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骨龙再现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善良的死神

    圣邪有些黯淡的金色眼眸再次亮了起来,长吟一声,拍动着巨大的龙翼飞身而起,巨大的龙爪直接迎上了两名元杀者,阿呆森冷的声音响起,“冥王化刃斩——立——决——”庞大的至邪之气骤然而出,幽蓝色的光刃带起绚丽的尾焰朝着杀手最集中的方向劈去。在冥斩笼罩下的杀手们恐惧的发现,那冰冷的至邪之力竟然有着强大的吸扯之力,竟然无法闪躲,只能硬拼,为了生存,他们只得聚集起全部的力量用窄剑幻化出层层剑幕向蓝色的光刃迎去。阿呆不是不想使用冥影,但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状况,一旦用出冥王剑法的第四招,很有可能会被邪恶之力反噬,所以才选择了冥斩。即使是冥斩,也对杀手们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几乎没有任何声响出现,十一名杀手的灵魂就已经被冥王剑的至邪之力吞噬了,但他们的全力反击也并不是没有效果的,巨大的震荡之力使阿呆再次鲜血狂喷,丹田中的金身已经变得黯淡无光了。圣邪的攻击同样强悍,虽然不再使用自己的龙力和吐息,但龙那强大的物理攻击还是为杀手们带来了巨大的威胁,在厚实的鳞甲上多了三道鳞甲翻起的伤口之后,四名杀手已经在它的利爪下结束了生命,它一边疯狂的向杀手们攻击着,一边向阿呆的方向冲来。

    阿呆半跪于刚才杀手们攻击他的位置,邪恶之气比他想象中更强大的侵蚀着他的身体,一时间,他竟然无法再做出任何攻击。但是,杀手都已经杀红了眼,大量同伴的死亡,彻底激发了他们心中的凶性,十数道斗气带着死亡的威胁笼罩向阿呆的身体。此时,阿呆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用意念控制着哥里斯之愿释放出了自己的分身。一模一样的黑色身影出现在阿呆背后,淡绿色的生生变斗气迎上了杀手们的攻击。

    密集的气劲碰撞声不断响起,在分身的全力出击下,终于勉强抵挡住了杀手们的攻击。阿呆一边努力的和邪恶之气对抗,一边向自己的分身看去。只见那黑色的身影在杀手们强大的攻击下已经有些模糊了,阿呆知道,分身撑不了多久,而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短时间内根本恢复不过来。心中一冷,他默默想道,难道,我就这么完了么?在就要成功报仇之际死在这里?就在这时,圣邪的声音在他内心深处响起,“哥哥,快召唤出我的小弟,只有它才能帮助我们。快啊!”听了圣邪的话,阿呆心中一动。几年过去,他已经快将收入神龙之血中的骨龙忘记了。为了报仇,他现在也顾不了许多,毅然吟唱起神龙之血的咒语,“以神龙之血为引,开启吧,时空的大门。”

    淡蓝色的光影在阿呆胸前亮起,在所有杀手愕然的注视下,一个巨大的灰色身影出现了,身影从神龙之血中飘飞而出,不断的扩大着,顷刻间,体积就已经超过了圣邪,一直膨胀到二十余米长才停了下来,灰色的光芒渐渐消失,巨大的咆哮声响起,在公爵府内,骨龙终于重见天日了。那庞大的身躯比阿呆收服它之时增长了几乎一倍,从头到尾脊椎上全都突起一根根长达半米的骨刺,原本白色的骨骼已经变成了深灰色,幽绿色的龙眸闪烁着黑色的火焰。巨大的翅膀张开,几乎比圣邪大了一倍,阿呆吃惊的发现,在骨龙的翅膀上竟然生出了一层肉膜,很明显,现在的它已经可以飞行了。

