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灭凤重生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一个小时后,阿呆终于恢复了三成功力,缓缓从入定中清醒过来。他体内经脉的震伤在卓云的精灵魔法作用下已经基本痊愈了。睁开双眸,他最先看到的就是全身包裹在绿色光芒中的卓云,微微一笑,道:“姐姐,可以了。”

    卓云见阿呆醒来,顿时大喜,拍动翅膀飞到阿呆身旁,关切的问道:“怎么样?你的身体舒服一些么?”

    阿呆点了点头,道:“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姐姐,主上呢?有没有杀了他?”

    卓云黯然摇头,道:“那个主上强横的完全出乎我们意料之外,而且,他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种族,那黑色的翅膀看起来真诡异啊!”

    一听到主上没死,阿呆的心顿时沉了下去,他知道,这次被主上逃掉,以后再想找到他可就难了,叹息一声,道:“算了,只要黑暗势力不放弃对大陆的侵蚀,我们总有一天会见面的,他那罪恶的灵魂迟早会结束在我手上。灭凤呢?啊!我记得在我晕倒前她挡在我前面了,她现在怎么样?”想起灭凤那凄迷的眸光,阿呆的心剧烈的颤抖起来,虽然他没有接受灭凤的感情,但是,他绝不希望灭凤像当初的冰一样香消玉陨。

    卓云看向一旁,“席文、廖文两位老师正在为她疗伤呢,情况很不妙,灭凤的伤势非常严重,我曾经试过用精灵魔法为她治疗,可是她本身修炼的功夫是黑暗属性的,我的精灵魔法根本产生不了作用,现在只有靠两位老师了。他们的生生真气可以将灭凤体内的黑暗能量完全压制下去,再帮她治疗,希望上天能够保佑她活过来吧。”

    阿呆心中一紧,飘身而起,落在灭凤身旁,席文和廖文都是合着双目,一脸凝重之色,显然灭凤的情况很不乐观。正在阿呆想出手帮助两位师伯之时,席文和廖文同时收功,淡淡的白色光芒返回体内,两人同时睁开了双眼。灭凤嘤咛一声,张口吐出一口紫黑色的淤血,阿呆吓了一跳,赶忙搂住她的娇躯,用自己的功力去探询她体内的情况。

    席文叹了口气,道:“对不起,阿呆,我们已经尽力了,这姑娘的伤实在太重,尤其是连接心脉的几条主要经络都是若断若续,虽然起它地方我们已经为他稳定住了,五脏也已经重新回位,但那几条经脉实在太脆弱,我们不敢动手。否则,她恐怕根本无法清醒了。即使是现在,她也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你有什么话就对她说吧。这孩子真是好傻,当时,即使没有她挡在你面前,以你身上的巨灵蛇铠甲和自身的防护能力,也不会有事的。我看,这姑娘可能是成心求死。”

    听了席文的话,阿呆不禁心头大震,他自己的生生真气也已经探询到了如席文所说的结果,灭凤确实已经到达了垂死的边缘。悲意如同电流般直冲脑部,他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灭凤的面颊上,她那白皙的肌肤仿佛镶嵌了一颗水晶似的,水晶缓缓流动,滑入了灭凤的口中。灭凤的嘴角颤抖了一下,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黑色的大眼睛缓缓睁开,眼眸深处笼罩着一层灰气,双目无神的盯视着阿呆。又一滴水晶落在她脸上,灭凤的眼眸中升起一丝神采,虚弱的道:“阿呆,你哭了,你怎么哭了?”

    阿呆搂着灭凤的娇躯,嘴唇微微颤抖着,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傻要挡在我身前呢?难道,你真的是自己寻死么?为什么要这样?”

