是突飞猛进着,即使是教皇,也无法确定自己的孙女到底修炼到了什么程度。

    “你……,玄月祭祀,难道你真的要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么?”教廷中确有教皇不得干预神职人员之间婚娶的条理,教皇现在确实拿玄月没有一点办法。

    “教皇大人,您又怎么知道我不爱巴不依审判者呢?他是教廷年轻一代中最出色的审判者,我完全有理由爱上他。我已经决定的事就不会更改。即使您不同意,我也要嫁给巴不依审判者。”

    “好,好,你翅膀硬了是不是。随便你吧,到时候你别后悔。”教皇抛下这句话,怒气冲冲的走了。

    …………

    砰砰的敲门声将玄夜从思绪中惊醒,“是谁?”

    “玄夜叔叔,是我,不依。”门外传来包含着兴奋和忐忑的声音。

    玄夜打开门,只见一身淡金色武士服的巴不依立于门前,那英俊的容貌、挺拔的身姿让玄夜暗暗点头,“是不依啊!快进来吧。”

    巴不依恭敬的向玄夜行礼道:“玄夜叔叔,好久不见了,您还好么?”虽然心情激动,但在巴不伦长期的教导下,他的礼数还是没有忘。

    玄夜微笑道:“贤侄,别客气。”说着,将巴不依让进了房间。

    “不依,你过来有事么?是不是你妈妈找娜莎,可惜她出去了,可能要晚上才能回来。”玄夜当然知道巴不依是来找谁的,只是他不想点破而已。

    巴不依有些窘迫的道:“不,我不是来找娜莎阿姨的。玄夜叔叔,月月,月月她在么?”

    玄夜微笑道:“傻小子,就知道你是来找月月的,她在房间内冥思呢,你敲门试试吧。”

    巴不依大喜,“谢谢您,玄夜叔叔。”

    玄夜拍拍他的肩膀,道:“傻小子,再过些天,你就要改口了。月月那里,要你自己去努力了。”他知道玄月并不爱巴不依,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女儿想通了。

    从玄夜口中间接证实了自己和月月的事,巴不依心中的喜悦更盛,连连点头道:“是,叔叔,我一定会努力的。”说完,欢天喜地的走到房门前,轻轻在门上敲了两下。

    “我不是说过了,在我冥思的时候不要打扰我么。”玄月清冷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

    巴不依听到自己心爱之人的声音,心中的激动更甚,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道:“月月,是我,巴不依。”

    房间中沉默了,半晌,玄月的声音才再次响起,“进来吧。”

    巴不依心中一喜,推门而入,正好看到对面盘坐于床上的玄月。玄月身穿一身白色的连衣长裙,蓝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全身笼罩着一层金色的光芒,那澎湃的神圣气息,不禁使巴不依产生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看着玄月那绝美的容颜,他已经有些呆了。

    玄月看着面前的巴不依,眼神中没有一丝波动,淡淡的说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巴不依全身一震,从呆滞中清醒过来,“啊!我,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玄月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道:“不对吧,你是来确认我是否真的要嫁给你。消息是我宣布的,现在已经通知了大陆的每个国家,你现在只需要回去准备就可以了。十一月一日,你会看到我穿好嫁衣的。”

    巴不依上前几步,走到玄月身前,有些颤抖的道:“月月,你,你真的愿意嫁给我么?”

    嫌恶的光芒从玄月眼眸深处一闪而过,她微微点了点头。

    巴不依难以抑制心中的激荡,不由自主的向玄月小手握去,玄月柳眉微皱,身上的金光陡然大盛,将巴不依震退几步,冷声道:“我现在还不是你的妻子,不许碰我。”

    巴不依心中一惊,但却并没有在意,赶忙道:“对不起,对不起,月月,我只是太高兴了,你别生气。”

    玄月闭上双眸,道:“你走吧,结婚要准备的事情很多,这应该是你去忙的。”

    “是,是,我一定会准备一个盛大的婚礼迎娶你。月月,我要让你成为最幸福的新娘。你继续冥思吧,我先走了。”说完,转身飞快的离去了。巴不依走了,玄月再次睁开美眸,眼眸凄迷的喃喃道:“阿呆,你会来么?十一月一日,你会赶来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