    骨龙在阿呆的神龙之血内已经沉睡了数年之久,这几年以来,它不断吸收着阿呆杀人时产生的凶气和冥王剑的邪恶之气,再加上神龙之血本身蕴涵的神圣气息,三种不同性质的能量让它的实力有了长足的提升,进步速度之快,更超过圣邪。现在的它,已经成为比圣邪更加强大的骨龙王,好不容易才从神龙之血的束缚中解脱,骨龙开心的大声咆哮起来。他的出现,也完全震慑了众杀手。一条银龙已经让他们有些吃不消了,又出现一头看上去更加强大的灰色骨龙,他们心中的恐惧已经上升到了极点。

    圣邪长吟一声,停止了对杀手们的攻击,巨大的金色眼眸牢牢的盯视在骨龙身上,骨龙的情况,没有谁比它更清楚了,它在用意念向骨龙传达了攻击的命令。听到圣邪的龙吟声,骨龙巨大的身体下意识的一颤,以前的积威让它暂时还没有兴起反抗的念头,骨翼大展,骤然向和阿呆分身对抗的杀手们攻去。灰黑色的龙息带着深紫色的火焰给杀手们带来了巨大的威胁。在愣神之间,竟然有五名杀手没有及时避开,被龙息笼罩在内,骨龙的龙息比圣邪的还要强悍,五人几乎没有什么抵抗就已经在龙息中化为了灰烬。杀了五个人,骨龙闪烁着黑色火焰的龙眸顿时凶芒大盛,毫不犹豫的向剩余的杀手们冲去。阿呆的分身飘飞到他身边保护着他,有了骨龙的帮助,阿呆终于可以集中心念与邪恶之气抗衡了。

    圣邪和骨龙的配合天衣无缝,在它们的联手之下,杀手们顿时陷入了被动,一条又一条罪恶的生命被这两个强横的生物剥夺着,当主上从骨龙出现的吃惊中清醒过来时,他手下的杀手竟然已经全军覆没了。骨龙杀的兴起,不顾圣邪的命令,骤然向主上扑去。巨大的骨尾如同一条巨鞭似的抽向主上和灭凤。主上大惊之下,闪电般暴退,双手各自幻化出一团暗红色的光芒向骨龙击去。骨龙的身体毕竟过于庞大,根本不可能躲过,轰然巨响中,它那巨大的身体竟然被主上全力一击震退到圣邪身旁。

    “住手。”主上凄厉的怒喝着。所有手下的死亡,使他的心已经完全陷入了疯狂状态。此时,阿呆刚刚将邪恶之气压了下去,缓缓从地面上站起,看向主上。主上的右手扼住灭凤的咽喉,“谁再敢上来,我就先杀了她。阿呆,你想让她死么?”

    骨龙被主上击退,顿时暴怒起来,刚想再冲上去,却迎来了圣邪金角发出的光芒,砰的一声,它那巨大的骨架被震退了几步,惊愕的看向圣邪,圣邪虽然已经极为疲惫,但它知道,如果自己不压制住骨龙的话,恐怕就再也无法控制它了,金色的眼眸闪烁着愤怒的光芒,奇异的声音在空中响起,被5后的七支金角完全亮了起来。骨龙下意识的想起当初在黑暗城时的情景,顿时退缩了,以他呆滞的头脑,又怎么明白圣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呢?赶忙匍匐在地,绿色眼眸中的黑色火焰黯淡了许多,冲圣邪流露出摇尾乞怜的样子。圣邪怒哼一声,落在骨龙身旁,看也不看它一眼。不断的运转着龙力,保持着自己虚弱的身体不至于晃动。

    阿呆飘身到两条巨龙之前,凝视着主上,冷冷的道:“现在你还想杀我么?看来,今天的失败者是你。束手待毙吧,我给你个全尸。”

    主上紧了紧在灭凤咽喉上的手,灭凤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但是,她的眼眸中并没有一丝畏惧,凝望着阿呆,流露出一丝温柔。主上冲阿呆道:“小子,束手待毙的应该是你。如果你想让她活,就立刻自绝于我面前,否则,我就让她当着你的面香消玉陨。”