    灭凤勉强抬起自己的右手,擦掉阿呆脸庞上的泪水,柔声道:“别哭,阿呆,别哭好么?我不想看到你难过的样子。其实,我早就想死了,当我答应杀手工会会长给你下毒的时候,我就已经想以身相殉,为了我自己的家事,下毒害你,你一定很恨我吧。其实,当你吃下无二圣水离开之后,我以为我们只能在地府相会,我对不起你,我想,如果我们能在地府再见到的话,那我一定会用自己全身心来补偿你。所以,你走后,我选择了自杀,想先去下面等你。可是,灭一却阻止了我,并把我带到了杀手工会总部来刺激你。主上那个畜生,他竟然已经杀了我们盗贼工会的所有人,你还没有杀了他吧。答应我,我死以后,一定要杀他替我们整个盗贼工会报仇。”

    阿呆紧紧的抱住灭凤,哽咽着道:“灭凤,我,其实我从来没怪过你,即使你是真心想害我,我也不会怪你。当初,在太昂城如果没有你,恐怕我早已经死了,你对我的恩远大于怨,更何况,你是为了你的家人在那么做的。盗贼工会的覆灭,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你一定不能死啊!我们要一起去击杀主上,为欧文叔叔和你们盗贼工会报仇,答应我,千万别死啊!”

    灭凤微微一笑,道:“你真傻,死不死并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很快就要去见爸爸他们了。其实,死应该是我最好的归宿,因为我的原因,导致盗贼工会数百条生命消失,因为我的原因,没有能让你成功报仇。我既对不起盗贼工会,也对不起你,现在,我也只有用死来报答你们了。阿呆,你要坚强的活下去,即使爸爸他们都死了,我也并没有怪你的地方。毕竟,我们盗贼工会做的坏事太多了,这应该是上天对我们的惩罚吧,只是没想到,我们竟然会覆灭在杀手工会手中。”

    “别说了,你别说了,这些怎么能怪你呢?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才导致如此后果的,灭凤,我绝不会让你像冰那样死去。”在这个时候,阿呆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玄月,如果她在,以她的魔法修为,一定能够挽救灭凤生命的。阿呆突然心中一动,伸手抓出自己胸口处的神龙之血,经过这段时间的修复,神龙之血内已经又重新有了些光彩。虽然灭凤的伤不能用斗气治疗,但震裂的经脉却可以靠光系魔法来恢复啊!玄月不在,自己的神龙之血也可以转化出光系魔法应用,只是,他还无法肯定,自己的神龙之血现在能产生多大的效果。

    灭凤看到阿呆掏出了那块自己曾经见过的蓝色宝石,不由得一怔,作为一名高等级的盗贼,她当然知道这是一件宝物,疑惑的问道:“你这颗宝石好象很珍贵,而且你对它好象很重视似的,是不是你那位叫玄月的女朋友所赠。”一想起阿呆深爱着另一个女人,灭凤心中一痛,咳出一口鲜血,原本就很苍白的俏脸透出一丝青色,美眸更加黯淡了。

    阿呆不断的催动生生真气,好不容易才再次稳定住灭凤的伤势,摇了摇头,道:“不,不是的,这是普岩族的普林先知所赠送,它对我来说确实是非常重要,甚至超过了冥王剑。灭凤,给我个机会,让我试着给你再治疗一次,说不定,你能好起来呢?”

    灭凤凄然道:“好……,好……起来……又能……怎么……样?我……还……记得……你以……前说……过的……一句……话,……现在……用的我……身上再……合适……不过……,我……已经……生无……可恋……,你……不要……白费……力气……了。……我们以……前……的协……议就……此作……废,……你自……己好好……活着……吧,好好珍……惜……自己……。”说到这里,她剧烈的喘息起来,体内的伤势骤然加剧,阿呆清晰的感觉到,她体内的一条经脉已经到达了断裂的边缘。

    在又要面临生离死别的痛苦之时,阿呆脑中灵光一闪,为了能够挽救灭凤的生命,他不再犹豫,回想着当初玄月教自己的咒语,低声吟唱道:“以神龙之血为引,天界永恒的神光啊!我请求您,将治疗的能力赐予我,拯救眼前的生命吧。”