    “你当阿呆是傻子么?这么蠢的话你也说的出。”几条身影飘落在阿呆身旁,正是岩石兄弟、席文、廖文以及卓云。他们早在天雷交轰过后就想出手,但骨龙的出现却延缓了他们的行动,此时见大事已了,席文也完全看清了阿呆的实力,这才带着众人出现了。这说话的正是岩力。

    阿呆一楞,冲众人道:“两位师伯,岩石大哥、岩力大哥,卓云姐姐,你们怎么都来了。”

    席文微笑道:“我们是来帮你的,不光杀手工会的主上布下圈套在等你,我们也在日落城等了你很久了。阿呆,你没有辜负老师的期望啊!”阿呆先前所表现出的实力,已经完全征服了这位天罡剑派第二代掌门的心,也更加坚定了他要将掌门之位相传的信念。

    主上看到席文等人的出现,不由得心中一冷,“天罡剑派,原来你们也在背后与我为敌。”

    席文脸上罩上一层寒霜,白色的生生真气包裹着他的身体,沉声道:“主上,你作恶多端,而且害死了我的九师弟,我们天罡剑派又怎么会善了?今天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放了这位姑娘。我给你公平决斗的机会。”欧文是他看着长大的,对主上的恨意,他并不比阿呆少。

    主上恨恨的说道:“就凭你?还不是我的对手,想让我放了灭凤,可以。只要阿呆自绝于我面前,我立即放人。”

    阿呆上前几步,冷冷的道:“放了她,还有盗贼工会的人,我今天可以饶你一命,立刻滚。”

    灭凤的美眸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阿呆对主上的仇恨有多深她是非常清楚的,她怎么也没想到,阿呆竟然为了救自己和盗贼工会,肯在如此大好形势下放过主上,两行清泪流淌而出,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此时已经完全被阿呆的身影所涨满,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主上心中暗喜,他知道,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灭凤对于阿呆来说一定非常重要,冷笑道:“我用的着你饶么?你以为凭借你们就能留下我?我的话不会改变,立刻自绝于此,否则我就要动手了。至于那些盗贼工会的人,我早都杀了。你以为我会像你那样妇人之仁给自己留下后患么?你毁了我一生的心血,不杀了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听到主上已经将盗贼工会的人全部杀了,灭凤眼中的泪水更盛,眼眸中流露出绝望之色,惨然一笑,冲阿呆递出一个坚定的眼神。阿呆心头一颤,他知道,灭凤在告诉自己,让自己不要顾及她,立刻杀了主上。可是,阿呆又怎么能不顾及她呢?如果不是灭凤,他根本就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杀手工会覆灭,如果不是灭凤,他恐怕早已经被邪恶、凶戾二气所控。而且,正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使整个盗贼工会倾覆于主上之手,虽然灭凤这次暗算了自己,但阿呆明白,那是她万不得已下的作为。她对自己的付出早已经超过了一切,灭凤此时的神情让他想起了冰,当初冰在替自己挡猫女的攻击时,就是这样的表情。冰已经死了,自己绝不能让灭凤再重蹈覆辙。想到这里,他凝视着主上,毅然道:“我这条命不算什么,我早已经生无可恋,不过,我才不会相信你的话,你必须先放了她,我才自绝。”

    灭凤的泪水更加汹涌了,她的心在滴血啊!席文闪到阿呆身旁,一把抓住他的肩膀,道:“不可,阿呆,天罡剑派的重任还要靠你啊!”

    阿呆凄然一笑,道:“对不起,师伯,我不能看着她死在我面前啊!主上,你到底放不放人?”