    为了稳定住灭凤的伤势,阿呆快速吟唱出了四级光系恢复魔法——光之疗。神龙之血的能量虽然还远远没有恢复到正常状态,但用出这个中级魔法还是绰绰有余的,蓝色光芒骤然湛放,一条若隐若现的蓝色小龙从神龙之血的表面漂浮而起,在阿呆意念的控制下,蓝色光芒在半空中转化为白色,射在灭凤的心脏部位。为了不让灭凤体内的黑暗能量抗拒这股带有神圣气息的治疗光,阿呆用生生真气将灭凤的黑暗真气完全包裹住,此时的灭凤,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灭凤惊讶的发现,胸口处传来的温暖使自己舒服了很多,先前那即将死亡的感觉突然消失了,胸口处那剧烈的疼痛减轻了许多,惊讶于神龙之血的特殊能力,她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求死之心。

    虽然光之疗只是个中级恢复魔法,但此时用在灭凤身上再合适不过,经过阿呆意念准确的控制,光元素的恢复力将她体内那几条快要完全断裂的经脉有连接起来,虽然连接处依然脆弱,但已经比先前强的多了,至少暂时保住了灭凤的性命。阿呆看到光之疗有效果,心中顿时大喜,先前的悲伤一扫而光,扭头冲席文和廖文道:“两位师伯,帮我,我有办法治好她的伤。”

    席文和廖文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飘飞到阿呆身后,虽然刚才他们已经耗损了不少功力,但还是毫不犹豫的将生生真气输入到阿呆体内。阿呆并没有直接用斗气为灭凤治疗,他将光之疗的魔法力完全用完之后,轻飘飘的一掌将灭凤震晕,扳过她的娇躯,让她背对着自己,用生生真气控制着她不至于倒下去。之所以让灭凤陷入昏厥状态,是因为阿呆明白,灭凤现在一心求死,如果她在自己全力为她治疗的时候突然抗拒,一切都将前功尽弃,还不如现在让她晕过去的好。

    阿呆深吸口气,不断吸取着席文和廖文输入来的精纯真气,体内的金身骤然亮了起来,淡淡的紫色光芒出现在他双手掌心上,阿呆右手在自己身前化出一个半弧,轻飘飘的印在灭凤背上,在两位老师的支持下,生生真气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固态斗气化为丝线般冲入灭凤体内,将她那几条脆弱的经脉完全包裹住,使它们不至于破损,当阿呆做好这一切后,左手幻化出五道紫色的光芒,骤然点在灭凤背后心脉处的五个大穴,他是要强行将这几条经脉打通,然后在巩固其坚韧。在无坚不摧的生生变能量作用下,灭凤心脉处的五道经脉完全被冲开了,昏迷的她不由得喷出一口逆血。阿呆此时心中万分紧张,虽然经脉成功的冲开了,但那五条经脉却再也坚持不住,几乎同时断裂,现在完全靠阿呆的生生变斗气丝维持着五条经脉的联系,一旦阿呆撤离,灭凤必将暴毙。如果不是光之疗加固了经脉的坚韧度,此时,那五条经脉就不止是断裂了,必将彻底粉碎。一边维持着灭凤的生命,阿呆将左手也印在她的后背上,维持着现状。同时,他不断的抽取着席文和廖文的生生真气,用这些精纯的真气增强着自己金身的能量。当阿呆感觉到金身中的能量足够之时,他毅然用意念控制着自己的金身游弋而上,迅速漂浮到自己左手的位置,为了救灭凤,他不惜将自己辛苦修炼而来的金身直接输入到灭凤体内。在金身进入灭凤体内的同时,阿呆已经将意念从自己的大脑中转入金身,当初驱除邪恶、凶戾二气的情形再次出现了,只不过,现在的阿呆是在灭凤体内。

    阿呆发现,灭凤体内的经脉根本无法和自己的相比,那简直太脆弱了,这应该就是功力高下之分吧。他没有时间多做犹豫,凭借着一丝自己丹田中的联系,他飞快的漂移到灭凤心脉的位置,五条断裂的经脉在紫色能量的包裹中勉强维持着。金身状态的阿呆不禁皱了皱眉头,选择了其中一条断裂最多的经脉滑了进去,在他的精心修补下,经脉中的破损处渐渐愈合了,阿呆心中大喜,他知道,自己的方法是正确的。金身所拥有的修复能力,远远大于生生真气,用着同样的方法,他逐一修复着其他经脉。当他修补到最后一条经脉之时,阿呆突然感觉到,连接在金身上的斗气丝传来的能量突然减弱了许多,但是,到了这时候,他绝不能停止,否则必将前功尽弃,冒着金身沉睡于灭凤体内的危险,他快速的修补着最后一条经脉。终于,全部五条破损的重要经脉在金身的作用下全部恢复了正常。此时,金身上的联系已经非常微弱了,阿呆在焦急之中迅速的撤离着,当他重新回到体内的瞬间,背后的联系终于中断了,但此时危机已过,阿呆快速控制着金身返回到自己的丹田之中。调匀自己体内的气息,阿呆睁开了双眼,此时,席文和廖文都已经因为生生真气耗损过度跌坐在地,汗水已经浸透了他们的衣襟。

    灭凤的身体在阿呆的全力修复下,已经恢复了大半,虽然仍处于沉睡之中,却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阿呆心中升起一丝畅快的感觉,此时他体内的生生真气还有最佳状态时的两成左右。“岩石大哥。”阿呆轻声唤道。

    岩石赶忙凑到阿呆身旁,道:“你怎么样?两位老师好象已经脱力了。”

    阿呆道:“大哥,灭凤的身体我已经基本帮她治好了,不要动她,让她自己慢慢的恢复吧。现在还要麻烦你们护法,我要立刻和两位老师一起恢复功力,等我们功力复原后,咱们就离开这里。”

    岩石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只要我们不死,就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们。”

    阿呆微微一笑,笑容中充满了对岩石的信任。他双手轻挥,各自吸起席文和廖文的一条手臂,同时用斗气控制着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两人将另外的手臂抬起,三人六臂相接成为犄角之势,在阿呆剩余的能量作用下,生生真气缓缓从他右臂流出,输入到席文体内,在席文体内运转一圈后再进入廖文体内,最后回到自己的身体,生生真气的循环在三人中产生了,在阿呆的带动下,席文和廖文丹田中的金身渐渐散发出淡淡的光彩,一圈白色的气体将三人的身体笼罩在内。阿呆为三人中的主导,由于三人的功力完全同源,根本不存在任何排斥的问题,生生真气不断在三人体内流动,金色的液体宛如长江大河一样渐渐的澎湃起来。阿呆惊讶的发现,席文和廖文的功力虽然已经恢复了一些而且意识已经清醒了,但三人体内的真气还是完全由自己来控制,那强大的能量已经完全超出了他认知的范围。随着真气的渐渐增强,阿呆丹田处的金身已经恢复了最佳状态,胸口处的第二金身能量以平时三倍的速度飞快的流入到丹田的金身之中,这股能量是不会随着其他生生真气运转而循环到席文和廖文体内的。丹田的金身在不断的重塑过程中终于达到了六寸高,而胸口处的金身也萎缩到不到两寸。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和他两位师伯的功力已经完全恢复了,汹涌的液态生生真气澎湃欲出,阿呆知道,如果再修炼下去,可能会因为急功近利而让能量过于密集,席文和廖文的身体还无法接受那么强大的生生真气,有走火入魔的可能,作为主导的他渐渐将真气运行的速度控制的慢了下来。终于,当他将自己的真气完全收回时,骤然切断了三人间的联系,三人同时展开双臂,做出一个修炼生生决的起首势,将自己的真气全部纳于丹田之中。