    主上嘿嘿冷笑道:“你们不用在我面前演戏,我是不会上当的,我说了,你先自绝,我才会放人。决定的事,我是不会更改的。”说着,他再次抓紧了灭凤咽喉上的手,虽然面前这些人和两条龙联合起来是他根本不可能抗衡的,但有了灭凤在手,主上又重新占据了主动的地位。

    阿呆有些懵懂了,面对从未有过的情况,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正在此时,席文的声音在他耳中响起,“阿呆,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只能行险而试,就算你自杀,主上恐怕也不会放过那姑娘的。你听我的,待会儿,我先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后你找机会将那姑娘救出来,成败在此一举,你一定要全力以赴。”席文并不知道,此时的阿呆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边缘。因为能量的消耗过大,连分身都已经消失了。

    听了席文的话阿呆精神一振,就在此时,席文发动了,淡黄色的生生变固态斗气布满了他的全身,他沉声怒喝道:“不过是个盗贼工会的妖女,你要杀就杀好了。我们天罡剑派才不会管她的死活,去死吧。”说完,闪电般朝主上冲去。淡黄色的巨大生生变能量刃骤然向主上和灭凤斩去。席文能被天罡剑圣托以掌门的重任,又岂可轻侮,虽然他的功力比不上达到剑圣级别的阿呆,但也已经相去不远。巨大的生生变能量刃给主上带来了生命的威胁。

    主上心中一凛,看到席文眼中坚定的寒光,他知道,席文是认真的。为了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他不得不将灭凤拉到一旁,暗红色的斗气澎湃而出,凝聚成一团向席文迎去。席文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毅然挥动手中的能量刃斩去。淡黄色的锋刃和主上的斗气团相撞,发出尖锐的摩擦声,斗气爆发的瞬间,主上和席文同时被震退了。席文知道,主上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仍然能和自己战成平手,说明他的功力比自己还要高上一筹。

    主上身形踉跄几步,不断化解着生生真气对他经脉的冲击,抓住灭凤的手顿时松了一些,就在此时,阿呆发动了,他发动了哥里斯之愿今天最后一次瞬移,在没有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他已经来到了主上背后,他知道如果此时直接攻击主上,有很大机会能够将主上击杀,但是,主上临死前的反噬也很有可能杀死灭凤。抑制着击杀主上的诱人想法,淡紫色的能量刃骤然斩出,直奔主上抓住灭凤的右臂。

    主上的全部心神都在席文身上,当他发现自己背后的攻击时,阿呆的无坚不摧的生生变之刃已经触到了他的皮肤。血光崩现,主上惨叫一声,他的右臂硬生生的被阿呆斩断了,阿呆一把抓住即将倒地的灭凤,瞬间解开了她的禁制,同时右掌再次向主上攻去。

    剧烈的疼痛彻底激发了主上的凶性,他毫不闪躲的朝阿呆扑去,全身在空中骤然发生了异变,身上的衣服被他突然纹起的肌肉涨裂,充满鳞片的黑色皮肤暴露在空气中,一双黑色的翅膀出现在他背后,头上生出一只尖角,最为奇特的是,他断掉的手臂竟然长出了一只鲜红的肉臂,暗红色的能量骤然向阿呆撞来。阿呆刚才的攻击已经倾尽了全力,面对主上的进攻,他只能将全部残余的斗气都凝聚在手掌上。与此同时,灭凤刚刚恢复行动的身体突然奇异的一转,双手搂住阿呆的脖子,用自己的后背挡在阿呆身前。

    “轰——”阿呆和灭凤的身体应声抛飞,两人同时鲜血狂喷。主上的全力一击确实疯狂,阿呆的功力根本不足以化解掉全部的攻击力,余波重重的轰击在灭凤背后,两人同时受到了重创。

    主上刚想追击,席文的攻击已经到了,席文虽惊讶于主上的变化,但心志沉稳的他还是在主上发出一击后反应过来,生生变之刃再次光临。

    岩石等人也在此时扑了上来,全力攻向主上。主上在变身后,功力大幅度的提升,但因为被阿呆斩掉一臂,长出的新臂还不能使用,顿时被席文等人逼的节节后退,圣邪见席文等人已经完全可以对付主上,怕骨龙再发凶性,没敢让它攻击,自己飘飞到昏迷的阿呆和灭凤身旁,轻声悲鸣着。