    在阿呆三人不断修炼的过程中,岩石兄弟的惊讶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开始时,三人只是被白色的生生真气包裹,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三人修炼到六个小时的时候,那浓郁的白色斗气渐渐化为了液体,重新融入到他们体内,当阿呆三人经过一天一夜的修炼后,在他们收功之时,身上全都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尤其以阿呆的金光最为强烈,宛如天神下凡似的。

    阿呆呼出胸中的浊气,缓缓睁开眼眸,全新的感觉使他精神大振,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现在的强大,金身增长到六寸高,他知道,此时自己的功力已经比先前增加了不止一筹。澎湃欲出的能量使他不禁长啸出声,声浪滚滚而上,直冲天际。

    席文、廖文先后从修炼中清醒,他们虽然不是此次修炼的主导,但也获益非浅,一向沉稳的席文突然从地面上跳了起来,惊喜的大喊道:“我做到了,我终于做到了,太好了,这简直太好了。”他那又蹦又跳的样子,宛如一个孩子似的。一旁的廖文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师兄,眼底的喜色是根本无法遮掩的。

    岩石兄弟和卓云都惊讶的看着席文,不约而同的问道:“老师,您做到什么了?”

    席文突然飘身到阿呆身前,激动的抓住他的肩膀,将他从地面提了起来,颤抖着道:“阿呆,谢谢你,谢谢你,我终于做到了,我的生生决终于突破了第八层境界的瓶颈,达到了第九重。你知道么,这是我数十年的梦想啊!没想到竟然会在今天实现。”

    阿呆看着席文兴奋的样子,微笑道:“大师伯,恭喜您了。您用不着谢我,这是您数十年苦修的结果啊!”

    廖文飘身到阿呆身前,道:“阿呆,没想到和你小子一起修炼竟然有这么好的效果,我的功力也进步了很多,虽然还没达到第九重,但也相差不远了。你看。”他随手一挥,淡黄色的生生变能量飘荡而出,化为一条光带环绕着他的身体,因为功力的进步,他的生生变已经进入了第二层的境界。阿呆看着欣喜的两位师伯,挠了挠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可能是因为咱们真气同源的结果吧。”

    经过一阵兴奋,席文已经冷静下来,他摇了摇头,道:“不,我们师兄弟平日里也经常会一起修炼,但绝对没有这样的效果,也许,再试一次就不灵光了。看来,这都是天缘巧合,要成全我天罡剑派啊!阿呆,你的功力有没有进步。”

    阿呆点了点头,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强到了什么程度,右手一挥,像廖文那样幻化出一条生生变的固态能量带。当能量带出现的时候,阿呆、席文和廖文全都呆住了,因为,阿呆幻化出的能量带竟然是银色的,这象征着,他的生生变已经进入了第六层的境界,也就是当初天罡剑圣去世时的境界啊!阿呆激动的看着自己手上的银色能量,感受着那巨大的能量波动,心中泛起一种怪异的感觉。

    其实,阿呆三人之所以能在联合修炼中取得重大突破,最应该感谢的是灭凤,为了帮灭凤治疗,席文和廖文无私的将自己全部功力输入到阿呆体内,供他使用。阿呆控制着金身进入灭凤体内为她疗伤,可以说是倾三人之全力,在疗伤的过程中,三种同源的真气产生了融合的效果。阿呆将自己的功力收回体内后,这种融合的状态并未改变,当他开始和两位师伯一起疗伤时,席文和廖文的功力全部用尽,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阻挠或者意念的影响,使阿呆能够控制那融合后的金身散发出信息将三人体内的金身完全联络在一起,共同推动着修为的提升。正如席文所说,一切都是机缘巧合所至,当三人结束修炼时,三个金身的联系也就断了,同样的情况,绝不可能再出现。

    席文欣慰的拍拍阿呆肩膀,道:“好孩子,你终于没有让你师祖失望,达到了他当初的境界,咱们天罡剑派真是后继有人了。对了,在我们昏迷后,你将灭凤姑娘治好了么?”

    阿呆看了一眼旁边不远处仍然在沉睡中的灭凤,欣然点头,道:“她体内的经脉已经被我成功接续了,除了还虚弱一些以外,应该不会有大问题了。两位师伯,谢谢你们,没有你们无私的支持,我也不可能将灭凤的生命挽救。”

    廖文笑道:“都是自己家人,有什么可谢的,此地距离日落城很近,咱们还是赶快离开吧。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让灭凤姑娘养伤。”

    “好,那咱们现在就走吧。”阿呆抱起灭凤的娇躯,一行七人朝着北方飞驰而去。功力的提升,使阿呆产生了一种全新的感觉,似乎只要自己意念想到的事,身体都可以完成似的,功力稍微外放,就会产生极大的效果。

    经过半天的奔波,七人来到了位于日寒行省西北部的拉姆城,因为灭凤的伤势还没有痊愈,他们找了一家清净的旅店安顿下来。在路上,阿呆将自己此次如何同灭凤达成协议,如何覆灭杀手工会的过程说了一遍。受这两天所面临的危机和功力提升的影响,他那冰封的心扉敞开了一些。毕竟,不论是岩石兄弟和卓云、还是席文廖文,都可以说是他最亲近的人。岩石本想将玄月的事情告诉阿呆,但却被席文拦住了。现在灭凤还没有痊愈,而且她和阿呆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为了不再次伤害到阿呆,席文选择了等,等待一个好的时机。

    旅店的房间中,阿呆催运着自己浑厚的生生真气不断强化着灭凤的经脉,自从那天为灭凤疗伤时他发现灭凤本身的脆弱以后,就决定自己功力恢复后,一定要彻底将她全身的经脉改变。在生生真气和阿呆金身的双重作用下,足足用了三天的时间,灭凤的身体已经完全变了,经脉的强韧程度虽然比不上阿呆,但是,也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修炼黑暗类斗气,最为关键的就是保护自己的经脉不被黑暗能量所侵蚀,经过阿呆的修补巩固,今后她的修炼,将会变得容易起来,用不了太长时间,必能成为黑暗界的一代高手。

    在巩固了灭凤的经脉后,阿呆将封锁她意识的能量撤回体内。灭凤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了,现在阿呆需要做的,就是等她醒过来,打消她的死念。但是,这一等,就是五天。阿呆像当初灭凤照顾他那样,无微不至的关怀着昏迷中的灭凤,当然,抹身是他请卓云帮着完成的。盗贼工会覆灭了,阿呆总觉得自己亏欠灭凤很多很多,但有不知道该如何来弥补。

    终于,在离开大公爵府后的第十天中午,灭凤从昏睡中清醒过来,感受着全身的舒爽,她缓缓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身前正襟危坐的阿呆。淡淡的金色光芒在阿呆的肌肤上闪耀着,看上去,他似乎不像以前那么普通了,甚至英俊了起来。我,我这是在做梦么?我不是应该已经死了么?灭凤看看四周房间的布置,挣扎着坐了起来,在自己手臂上掐了一下,疼痛感顿时刺激着她的神经。灭凤惊呼道:“我没死?”

    阿呆全身一震,睁开了眼眸,他并没有处于修炼之中,为了随时能感受到灭凤是否清醒,他选择了很长时间没有进行过的冥思,灭凤的声音将他从冥思中惊醒,看着面前坐起来的灭凤,微笑道:“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身体还有难受的地方么?”

    灭凤不敢置信的看着阿呆微笑的面庞,双手抚摩着自己光华的面颊,喃喃的道:“我,我这不是在做梦,我还活着。”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