    主上知道,自己今天无论如何也对付不了众人了,心中暗暗后悔,心想,如果自己不是过于怕死,先前配合手下全力攻击阿呆,恐怕此时就不会如此被动了。厉啸一声,暗红色的光芒骤然爆发,将席文等人震退,背后双翼拍打,飘飞而起,“卑微的人类,你们等着,当冥神大人莅临人间之时,就是你们的死期。”他左手在空中不断的划动着,一个暗紫色的六芒星出现在他面前,光芒一闪,他的身体竟然就那么凭空消失了,只留下一团暗紫色的烟雾。在他消失的同时,一股灰黑色带着紫色火焰的光芒电射而到,但也只是扫中了他的影子而已,这股灰黑色的光芒,正是骨龙受到圣邪的命令所发。

    圣邪突然厉啸一声,尖锐的啸声直冲云霄,背后的七支金角完全亮了起来,七团若隐若现的光芒出现在角尖,无可比拟的巨大龙威顷刻间弥漫在整座大公爵府。圣邪喃喃的吟唱着什么,一切都和当初他在黑暗城所发的龙语咒极为相似。圣邪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追回主上,它是要震慑住骨龙。当主上消失后,圣邪自然知道无法追及,就立刻命令骨龙返回阿呆胸口的神龙之血中。可是骨龙在里面憋闷了几年之久,虽然慑于圣邪的威势,却怎么也不肯答应。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圣邪只能勉强用起了龙语咒。

    圣邪是第一条金眼圣邪龙,它体内所蕴涵的巨大潜力即使是真正的龙王也无法比拟,虽然骨龙已经强大到超过它的境界,但是,面对这巨大的龙威,它心中那一点点反抗之心还是渐渐的弱了,悲鸣几声,匍匐在地,不断的哀鸣着。圣邪再次厉啸一声,骨龙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得返回了阿呆的神龙之血内。就在它消失的同时,圣邪雄壮的身体一软,顿时瘫倒在地。之前耗损的能量,对它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全身蜷缩在一起,凝结成一团淡淡的蓝色光芒,跟在骨龙身后回了神龙之血。

    即使是岩石兄弟也不知道圣邪和骨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召唤兽,众人见两条巨龙消失并没有感到奇怪,毕竟作为他们的主人——阿呆已经晕了过去。没有精神控制的它们,自然要返回到自己的世界。

    席文没有工夫因为主上的逃脱而后悔,飘然闪到阿呆身旁,抄起他的身体,迅速将生生真气输入到他体内。即使以生生真气循环的特性,阿呆的消耗都已经陷入了绝境,丹田中空荡荡的,席文竟然感觉不到生生真气的存在。幸好阿呆体内的生机尚在。廖文疗伤的则是灭凤。灭凤的伤极重,她的功力和主上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虽然只是被余波所震,但剧烈的震荡已经使她五脏移位,鲜血不断的从嘴角处流淌而出。

    廖文冲席文道:“大师兄,这姑娘伤的太重了,恐怕……”

    席文皱了皱眉,道:“你先稳定住她的伤势,咱们赶快离开这里,公爵府出了这么大动静,恐怕很快就会引来落日帝国的人。”

    廖文点了点头,用生生真气护住灭凤的内腑,将灭凤背在背后,冲席文点了点头。席文用同样的方法驮起阿呆,在岩石兄弟和卓云的簇拥下,飞快的离开了大公爵府,为了确保安全,他们趁着夜色闪电般朝日落城外而去。

    日落城的防卫算不上严密,对于席文、廖文这样的顶尖高手来说,那高大宽厚的城墙根本算不了什么。当乌云遮住月光的刹那,席文等人利用昏暗的夜色偷出城门,朝东方飞快的前进着。跑出了大约二十里左右,廖文突然道:“大师兄,这姑娘恐怕要不行了,咱们先停下歇会儿吧。”在前进的过程中,虽然有廖文的生生真气相护,但灭凤的气息还是越来越微弱,五脏移位造成内腑出血,她的生命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

    席文听了廖文的话心中一惊,从先前阿呆愿意以死换命的情形看,他知道,自己这个师侄和那盗贼工会的少女必然有着很不一般的关系。现在阿呆昏迷过去了,如果盗贼少女死了,真是没办法和他交代啊!席文暗下决心,决定说什么也要保住那少女的性命,至少要等到阿呆清醒过来。“好,先休息会儿,走,进旁边的树林。”说完,当先朝大路北边的密林中落去。

    就在席文等人离开日落城不久,落日帝国皇帝泉依亲自带领大军将大公爵府重重围困。大公爵是他最信任的臣子,向他敬献了无数美女和想要的东西,几乎他想到什么,大公爵都会提前一步做到,否则,泉依又怎么会任由大公爵到达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呢?今天他听了比因落格的汇报,又听到大公爵府邸方向出来的剧烈爆炸声,这些年以来,他对比因落格的宠信日渐稀少,已经完全偏向了大公爵一方,所以,他对比因落格的话并没有全信,为了保住为自己提供享乐的大公爵,他亲自带领了五千禁卫前来,但是,当他来到大公爵府邸的时候,却吃惊的发现,这里竟然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院子里除了散落的血肉之外,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

    “国师,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大公爵手下有很多高手么?怎么一个没见?那些负责守卫的士兵到哪里去了?”泉依愤怒的吼道。

    比因落格皱了皱眉,道:“陛下,虽然大公爵手下高手如云,但是,他们要对付的人更拥有着强大的势力,至于原本负责守卫的士兵,之前已经被大公爵调走了。”主上为了保住杀手工会的秘密,自然不会让普通士兵看到自己带人围攻阿呆的情况,况且,普通士兵对于阿呆这样的高手来说,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只是肉盾而已。

    泉依冷冷的看了比因落格一眼,恨声道:“给我搜,务必要把大公爵找出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同时,通令全城,立即戒严,不得放走任何可以人等。那个混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公然到我x落城来挑衅,我绝不会轻易罢休。”

    比因落格冷眼看着泉依的种种作为,心中一阵悲叹,他知道,这个年轻的主子已经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了,他的心已经被完全腐蚀了。落日帝国在他的带领下,恐怕只有覆灭一途。看来,自己要另想他法了,落日帝国这个黑暗的国度,确实不适合自己啊!

    廖文、岩石兄弟成三角形将阿呆围在中央,三人六掌同时按在阿呆的大穴上,将自己精纯的斗气灌入阿呆的丹田,一旁的卓云则咒语不断,依靠着精灵族那充满生机的咒语不断治疗着阿呆体内的伤势。而席文则在他们不远处全力救治着灭凤。如果论生生真气的应用,席文足足在此道浸阴七十年之久,天罡剑圣死后可以说是无人能比,即使阿呆也不如他对生生真气理解的那么透彻。白色的光芒完全将他和灭凤的身体罩在其中,凭借着丹田内金身的能量,席文兵分两路,一股真气将灭凤的五脏护住,而另一股真气则分成若干细丝,疏通着她闭塞的经脉。

    就伤势来说,阿呆要比灭凤轻的多,他之所以晕倒,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功力消耗过大,生生真气来不及循环导致的虚脱。在廖文和岩石兄弟的全力施为下,阿呆丹田中的金身再次出现了淡淡的光彩,毕竟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生生真气的最高境界,经过外界的刺激,渐渐的循环起来,感受着阿呆功力的不断恢复,廖文松了口气,缓缓收功睁开双眼。阿呆的脸色已经生起一丝红润,随着体内能量的不断恢复,他终于清醒过来,意识重新接掌金身的运行,体内的生生真气顿时加速运转起来。

    岩石兄弟也撤回了自己的神御斗气,阿呆的恢复让他们都从焦急中平静下来。廖文走到席文和灭凤身旁。只见席文眉头紧皱,大滴的汗水不断从额头上流淌而下,显然支撑的非常吃力。廖文走到席文背后,深吸口气,同源的白色光芒融入到席文体内,他在用自己的功力帮助席文为灭凤疗伤。岩石知道自己的功力比两位老师相差不少,即使上去也帮不到什么忙,干脆和岩力一起负责为两位老师和阿呆护法。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善良的死神